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梵医 > 第十五章 百草夜行

第十五章 百草夜行

        时值午后,阳光正强。

        卫梵清楚的看到了洞穴内的一切,什么都没有丢,森千萝也好好的放在睡袋旁边。

        “吓死我了。”

        卫梵松了一口气,解除战备,可是走了几步,又愣住了,随即脸上便浮现出狂喜的神色:“咦?盗草人?”

        盗草人全身果然是由植物纤维组成,一条条看的分明,就像麦田里的稻草人,它大概半尺高,很瘦弱,一阵风似乎便能吹倒,手脚欣长,也是纤维,看上去像鸟爪。

        “咿呀!”

        看到卫梵回来,小女妖开心的大叫着。

        “叨叨!”

        盗草人也开始挣扎。

        噗。

        卫梵笑了出来,森千萝一条纤细的根须伸了出来,像绳子一样,把盗草人捆着,面朝下吊在空中。

        “这个捆法,似乎是瀛洲那边的传统绳技,叫什么龟~甲~缚?”

        卫梵曾经在曹初升收藏的本子中,见过这种捆绑方式,没想到咿呀居然也会。

        “咿呀!”

        小女妖指了指猎物,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得意的炫耀着。

        “是,你最厉害!”

        卫梵放下东西,一屁股坐在了睡袋上,跟着就发出了酣畅淋漓的大笑,这一趟进山,真是赚大发了。

        “咿呀!”

        看到卫梵浑身是伤,小女妖拔下了一片叶子,努力的要送到他嘴边。

        “谢谢!”

        卫梵咬住,用食指摸索着咿呀的脑门。

        “唔!”

        咿呀眯着眼睛,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叨叨。”

        盗草人尖叫。

        咿呀也跟着吵了起来,口水喷的到处都是,片刻后,她凑到了卫梵面前,做出了一个松绑,让它离开的动作。

        “你要放它走?”

        卫梵蹙眉,这可是盗草人,有价无市,神奇生物榜单上排名第十五的珍稀物种,只要卖掉它,一辈子都不愁吃喝了。

        “咿呀!”

        小女妖重重的点头,接着继续做动作。

        “什么乱七八糟的?”

        卫梵看不明白。

        “咿呀!”

        小女妖指了指日记本。

        卫梵把笔递了过去,咿呀吃力的抱住,很快,一幅幅简笔素描的抽象派画作跃然纸上。

        “放它走,作为交换,它会带咱们去抓草药?”

        卫梵解读。

        啪啪!

        咿呀使劲的鼓掌,卫梵好聪明。

        “好吧,反正这家伙也是你抓住的。”

        卫梵耸了耸肩膀,他光顾了盗草人的老窝,找到的战利品,早比那两个幽灵菇要贵重上百倍了。

        当然,主要森千萝是母亲的遗物,卫梵从小到大精心的照顾,早就爱屋及乌了,所以对咿呀,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宠溺心态。

        咿呀放开了盗草人,这家伙咻的一下消失不见,速度快的,卫梵的眼睛都跟不上残影。

        “这反悔的也太快了吧?”

        卫梵的嘴角有些抽搐,自己似乎犯傻了,和一株植物讲什么承诺?就该把它泡进福尔马林中当标本,嗯,还得是百分百浓度,淹死它。

        “咿呀!”

        小女妖飘了过来,用小手拍了拍卫梵的肩头,示意他放心。

        叶子的疗效不错,身体不是很疼了,卫梵开始收拾战利品,十几分钟后,盗草人头上就顶着一片绿色的荷叶,跑了回来,里面有一洼水,犹如琥珀一样晃荡。

        哗啦!

        清水浇在了花盆中,卷起涟漪。

        “太多了。”

        卫梵提醒。

        “咿呀。”

        小女妖果然怒了,根须像皮鞭一样,打在了盗草人的脸上,不过这货一点儿都不觉得疼,咧着嘴,镰刀状的五指弹开,蹲在花盆上,卖力的松土。

        “你这是在笑吗?你还有没有节操?”

        卫梵惊讶的都要把眼球瞪爆了。

        从卫梵进洞穴就没有正眼搭理过他的盗草人,扭头,一撇嘴。

        呸!

        一口绿色的口水吐在了地上。

        啪啪啪!

        咿呀伸出根须,立刻就是一顿猛抽。

        “叨叨!”

        盗草人双手抱头,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求饶。

        “算了,你们闹吧!”

        卫梵还是第一次被一株植物鄙视,感觉很新鲜,不过还不至于生气。

        忙活了一番的盗草人,擦拭了一下脑袋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吁了一口气,四仰八叉的躺在了睡袋上,不过跟着就像弹簧似得跳了起来,惊疑不定的看着地上的药植,等确定了这是自家园圃中的私人物品,顿时怒了。

        “叨叨!”

        盗草人咆哮着,要战斗。

        “喂,只能你偷我的幽灵菇,不能我拿你的草药吗?”

        卫梵握住了斩医刀,脸色也变了,要是这家伙得寸进尺,他不介意把它切段分尸。

        “叨?”

        盗草人愣住了,双手抱胸,侧仰着脑袋,陷入了沉思,之后宛若绿宝石的眼睛一亮,双手一推。

        “喂,这是我的战利品,你这一脸我不要了,都给你的傲娇表情是怎么回事?”

        卫梵满头黑线。

        盗草人根本不搭理卫梵,转身一个滑跪,冲到了森千萝面前,拿着一块手巾,悉心的擦拭着花盆。

        卫梵无语摇头,不过对于森千萝的来历,更加的好奇了,要知道盗草人只偷天下奇珍。

        这一株盗草人,明显是未成年,所以幽灵菇这种药植,也看得上眼,它得手后,离开了,只是对那个盆栽,总念念不忘。

        盗草人对于植物的认知,是从母系继承而来,融于了基因的,天生就是一本植物百科大图鉴,可是它竟然认不出森千萝是什么,于是重返洞穴,准备偷回去研究一下,没想到失手了。

        因为要跟着盗草人去采药,所以卫梵的返程期延后了,简单的吃过午餐,他就抓紧时间休息。

        月上柳梢的时候,咿呀把卫梵叫醒了。

        盗草人已经整装待发,它带着一顶草帽,腰上是一条皮带,在两侧胯部各有一个鼓囊囊的袋子,也不知道塞了什么,背上是一副弹弓。

        上下打量了卫梵一眼,盗草人带着不屑的笑容,呸,又是一口口水吐在了地上,显然在鄙视他的简陋装备。

        啪啪啪!

        咿呀伸出根须,朝着稻草人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猛抽。

        “走吧!”

        卫梵已经懒得生气了,带上砍刀和云雀,背上旅行包,催促。

        “叨!”

        盗草人拦住了卫梵,指了指森千萝。

        “你让我把咿呀也带上?”

        卫梵蹙眉,怀疑这是一个陷阱。

        盗草人很肯定的点头,咿呀也开始画抽象素描,解释理由。

        “要是咿呀最后帮不上忙,我会把你削成人棍,泡在福尔马林里!”

        卫梵威胁。

        盗草人又想吐口水,不过看到咿呀的根须竖起来,又咽了回去,接着从包里取出一个虫囊,将里面收集的液体喷在卫梵身上。

        一股腥味弥漫,这不知名的液体,让一向谨慎的卫梵很抵触,不过看到咿呀没什么表示,他忍了下来。

        一人、一草本、一盆栽,出发了。

        卫梵从小记忆力爆表,方向感极其敏锐,可是跟着盗草人在密林中走了两个小时,就彻底迷路了。

        当从一个爬满苔藓的树洞爬出后,呈现在卫梵面前的,是一座神秘的植物王国。

        一切都是那么前所未见,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青草味。

        阿嚏!

        鼻腔被刺激的发痒。

        嘘!

        咿呀和盗草人,同时把食指竖在嘴边,示意卫梵保持安静。

        又是大半天的赶路,蓦然,盗草人停了下来,侧耳倾听,接着表情焦急,让卫梵赶紧爬上旁边的大树,然后吟唱起了稻草人之歌。

        大树的枝叶伸长,繁茂,遮盖了卫梵,不露一丝。

        不知何时,乌云已经盖住了皓月,只有几点繁星高挂,黎民前的黑暗到来了,伸手不见五指。

        渐渐的,一些光斑浮现,五颜六色,犹如盛夏河畔的萤火虫一般,窸窸窣窣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绿潮、一大片绿色,犹如潮汐一般,突然破开了夜幕,汹涌而来,它们是如此的浓绿,以至于漆黑的夜都被染绿了。

        “这是……”

        卫梵的眼睛瞬间瞪大到极限,心脏怦怦急跳,咿呀也用小手捂住了嘴巴,震惊的看着前面的景象。

        这绿潮的浪头,分明就是一株株的绿色植物组成,它们行走着,它们奔跑着,它们沉默着,但是一股澎湃的力量,恣意勃发。

        大的植物参天如云,小的植物矮蹲如苔,层层叠叠,弥补了整个空间,它们组成了一道洪流,向着前方奔腾而去。

        “百草……夜行?”

        卫梵只觉得口干舌燥,费了大半天劲儿,才呢喃出这个几个字,这可是就连学识渊博的女影导师都不曾讲过的内容,因为它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千年不得人见。

        空中的水汽多了起来,变得潮湿了,这些‘绿色’随着呼吸进入身体,让卫梵有一种空灵的感觉,如坠云端,似乎身体中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冲洗了一遍,就像沾满泥泞的青石板路被春雨洗涤,变得纤尘不染。

        这是一种被净化过的感觉,卫梵察觉到自己的灵气运转更加的通畅了,就像阻路的石头被搬开,筋脉更加的宽广了,就连咿呀都舒服的呻吟出声,比平时看上去更苍翠了。

        百草夜行,宛若参加庙会的行列,井然有序。

        从卫梵面前走过的,无一不是珍稀,但他压制住了采摘的念头,因为太危险了,这是成千上万‘百草’的大游行,一个人类贸然闯入,必然会被撕碎。

        盗草人却是开始行动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