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63章 不要逼我装逼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潘小闲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接受西门风月的“虐八仙”特训,西门风月真是把潘小闲往死里虐,接电话还是潘小闲抽出蹲坑的时间。

    但是电话里说的是今天之内,所以西门风月没有马上放潘小闲走,潘小闲也没着急,把今天的特训完成之后,潘小闲这才赶紧搭车来附属医院交钱,却没想到在走廊里就已经听到了护士的冷笑和少妇的嘲讽。

    潘小闲本来也没时间取钱,所以这个时候他便干脆拿出了宋元桥给他的那张信用卡。

    宋元桥给他的时候就说过了,让他随便刷。但潘小闲一直都没刷过,这还是这张信用卡的处女刷。

    护士神情古怪的接过了这张黑金色信用卡,卡上印着的图案竟然和扑克牌里的老k如出一辙……

    这特么是信用卡?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护士小姐,他这是在耍你啊!”风流少妇简直乐不可支:“这不就是张黑桃老k吗?”

    这是什么?护士搓了搓卡片边缘的古怪文字,虽然看不懂,但总觉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算了,还是先去试试再说。护士没理会风流少妇的调侃,拿着信用卡离开了病房。

    “嗤!”风流少妇撇了撇嘴,非常有优越感的鄙视着潘小闲:这要能刷出钱来老娘今晚就是你的人!

    “小闲,那个什么卡……”潘老实紧紧攥着潘小闲的手腕,着急又忐忑的小声问道:“真的能刷出钱来吗?”

    贫民窟里别说是信用卡了,就连白金色的千元星币,好多人都没见过,潘老实实在是心里没底。

    “放心吧老爸。”潘小闲拍了拍潘老实的手背,很多事他没法跟老爸说,说了老爸未必能懂还会担心。

    至于那个风流少妇,潘小闲相信待会儿护士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可以让她闭嘴了。

    不要逼我装逼,我装逼起来我自己都怕!

    “噼里啪啦……”外面响起了奔跑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多人,正是朝着潘小闲他们这间病房的方向,隐约还能听到气喘吁吁的声音和“快!快!”的催促声。

    “哈哈!潘老实,你儿子那卡肯定是假的!使用假信用卡可是违法行为!”风流少妇得意洋洋的磕着瓜子:“肯定是护士找了保安来了!咔!你们还不快跑?噗!噗噗!”

    “啊……”潘老实本来在潘小闲的安慰下安心下来了,但是被风流少妇这么一说,没见过什么世面又老实巴交的潘老实顿时就乱了方寸,紧紧攥着儿子的手,害怕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潘小闲本来是懒得理这个风流少妇,可她不断的在这儿刷存在感,惹得潘小闲不禁浓眉蹙起,一双自然流露出凶残、狠辣、嗜血的血瞳狠狠的瞪了一眼那风流少妇:

    “闭上你的逼嘴!”

    “啊……”风流少妇一对上潘小闲的冰冷目光顿时吓得脸色煞白,仿佛见了魔鬼一般往后摔坐在了病床上,她只不过是个普通女人罢了,哪里吃得住潘小闲这样凶神恶煞的眼神?

    这还是潘小闲只瞪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瞪谁谁怀孕”潘小闲是做不到,但“瞪谁谁失禁”还是没问题的。

    “在这里!在这里!”刚刚那个护士小姐着急上火的赤着双脚跑步冲了进来,高跟鞋都跑丢了。

    跟在护士小姐后边儿的是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风流少妇看着都傻眼了,这些医生她只认识几个,都是主治医师,平时对他们这些病人家属都是人五人六的,然而现在只能是像跟班一样的存在。

    他们簇拥着副主任医师,而副主任医师又簇拥着主任医师,但是主任医师却还簇拥着几个气度不凡的白发老者。然而这几个白发老者同样是一路小跑着,脸上还带着诚惶诚恐。

    什么情况?风流少妇本能的往后缩了缩身子,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压在植物人老妈的身上。

    这些白发老者她只认得出一个,貌似是在门诊楼外面宣传栏的相片上,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平时都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为什么会慌慌张张的全都冲进了这间普通二等病房?

    难道是因为那一家子土鳖?

    护士小姐作为引路人第一个冲到了病床前却是一个急刹车,涨红了小脸的退到了一边,又被嫌她碍事的主治医师们挤到了墙角,不过主治医师们同样被副主任医师们一膀子撞开,然而副主任医师们同样得给主任医师让道,最后主任医师们有幸众星捧月般围着几个白发老者到了潘小闲和潘老实这对父子面前。

    潘老实都已经被这个阵仗给吓傻了,如果不是潘小闲拽着他,潘老实都要吓得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几个白发老者最中间的那一个,竟然是双手捧着刚刚潘小闲给出去的那张黑桃老k,恭恭敬敬中还带着小心翼翼的呈到了潘小闲的面前:“潘先生,您的卡!”

    “唰——”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那张卡上,眼中都是充满了激动和狂热,跟着卡片的转移又都落到了潘小闲的身上,目光也跟着演变成了尊敬和畏惧,不自觉的连背都佝偻了。

    就是因为这张卡?风流少妇眼珠子都快瞪爆了,在这张卡掏出来的时候她的脑海里魔性的不断回响着:嘀!学生卡!嘀!老年卡!嘀!交通卡!嘀……反正就不是信用卡!

    可是此时此刻这张卡所展现出来的能量,已然超出了她的想象!

    “咔……噗!噗!”风流少妇一下子就感觉自己的脑浆子不够用了,眼睛里大圈转小圈的她决定嗑个瓜子压压惊。

    “唰——”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齐刷刷的聚焦到了她的身上,充满了针对阶级敌人的仇恨!

    风流少妇顿时如坐针毡,她惶恐不安的挪动了下屁股,这才陡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坐在植物人老妈脑袋上的……

    “对不起潘先生,请原谅我院之前的轻慢,我代表我们全院向您和您的家人致以最真挚的歉意!”白发苍苍的老院长小心翼翼的赔礼道歉,其他人都是跟在后面点头哈腰,满脸深深的愧疚、自责、悔恨,仿佛做错事的孩子……

    “啊……这……”潘老实一脸的懵逼,不敢相信的看看老院长,又看看自己的儿子,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没关系。”潘小闲感觉自己有点玩大了,虽然他是知道了这张卡很牛逼,却没想到牛逼到了惊动党中央的程度。

    “潘先生,我们特地为您的家人安排了特等病房,请您稍等,我们会尽快帮您的家人转移病房。”

    老院长的话,潘小闲和潘老实倒是没有什么太深刻的感受,风流少妇却是惊得假眼睫毛都竖起来了。

    特等病房?

    猴赛雷!

    二等病房之上是一等病房,一等病房之上才是特等病房!

    二等病房住院费一个月是一万八,一等病房就更厉害,一天就是一万星币!至于特等病房已经贵得超出想象,一天十万星币还不一定轮得上,因为必须优先供应特殊阶级!

    什么是特殊阶级?反正风流少妇是没亲眼见过活的,那都是出现在新闻上的大人物,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平生见过的第一个特殊阶级,竟然是她一直看不起的土鳖一家!

    她惊慌失措又战战兢兢的尽量缩小自己的占地面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能住进特等病房的人,绝不是她能够招惹得起的。

    潘小闲同样知道特等病房是什么概念,他们住进医院来的时候了解过的,这让他都是震惊于这张卡片所附带的无形价值。他是因为气不过风流少妇对他老爸的势利眼,想给老爸出个气,却没想到一不小心就用力过猛了……

    “啊……”潘老实吓了一跳,忍不住脱口而出道:“特等病房……那得多少钱一个月啊?”

    一群白大褂们都懵逼了,虽然他们是只认卡不认人,可是……这人怎么也不像是持卡者啊!

    还是老院长淡定,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依旧是保持着恭恭敬敬的态度:“持卡入住是免费的,不要钱。”

    “哦……”潘老实不禁长长的松了口气,不要钱就好……

    “谢谢您,不用了,我们就住这里挺好。”潘小闲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因为这张卡不是他的。

    虽然宋元桥把这张卡交给他,就不怕他用,但潘小闲却不想去占这个便宜。即便是用这张卡装了个逼,但他也会回头把任红菱预支给他的钱把这个坑填上,这是原则问题。

    再说特等病房虽然是奢华舒适,但其实这二等病房就已经可以满足基本所需了,潘小闲觉得就住在这里挺好。这是他现在的经济基础能够承担的,花自己的钱,住着心里踏实。

    “嘶……”风流少妇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不要钱的特等病房人家主动来求着你住,你居然都不住?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