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十四章 植物王国
    三年二班,生物学课。

    秦珊走上讲台,看到卫梵的课桌又是空的,脸色一沉,就把讲义摔在了桌子上。

    “卫梵又没来?”

    秦珊怒吼:“曹初升,告诉他,他被开除了。”

    “老师,卫梵病了。”

    曹初升赶紧撒谎,试图挽回局势。

    “胡说什么,卫梵明明是贪财,为了郑煌给的天价,冒险去莽山森林抓幽灵菇了。”

    杨浩阴阳怪气的讥讽。

    “什么?卫梵不要命了,我听说乱葬岗才有幽灵菇呀,那里疫体横行。”

    “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死了活该。”

    “老师,能不能别管那个差生了,赶紧上课吧!”

    学生们吵吵嚷嚷,没人在乎卫梵这种小透明,毕业考临近,大家最渴望拿到前十,有资格去参加上京大学的入学考试。

    “卫梵死定了。”

    杨浩朝着曹初升,比了一个中指。

    “你……”

    曹初升起身,抓起椅子就要动手,可惜杨浩的小弟太多了,一帮人立刻一拥而上。

    “你们干什么,都给我住手!”

    秦珊要气死了,使劲的拍着桌子。

    林深叶密,一棵棵参天的百年古树像巨人一样,张牙舞爪的择人欲噬。

    卫梵面前已经没有路了,每走一步,都要耗费很大的力气,光线无法穿过层层叠叠的枝叶,以至于视野很暗。

    哪怕抹了驱虫药,也有叫不出名字的昆虫死命的往身上爬,想要吸血。

    “再过半个小时,找不到就回去!“

    卫梵不是怕了,而是荧光剂的效果在减弱,更何况再这么走下去,不说迷路,单是要在密林中过夜,那就和送死没什么分别。

    劈砍着灌木丛,想到这一趟一无所获,卫梵的心中就难免生出了怨气,他有些分神了,结果脚下一滑,从高坡上滚落。

    “该死!”

    卫梵丢掉了砍刀,双手使劲的抓扯着周遭的植物,想止住滑落,可是雨后的植被太湿滑了。

    啪!啪!啪!

    枝叶像皮鞭一样,抽在卫梵的身上,也刮破了衣服,擦出好多伤痕,蓦然,身前一空,他撞在了一堵篱笆上。

    全身都在疼,卫梵还能察觉到鲜血湿透了衣服,黏在身上,有血腥味飘散。

    “千万别把野兽引来!”

    强忍着剧痛,卫梵爬了起来,拔出斩医刀,戒备四周,然后,他的表情愣住了。

    出现在面前的是一洼悉心打理过的园圃,大概有两亩见方。

    “找到了?”

    卫梵脸上带着难以压制的欣喜,以最快的速度趴在了地上,打量四周,还好,没有惊动盗草人。

    园圃总共分成了十六块,每一块,都栽种着一株稀有植物,特地布置成了适合它生长的生态群落。

    由此可见,盗草人是最完美的园丁,传言不虚。

    “曼德拉草、噩梦藤、夜光幽兰、水晶玫瑰。”

    卫梵仔细地看了过去,心中的狂喜都要喷涌而出了,这些可都是拥有神奇效果的极品草药,价值上千万。

    “拳头大小,紫色果实,周遭氤氲着一层稀薄的雾气,会在早晨和傍晚时,发出一种仿佛来自海洋深处的鲸鱼叫声。”

    看着左边园圃中的一株藤蔓上的浆果,卫梵的呼吸都要停顿了:“这难道是龙魂果?”

    龙魂香是出了名的顶级香料和疫体钓饵,市场上都是按克来卖,不是大富豪,根本用不起。

    卫梵已经看到了无数的纸币长着翅膀,冲进钱包的场景。

    “冷静,冷静,还没拿到手呢!”

    卫梵不停的告诫着自己,盗草人的园圃可不好进,在篱笆四角,他看到了六株一人高的绿色植物,顶部的花冠是圆柱形,大概一尺长,前端略细,就像古代火炮一样。

    茎干并不多,上面结着一些像月牙似得豆荚,大小不一。

    “这个不会是爆裂豌豆吧?”

    卫梵嘀咕,回忆着这种植物的习性,捡起一块石头,朝着最远的那株丢了过去。

    砰!

    石块掉在地上,立刻惊动了生性胆小的爆裂豌豆,它的一条茎干快速的伸进了花冠里,等到拽出时,粘满了绿色的汁液不说,也少了一根成熟的豆荚。

    像炮口的花冠收缩挤压,跟着拉伸,核桃大的豌豆连续射出。

    砰!砰!砰!

    绿色的豌豆撞击地面,就像手雷一样爆炸,很快便灰尘弥漫,让地面布满了坑洞。

    “果然是呀!”

    第一次见到这种自卫性植物,卫梵的心中,好奇多过害怕,毕竟他被女影导师灌输了海量的学识,根据习性,做出针对性的布置,即可破解。

    爆裂豌豆只会对声音产生反应,成年植株才会判断闯入领地的生物是否具有危险,像眼前这种幼年的,只会胡乱攻击,而且它的花冠最大旋转角度是一百度,所以在两侧,是没什么危险的。

    卫梵选择了东南角最幼小的那一株,开始丢石块,然后便听到了密集的爆炸声。

    很快,豆荚被射光,豌豆变得光秃秃了,软趴趴的匐在地上,花冠中还有绿色的粘液流出,明显是损耗过度。

    卫梵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园圃,开始采摘草药。

    曼德拉草要戴手套收获,直接触碰皮肤,会被吸干血液,注入麻醉毒素,而且被拔出时,会发出尖叫,致幻,如果不堵上耳朵,会陷入癫狂状态。

    噩梦藤是寄生植物,吃下果实,会让人做噩梦,过量致死,但是它的汁液,却是完美的解毒剂。

    “可惜了,装备太简陋!”

    卫梵蹲在地上,采集着龙魂果,满心都是懊恼,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能够找到盗草人的园圃,所以准备不足,毕竟好多草药,都需要妥善保存,否则药效会流失,价值大大降低。

    绿叶摩擦,窸窸窣窣,一株半人高的草本植物就像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两片蒲扇一样的粗大叶子,犹如手臂一样,支撑着地面,把根系从土壤中拔了出来,接着悄悄的走向了卫梵。

    呼!

    破风声骤响。

    卫梵反应极快,向旁观滚翻,同时丢掉了手中的龙魂果,拔出斩医刀,反手劈砍,阻挡敌人追击。

    唰!

    草本敌人的一片叶子被砍掉,绿色汁液飞溅。

    “这是……叶问?”

    卫梵打量。

    呼!呼!呼!

    草本敌人就像一个拳击手,两片大叶挥舞的虎虎生风,可就是不进攻,只在原地前后蹦跳、挥拳。

    卫梵笑了,眼前的植物,属于双子叶纲,叶问科,它们脾气暴躁,遇到危机后,可以暂时离开土壤,用粗大的叶子锤击、恐吓敌人。

    因为科属的名称,所以这一类植物,都叫做叶问。

    “有做标本的价值!”

    卫梵忍俊不禁,他才不怕呢,如果是成年的叶问,一个可以打他十个,但是幼年期的,抱歉,卫梵可以打十个。

    战斗无惊无险,要不是距离太远,卫梵很想把叶子带回去,做一顿火锅,据说由于打拳的关系,叶问科的大叶植物都嚼劲十足。

    “恐怕下次再来,盗草人早搬走了。”

    卫梵琢磨着有没有可能伪造成野兽破坏的痕迹,降低盗草人的警戒心,最后,还是一咬牙,准备在这里过夜,来个守株待兔。

    “不冒险,怎么大丰收?”

    卫梵给自己打气。

    漫长的黑夜过去了,担忧心惊的卫梵迎来了晨曦,幸运的是,有几头野兽出没,也被爆裂豌豆给吓走了,不幸的是,盗草人一夜未归。

    “人要知足!”

    找了几圈都没有发现盗草人的巢穴,卫梵安慰自己,瞅了一眼园圃后,带着满满的战利品,转身离开。

    返程的路途依旧难走,但是卫梵心情愉悦,

    “女影导师,虽然不知道您的来历,但是多亏您的悉心教导,不然我就算看到那些珍稀药植,也拿不到手,还会因为错误的采摘方式,丢了小命。”

    卫梵是诚心实意的感谢,继而又想到了母亲的点点滴滴,她一定是一位战绩卓著的灭疫士。

    “等等,母亲是灭疫士,只是普通的进山采药,为什么会失踪?她肯定不会抛弃我,那么就是遇到了大危机,担心连累我,不得不离开我?”

    卫梵的眉头皱了起来,足以夹死一只海蟹,还有那个抛弃了她们母子的混蛋男人。

    不止一次,卫梵在午夜看到了母亲偷偷的擦拭眼泪,对了,母亲说梦话,提起过神武。

    神武制药公司,是世界上势力最雄厚的三大制药公司之一,难道那个男人在里面供职?

    思绪纷杂,让卫梵的心情恶劣了起来。

    “不管了,现在最主要的是和白羽袖考上上京大学,治好她的双腿,接着弄清楚森千萝的来历,然后再查清母亲和那个男人的身世,女影导师的来历。”

    卫梵定下了计划后,加快了脚步。

    回到落脚点,看着洞穴前洒落着枝叶乱草,卫梵悚然一惊,下意识的冲刺了几步,又赶紧放慢,尽量不发出任何噪音,潜向洞穴。

    “会是什么东西?野兽?人?不是,没有脚印,难道是盗草人回来偷森千萝了?”

    想到等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看到的盗草人,卫梵的心便沉了下去,不说森千萝拥有的神奇效果,单是母亲的遗物,就不容有失。

    叨叨!

    一种奇怪的叫声,从洞穴中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