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四章 晋升中期
    风雨未歇,两三点落台前。

    被打湿的小女妖扑楞着,甩掉了身上的水渍,左观右望后,忽扇着透明的翅膀,要飞向旁边的百合花。

    茎丝不长,小女妖还没摸到花瓣,便被扯了回来。

    “咿吖!”

    小女妖愤怒的鼓起了脸腮,又开始拽茎丝。

    “母亲说,花开后,我会得到人生中的第一份礼物,难道就是这个?”

    卫梵早就被窗户被吹开时发出的声响惊醒了,只是眼前这神奇的一幕,让他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小女妖就像一个缩小到硬币大小的小女孩,身材纤细,洁白无瑕,它的眼睛是两团绿色的光芒,犹如最美丽的宝石,它的耳朵,尖尖的,而背后,还有四片蜻蜓一样的翅膀。

    费了半天劲,再次失败的小女妖四肢大张地趴在叶子上大喘气,之后,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得,它弹了起来,一个全速冲刺,抓在了百合花瓣上。

    百合被拽的弯下腰,僵持了几秒后,‘啪’的一下,小女妖被弹了回去,百合摇曳,抖出了一地的芬芳。

    “咿吖!”

    小女妖气的用脑袋去撞花朵,蓦然间,发现洒落在身上的雨水消失不见了,螓首轻抬,原来是一个干净的花瓣遮在了上面。

    “咿吖!”

    小女妖欢呼一声,托住了花瓣,眉开眼笑的飞来飞去,忽然,世界仿佛定格了一样,它整个人僵在原地,犹如生锈了似得脑袋,一点点地转向旁边。

    “你好!”

    卫梵双臂交叠,趴在窗台上,看着笨笨的小女妖终于发现了自己,忍不住伸出食指,摸了摸它的脑袋。

    “咿……吖!”

    小女妖这一次的叫声,格外的尖锐,拉长了尾音不说,它的双手还用力的压着脸颊,嘴巴张成了‘O’型。

    卫梵忍俊不禁,这一幕,简直像极了那副名为‘呐喊’的世界名画!

    咻!

    后知后觉的小女妖躲回花蕊,花瓣们重新合拢,将它保护了起来。

    卫梵轻笑,拿起了喷壶,为森千萝浇水。

    小女妖扒开了花瓣,露着半个眼睛,偷偷地打量卫梵,看到他浇水,立刻满意的点头。

    “喂,你作为礼物,有什么用呀?总不会是泡水喝吧?”

    卫梵调侃。

    沟通不能,让小女妖眉宇间全是疑惑。

    “算了,睡觉!”

    卫梵关紧了窗户,转身离开。

    “咿吖!”

    小女妖喊了一声,从花瓣中飞了出来,猛地吸了一口气,白皙的肚皮立刻氤氲出一团红色的光芒,鼓了起来。

    噗!

    酝酿了几秒后,小女妖吐出了一颗和它脑袋一般大的红色珍珠,然后指了指卫梵的嘴巴。

    “啊?让我吃下去?”

    卫梵皱眉,珍珠上面还沾着湿漉漉的口水,实在让人倒胃,不过幸亏小女妖是个雌蕊,要是换个性别,他会直接拍死。

    这枚鲜血珍珠,是森千萝的自然本源精华凝结而成,一位灭疫士,由于身体这个容器的限制,每一次修炼,吸纳的灵气是有极限的,但是吞服鲜血珍珠后,可以从本源上锤炼灭疫士的体魄、坚韧意志。

    当灭疫士的身体可以更快、更高、更强后,那么吸纳与储存的灵气自然也会变得更多,效率飙升!

    失去了大量的本源精华,小女妖萎靡不振,耷拉着眼皮,卷缩了起来,重新被花瓣包裹。

    “谢谢!”

    卫梵摸了摸花苞,他相信母亲不会害自己,所以将鲜血珍珠在水龙头前冲洗后,丢进了嘴巴里。

    砰!

    仿佛吞下了一条活生生的小鱼,珍珠在口腔内剧烈的乱蹦,卫梵用力,将它强行咽了下去。

    一股暖流立刻在胃部炸开,蔓延向四肢百骸。

    咚!咚!咚!

    卫梵的心脏,跳动的速度逐渐加快,片刻后,犹如战鼓一样轰鸣,他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气旋。

    随着气旋的旋转,四周的灵气被牵引了过来,通过它注入卫梵的身体,最后沉聚在丹田。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气旋的旋转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奔腾如野马,房间内的灵气浓度太高,以至于出现了忽隐忽闪的光斑,犹如盛夏河畔的萤火虫,华丽而又唯美。

    不知何时起,雨势停歇,翠绿的芭蕉上,满是晶莹的露珠。

    轰!

    卫梵吸收完鲜血珍珠,身体达到临界状态,持续了十几秒后,突然一震,开始跌落,最后归于平静。

    气旋消散。

    “这种状态,难道是锻体境中期?”

    卫梵难以置信,身体的虚弱感完全消失,黑眼圈也没有了,皮肤光滑、细腻、紧绷,充满了弹性,而且他能感觉到,六感更加敏锐了,他能看到浮在月光下的灰尘,嗅到空气中的暗香……

    “对了,灵压表!”

    卫梵迫不及待的打开抽屉,找出了一个手环,戴上后,测量。

    嘀!

    随着几下蜂鸣震颤,手环的屏幕上,显示出一个‘1568’的数值。

    “不会吧,还真是中期?”

    卫梵傻眼了,他上一次测试,可是七百多灵压,现在居然飙升了一倍多,这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据。

    正如血压一样,灭疫士身体中的灵气,在流动时,也会对肌体产生一个压强,通常用千帕做单位计量。

    灭疫学经过了数千年的发展,早就确定了每一个境界的灵压标准,锻体境中期是一千,后期是五千,而巅峰,则是九千,当达到一万千帕灵压的时候,晋升炼气境。

    对于灭疫士来说,每一个灵压的提升,都是一次极限的修炼,就像一个已经注满氢气的气球,每多注入一点氢气,都需要对气球不断进行加固,否则就会炸裂。

    鲜血珍珠的神奇效果,让卫梵沉默了,难怪母亲会说,当自己收到第一份礼物时,便会迎来人生的第一个岔路口。

    “如果害怕,就丢掉森千萝,退回去,过一辈子安稳的生活,如果你决定走下去,就永远不要回头!”

    母亲温柔的话语,在脑海中回响了起来,“不管如何,你都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够得到幸福!”

    等卫梵回过神来的时候,脸颊已经被泪水湿透了。

    “妈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卫梵低语,握紧了手环,单膝跪地,深情地亲吻了一下森千萝的花朵。

    “妈妈,我发誓,一定会成为超凡入圣的灭疫士,美誉天下,让您在天堂,也能听到儿子的大名,还有那个抛弃了咱们母子的家伙,我会找到他,让他向您忏悔和赎罪!”

    朝阳初升!

    尽管只小睡了一会儿,可是成功晋升锻体境中期的卫梵精神饱满的无以复加,在灿烂晨曦的映照下,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给了他一种全新的感受。

    惯例的给森千萝浇完水,拿了面包和牛奶,卫梵出门,只是走了几步,又愣住了。

    “放在这里?不会被偷了吧?”

    卫梵蹙眉,总不能抱着森千萝上学,那样蠢货也知道这盆植物有问题了,不过很快他就认为自己杞人忧天了,毕竟十多年过去了,它都没有被偷,而且除了自己,没人知道它的价值。

    苍岛疫士学校位于冬木市,拥有五千多名学生,附近二十多个镇子上的孩子们,都在这里就读。

    一年级主要学习基础知识,尽早感悟到灵气,这个学级是没有年限的,只有成功吸纳灵气,才能成为二年级生。

    这个时期,教导的是医学界的常规学识,了解灭疫士、斩医刀类别、最高联合议会下属机构构成以及职能、对于常见疫体,拥有初级的辨识能力。

    考试合格后,成为三年级生,开始系统的学习灭疫学,如果可以升入大学,成为灭疫士的资格便会大增,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

    三年二班在五楼中间,已经有半数的学生到了,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即将到来的毕业大考,猜测前十的名额会落在谁手中。

    卫梵走进教师,同学们扫了一眼,便不再关注,在班级里,他就是一个边缘人物,一个经常逃课、虽然不至于垫底,但是只能勉强达到及格线的差生。

    “你怎么今天来了?”

    一个留着平头的男孩跑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卫梵的旁边,熟稔的搭话,他叫曹初升,是他唯一的好友。

    “怎么了?”

    卫梵把牛奶和面包递给了过去,曹初升的家庭很贫穷,有一个重病的母亲,还有五个弟弟妹妹,除了上课,他还要去打工养家,不然以他的天分和刻苦,绝对可以进重点班。

    “今天有实战课呀!”

    曹初升没有矫情,拿住就吃,因为他早就发誓,这份恩情,会在功成名就后还给卫梵:“杨浩最近一直想收拾你,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不会放过,你要是被打伤了,三个月后的毕业考,肯定没戏!”

    虽然实战课点到即止,可难免有意外,杨浩他们那伙人,最喜欢在课上欺负人,被他们盯上的,最轻也是骨折的下场。

    尽管不认为卫梵能挤进前十,可参加就有一线机会,曹初升想和好友一起去上京大学。

    “我以前不怕他,今后也不会怕他!”

    卫梵望向了操场,杨浩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横行霸道的走进了校门,有学生让路慢了,会被粗暴的推开:“别担心我了,倒是你,准备的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