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梵医 > 第二章 白羽袖

第二章 白羽袖

        药房内,甘草熏香弥漫,可是依旧压制不住节节攀升的火药味。

        卫梵双拳紧握,上身微微前倾,目光一瞬不眨,盯着周大少爷的眼睛,犹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随时准备厮杀。

        “哈哈,你一个锻体境初期的杂鱼,还想和我打?”

        周处泽张狂的大笑,突然脸色一狞,挥拳打向卫梵的鼻子,他要给这个小子一个永生铭记的教训。

        卫梵不甘示弱的迎击。

        砰!

        双拳对撞,一股刺疼沿着指骨回馈,瞬间蔓延长臂,骨骼不堪重负的呻吟着,卫梵没有惧怕,死死地咬紧了牙关,跨步抢攻。

        “够了!”

        管家一个闪身,挡在了两个人之间,一只大手,稳稳地抓住了卫梵的右拳,让他无法存进。

        砰!

        卫梵左手抬起,挡住了周处泽的拳锋。

        “少爷,住手吧!”

        管家劝止,拉住了周处泽的手腕。

        “该死,你给我滚开!”

        周处泽没能甩开管家的手臂,又一脚踹向卫梵的胯下。

        砰!

        卫梵左脚抬起,狠狠地蹬在了周处泽的小腿迎面骨上,疼得少爷倒吸凉气,踉跄后退。

        唰!

        卫梵左手抹过后腰,拔出了一柄匕首,不再理会周处泽,而是盯向了管家。

        “好敏锐的少年!”

        管家看着卫梵那双盯着自己的黑白灵动的大眼睛,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他简直太冷静了,瞬间便明白了,谁才是这场冲突胜负的决定者。

        “少爷!”

        管家松开卫梵,转而挡住了周处泽,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那个少年的眼神中满是坚决,如果自己再抓着他,那么匕首绝对会刺过来。

        “你放开我,要不是你拦着,我早把他打的他妈妈都不认识他了。”

        周处泽气的七窍生烟。

        “少爷,公平交易,童叟无欺呀!”

        管家嘴上劝着,心底却是诽谤,我刚才故意先抓卫梵的手,给你争取了几秒的攻击时间,你都吃了个暗亏,要是再打下去,搞不好更丢脸。

        卫梵的境界是初期,远不如周处泽,可是他的神经反应和身体协调度太优秀了,显然是经常锻炼的结果,远不是大少爷可比的。

        周处泽这种被人呵护着长大的大少爷,仗着境界优势,能打赢卫梵,但是绝对不会轻松。

        “卫梵,你也消消气,大家族的少爷,被惯坏了,都是这种倔脾气,你知书达礼,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管家一脸堆笑的安慰,掏出钱包,拿出了一叠纸币递给卫梵:“这是五万块,你数数!”

        “谁被惯坏了?”

        周处泽不忿的吵嚷着,够不到卫梵,便开始踹管家,不过他还分得出轻重,没用多大力道。

        卫梵盯着管家,退后了几步,快速的数了一下纸币,确定没问题后,点了点头,说着场面话:“合作愉快,我先走了!”

        “等等,下次的输血时间?”

        管家依旧笑眯眯。

        “半个月后!”

        卫梵迟疑了一下,他其实不打算做‘血袋人’了,总是卖血,也不是办法,而且毕业考试也即将到来。

        “不行,最迟一周!”

        周处泽否决,他还等着靠卫梵的鲜血提升实力,去争夺第一名呢。

        “让我想一想!”

        卫梵说完,不再理会挽留吃饭的管家,快步离开。

        “你看到了吗?那个穷小子,居然敢用这种态度对我,简直气死我了!”

        周处泽抓起茶杯喝了一口,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似乎这样才能发泄一下心头的怨气。

        “那个小子,恐怕不会再来了!”

        管家叹气。

        “废话,你以为我是真的生气吗?我是在找茬,故意扣留他的钱,这样他就不得不来卖血!”

        周处泽翻了一白眼,大家族的少爷,没点儿心机还混什么?只是他以为自己能吓住卫梵,没想到失算了,这才有点失去理智。

        “嘿嘿,你那个办法太直白,容易把关系闹僵,别忘了,卫梵的鲜血,可不愁买家!”

        管家奸笑。

        “哦?你有什么办法?”

        周处泽来兴趣了。

        “把卫梵的钱都偷光,接着咱们伸出援手,你说他会不会感激涕零?”

        管家掏出一张纸币,递给了大少爷。

        “行得通吗?”

        大少爷满脸疑惑。

        “我看得出,那个小子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对付这类人,你不能硬来,得让他们不断的欠下人情,直到用生命都还不完!”

        论到看人和耍心机,人到中年的管家可是个中好手。

        “这个办法不错!”

        一想到卫梵将要变成自己的专属‘血袋’,可以随时享用,周处泽就兴奋的手舞足蹈,不过他很快又皱起了眉头,“但是怎么偷那些钱呢?肯定被藏的很隐蔽吧?”

        管家得意地指了指大少爷手中的纸币。

        “你在这上面动了手脚?”

        周处泽仔细观察,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好蠢呀!”管家嘀咕着,不过表面上,还是在面带微笑的解释:“我在上面涂抹了一种鳞粉,只要把雌性娥虫放出去,哪怕距离数千米,都能找到!”

        “很好,这件事交给你去办了,让他一辈子成为我的‘血袋人’。”

        周处泽勉励了几句,便急匆匆的跑掉了。

        “唉,补充过卫梵的鲜血后,你现在的精力是最巅峰状态呀!”

        管家看着大少爷的背影,深深的惋惜,他不用看,也知道周处泽没有锻炼,而是去镇上最大的妓院了,按照往常的习惯,至少三天后才会回来。

        暮色四起,卫梵顶着风雨回家,当整个人淋成落汤鸡的时候,一座小木屋出现在视野中,有炊烟袅袅。

        “羽袖!”

        卫梵脸颊上绽开了一个笑容,似乎连阴郁的天气都沾上了阳光的气息。

        人未到,门扉已然打开。

        “你去哪里了?”

        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坐在轮椅里,静静的等待着,她薄怒浅嗔,微微皱起的鼻尖,像百灵鸟一般可爱!

        “下这么大雨,你就别过来了!”

        卫梵冲进了小窝内,使劲的甩头,尽管窄陋逼仄,可是一股温暖的味道,立刻袭来,直透心脾。

        “讨厌,弄得到处都水!”

        白羽袖抬起手遮挡,跟着卫梵的双手便伸了过来,挤压在她的脸颊上,让嘴巴都嘟了起来。

        “坏人!”

        冰凉的双手,让白羽袖打了个寒颤,不由得握着小拳头,捶了卫梵一下,之后原本欢快的神色,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怎么了?”

        卫梵放下书包,脱掉了上衣,找衣架挂起来。

        “你又去卖血了?”

        两个人从小生活在这座镇子上,已经认识了十二年,所以白羽袖根本不会有任何羞涩。

        “没有!”

        卫梵转移话题,“好饿呀,晚上吃什么?”

        “你骗我,不然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苍白?”

        白羽袖的眼睛湿润了:“你如果缺钱,可以和我说呀?做血袋人,真的太伤身体了!”

        “都说了没事了!”

        卫梵坐到了饭桌前,端起早已做好的晚餐,虽然已经吃了三年,可是女孩的厨艺,依旧让他迷醉。

        “胡说,你现在境界止步不前,就是因为失血太多了。”白羽转着轮椅,滑向了窗台旁,神色不忿的抱怨:“那个周家大少爷,最近进入了年级前三十,嚣张的不行,哼,要不是靠着你的鲜血,他就是个吊车尾!”

        “好啦,别提那个笨蛋,会影响食欲的。”

        卫梵一边吃饭,一边欣赏着白羽袖的容貌,哪怕相处了这么多年,依旧觉得看不够。

        女孩有着一头黑色的齐腰长发,犹如瀑布一般,她的脸部棱角柔和,五官精致,尤其是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弯月牙,简直甜美到无以复加,不过最让人瞩目的,还是她的气质,静静地坐在轮椅上,宛若空谷幽兰似得,有芬芳飘散,有自然怡人,只要看着她,无论多么烦躁的心绪,都会平和下来。

        “我一定会治好你的腿!”

        卫梵心疼,十一年来,白羽袖不曾起身,她最渴望的,是无拘无束的自由奔跑!

        “我等着!”

        白羽袖的嘴角溢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她知道卫梵励志成为超凡入圣的灭疫士,不止是为了母亲的遗愿,还是为了自己。

        “呵呵!”

        卫梵傻笑。

        “还笑,你还说要和我一起去考上京国士大学呢,就你现在这么糟蹋身体,怎么拿得到名额?”

        白羽袖拿起了喷壶,悉心地浇灌一盆绿色的植物,那是卫梵母亲的遗物,比他的生命还要重要。

        每一次来,白羽袖都会悉心照料它,而且和它待在一起,精神会很愉悦,这具被病疼折磨的身体仿佛也舒服了不少。

        “放心吧,我一定会拿到前十的!”

        卫梵挥了挥拳头。

        上京国士大学是国家最著名的灭疫士大学,每年云集而来的考生,要有近千万,但是录取率缺低的可怜,只有数千人,而且由于竞争激烈,难免出现伤亡,因此它也被称为死亡考核。

        为了不让考生们浪费时间和财力,也节省大学的人力和物力,从三十年前开始,上京国士大学开始根据学校的资质,来确定可以参加死亡考核的人数。

        卫梵所在的医士学校资质不高,别说保送生,只有毕业考试的前十名,才有资格拿到上京大学发布的考试资格证。

        “你哪来的自信吖?”

        白羽袖调侃,不过她知道,卫梵有一张王牌,那就是这盆神奇的植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