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十三章 盗草人
    度过了一个焦急难耐的夜晚,大清早,卫梵就跑去检查钓场。

    草丛上的露水打湿了衣服,亦如卫梵的心情,潮湿而又忧虑,十二支鱼钩上的蜗牛钓饵,纹丝未动。

    “难道采获方法出错了?”

    卫梵回顾了一下过程,确定没什么纰漏后,察看环境,还好,有幽灵菇活动后留下的粪便。

    “广撒网吧!”

    卫梵也没有好办法,只能冒险去抓更多的琥珀蜗牛,好在有了经验,这次相当顺利。

    第二天,依然没有收获,但是有了好迹象,有三个鱼钩上的蜗牛被吃掉了,再配合发现粪便的地方,以此,卫梵确定了幽灵菇的活动区域。

    “钓饵太大,不宜吞食,洒更多的液体,吸引幽灵菇,尽量消除人类活动的痕迹,驱除陌生气味。”

    卫梵坐在一根树杈上,戴着一顶绿叶编织的草帽,眺望着钓场,拿着一支碳素笔,在日记本上记录。

    纸页上,是铁画银钩的漂亮字迹,密密麻麻,还有每一块钓场的分布图,特色,植被状况,全都标注着。

    可以说,每一个环节,都沾染着卫梵大量的心血。

    接下来的三天,卫梵还是没有收获,但是状况在变好,越来越多的钓饵被吃掉,甚至有两条鱼线断裂,那显然是幽灵菇挣扎后的结果。

    “现在的问题,是钓上幽灵菇后,给了它太多的逃跑时间。”

    卫梵咬着冷硬的面包,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夜晚进入乱葬岗,太危险,而且又不知道钓上幽灵菇的具体时间,太晚又没用。

    已经是进山后的第七天了,浓厚的铅云堆积在天空,这模样,绝对要下一场暴雨。

    “今晚要做个了断了。”

    不能再等下去了,一旦暴雨降临,莽山中会充满死亡危险,所以卫梵要及时离开。

    轰隆!轰隆!

    雷电宛如银蛇一样,乍现在天空,很快,便有细雨落下,打在叶子上,发出了噼啪噼啪的声响。

    卫梵原本打算在后半夜前往钓场,现在只能提前行动。

    “雨水应该会冲洗掉我的气味!”

    去了这几天出现幽灵菇最多的区域,卫梵披着雨衣,蹲在一棵郁郁苍苍的大树上,垂下了一根鱼竿。

    雨下的越发的大了,冲刷着一切。

    雨雾渐起,能见度下降。

    “该死!”

    等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卫梵,终于忍不住咒骂了一句,雨夜很冷,而且暴雨太大了,早灌进了衣服中,让身上凉凉的,不过他没有想过放弃。

    就在卫梵蹲了大半夜,双腿发麻,忍不住想活动一下的时候,雨雾中,突然亮起了蓝色的光斑,飘飘荡荡,像鬼火一样。

    “来了!”

    卫梵的精神顿时一震。

    雨势变小,幽灵菇终于出现了,这些真菌,有着水母一样的外形,在空气中一上一下的漂浮着。

    雨季的到来,让幽灵菇们很活跃,食欲旺盛,琥珀蜗牛,无疑是一顿丰盛的大餐。

    卫梵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气,祈祷着幽灵菇赶快上钩,只是他就像一个偷窥了幸运女神内裤的倒霉蛋,被恨上了。

    一大片绿色的雾霾,飘了过来。

    这是孢子林在雨后,喷射的菌粉,其中混杂着大量的孢子,还有疫体,为的就是在其他生物干净的体表上,着床寄生。

    卫梵取出森千萝的叶子含在嘴里,立刻释放灵气,遍布体表,幽灵菇即将到手,他真不想放弃,可是在菌雾中待的时间太长,一定会被寄生的,他可不想变成浑身长满蘑菇的孢子人。

    “再等等!”

    卫梵豁出去了。

    幽灵菇也不想被孢子寄生,就像遇到了野狼的羊群,一些逃回了巢穴,还有一些不再谨慎,抓紧时间进食。

    “有了!”

    看到一只幽灵菇咬到鱼钩,卫梵赶紧收杆,只是他过于心急了,猎物没有咬实,脱钩了。

    卫梵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赶紧重新下钓饵。

    绿色的雾霾飘了过来,所到之处,虫豸大鸣,幽灵菇跑掉的更多了,要不是知道这些真菌的速度快过自己,卫梵都想跳下去用抓蝶网来个一锅端。

    “冷静,耐心!”

    卫梵降低了呼吸的频率,避免吸入过多的雾气,终于,又一只幽灵菇上钩了,这次等到猎物开始剧烈的挣扎,他才动手。

    收杆、摘取、装进玻璃瓶,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卫梵连鱼竿都顾不上收拾,跳下大树就往外冲。

    路过另一块钓场时,居然还有一只幽灵菇中招,卫梵毫不客气的收下,一口气跑回到溪水边。

    洗涤了身体后,这才返回洞穴。

    玻璃瓶中,漂浮着两只拳头大小的幽灵菇,散发着蓝色的光芒,看上去就像提灯一样,漂亮唯美。

    “哈哈!”

    缩在睡袋中,卫梵眉开眼笑。

    三百万到手了,加上其他的积蓄,可以买下归云刀,作为十五岁的生日礼物,送给白羽袖。

    “剩下的钱,存起来,去上京大学考试,也需要一笔不菲的开销,还有,我也要给自己买一把斩医刀!”

    数天的辛劳,终于有了收获,疲惫像潮水一样涌来,让安心的卫梵,沉沉的睡去。

    鸟鸣清脆,阳光透过林间的枝叶,洒在了洞口。

    被吵醒的卫梵坐起身,美美的伸了一个懒腰。

    “该返程了,羽袖肯定等着急了。”

    卫梵嘀咕着,转头去看战利品,结果表情一下子僵住了,枕头旁边,空无一物。

    “没了?”

    卫梵翻遍了整个洞穴,都找不到装着幽灵菇的瓶子,简直要气疯了。

    “咿呀!”

    小女妖露头了。

    “对了,是不是你把它吃了?”

    卫梵扑到了森千萝前边,神色愤怒。

    “咿呀!”

    小女妖做了个蹑手蹑脚的潜行动作,之后抱起了什么东西,快速离开。

    “嗯?你是说有人偷走了它?”

    卫梵蹙眉。

    “咿呀!”

    小女妖忙不迭的点头。

    “是什么人?”

    卫梵追问。

    “哼!”

    咿呀双手抱胸,嘟起了小嘴,扭头,不再搭理卫梵。

    “好了,是我错了,给你道歉,快告诉我,是什么东西偷走了瓶子。”

    卫梵开始冷静下来。

    小女妖并没有生气,双手比划着,咿呀乱叫。

    “什么玩意?”

    卫梵拿起碳素笔,塞给咿呀。

    小女妖的画工很抽象,但是它画的东西简单,所以并不妨碍卫梵确认,可是哪怕他的学识储备足以让那些大学教授汗颜,他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你确定?”

    卫梵的声音都颤抖了:“盗草人?”

    “咿呀!”

    小女妖很肯定的点头。

    “开什么玩笑,这要是盗草人干的,你让我给野猪陪睡都没问题!”

    卫梵尖叫,满脸便秘的表情,就像被一头食人魔用粗大的木棒贯穿屁~眼,顶到了喉咙。

    盗草人是什么?是最权威的神奇生物榜单上,排名第十五的珍稀物种,极其罕见,整个世界的现存数量,恐怕都没有一百株。

    “咿呀!”

    啪!

    嫌弃卫梵的不信任,咿呀狠狠地把碳素笔摔在了地上。

    “这根本不可能嘛!”

    卫梵还是不信。

    盗草人全身都是植物纤维组成,就像麦田中用来驱赶乌鸦的稻草人,它们喜欢收集植物,对于它们的习性,天然熟悉,因此是最完美的园丁,它们的体内还有一枚自然之心,据说可以和植物沟通。

    每一株盗草人,都渴望拥有自己的一片植物王国,所以一辈子都在盗草。

    “没想到我居然被人黄雀在后了。”

    卫梵很郁闷,跟着就是一怔,反应了过来:“我如果抓到它,岂不是一辈子衣食无忧?”

    “咿呀!”

    小女妖鄙视,盗草人神出鬼没,单是见到它就足够吹嘘一辈子了。

    “那可不一定哦!”

    卫梵晃了晃食指,从旅行包中掏出了一瓶酚基药水,兑上水后就用喷壶朝着四周泼洒。

    很快,地上有一些三爪足迹出现了。

    “咿呀!”

    小女妖很惊奇。

    卫梵平时进山,担心旅行包这类物品被猴子之类的野兽叼走,所以习惯在上面涂抹了一层增白剂,平时没什么特征,但是和酚基药水接触后,就会产生显色反应,起到荧光剂的效果。

    盗草人是黎明时分光顾的,那个时候雨停了,植被被冲刷的干净,所以痕迹清晰的留了下来。

    “看你往哪跑?”

    卫梵顺着足迹,追了上去,他倒是想过带着森千萝,可是太不方便了,再说盗草人只偷珍稀植物,没动盆栽,十有八九罕见的连它都不认识。

    最初的时候,追踪起来很费劲,需要大片的喷洒药剂,确定荧光,不过一段距离后,卫梵开始熟悉盗草人的行动轨迹。

    这家伙喜欢在灌木丛上纵跃,每次大概一米左右,而且差不多离地半米高的位置,所以卫梵可以做到针对性的追踪,节省了不少时间。

    一个小时后,卫梵停了下来,再往前,就是密林深处了,他以前都不敢涉足的危险地带。

    “拼了!”

    一想到丢掉幽灵菇的损失,还有捕获盗草人的诱惑,卫梵拨开繁茂的枝叶,咬着牙走了进去。

    寂静幽深,这座数百年来人迹罕至的莽山密林,犹如一头上古怪兽的巨口,吞下了卫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