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66章 你不是不在服务区吗

第66章 你不是不在服务区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所谓宰相家奴七品官,吕德水这个总督秘书可不仅仅是七品官啊,很多时候他代表的还是宋青松的脸面。

        更何况打狗还得看主人,潘小闲当着宋青松的面骂吕德水,跟骂宋青松真心没太大区别。

        以宋青松的涵养都不禁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宋家驹都惊呆了,要知道就连他也不敢随便辱骂吕德水,之前他跟潘小闲竖大拇指是带着戏谑的意味,却也佩服潘小闲的胆色,现在却是失望的摇了摇头——谁会去佩服一个死人?

        见宋青松没言语,吕德水就领会了上级的精神,立即回头冲着那四个黑西服保镖一挥手:“都愣着干什么?这小子涉险诈骗,金额巨大,把他给抓起来送到警署去!”

        宋青松没言语就是默认的态度,因为他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潘小闲是骗子,所以他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过分——再说送到警署去已经是很公道了,起码他没有滥用私刑,而是交给法律去制裁。

        四个黑西服保镖中有两个一动不动,仍然贴身保护宋青松,另外两个则是一左一右的向潘小闲逼近。

        这两人原本在宋青松身后的时候完全被掩盖住了气势,但是当他们从宋青松身后走出来之后,顿时就仿佛是两条潜行的狼露出了狰狞的爪牙,又似是两口宝剑出了鞘绽放出冰冷的锋利!

        现在该知道怕了吧?宋家驹饶有兴趣的看着潘小闲,却意外的发现潘小闲并没有惊慌失措,甚至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被刘海遮盖住的双眼中透着冷漠、妖异的光芒。

        “嗡——”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辆空中跑车闪电般俯冲了过来,竟然是难度极高的贴着地面打了个盘旋之后甩尾降落,这让两个黑西服保镖下意识的停止了动作,迅速的回到了宋青松的身边,如临大敌的盯着那辆空跑,他们的职责就是一切以宋青松的生命安全为重。

        宋青松脸色一沉,老院长你还能干点儿什么?我不要求你连只苍蝇都不放过,可你也不能放过这么大一辆车啊!

        空跑的车门展翼般张开,只见一个矮冬瓜老头一下子扑出来,脸色苍白、踉踉跄跄的指着宋青松:“不孝的——呕!呕……”

        矮冬瓜老头一句话都没说完,就双手拄着膝盖弯着腰弓着背“哇哇”狂吐起来。

        “爸!”

        宋青松大吃一惊,顾不得自己的总督身份,慌忙跑过去扶住了呕吐的宋元桥,轻轻的为宋元桥拍着背,哪怕污秽物迸溅到了他的西裤和皮鞋上也毫不在意,心疼的道:“爸,您这是干什么?”

        “爷爷!”

        宋家驹也赶紧跑过来,从另一边扶着宋元桥,他不知道宋青松和宋元桥的通话内容,所以心里还纳闷呢——为什么爷爷忽然赶过来?而且一来就骂老爸,到底这中间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潘小闲见状也是连忙缓缓的走过去,他着急也是快不起来,只能是这样晃晃悠悠的、步伐沉重的走着,那四个黑西服保镖却是有意无意的挡住了潘小闲的路,警惕的目光紧盯着潘小闲。

        “我不用你们假好心,呕……”宋元桥耍小孩儿脾气的甩开了宋青松和宋家驹的搀扶,一边吐着一边冲潘小闲招手:“小闲,你过来,呕……”

        有老爷子发话了,四个黑西服保镖都是为难的看向宋青松,宋青松无奈的微微点头,四个黑西服保镖立刻心领神会的让开了路,由着潘小闲一步步走到了宋元桥的身前。

        伸手扶住了宋元桥,潘小闲轻轻给老爷子抚着后背——他可不敢用拍的,这要是一巴掌把老爷子给干吐血了可就坑爹了。

        “哼!你们差点儿没拍死我!”宋元桥一边吐着一边抽空狠狠白了一眼宋青松:“你看看小闲,学着点儿!”

        宋青松气得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这小子是特么搞传销的还是卖保险的?

        看把我爸这个高级知识分子都洗脑成什么样了!老爷子!我才是你亲生的好不好!

        宋家驹就更是惊呆了,太特么牛逼了!

        人家都是撩妹,你丫是撩爷啊!

        我要是有你丫这业务水平,何愁千人斩大业不成?

        “爸,您这是急什么啊……”宋青松身为一个孝子只能是低眉顺目的在旁边好言劝道:“您要是想见我,直接一个电话我不就去见您了吗,还用得着您老受这个罪?”

        “我呸!你个混蛋玩意儿不是不在服务区吗?”宋元桥终于是吐得差不多了,扶着潘小闲直起腰来,指着宋青松的鼻子尖喝道:“我这不是到服务区外边儿找你来了吗?”

        宋青松老脸一红,老爷子你咋还记得这个梗呢?

        “哼!知子莫若父,你一玩这套我就知道你小子有猫腻!果然我这一查,你车就在附近!我赶紧找了个班里的富二代拉着我过来,紧催慢赶的,才终于是赶上了,要是再晚到一步,我那宝贝徒弟就得让你给祸害了啊!”宋元桥气得身子直哆嗦。

        开空跑送他来的富二代学生嘴角一抽一抽的:同样是一个班的同学,他是“宝贝徒弟”,我就是“班里的富二代”,老师您这心眼儿都偏到腚眼儿去了啊……

        “爸!”宋青松真是又气又急,原本他是不想忤逆父亲的意思,可是亲爹被一个小骗子忽悠得团团转,这让他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再说他也不想看着自己老爸再被骗下去了,再骗下去只怕棺材本儿都没了!

        “他就是个骗子!”宋青松一咬牙指着潘小闲跟宋元桥摊牌了:“爸!您还真以为他是为了跟您学那个老年健身操呐?您那个老年健身操有什么好学的?学了有什么用?

        “您就没发现,他才跟您学了一个月,您的国王黑金卡就成了他的了吗?再跟着学上几个月,是不是咱家房产证的名字都得改成他的了?要是学上一年,咱一家子就得沿街乞讨了吧?”

        “混蛋玩意儿你说什么呢?”宋元桥气得脸都绿了:“你这不是在骂他是骗子,你这分明是在骂你爸是傻子啊!”

        “不是不是,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打个比方……”老爷子一发飙,宋青松顿时就萎靡了。

        “什么叫老年健身操?”宋元桥气得一巴掌拍在宋青松后脑勺上:“那叫太极拳!”

        宋元桥这辈子没什么爱好,就爱打个太极拳。宋青松这话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侮辱,他没好气的喝道:“怎么的?我就把卡给他了怎么的?他是我徒弟!给他我乐意!”

        卧槽……宋青松堂堂总督都是心里骂娘了,老爷子你要这么说我不跟你犟,咱们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爸,这么的吧,既然您说这小骗子……”宋青松说到这里,宋元桥一瞪眼珠子,吓得宋青松赶紧改口:“既然您说这小伙子是您的衣钵传人,学了您的老年健……太极拳,那咱们就让他来打一遍怎么样?也让我们大家来开开眼啊,看看您的宝贝徒弟什么水平!”

        “呵呵!”宋元桥冷笑,他可是心里有底,自己这个徒弟虽然是笨了点儿,但却是把四十八式太极拳都学全了的,虽然还需要再细细雕琢,好好抠一抠,但打出完整的一套肯定没问题。

        “等一下!”一直没掌握话语权的宋家驹忽然这时候站了出来,戏谑的瞟了一眼潘小闲,说道:“爷爷!爸!一个人打能看得出来什么水平啊?我觉得只有两个人对练,才能真正体现出来水平!”

        干得漂亮!宋青松暗地里跟儿子一竖大拇指,不愧是老子的种,关键时刻神助攻啊!

        “嗯,家驹说得也有道理,爸,要不您看这样,我这几个保镖也都会两手乡下把式,三脚猫功夫,不如从他们里边儿选一个去跟小骗……小伙子过过手?”宋青松完美的将军。

        “好啊!都是自己人,点到为止就行了,不伤和气,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宋家驹挤眉弄眼的道,然后跟自己老爸对视一眼,爷俩儿的眼神默契在空气中无形的击了个掌。

        宋元桥很是为难,虽然他对自己的太极拳很自信,可是他心里也明白太极拳没什么攻击力,表演还行,可要是跟人动手嘛……那基本就是送菜上门求轻虐……

        就在老爷子想着什么措辞能把这话给圆过去的时候,潘小闲已经主动站了出来:“好啊,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宋青松不禁心中暗喜,管你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了,只要你愿意打就好,到时候让我的保镖打你个菊花灿烂,然后我再当面拆穿你的丑恶面目,看你还怎么忽悠我爸!

        “道歉!”潘小闲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笑意:“你口口声声说我是骗子,说我不是为了学拳拜师——那好,如果我用跟师父学的四十八式太极拳打败了你的保镖,我要你向我道歉!

        “向我道歉,因为你诬陷我是骗子!也向我师父道歉,因为你还诬陷我师父是傻子!”

        潘小闲提出的要求真是让宋青松打心眼里憋闷,宋青松可是堂堂山城总督,封疆大吏,除了跟他爹以外,即便是在联邦总统面前都没说过一句软话?

        让他给潘小闲道歉,简直比杀了他还让他难过!

        【感谢relife(1000)、邵歆伶(100)两位兄弟的打赏,挨个抱抱,欢迎relife兄弟的回归组织~另外我得说一下,一本书的写作周期是很漫长的,一年、两年或者更长,作者也是人,有着七情六欲,也有各种烦恼,不可能每一天都保持同样的状态,所以如果有时装的逼不够清新脱俗、打的脸不够风骚别致,还请大家多多包涵。这就好比你有个漂亮女朋友,总不可能因为她今天脸上长了两颗青春痘就把她甩了吧?忍两天痘消了,那不照样还是个大美女嘛对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