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一章 灭疫士
    苍穹之下,乌云如铅,仿佛情人肌肤上一块结痂的疤痕,落满了久远的伤痛和记忆!

    脸颊上突然有了水滴滑落的凉意,顷刻间就变成了细雨纷纷,卫梵将书包遮在头上,奋力的奔跑着。

    两侧的景物在飞速的倒退,当一块橱窗映入视野的时候,卫梵本能的放慢了脚步。

    擦拭的纤尘不染的石台上,陈列着一柄柄斩医刀,其中一柄,有红色的气雾氤氲在刀身四周,犹如落日前的晚霞,华丽而又璀璨。

    它叫归云,附近十几个镇子上的灭疫士们闲暇无事,便会跑过来,哪怕只是欣赏一下它那宛若绝世美人的刀身,都会觉得无比幸福。

    “再等等,只要半个多月,我就可以买到你了!”

    卫梵整个脸颊贴在橱窗的玻璃上,黑色灵动的双眼中,满是憧憬,为了买它,六年来,他省吃俭用,课余时间,除了睡觉,都在打工,不过只要想到把它送给白羽袖时,女孩会流露出的惊喜,他就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很快了,等着我!”

    卫梵呢喃了一句,不止是对归云刀的诉说,也是对自己的激励,他一定要在白羽袖十五岁的生日前,买到它。

    雨水淋漓!

    卫梵跑到周家大院的后门前时,浑身已经湿透了,甩了甩黑色的短发,叩向了大门。

    嘎吱!

    生锈的门轴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是小梵子吗?快进来,少爷已经催了好几次了,正要让我去找你呢!”

    满脸急色的门房打着伞,开门后,便脚步匆匆地引着卫梵往后院走去,穿过一段曲折的回廊,一道满是愤怒的沙哑嗓音砸在了耳膜上。

    “该死的卫梵,怎么还没来?我上次不就是多抽了他一些鲜血吗?反正又死不了。”

    哗啦!

    坐卧不宁的周处泽摔掉了茶杯。

    “他要是再被您这么抽下去,就死定了。”

    管家笑眯眯的安慰了一句。

    “嘁,那也是他自愿的,这家伙为了钱,真是疯了,不过他的血液可真是个好东西呀。”

    周处泽感慨:“父亲说,以我的体质,至少需要三年的磨练,才能达到锻体境后期,可是我只喝了他半年的血,居然在上周就突破了。”

    “恭喜少爷!”

    管家适时地送上了恭维,心底却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少爷的天分太烂了,这是要换成宋家那个小子喝掉卫梵这么多鲜血,早踏入炼气境,说不定达到归元境也有可能。

    “哼哼,三个月后的毕业大考,我一定要拿到学院第一,然后风风光光的去上京!”

    一想到即将登顶,成为学生们瞩目的中心,周处泽便兴奋地想咆哮,恨不得一下子喝干卫梵的鲜血,成就炼气境。

    “少爷,卫梵到了!”

    仆人恭敬的禀告。

    周处泽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急不可耐的冲出客厅,看到卫梵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的脸色怎么还是这么白?不是让你吃点好的吗?不然影响了血液的浓度,我可不会付钱。”

    “这个你不用担心。”

    卫梵的拳头握紧,又松开了,周处泽态度恶劣,从来没把他当人看,要不是为了白羽袖,他早就一走了之了。

    “吆,你的语气似乎恨不忿呀,不过是一个‘血袋人’,嚣张什么?”

    周处泽伸手去拍卫梵的脸颊。

    啪!

    卫梵打开了周处泽的手,好看的剑眉蹙了起来,足以夹死一只海蟹。

    “啧,你还敢动手?”

    周处泽的大少爷脾气发作了,右手握拳,就要暴揍卫梵一顿,不过刚抬起来,手臂被管家拉住了。

    “少爷,卫梵是你的同学!”

    管家随口找了一个理由,事实上,是担心卫梵负气之下离开,毕竟以他的鲜血浓度,想找他做‘血袋人’的家族可不少。

    “哼!”

    周处泽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白了卫梵一眼,不再纠缠,心底却是发狠,一会儿要多抽一些鲜血。

    药房,甘草味弥漫。

    天花板上有一个简陋的铁架子,卫梵像一个吊灯似得,被倒挂在上面,让双臂自然下垂。

    “快点!快点!”

    周处泽躺进了松软的沙发中,不耐烦的催促着。

    管家爬上支架,拿着酒精棉球,擦拭卫梵的手背,消毒后,将一支针头插进了青色的血管中。

    殷红色的鲜血,很快填满了透明的输血管。

    滴答!滴答!

    血液流出,滴在地板上,散发出了一股微弱的馨香。

    咕咚!

    周少爷和管家齐刷刷的吞了一口口水。

    “发什么呆呢,快点给我扎上呀,哎呀,好浪费!”

    周处泽醒悟了过来,抱怨着,抬腿踹管家。

    “好的,少爷!”

    管家找到了周处泽脖颈上的大动脉,赶紧把针头扎进了。

    当卫梵的血液流入身体的时候,一股温暖的气息立刻弥漫全身,让周处泽感觉就像是沐浴在春日里温煦的阳光中,不由得呻吟出声。

    “就是这个滋味,太美妙了!”

    周处泽感慨,一脸的陶醉。

    管家撇了撇嘴,抬头瞅了卫梵一眼,铁环没有做过打磨处理,就是两块生铁随便打造的,所以只吊了几分钟,他的脚踝就被磨破了皮。

    “当‘血袋’人,也不容易呀!”

    管家感慨。

    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血液中的红白因子浓度比正常人高,也就意味着相同单位克数内,蕴含的能量更高,这种血液,一般被灭疫士当作珍贵的急救品,拯救濒死的病人时使用的。

    当然,这种血液对于普通人,也是一种极好的补品,因此也就出现了‘血袋人’这个专门以卖血为生的特殊群体。

    最高联合议会明令禁止‘血液’交易,但是正如阳光下拥有阴影,这个世界上,也有数不尽的黑暗。

    “你也是三年级的灭疫士吧?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考试了,你这么下去,肯定会留级的!”

    等待的时间是无聊的,管家没话找话。

    卫梵沉默。

    这个世界,和他记忆中的那个不同,它没有各种疾病,但是有一种无处不在的疫体,会寄生在人类身上,进而造成各种并发症,如果无法及时斩除,宿主便会死亡。

    能够斩除疫体的人,被称为灭疫士,这个职业,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首先要可以感应到空气中的灵气,汲取它们来提升实力,得到与疫体战斗的力量,毕竟疫体也是不断成长的,一些达到完全体后,甚至拥有足以毁灭一座城市的威能,只有强大的灭疫士,才能战胜它们。

    其次,成为灭疫士,需要海量的学识来支撑,经过了数千年的岁月,疫体的种类已经千变万化,单是登记在册的,已经超过了一千万种,分辨类型、弱点、斩除手法……这些统统都需要注意。

    大部分疫体,都有禁忌事项,灭疫士稍有不慎,就可能酿成大范围的感染灾害,导致无辜人的死亡,造出让人止步的死地。

    疫体非常难缠,斩除它们,需要特定的武器,所以灭疫士中的那些惊才绝艳的先驱者们锻造出了斩医刀,让人类拥有了可以对抗疫体的资本。

    卫梵想要送给白羽袖的归云刀,就是自然系的斩医刀,对于寄生类的疫体,有着出众的斩除能力。

    “好爽!好舒服!”

    周处泽眯着眼睛,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随着血液涌入,整个人仿佛泡在温泉中似得,每一粒细胞都在雀跃欢腾。

    卫梵却是身体间歇性的轻颤,一阵阵眩晕不停地袭来,他咬着的唇皮,都变成了青紫色。

    灭疫士的血液中,都蕴含着灵气,随着大量的流失,会产生一种针扎的刺痛感,一种刀片刮削的切割感,虽不至于像凌迟那么残酷,但是对于神经和肌体,依旧是一种折磨。

    只是片刻,卫梵已经汗如雨下,浑身都湿透了。

    滴答!滴答!

    汗水流过脸颊,在发丝上短暂的停留后,接着滴在了地板上,当汇聚成一大片的时候,时钟响了起来。

    管家走近卫梵,去拔针头。

    “不要,再输五百,不,三百毫升!”

    周处泽叫嚷。

    “不行!”

    卫梵断然拒绝。

    “我出钱,翻三倍!”

    周处泽冷笑,“你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肯干吗?”

    “不行!”

    卫梵还没疯,周处泽需要的鲜血量,一直在增加,现在已经接近一个人的极限了,再失去两百多毫升的鲜血,他会直接晕死过去,而且之后还会衰弱上十几天,什么零工都别想干了,所以他绝对不会因小失大。

    “哼,别忘了,我也是灭疫士,二百毫升鲜血,最多让你虚弱几天!”周处泽的脸色冷了下去:“难道我这个周家大少爷的话,就这么没有分量?”

    卫梵没理会周处泽的威胁,直接拔掉针头,放在嘴唇前,用舌头摁住了针口,然后弯腰起身,去解铁环的卡扣。

    咔嗒!

    一声脆响后,卫梵掉了下来,在即将摔在地板上的刹那,腰力爆发,一个半转身,落在了地上。

    由于失血过度,卫梵踉跄了几步,不过他还是伸出了手,“拿钱!”

    周处泽像是被踩到尾巴的野猫,赶紧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捡起了针头,高高的举起,让胶管中的鲜血流入身体。

    “要钱?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周处泽可惜地扫了眼洒在地上的鲜血,怨毒地瞪向了卫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