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最丧尸 > 正文卷 第64章 当骗子你不专业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把病房里挤得满满登登、水泄不通的白大褂们都鱼贯而出之后,风流少妇跟做贼似的追了出去,拉住了走在最后面的一个主治医师,这是她熟识的一个医生,塞过大红包的。

    “叶哥,刚刚这是怎么回事儿啊?”风流少妇小心翼翼的问道,这直接决定了她是否还带着老妈住在这里。

    看到是她,姓叶的主治医师停下了脚步,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知道卡王吗?”

    “卡王?”风流少妇呆了一呆,难道是卡拉ok之王?

    一看风流少妇那迷茫的表情,叶医师淡淡一笑,又到了装逼的时候:“卡王没听说过吗?就是国王黑金卡,全银河公认的卡中之王,持卡人都是被邀请办理的大人物……

    “你要是把这位爷巴结好了,人家手指缝里随便漏出来一点儿,都够你们家一辈子荣华富贵了……”

    说完叶医师居然都有点儿羡慕她了,跟大人物朝夕相处的好机会啊,自己家里怎么就没有植物人呢?

    国王黑金卡?风流少妇整个人都懵逼了,她不是没听说过,只是一时之间没回过味儿来罢了。

    这是由【银河联盟发展银行】推出的皇家系列签账卡,按照从低到高的级别分别为王子黄金卡、王后白金卡、国王黑金卡。

    该卡定位于银河联盟的顶级人群,无额度上限,持卡者多为各星球的政要大员、贵族世家、超级富豪,只能是邀请办理,不接受办卡申请。

    换句话说,能持有这种信用卡的人,全都是她仰望不及的大人物,一个屁都能把她崩出二里地去!

    风流少妇之所以知道这么多,就是因为她丈夫也是政府官员,不是什么大官,只是一个区警署的副署长,但这已经足够她在区里横着走了。

    她的丈夫曾经跟她吹过国王黑金卡的事儿,整个山城基地的政府机构里,只有基地总督宋青松受到邀请办理了一张国王黑金卡。【愛↑去△小↓說△網w  qu 】

    这事儿她丈夫也是听上级说的,她丈夫的级别根本够不上跟总督宋青松直接交流。

    一个基地的总督那是什么样的人物?

    地球的华夏大区包括了亚洲的东亚、东南亚地区,而如此广袤的地域总共只有三十六个人类基地,每个基地人口都在五千万以上。

    一个基地的最高长官就是总督,真正的封疆大吏,在这个基地里说是土皇帝都不为过!

    这样的人物,才有资格受邀请办理了一张国王黑金卡!

    那小土鳖竟然也持有一张国王黑金卡,这怎么可能?

    可是,医院里这么多人不会全都认错了吧?

    风流少妇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病房的,她脑海里循环回放着她刚才放的嘲讽、拉的仇恨,这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

    听说这些大人物要整人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或许人家现在没理我,只不过是在酝酿大招呢?

    还特么一辈子荣华富贵呢,老娘已经把他们家得罪得死死的,他们不弄死我都阿米豆腐了啊!

    风流少妇“噗通”一下就给潘小闲跪下了,眼泪婆娑:“对不起,都怪我狗眼看人低!求您大人大量,别跟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什么情况?潘老实惊呆了,这之前还跟自己面前人五人六的城里人,咋一转身就跪了捏?

    “嗡——”

    就在这时,忽然外面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音浪,透过窗子可以看到两道绚丽的长长冰蓝色尾焰划过长空!

    不片刻,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年轻人气势汹汹的闯进了病房,他穿着一身很酷的黑色皮装,显然他对蓝色很偏爱,染了一头蓝毛,梳得一根根刺向天空,平白把身高拔了十公分!

    他虽然年轻,却是养成了咄咄逼人、不可一世的气势,闯进来之后他双脚站定,一双死鱼眼把房间里一扫,迅速锁定了唯一的年轻男子潘小闲,蓝毛死鱼眼冷笑一声:“小子!就是你偷了我爷爷的卡王?”

    偷?

    风流少妇十分敏感的捕捉到了关键词,瞬间就顿悟了,一下子爬起身来站到了蓝毛死鱼眼那边指着潘小闲:“就是他就是他!”

    “你爷爷是宋教授?”潘小闲挺意外,宋元桥的孙子怎么会忽然飚车到这儿来?

    “哟?看来你还是个惯犯,盘子踩得挺专业啊!”蓝毛死鱼眼不禁“嗤”的一笑:“国王黑金卡是个好东西,可是你就没先研究研究怎么使?

    “我们家的国王黑金卡跟王子黄金卡是绑定的子母卡,你这边一刷卡,我跟我爸就都收到通知了!

    “一看是在华晨大学附属医院刷的卡,我特么差点儿都吓尿了你知道不?

    “还以为是我爷爷犯了心脏病呢!吓得我是一路飚车赶过来的,还差点儿撞了车你知道不?”

    原来宋青松总督办了一张国王黑金卡和若干王子黄金卡,国王黑金卡当然是送给了他老爸宋元桥使用。

    总不可能他这个当儿子的使国王卡,给他老爸使王子卡吧?宋元桥可是个老古董,还不得罚他跪泡面?敢跪碎了试试!

    但宋元桥别看在学术上很有建树,但实际上在这些时尚的东西上并不是很懂,也不清楚这国王黑金卡究竟代表了什么意义。

    宋青松总不可能告诉他爸:这卡很牛逼的哟!我有资格办这卡也是很牛逼的哟!

    所以这张代表了尊贵身份地位的国王黑金卡,竟然辗转到了潘小闲的手里,而潘小闲又一直没用,要不是今天为了打脸根本就不会拿出来,却没想到招来了原主。

    “这张卡是我的师父送给我的。”潘小闲掏出了国王黑金卡给蓝毛年轻人看:“我的师父是华晨大学的近代史教授宋元桥,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打电话直接向他求证。”

    多亏我提前解锁了语言功能……潘小闲真是暗暗庆幸,否则今天有理都说不清楚了呢!

    “你师父?”蓝毛年轻人的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笑意,你要说是你老师也就罢了——你师父?这特么是武道中人的称呼吧?

    我爷爷他一个老学究能教你什么?

    四十八式太极拳?

    老年健身操?

    次奥!你看我长得很像傻碧吗?

    “好啊,既然你说我爷爷是你师父,那你来打电话!”蓝毛年轻人笑眯眯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还是你来吧,别跟我客气!”潘小闲很郁闷,因为每天早上都是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见面,所以两人都没想起来跟对方要联系方式,反正大宝天天见,根本没必要嘛!

    谁特么跟你客气了!蓝毛年轻人气得都笑了:“我爷爷把国王黑金卡都送给你了,你连我爷爷的电话都没有?

    “呵呵,算了吧大胸帝,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当你的小偷吧,当骗子你不专业啊!”

    “哈哈!就是就是!”风流少妇在旁边乐不可支,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呢,她已经忘了之前自己是怎么跪的。

    “儿子,到底怎么回事啊……”潘老实这会儿才终于是回过神来,紧张的拉着儿子的手臂,又赶紧卑躬屈膝的给蓝毛年轻人赔礼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误会,这肯定是误会,我儿子他不是小偷,他也不是骗子,我相信他,肯定有什么误会……”

    “爸,没事儿,确实是个误会,我会跟他解释清楚的。”潘小闲轻轻扶着父亲坐在床边,淡定的对蓝毛年轻人道:“我们到外面去说吧,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答案。”

    瞟了一眼残疾的潘老实和躺在床上的枯瘦女人,蓝毛年轻人撇了撇嘴,却是没说什么,就当先走了出去。

    他并不担心潘小闲搞什么鬼,在山城基地这一亩三分地,他宋家驹想找个人还不简单?

    等到蓝毛年轻人宋家驹和潘小闲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风流少妇却来劲儿了,她一屁股砸在病床上,先嗑把瓜子压压惊,一边吐着瓜子皮一边对忧心忡忡的潘老实放嘲讽:

    “哈哈!这回傻碧了吧?老娘就知道,你们这种土鳖怎么可能拥有国王黑金卡?

    “咔!真没想到,你儿子竟然是个小偷!噗!这么说你肯定也是个小偷咯?噗噗!

    “我知道了,你这腿该不会就是偷东西让人家抓住打瘸了的吧!你媳妇也是被人家打成了植物人的吧?

    “咔!你们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哈哈,老两口偷不动了,小崽子还子承父业了!噗噗噗……”

    她心里把刚才对潘小闲下跪的事情当成了毕生最大的耻辱,当然这是建立在潘小闲并不是真正卡主的前提下的。

    她可以跪真正的国王黑金卡卡主,并且甘之若饴、引以为荣,但却绝不能跪一个土鳖!

    因为笃定了宋家驹不会放过潘小闲,风流少妇更是变本加厉的挖苦嘲讽,就仿佛这样能找回自己丢失了的节操。

    “我儿子不是小偷!我也不是小偷!我老婆更不是小偷!不准你说我儿子!不准你说我老婆!”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一直都表现的很老实懦弱的潘老实忽然不知道被触碰到了哪根筋,竟然毫无征兆的就发了疯,扑上来一下子将风流少妇压在了身下,抡起巴掌狠狠的掌她的嘴。

    而此时,潘小闲已经跟着宋家驹来到了外面,让他震惊的是,天空中正在品字形的飞来三辆仿佛装甲堡垒般的大型商务飞车,车牌号上显示的竟然是基地政府一号!

    【后台不知出什么问题了,打赏看不到只能是攒到明天一起感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