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十一章 卫梵拔刀
    “周处泽,你别太过分!”

    卫梵警告。

    “闭嘴,我的名字也是你这种贱民可以叫的?”呛啷一声,脸色狰狞的周处泽咆哮着,拔出了斩医刀:“现在,就算你跪下来求我,也太晚了,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轰!

    灵气爆发,空气似乎沉降了,一股巨大的灵压笼罩在了卫梵的心头,让他有些头晕目眩。

    “哈哈,知道厉害了吗?”

    看着卫梵勉力支撑,周处泽大笑。

    “必须速战速决!”

    哪怕周大少爷是个废物,但毕竟是锻体境后期,六千的灵压,已经是卫梵的数倍,所以他拔刀,杀向周处泽。

    “哼,螳臂当车!”

    周处泽不屑,铆足了力量,持刀怒斩。

    唰!

    在接近的刹那,卫梵侧身,斩医刀几乎是贴着鼻尖划过。

    “嘁!”

    周处泽依旧表情轻视,手腕一翻,横切卫梵的腰部,只是还未碰到,便听到一声清脆的鸟鸣。

    叮!

    卫梵手中的云雀出鞘,一记拔刀斩,撩向了周处泽的右手,

    “好快!”

    周处泽眼神一惊,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他何曾流过血,所以下意识的后退闪避。

    卫梵立刻跨步前冲,反手再斩。

    噹!

    刀刃碰撞,飞溅出了火花。

    “哈哈,就凭这把满是缺口的破刀,你也想打赢我?”

    周处泽要笑死了,境界上的差距,让他的身体素质完爆卫梵,随手的一刀,都要对方疲于应付。

    卫梵抿着嘴角,不为所动,继续抢攻。

    暴风突刺。

    咻!咻!咻!

    云雀连击,刀刃摩擦空气,刺耳声响。

    周处泽再退,灵气喷涌,强劲的灵压碾向卫梵。

    “机会!”

    瞅准周处泽后退中,重心从支撑脚上转换的瞬间,卫梵突然纵跃,双手握刀,全力斩下。

    噹!

    刀刃再撞。

    卫梵的间歇拿捏的太精准了,哪怕周处泽力量强横,也站不稳脚跟,踉跄后退。

    “你还有什么手段?”

    最后斩杀都没用,让周处泽志得意满,以为胜券在握,可是话没说完,脸庞便僵住了,跟着化为惊恐。

    卫梵挥刀,云雀初啼。

    两道交错的十字状火焰,带着炙热的高温,射向周处泽。

    豪炎十字斩!

    砰!

    被轰个正着的周处泽跌飞了出去,点点的星火飘散中,一道十字状的焦黑痕迹,烙印在身上。

    “怎么回事?”

    周处泽有些发懵,皮肉上是灼烧后的痛苦,让他的表情都疼的扭曲了。

    “少爷小心!”

    保镖们大喊,可惜太迟了。

    周处泽抬头,便看到一双破旧但是擦拭的干净的军靴踢向了面门。

    砰!

    周处泽脑袋后仰,嘴里的鲜血和牙齿,像喷泉一样吐了出来,洒了一地,殷红一片。

    “我要杀了你!”

    鼻梁断了的周处泽,死死地盯着卫梵怒吼。

    长途客车来了。

    所有的旅客都看着那个清秀的少年,神色淡然的背起一个旅行包,抱着他的盆栽,走了上去,坐在了左侧靠窗的一个位置。

    “哈哈,怕了吧?”

    周处泽大笑。

    卫梵慢条斯理的拨开了一块口香糖,放进嘴里,这才朝着窗外比了一个中指:“哦,我等着!”

    哈哈!

    不少旅客忍俊不禁,这个大少爷也太自恋了,人家哪里是怕了吗,分明就把他当作了随手可以料理的杂鱼,不屑一顾。

    “你……噗”

    周处泽气的吐血,一下子晕死了过去。

    “境界差距,造成的压制实在太大了,就连周处泽这种锻体境后期的废物,都需要我全力以赴,靠着女妖刀语才能打赢,要是换成了郑煌那些优等生……”

    卫梵没有任何胜利后的欣喜,反而忧心忡忡,周处泽的灵压已经让自己气血翻腾,恶心头晕,要是对上学校第一的宋谦名,恐怕不用人家动手,自己就会被灵压冲击轰的晕死过去了。

    “看来毕业考核,没有我想得那么容易!”

    卫梵握紧了拳头,他一定要拿到上京大学的考试资格。

    周家宅邸。

    卧房中,药味浓郁。

    “你醒了?”

    周行站在窗边,心情复杂的看着儿子,他已经从保镖的口中了解了经过,被一个刚刚晋升锻体境中期的杂鱼打败,这真是耻辱的经历。

    “父亲,我错了。”

    周处泽低头,看着身上缠绕的绷带,陷入了自省中。

    “哦?”

    周行有点意外,这还是自己那个娇惯败纵的儿子吗?

    “我的灵压完爆卫梵,只要持久战,一定能赢,所以我不该后退,给了那个贱民抢攻的机会,更不该因为害怕受伤,就一直退避。”

    周处泽眼神凌厉:“他早就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肆无忌惮的进攻,是我在心态上输了。”

    “还有吗?”

    周行原本要惩罚儿子,可是看到他这番作态,反而开心了起来,觉得周家要兴盛了。

    “卫梵战斗时很冷静,我没有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任何恐慌,那个家伙,肯定早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就开始模拟战局,所以我的一切应对手段,都被他猜到了,他才能做到从容自若!”

    周处泽一拳砸在了大床上:“未战先谋,我没有想到,那个经常逃课的差生,竟然还有这么腹黑的一面!”

    “很好,看来那个计划,可以施行了。”

    周行老怀大慰。

    “什么计划?”

    输了一场的周处泽,竟然成熟了许多。

    “移心换血。”

    周行吐出了一个残酷的词汇。

    “什么?”

    周处泽兴奋了:“换谁的?卫梵的?一定是他,那个家伙的鲜血中充满了力量!”

    “是的,我已经调查过了,他的心脏实在太好了,只有你,才配得上。”

    周行摸了摸儿子的脑袋,眼眸中,满是期许:“养好身体,接着进行手术,然后给我在毕业大考,打败宋家的小子,拿到第一名!”

    “父亲放心,我一定会考上上京大学,光宗耀祖。”

    周处泽拍着胸脯保证,幻想着去了京大以后的美好未来,至于被移心换血后的卫梵,谁管他死活!

    不知道被盯上的卫梵,在晚霞横空的时候,下车了,然后向着莽山深处进发。

    林深叶密,气温降了下来。

    卫梵靠着女影导师的教导,认识了不少草药,于是经常进山采药,以此赚取生活费,所以孤寂的森林,并不让他感到陌生和害怕。

    很快,长满杂草的蜿蜒小道也没有了,卫梵握着砍刀,劈开了树枝和乱叶,焦急赶路。

    汗水湿透了衣衫,黏在身上,有些微凉。

    当繁星点缀夜空,偶尔还会响起几声狼嚎的时候,卫梵抵达了一处低矮的洞穴。

    这是他每次进山的第二落脚点。

    举着油灯,例行的检查了一遭,只有少数的粪便和浅淡的脚印,证明野兽很少来这里,依旧安全,于是卫梵洒了一些早就准备好的驱虫药,开始在洞穴中搭野营帐篷。

    一切就绪,卫梵吃了几口面包后,继续朝着密林深处进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幽灵菇是一种真菌,性喜寒、潮湿、畏光、怕声,大多生长在墓地这种死气浓郁的地带,所以在阴雨天的午夜,猎获它们的可能性最大。

    这种真菌胆子很小,一般群体活动,而且一次进食后,会有长达数月的休眠期,因此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只能等待。

    幽灵菇并不是罕见的草药,但是由于这些特性,导致市面上比较缺少,毕竟有实力的人懒得耗费时间抓获它们,而没实力的人,又不敢来乱葬岗这种疫体横行的地方。

    孢子林到了。

    卫梵拨开了眼前的灌木丛,看到的便是一丛丛偌大的孢子,在月光下,闪烁着荧光。

    这些孢子大的像擎天的雨伞,足够三人合抱,小的有手指长,随着夜风吹拂,像发丝一样荡漾。

    卫梵戴上了双层的口罩,尽量放缓脚步,进入了孢子林,他提着油灯,瞪大了眼睛,仔细的寻找。

    “有了!”

    几分钟后,卫梵便有了收获。

    一只核桃大小的蜗牛,正趴在一株孢子上,它有着咖啡色的螺壳,因此也被称为琥珀蜗牛,是杂食性的幽灵菇最喜欢的一种食物。

    用戴着透明橡胶手套的右手捏起蜗牛,放进玻璃瓶中,卫梵继续寻找下一只,渐渐的,随着他的移动,一股臭味也浓重了起来。

    卫梵的神色凝重了,脚步放得更轻,果然,十几分钟后,他看到了一株巨大的孢子,长满了肉瘤,正在一起一伏的呼吸,在它的四周,堆满了动物的尸体,发达的根系正插在里面,抽取血肉为养分。

    不止是人类,动物和植物也是会被疫体感染的,眼前的这一株,就是典型的病株。

    卫梵慢慢的退开,一般这种状况,附近的孢子肯定被感染了,琥珀蜗牛也不会幸免,所以不能用做钓饵。

    “放缓呼吸,不要紧张!”

    卫梵紧紧地盯着病株,提醒自己,不要引起病株注意,这么巨大的疫体,至少也要归元境的灭疫士才能斩除。

    退出三十多米后,卫梵正要转身,结果愣住了,就在他触手可及的侧方,有一只干瘪的箭蛙,正趴在那里,它的背上长着孢子疫体,显然是被寄生了。

    四目相对。

    “糟了!”

    卫梵想都没想,转身全力冲刺。

    呱呱!

    被惊到的箭蛙,发出了沙哑刺耳的蛙叫。

    孢子林犹如被沸水浇过的蚂蚁窝,彻底沸腾了,每一株孢子都在疯狂的喷射着菌粉,抵御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