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十二章 神秘灭疫学
    嗤!嗤!嗤!

    就像过热的火车排出蒸汽,黄色的菌粉激荡着,瞬间笼罩了孢子林。

    视野被遮蔽了。

    唰!唰!

    卫梵挥刀,扫清障碍,同时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全力逃窜。

    呱!呱!

    被疫体寄生的箭蛙显然不止一只,它们本来应该怕人,可是感染后,疫体主导身体,产卵繁殖成为了本能,所以追逐卫梵。

    “该死!”

    卫梵咒骂,尽管在孢子喷射菌粉的第一时间,他就释放灵气,覆盖全身,可还是慢了半拍。

    颈部的皮肤已经有了瘙痒的刺疼感,如果只是单纯的过敏反应,吃些维他霉素药片,过几天就能痊愈,可是一旦菌粉中混有疫体孢子,那么它们将在皮肤上寄生下来。

    “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尽快处理!”

    卫梵看不清路,一时间撞断不少孢子,搅的虫豸奔跑,鸣叫大起。

    砰!

    身前突然一空,卫梵知道冲出来,听着身后的破风声,他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前扑、滚翻,握着云雀,反手一斩。

    唰!

    箭蛙惨叫,还有鲜血泼洒的声响。

    顾不上检查战果,卫梵爬起来就是一顿狂奔,他的眼睛也被菌粉刺激到了,泪水狂涌。

    呱!呱!

    上百只箭蛙冲出了孢子林,追在卫梵身后,它们的嘴巴大张,喷射酸液,一些冲的太快了,直接撞在了大树上,碎成一滩烂肉。

    “拼了!”

    眼看着箭蛙从身旁射过,卫梵知道再不脱离,就要被围杀,于是使用还没有熟练的女妖刀术。

    嗡!

    一个红色的火焰光环出现在卫梵脚下,跟着他膝盖弯曲,身体下压,接着在刹那,灵气爆发,犹如般长弓般怒射。

    豪炎爆裂!

    砰!

    卫梵瞬间加速,弹射了出去,他脚下的炎环,也在同时扩大,炙热的高温,将四周堆积的落叶直接烧成了灰烬,有几只箭蛙被波及,烤成了黑炭,有焦臭味弥漫。

    砰!

    卫梵落在了六十多米外,还好地面上有厚厚的落叶,不然绝对摔个凄惨,他几个翻滚卸去惯性,手脚并用爬起来继续跑。

    箭蛙被甩掉了,不过直到跑出数千米,卫梵才敢停下喘气,之后去了平常取水的山溪边,脱光衣服,跳了进去。

    孢子疫体是虚氧型,泡上半个小时冷水,就会彻底杀死它们,但是卫梵为了安全,直到把皮肤搓到泛红,才松了一口气。

    “阿嚏,这份钱可真不好赚!”

    卫梵湿漉漉的爬山溪岸,粘满菌粉的衣服是不能要了,在烧掉之前,他小心的从上面提取了一些疫体菌株。

    “也不知道这些菌株能不能卖钱?”

    卫梵嘀咕着,处理过装着琥珀蜗牛的瓶子后,返回山洞。

    反正也不用担心走光,卫梵只穿着一条短裤,开始处理蜗牛,将指甲盖大小的留下,其余的全部捣碎,勾兑上水和柏氏蓝液。

    这是一种促容剂,可以让多种溶液充分混合在一起。

    时至半夜,一切准备就绪,卫梵没有丝毫的睡意,干脆前往乱葬岗,布置钓场。

    莽山的墓地很大,没钱治病的穷人为了避免疫体的扩散,只能把病人搬到这里,久而久之,墓地变成了乱葬岗,疫体横行。

    还没接近,卫梵就闻到了一股尸臭味,之后,看到了那些游荡的‘人’,它们的皮肤具都腐烂,滋生着大小不一的脓包,随着走动,还有粘液淅淅沥沥的滴下。

    “好恶心!”

    卫梵撇嘴,这些人尽管还有呼吸,但是和死亡没什么区别,它们已经被彻底感染,成为了宿主,一切行动,都是由疫体主导。

    环境这么污秽恶劣的地方,至少存活着上百种疫体,卫梵真想快点离开,可是一想到要送给白羽袖的归云刀,他只能咬牙坚持。

    “女影导师,就看你教导的《一千种稀有草药捕获技巧》管不管用了!”

    卫梵嘀咕着,小心地在四周移动,寻找适合下钓的地方。

    根据幽灵菇的习性,可以推断出,它们应该出现在背光、寂静、杂草稀少,而且不够通风的地带。

    “就这里了!”

    卫梵拿出装了琥珀蜗牛溶液的喷壶,朝着四周喷洒,这是为了吸引幽灵菇,之后拿出鱼线,绑在了一根低矮的树枝上,绕过几根树枝后,又在特质的鱼钩上,串上了活的蜗牛,作为钓饵。

    做完这一切,卫梵寻找下一个钓场。

    有的地带很棒,卫梵可以断定,十有八九有幽灵菇出现,但是四周也有不少疫体,危险性太大,他只能放弃。

    忙活了半个晚上,卫梵一共布置了九个钓场,上午补了一觉,随便吃了些面包,就开始练习名为女妖刀语的刀术。

    在乱葬岗这种地方,实力才是保命的本钱,卫梵可不敢懈怠,而且他能体会到女妖刀语的强大威力,其中有不少秘术,至少可以让他的战斗力提升五成。

    “你说我会不会有收获?”

    吃过晚餐,卫梵趴在睡袋中,用手指点着花苞,和小女妖说话。

    “咿呀!”

    小女妖露面了,拍着肚子,皱着小脸朝着卫梵大叫。

    “嗯?饿了?”

    看到咿呀点头,卫梵拿了一点面包屑喂它。

    小女妖抱住,嗅了嗅,跟着就一脸嫌弃的丢在了地上,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卫梵。

    “啊?”

    卫梵抓了抓头发:“那你吃什么?”

    “咿~呀!”

    小女妖躺在叶子上,左右翻滚着发脾气,哭得淅沥哗啦。

    卫梵的嘴角有些抽搐,怎么感觉自己有作奶爸的趋势,不过想到那枚鲜血珍珠让自己晋升锻体境中期,那点不满就消散了。

    “你吃疫体残体?”

    卫梵想到了咿呀上次吞噬虫牙疫体内核的状况。

    “咿呀!”

    小女妖坐起来,重重的点了点头,接着又躺下,开始打滚。

    “好了好了,我去给你抓!”

    卫梵起身,拿起了封疫筒和云雀,离开洞穴,尽管危险,但是他并抵触,要知道单是咿呀送出的女妖刀语刀术,出现在市面上,就至少能够卖出上千万的价格,而且他还期待,咿呀吃饱了,会不会吐出更多的好东西。

    事实上,生活在小镇子的卫梵眼界还是太窄了,女妖刀语这种极品刀术,有价无市,一旦放到拍卖会上,绝对是大富豪们抢破头都要得到的压轴拍卖品。

    啪嗒!

    一粒石头砸在了一个游荡的宿主身上,它转身,走了过来。

    卫梵蹲在一棵树上,耐心的等待着。

    人类感染疫体后,大致上,会经历五个阶段。

    先是潜伏期,一般症状较少,很难发现,接着是幼生期,这个时候斩除,是最容易的,随即是成长期,这个时候,疫体需要大量的养分,宿主也会迅速的衰弱,产生各种并发症,之后是成熟期,判定条件是宿主感染率超过70%,基本上,没救了,而且这个时期的疫体会不定期喷射孢子,孕育下一代,非常危险,通常情况下,灭疫士的应对是连宿主和疫体一起斩杀。

    最后,是衰败期,这就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当然,期望疫体自然死亡是不现实的,因为在此之前,它们已经产下了足够多的孢子。

    疫体走到了树下,卫梵立刻跃下。

    唰!

    云雀怒斩,将大部分主体砍除,位于脑袋部位的内核露了出来,卫梵疾速挥刀。

    唰!

    包裹着内核的肉块被砍下,掉在了落叶中。

    噗通!

    尸体倒毙。

    呼!

    卫梵松了一口气,处理内核。

    疫体的种类有很多,但大致上,一株疫体,由内核、主体、肢体三部分组成,还有一些,会有外壳、鞭毛等衍生器官。

    只有斩除内核,也叫疫核,疫体才会死亡,大多时候,疫体具有攻击性,而且还被主体包裹,所以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过程。

    根据疫体的种类、性质、传染方式、途径等等,它们的传染性有强弱之别,依据灾害等级,分为丁、丙、乙、甲,每一级,又细分为一、二、三级,在三甲类的传染灾害之上,还有强袭、飓风、灾厄、以及深渊这四个等级,它们被称为超级灾害,每一种,都拥有毁灭一座城市的恐怖威能。

    卫梵继续斩除疫体。

    多亏了女影导师这十几年来在睡梦中的悉心教导,他精通灭疫学的诸门学科,对大多数疫体了如指掌,他选择的都是传染性非常弱,而且攻击意识不强,危害较低的斩除目标。

    偶尔会有失误,不过也正是这种实战,让卫梵磨砺出一颗临危不乱的大心脏,让他对疫体的了解,更细致、更深刻。

    有时候,卫梵也会错认相似度很高的疫体,于是在斩除后,会解剖主体,要不是器械不全,他还会把它们当作标本收集。

    “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实验室呀!”

    卫梵憧憬着,他突然想起了好友曹初升的理想,开一家医院,自己做院长,然后让所有的护士都带听诊器,穿上粉色的护士服,必须是刚刚包住臀部的紧身超短裙,白色的吊带袜,以及红色的高跟鞋。

    想什么时候摸她们的屁股,就可以摸。

    扫荡了墓地外围的疫体,收获颇丰的卫梵返回洞穴。

    “咿呀!”

    小女妖已经等不及了,不等卫梵准备一下,根系便伸长,拔掉了封疫筒的木塞,将内核扯进了土壤中,大快朵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