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三章 森千萝
    摆放在窗台上的植物平淡无奇,和这间简陋的小窝简直相得益彰,它生长着一截比手腕稍细一些的根干,表皮粗砺,顶部有被切斩的痕迹,直到五年前,才有一枚嫩芽生出,到现在,新生的侧枝已经有了中指长。

    它的叶子是五片形状、狭长,犹如夜空的月牙,呈淡绿色,远远望去,仿佛一汪凝固的湖水。

    每隔一个星期,卫梵会采摘一片,用来泡水喝,会有一股苦涩的味道弥漫在口腔中,继而变成甘醇,让唇齿余香。

    卫梵做了‘血袋人’,大量失血后嚼一片叶子便能在第二天恢复,没有对身体造成任何损伤,反而更加的强健,完全是托着这盆植物的福。

    “你确定它叫森千萝?为什么我没能在图书馆查找到它的资料?”

    白羽袖悉心地擦拭着叶片,那是卫梵的生命、是他的希望、也是两个人的未来。

    “母亲就是这么叫的!”

    卫梵的表情有些伤感,母亲在他六岁的时候,进山采药的时候失踪了,只留下这株名为森千萝的植物。

    “上京大学的藏书一定很丰富,等去了那里,就可以查到它的来历了。”

    白羽袖安慰,事实上,由于家世的缘故,她读过太多的书,连她都不知道,那么森千萝,应该是属于禁忌植物,被列上了最高联合议会的黑名单,禁止栽培。

    “算算时间,花期快到了呀,母亲说过,森千萝的花,非常漂亮,是天下奇观之一!”

    卫梵看着绿叶中间的花苞、满是期待,母亲说过,当花开时,他会得到人生中的第一份礼物。

    “它现在就很漂亮!”

    白羽袖瞪了卫梵一眼。

    “你把它照顾的这么好,我都要嫉妒了。”

    卫梵故作哀怨,事实上,除了森千萝这张王牌,他还有一个惊天大秘密。

    每天夜晚,他的睡梦中,都会出现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影子,态度严厉的教导他各种知识,天地万象,无所不包。

    卫梵曾经以为那是太过思念母亲产生的幻觉,可是验证后发现,它们居然都是真正的灭疫术,正如最近女影讲授的御虫术,那可是只有传承了千年的古老家族才独有的秘术。

    从孩童时代开始,卫梵便开始接受女影的教导,十几年过去了,他的学识储备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断的逃课打工,依旧有自信拿到年级前十的原因。

    “哼,我都忘了这次来找你的目的了,给,把这个给我做完!”

    白羽袖收拾完餐桌,取出一本习题集,放在上面,“你只要把它做出来,文学课成绩,肯定能拿到前十!”

    “不做行不行?”

    卫梵皱眉。

    “不行,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快点,做完了送我回家!”

    白羽袖小心的摘了一片叶子,放在茶壶中,当热水注入后,一股甘美的香气立刻弥漫出来,似乎带着阳光,连阴雨天的潮湿都驱散了不少。

    “好!”

    卫梵瞅了一眼天色,的确不早了,于是拿了钢笔,坐在灯下答题。

    白羽袖将冒着热气的茶杯放在卫梵身前,然后双臂支在桌子上,手掌托着下巴,歪着头,看着卫梵。

    “这张脸,果然怎么都看不够呀!”

    小窝内安静了下来,只有笔尖划过纸页的沙沙声,白羽袖却不觉得闷。

    十五岁的少年,面容清秀、稚嫩,微皱的眉宇间,有着一丝忧郁,像极了空山新雨后的竹林,他的鼻梁高挺,剑眉笔直,尤其是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充满了灵动,犹如天上坠落的星辰一般。

    白羽袖最喜欢卫梵干净的笑容,因为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仿佛溢满了阳光,暖的乌云消散。

    “做完了,走,送你回家!”

    卫梵扣上笔帽,把习题集往桌子上一丢,穿好外套,就要去推轮椅,再晚一点送人,白羽袖的哥哥会把他的腿都给打折了。

    “等等,让我先检查一下!”白羽袖瞟了一眼时钟:“才过了四十分钟,你有没有认真做呀,咦,不错哦,第一页居然都对?”

    “我哪敢敷衍你,别看了,题目太简单,完全没有挑战性!”

    卫梵看到雨还在下,翻箱找伞。

    “你可真敢说,这可是我哥哥的习题集……”

    白羽袖说不下去了,这些题,她也做过的,所以知道答案,现在一眼扫过去,连翻了六页,发现卫梵居然全对。

    素手翻页,一目十行。

    白羽袖惊讶的发现,那些铁画银钩的漂亮字迹,完全是正确的答案,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翻了一大半。

    “你做了这么多?”

    白羽袖愕然。

    “不是你让我一个小时之内做完的吗?”

    卫梵不解。

    “啊?你都做完了?”

    白羽袖愕然,快速的翻动书页,果然,一题不落,至于答案,则是惊人的全对。

    “发什么呆呢?走了!”

    卫梵催促。

    白羽袖怔怔地看着卫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刚才的意思,是让他做十页就好,结果得到了一个大惊喜。

    虽说习题集只有六十多页,但是涵盖的学识面很广,而且用时如此之短,意味着卫梵根本没有凝神思考,信手拈来便答了出来,这种效率,她只在哥哥的身上见到过。

    “你知道吗?就算是学校的老师,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白羽袖感慨。

    “这雨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

    卫梵很担心,再这么继续下去,他都没办法进山采药了,要少不少收入的,“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送我回家吧!”

    白羽袖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和他一起去上京大学了。

    卫梵单手撑着油纸伞,雨水打在上面,摔碎成了数瓣儿。

    “回去的路上小心些,对了,你逃课太多,秦珊老师看着你的出勤率都要气疯了,她说这一次一定要开除你,明天赶紧去解释。”

    白羽袖在屋檐下,细心的叮嘱。

    “嗯!”

    卫梵点头。

    “还有小心杨浩,他最近一直在找你。”

    白羽袖很担心,被那个校霸盯上,准没好事。

    “知道了,快回去吧,小心着凉。”

    卫梵摆了摆手,转身跑进雨幕中,他知道白羽袖会一直等到自己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才会进屋,所以要快点离开。

    一口气冲回家,关紧门窗后,卫梵在桌子上铺了一张白纸后,拿出了管家给的五万块纸币悉心检查。

    这已经是例行的工作了,卫梵一向谨慎,可不想因为一时疏忽被坑个半死,片刻后,他找出了十二张纸币,上面都有微弱的荧光闪烁。

    “枯娥幼虫的鳞粉,会散发出剧烈的激素味道,应该是用来定位的,难道周处泽想偷回这些钱?”

    卫梵冷笑,拿了一些草酸,开始做中和处理,他没有当着青梅竹马的面行动,就是怕她担心。

    十点钟,洗漱完毕的卫梵喝光了茶水,将叶片含在嘴里,上床休息。

    森千萝的另一个神奇效果,就是让接触叶子的灭疫士,在睡梦中,也能汲取灵气,尽管微薄,可架不住天长日久的积累。

    灵气是一种游离在天地间的能量,可以淬炼体质,凝冶心神,能够感应到它们,是成为灭疫士的第一步。

    吸纳灵气,锤炼体魄,是为锻体境,这个时期的灭疫士,体质会逐渐变得强大,耳聪目明、肌体坚韧、力量暴增,无论耐力、恢复力、自愈力都会得到飙升,最重要的是,在面对疫体的时候,抵抗感染的能力大幅度提升。

    当跃过巅峰后,灭疫士在丹田中成功凝结出灵气漩涡,是炼气境,这个时期汲取的灵气量呈倍数提升,用来加固灵魂本源,凝练意志,让灭疫士的六感更加敏锐,一些天才,甚至还会开启第七感,可以更容易地感知到那些擅长藏匿行踪的疫体。

    炼气境之上,是归元境,身体和意志混元归一,达到完美的姿态,再之上,便是斩龙境,晋升到这个境界的灭疫士,有资格参加最高联合议会的考核,如果通过,便会得到医龙的称号。

    医龙,就是强大的代名词,是疫体的克星,是人类的救世主,每一位医龙,都拥有着极高的社会地位,受人敬仰。

    卫梵成为灭疫士,不止是母亲望子成龙的愿望,还是为了治好白羽袖的双腿,让她可以站起来。

    清冷寂静的雨夜,只有芭蕉被雨打风吹去的低响。

    沙沙!沙沙!

    当午夜来临的时候,森千萝的枝叶蓦然抖动了起来,散发出了绿色的荧光,四周的灵气向它涌来,越聚越多,接着出现了一个小气旋。

    轰!

    粉红色的花苞突然一震,仿佛苏醒过来似得,气旋凝聚的澎湃灵气,全部灌输了进去。

    窗户被气流吹开了,风雨乱入,洒遍了窗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气旋消失的时候,被打湿的花苞,一片、两片、缓缓的绽开。

    随着一股馨香弥漫卧室,一个半个食指长的森之女妖,从双手抱膝的姿态醒来,满脸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

    小女妖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看到了窗外的景色后,拍打着透明的翅膀,想要飞过去,可是尾椎骨和花蕊之间,有一条红色的茎丝像脐带似得连接,让她无法脱离。

    呜!

    小女妖鼓着腮帮子,双手使劲的扯着茎丝,可就是无法弄断,几个呼吸后,便累的趴在了花朵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卫梵眯着眼睛,完全目睹了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