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丧尸 > 第214章 从此节操是路人

第214章 从此节操是路人

        “啊……”大妈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原本还乐呵呵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煞白的。

        “话说回来,到底是谁在忽悠你啊老妈?”白领儿子撇着嘴道:“还真舍得下血本儿啊!草木精华一个真品空瓶都得卖个千八百的,妈我跟你说现在社会上骗子特别多,专门骗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老年人……”

        “嘘!嘘!”大妈使劲儿给儿子挤眼睛:快别说了啊魂淡!“社会上的骗子”就在帘子后边儿呢!

        “妈你眼睛咋啦?”白领儿子愣了一下,好笑的拧开自己的保温杯,说了半天得润润嗓子:“这在病房里还能把眼睛给迷了?”

        我迷你妹啊!大妈都快哭了,只好来个简单粗暴的:“儿子那空瓶就是老潘家儿媳妇用过的,她给她婆婆身上推油就是用的这个什么草木精子,你快别说了……”

        “噗——”白领儿子一口茶水喷在了他妈脸上:草木精子?妈你真是够了!这特么是草木精华好不好!等一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老潘家儿媳妇给她婆婆推油用的?

        是了是了,老潘家儿媳妇可是华山派的天骄啊,当然是用得起了!卧槽等一下!我刚才的话不会让老潘家的听见吧?

        看了看拉着的帘子,白领儿子怀着侥幸心理问他妈:“老潘……潘大叔没在吧?”

        大妈没说话也不知道该咋说,不过帘子后传出了一个女声替她给出了正解:“没在。”

        “呼,还好……”白领儿子松了口气,旋即打了个激灵,我尼玛刚才这话是谁说的?

        呆呆的看了看他脸色煞白的老妈,又看了看帘子,白领儿子瞬间泪流满面——卧槽!你真是我亲妈啊!

        “妈你慢慢吃,我还有事儿先走了!”白领儿子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以后我要是再来我特么就是丧偶服碧池!

        宁玉碎从帘子后走出来,拿了一瓶草木精华递给大妈,一如平常笑嘻嘻的道:“大妈,您拿去试试吧。”

        “不,不敢……”大妈赶紧两只手一起摆,在知道了这草木精华多少钱之后,她整个人都吓蒙了,原本在老潘家面前的优越感也没了,只觉面前这个女孩简直是高不可攀的仙女儿。

        一小瓶就是十万元星币,就她亲眼所见的,宁玉碎至少在潘妈妈身上用掉了十瓶了!

        整整一百万星币啊!

        全都用来推油了!

        这尼玛哪是推油啊!

        这分明推的都是钱啊!

        大妈家里直到这两年才算是把房子贷款还完,可是这让她一家子辛辛苦苦还了半辈子贷款的房子,总价也不过才八十万星币而已……

        “没关系的大妈,这瓶送给您的。”宁玉碎把草木精华塞到了大妈的手里,笑嘻嘻的道:“我还有事儿请大妈您帮忙呢,大妈您要是不要,我可就不好意思说了。”

        “这样啊……”大妈感觉草木精华拿着挺烫手的,可是心里的又让她舍不得放开,底限和斗争了许久最后还是胜利了,攥紧了草木精华大妈小心翼翼的问道:“啥事儿啊小媳……大小姐?”

        “……您就当刚才的事儿没生过就行了,谢谢您了大妈。”宁玉碎没想到后续会惹出这么多的麻烦,早知道当初就不让大妈把瓶子拿走了,可是话说回来她要是不让,以大妈的性格少不得跟潘老实哔哔。

        再说当时她都拉上了帘子,也是大妈非得把脑袋钻进来看的。这事儿真怨不得宁玉碎,但是宁玉碎也没有更好的方式去处理了,毕竟她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女孩而已。

        ……

        楼梯角落里,潘小闲父子俩就坐在楼梯上,把下酒菜摆着,你一口我一口的喝酒扯淡。

        “爸,我拿这个状元也算是个资历,等毕业了肯定能找个好工作,到时候我买一套大房子,把你们二老接过去。”潘小闲装出三分醉意来跟潘老实说,他老爸这辈子都是个老实人,虽然他现在已经不缺钱了,却不敢跟老爸明说,毕竟夜火娱乐城的生意是见不得光的。

        潘老实要是知道了他儿子在干黑涩会的买卖,非得气得犯心脏病不可。

        “去!你呀,老老实实的工作,先别想着享受!多攒点儿钱,等你跟碎碎结婚生子了,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潘老实虽然明知道儿子比自己强太多,却还是忍不住要给儿子讲道理:“再说了,搬大房子未必就方便,我跟你妈还是住在医院里……”

        “没事儿,到时候请私人医生呗!”潘小闲先给老爸打预防针:“钱,我会努力赚的,绝不会委屈了您二老!碎碎家也不差钱,以后我们结婚了钱这方面您就别担心了!”

        “我知道碎碎家里有钱,但是咱穷得有穷的志气!”潘老实喷着酒气瞪儿子一眼:“我可先告诉你啊,再怎么的老爸也不准你入赘,我孙子他必须得姓潘你知道不?”

        “放心吧老爸!”潘小闲嘚嘚瑟瑟的搂着父亲的肩头:“你儿子可是立志要成为大仲马的男人啊!”

        “……臭小子!没点儿正形!你能找到碎碎都是咱家祖坟上冒青烟了知道不?”潘老实一瞪眼珠子。

        “矮油老爸我开玩笑的好伐?”潘小闲笑得没心没肺,心里却是在嚎啕大哭:老爸如果我说我太监了你相信吗……

        当然驴儿哥并不是真太监了,只是他悲催的现,虽然他已经是恢复了身体的感觉,但那一根威风凛凛的霸王枪还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驴儿哥为了这个事儿真是操碎了心……

        ……

        晚上把宁玉碎送回了学校宿舍,潘小闲便上了一辆黑车,去了真爱酒吧。

        驴儿哥自己都记不清连续旷工多少天了,关键是他还担任着保安经理的职务,说实在的他都觉得没脸去见任红菱,毕竟任红菱对他很不错,把他当弟弟看待的。

        当潘小闲出现在真爱酒吧里的时候,瞬间就成为了所有人组团拍马屁的靶子。

        “潘经理!您可回来了!我们想死您啦!”

        “对了对了潘经理,五交会那个状元是您吧?真的太帅了啊!一巴掌就把舞台拍了个大口子!”

        “潘经理,求包养,会暖床!身材娇小娘!声音甜美技术强!哪怕经理色如狼,不到天亮不起床!”

        “妖艳贱货给老子滚粗!潘经理,您看我,会身材妖娆赛美娘!菊花一紧会锁阳!日日都做七次郎,能攻能受才叫强!”

        “潘经理,还有我,会滚床!滴蜡调教我在行!技术一流前戏长……”

        “滚!全都给老子滚!”驴儿哥简直要让这些凑流氓气出内伤来,娘也就罢了,能攻能受什么鬼?

        所以说一入酒吧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驴儿哥一脸正气的推开他们:“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您随便起来不是人!”吧丽、舞女、调酒师、啤酒妹、服务生、保安们哄笑着散开,因为他们都知道潘小闲是要去找任红菱的,仗着同事关系调戏一下就得了,要懂得见好就收。

        都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谁现在还会天真到把潘小闲当成是和自己同一个世界的人?

        啤酒妹张小美混在人群里,刚才她都没敢鼓起勇气去调戏潘小闲,现在也只敢偷偷的用痴迷的目光追着潘小闲的背影,直到潘小闲消失在楼梯口,她就清醒了过来,虽然很痛苦,但是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对于她而言,潘小闲就像是橱窗里的奢侈品,而她就只能哆哆嗦嗦站在橱窗外憧憬着,憧憬够了就回归现实吧,那不是她能拥有的。

        “潘经理,您来啦!”玲玲看到潘小闲出现立即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喜形于色的抢上前几步,又马上醒悟过来,连忙放慢步子,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一点儿,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就像是个矜持的淑女:“潘经理,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驴儿哥嘴角僵硬的抽搐了一下:“玲玲你变了,你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天真善良的花痴了,以前的你爱笑爱看片爱舔屏,还记得你在星空下告诉我,只要有双头龙,有跳蛋,你什么都可以不要!再看看现在的你,一天到晚都想着怎样淑女,怎样吊金龟婿,渐渐迷失了自己,答应我,不要装淑女了,做回原来的自己,好吗?”

        “潘!小!闲!”玲玲又羞又怒,夜场里上班的人开玩笑确实尺度很大,就好比“金针菇”、“吃饺子”之类的那都是司空见惯,但哪里有像潘小闲把黄段子说得这么心灵鸡汤的?

        驴儿哥赶紧钻进了任红菱的办公室里,只见任红菱此时正坐在她的大班椅上,却并没有像她平时那样大爷似的把黑丝美腿翘到桌子上,而是正襟危坐,在她办公桌对面坐着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男人背对着潘小闲一动不动,听到进来人也没回头。

        “黎经理,有什么事吗?”任红菱微笑着主动对潘小闲道:“我现在有客人,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等我接待完了客人再找你。”

        感谢adsxqe5oo、黎豆豆5oo、躺大喵5oo、两小时车程5oo、不如碎觉5oo、血禅衣1oox4、布丁坦丁1oo、墨晓莫1oo、水军2351oo、勤快1o等兄弟的打赏,挨个抱抱,今天事儿多,好在还是没耽误更新。第三更送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