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62章 套路无处不在!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西门风月打醉八仙的时候,潘小闲的感觉就是老子终于要告别一套太极打天下的时代了!

    但是实际学习起来,潘小闲才发现自己还是太甜了……

    醉拳只是看起来简单、随意而已,但实际上远远比普通的拳复杂。

    比如说,醉拳技法讲究眼、手、身、腿、步的配合,眼法有视、瞧、瞄、瞟、痴、乜等;手法有点、盖、劈、插、刁拿、采、扣等;身法有挨、撞、挤、靠等;腿法有勾、挂、盘、剪、提、蹬、弹、缠等;步法有提、落、进、撤、碎、击、碾、盖等……

    以上这些他都没学,他现在是必须从最初的基础来学,也就是站桩。

    桩功还分为静桩和动桩,静桩又有开立桩、马步桩、提膝法;动桩有拧转桩、晃摆桩等……

    说多了都是泪啊!

    潘小闲不得不催眠自己,其实四十八式太极拳也是挺好用的……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非常富有节奏感,潘小闲每天晚上都会按时去真爱酒吧上班,凌晨回来之后就去跟宋元桥学习太极拳,吃了早点之后别人去上课,潘小闲就跟着西门风月去学习醉拳,一学就是一整天,然后就又到了晚上上班的时间……

    因为有节奏所以也感觉不到日子在溜走,直到接到了医院的催缴电话,潘小闲才发现赫然已经半个月过去了。

    回顾这半个月的生活,潘小闲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变异的改变,四十八式太极拳也已经全都学完了开始进入融会贯通的阶段,醉拳如今也算是初窥门径,走进了门槛里,也算是没有虚度光阴。

    华晨大学附属医院的病房里,夕阳斜斜的照射到了靠窗的病床上女人的枯瘦面颊上,女人仿佛睡着了一般安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坐在床边的男人正在给她揉捏着手指。

    植物人必须经常按摩和翻身,一方面是促进血液循环,防止血栓和褥疮,另一方面也是帮助肌肉活动,防止肌肉萎缩。

    潘老实用自学成才的手法帮妻子揉捏着手指,力道不轻不重,轻了没有作用,重了又可能导致皮下出血。

    一边按摩,潘老实一边像往常一样跟妻子聊着天:“……艳儿,等咱儿子毕业了就好了,咱儿子毕业了直接就能进部队,当军官,联邦还能给分房子,到时候咱家就有自己的房子了……”

    这是医生推荐的亲情疗法,植物人虽然没有意识,有认知功能障碍,但往往对听觉刺激有反应,所以家属要像正常人一样和她聊聊天、讲故事。

    不过潘老实跟妻子说话却并不仅仅是亲情疗法,妻子就是他的全世界,这样和妻子说说话,就好像两个人还在相守相伴一样……

    “嗤……”

    临床的看护忍不住讥笑起来,土鳖!连套房子都没有,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住进来这一个月一万八的二等病房的!

    临床的也是个植物人老太太,陪着的看护是老太太的小女儿,一个三十多岁的风流少妇。

    这风流少妇作为“城里人”,优越感爆棚,一开始还对潘老实挺亲切的,但是当发现潘老实不但残疾而且很穷,抽烟只抽大前门,打饭只打大馒头,而且也没有亲戚朋友过来探望过,风流少妇的态度就迅速发生变化,现在就连讥笑都不做任何掩饰了。

    一个土鳖而已,还怕他翻了天?

    潘老实当然是听到了风流少妇的讥笑,但是老实本分的他只能是当作没听到。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一步海阔天空,这是潘老实的做人准则,而风流少妇却是因此而更加得寸进尺。

    “……艳儿,今天护士给咱儿子打电话了,儿子很快就会过来看咱们……”潘老实握着妻子的手,不禁很是心酸,他现在这里照顾妻子,实在也无法出去赚钱,只是靠着还在读书的儿子,潘老实真的于心不忍,可是他一个残疾人又能出去做什么呢?

    “哈哈!”风流少妇在旁边磕着瓜子插嘴道:“潘老实,护士早上起来就给你儿子打电话了,这可马上就要天黑了,你儿子到底能不能来了?要是今天交不上住院费,让人家赶出去可就丢人现眼了!”

    潘老实皱着眉头没说什么,他也在担心着儿子,儿子早就该过来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如果没钱也没关系,大不了全家再搬回到贫民窟去嘛,自己还能给人修鞋赚钱,好过在这里被儿子供养着。只是儿子可千万别出事啊,那这个家可就真的是天都塌了……

    “十九床唐艳!”说曹操曹操就到,护士手里拿着病历本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进来了。

    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护士亲切的问道:“潘大叔,你儿子什么时候能过来?”

    “快了,快了……”潘老实连忙站起身来,一只脚高一只脚低的站着,佝偻着背局促不安的搓着大手,陪着笑脸道:“他肯定过来!”

    “从早上就说快了快了!”风流少妇在旁边“噗”的吐出瓜子皮,幸灾乐祸的帮忙举证。

    “潘大叔,请你给我们医院一个准话,如果确实你们经济紧张,可以考虑申请政府救助,以及暂时调配到临时病房的空床……”护士的微笑就没停过,仿佛她天生就是咧嘴露八颗牙,但话里却是透着冰冷。

    听起来像是在为病人考虑问题,但调配到临时病房的空床,等新的病人来就要把床让出来,等临时病房没有空的病床时,原本二等病房里的床也已经没了,只有被迫出院——套路无处不在!

    至于政府救助,等申请下来只怕人都寿终正寝了……

    “哈哈!”风流少妇磕着瓜子喝着红茶,自动进入看戏模式。

    “对不起护士,真的快了,我儿子就快到了……”潘老实只能是对着这个和自己儿子年龄差不多的护士小姐陪着笑脸点头哈腰,这是一个小人物的悲哀,也是这个贫富差距悬殊的时代的悲哀。

    “快了快了!”风流少妇在旁边幸灾乐祸的插嘴:“护士小姐你放心,到明天早上他肯定还是说快了快了!”

    她不怕得罪潘老实,一个土鳖而已,潘老实他们要是搬走了,这房间也就清静了。

    风流少妇最讨厌潘老实不停的跟植物人说话了,叨逼叨的没完没了,听得人心烦!

    就不能像我一样,安安静静的玩玩手游、看***什么的吗?

    其次就是嫌弃潘老实两口子碍眼,穿得破破烂烂的,说话一股子土渣子味儿,跟他们一个病房久了自己的层次都会被降低吧?

    “潘老实!”风流少妇的挑拨起了作用,也或许是潘老实让护士觉得软弱可欺,护士的微笑变得职业化,声音也是冷淡了起来:“医院愿意为你们考虑,也希望你们能为医院考虑,如果你们真的交不起住院费,我希望你们能够诚实一点,拖延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护士小姐,请您相信我!”潘老实慌忙解释道:“我儿子很快就会来了,他很有出息的,他在一家酒吧里当经理……”

    “噗——当经理?”风流少妇笑喷了:“你刚才不还说你儿子大学还没毕业吗?大学没毕业就当经理?潘老实啊潘老实,牛都让你给吹死了啊!哈哈!”

    “潘老实,如果你们考虑好了,请尽快通知我为你们办理出院手续!”护士冷漠的道,她这个职业同样是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不能得罪,什么样的人随便踩,她可是目光如炬!

    “护士小姐,我儿子一定会来的!”潘老实急了。

    “会来就见鬼了!”风流少妇肆无忌惮的放着嘲讽:“我给我妈陪床半个月了就没见过你儿子,话说回来,潘老实你真的有儿子吗?”

    “爸,我来了!”风流少妇话音刚落,潘小闲的声音便在病房门口响起,顿时让风流少妇和护士都是呆了一呆。

    “儿子!”潘老实激动得都热泪盈眶了:“儿子你来了!”

    “爸!”潘小闲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来,就仿佛是两腿灌满了铅,又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这顿时让刚刚被打脸的风流少妇又找回了优越感。

    “就算来了又有什么用?”风流少妇不屑的笑道:“来了就有钱交住院费吗?哈哈!”

    潘小闲冷漠的扫了她一眼,风流少妇心里便打了个突,但城里人的优越感让她很快又挺起了胸肌——土鳖的儿子,无非就是个小土鳖,怕个毛线!

    “你好潘先生,请问可以续交住院费了吗?”护士一眼便看穿了潘小闲吊丝的本质,潘小闲从头到脚加一起也不会超过两百星币,说句难听的实话,b区上幼儿园的小孩一双运动鞋都得三四百元,就更不要说a区!

    潘小闲很诚实的道:“抱歉,我现金不够。”

    “我就知道!”风流少妇听了不禁得意的笑起来,还现金不够,哈哈!说得就好像你有存款似的!

    护士脸上的职业笑容也渐渐转变成了冷笑:“对不起,方便的话能否请你跟我去办一下出院手续?”

    潘老实连忙拉住儿子的手,唯恐脾气暴躁的儿子冲动:“没关系没关系,我们搬回去住也好,这里怪冷清的……”

    握紧了老爸的手,潘小闲面对着护士的冷笑缓缓地掏出了一张信用卡:“刷卡可以吗?”

    【感谢“三生三世半回眸(500)、握勒棵草(500)、天某人(100)、师父你就原谅大师兄吧(100)、叨叨叨刕(100)、书友161025194805278(100)等兄弟的打赏,挨个抱抱,这周的推荐位实在是不给力,请大家多帮忙宣传吧,谢谢了俺的丧尸兄弟姐妹们~】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