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十六章 满载而归
    戴着草帽,打扮的像个西部牛仔的盗草人在林间纵跃,若隐若现,找到目标后,它一个急停,跟着就转动手中的套索,抛向了猎物。

    啪!

    套索命中,但是猎物的力量太大了,直接把盗草人扯了一个跟头,半截身子栽进了土壤中。

    “……”

    卫梵满脑门的黑线,猜测盗草人不会是笨蛋吧,猎物的体型比它大了不止五倍,是容易套住,但是你拉得动吗?

    啪啪!

    咿呀伸出根须,戳了戳卫梵的脸颊,他豁然回头,看到不知道何时,身边已经聚集了几株植物。

    尽管没有眼睛,但是卫梵知道,这些植物正盯着他。

    汗水很快湿透了衣衫,卫梵很想撤走,但是越来越多的植物围了过来,好奇的打量他。

    百草夜行,其中更有不少珍稀,已经诞生了意志,盗草人遮蔽气味的药剂,不可能瞒过所有植物。

    哒哒!哒哒!

    清脆的马蹄声响起,几乎是眨眼间,一匹白色的‘骏马’出现在卫梵眼前,它的身上,有着玄奥神秘的绿色魔纹,在暗淡的森林中,闪烁着华丽的荧光。

    “这是什么?”

    卫梵竭力的压制着紧张,可是心脏还是剧烈的跃动,面前的‘白马’,从胸部以上,竟然是一个人类男子的上半身,它的每一缕肌肉都纤毫毕现,呈现着最完美的黄金比例,它的脸庞,也是英美骏雅到无以复加。

    这是连博学的女影导师都从未讲述过的神秘物种。

    人马男根本不屑于说话,恐怖的灵压,轰的一下,从身上散发开来,吹的四周的植物飞跌,草叶俯首。

    卫梵就像被攻城锤打中,击飞了出去,身上的衣服也被冲击撕成了碎片,几乎是本能的,他抓住了盆栽。

    咿呀!

    森千萝亮起了绿色的光芒,守护卫梵。

    砰!

    卫梵摔在灌木丛中,晕死了过去,咿呀也卷缩回了花苞中。

    “咦?”

    捏死卫梵,比踩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可是人马男并没有再动手,而是原地踏了一步,盯向了他的胸口,

    卫梵的心脏部位,有一个淡淡的斜十字疤痕,没有任何神奇之处,但是心跳声,却是让白马极度的不舒服。

    百草夜行,只会向前,它们会吞噬一切挡住去路的生灵,可是在卫梵摔进来后,居然都绕开了,仿佛这个人类就是什么恐怖的灾厄一样。

    哒!

    迟疑了几秒的人马男踏前一步,准备杀死卫梵,可是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犹如泉水叮咚。

    人马男侧耳倾听,随即向着后方,左手抚胸,恭敬的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卫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午后了,雨水淅淅沥沥的打在周遭的植物上,氤氲出一层水雾。

    “咿呀!”

    一直守在旁边的小女妖见到卫梵睁眼,立刻开心的叫了起来,用双手捧着一捧雨水,递向他的嘴边。

    “我没事!”

    卫梵坐了起来,身体的确没有不适,反而有一种通体舒畅的感觉,这是身体中的杂质,被‘绿潮’冲刷殆尽的缘故。

    百草夜行,不愧是千年不现的神秘自然奇观,只是行进时产生的绿色雾气,就有这么大的效果。

    卫梵能察觉到,他的灵压提升,境界又前进了一步,还有夜行路线上的这些植物,也都变得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叨叨!”

    原本蹲在旁边正擦拭花盆的盗草人,立刻拽住了它的套索,在卫梵的面前,来回走动。

    一个食指长的参人被套索捆着脖子,似乎已经死掉了,就那么被拖在地上,粘满了泥土。

    “你这是在炫耀?”

    卫梵的眼皮有些跳,盗草人摆出了满不在乎的神色,可时不时地偷瞄他,渴望看到他羡慕嫉妒的表情。

    啪啪啪!

    咿呀挥舞着根须,朝着盗草人就是一顿鞭打。

    “走了!”

    卫梵起身,没有抓到任何植物,他并没有任何不满,毕竟能够看到百草夜行,就不虚此行了。

    说实话,卫梵现在都在后怕,那位人马男至少是斩龙境以上的强者,杀他,外放灵压就足够了。

    “叨叨!”

    盗草人挡住了去路,指着森千萝和参人大叫。

    “交换?你想都不要想!”卫梵不屑:“更何况,按照承诺,你抓到的草药也是我的。”

    这株参人通体白色,在头上还有一个光芒凝聚的光环,是传说中的天使参,价值不可估量。

    人参是续命的极品药植,而天使参更甚,它的成分,可以压制疫体的活性,所以那些被急性感染的濒危病人,可以通过服用天使参,控制疫体侵染,等到灭疫士到来。

    当然,别说天使参比不上森千萝,就算咿呀是一株普通的盆栽,只因它是母亲的遗物,卫梵就不会和任何人交换。

    “好了,别吵了,送我回洞穴,你就自由了,算是你带我看到百草夜行的报酬。”

    卫梵抱起森千萝,催促盗草人,离开这么久,白羽袖肯定要急疯了。

    一路无话。

    蹲在地上,盗草人不舍的抚摸着花盆,不时的瞟一眼整理行装的卫梵,脸上表情纠结。

    “再见!”

    卫梵背起旅行包,朝着盗草人摆了摆手,眼神中没有任何的贪婪和懊悔,他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少年,不会因为稻草人价值连城就食言而肥。

    “叨叨!”

    盗草人失魂落魄的往回走,牵着的天使参都丢掉了,也不在乎,森千萝的离去,仿佛就像在它的胸口上挖出了一个洞。

    出了莽山,重新看到人类的痕迹,卫梵有一种从野人回归的感觉,忍不住扯着嗓子发出了一声大吼。

    路过的砍柴人,一脸看到神经病的嫌弃。

    “喂、少年,有什么好货色吗?”

    字迹剥落的站牌下,是一张爬满了铁锈的长椅,几个采药人坐在那里,打了声招呼。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卫梵摇了摇头。

    采药人不屑的笑了笑,也没把他当一回事,这个行当,需要的是经验,卫梵太年轻,肯定是一无所获。

    长途汽车很简陋,连玻璃窗都没有,就是一个四面透风的铁箱子,还颠簸的要命,但是卫梵却很喜欢。

    惯例的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左手托着下巴,欣赏着怎么都看不腻的风景,蓦然,卫梵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低头,便看到盗草人背着大包小包,爬山了座椅。

    顾不上放下行囊,盗草人就迫不及待的跪在森千萝旁边,用脸颊摩擦盆栽,一脸的幸福。

    “你要跟我回家?”

    卫梵调侃。

    盗草人扭头,上下打量了卫梵一眼,就嫌弃的扭头,一口口水吐在了坐垫上,鄙视之情溢于言表。

    啪啪啪!

    咿呀伸出根须,猛扇盗草人的脸庞,这货却是甘之如饴。

    “受虐狂!”

    卫梵嘀咕了一句,示意两个小家伙不要被前边的乘客看到,便闭上了眼睛休息。

    赶回小镇已经是深夜了。

    家具擦拭的一尘不染,显然是白羽袖每天都来打扫,书桌上还用墨水瓶压着一张纸,画着一张愤怒的小脸。

    “希望这次不会被责怪的太惨!”

    卫梵收起画纸,开始处理草药,否则保存不当,会造成药效流逝。

    盗草人检查了一下新环境,还算满意,就开始在窗台堆放行李安家,它要和森千萝睡在一起才安心。

    “喂,你是嫌弃我活的不够长吗?”

    卫梵无语,虽说盗草人很罕见,但是它的外型终究是上过植物大百科图鉴的,要是被心怀叵测的人看到,绝对会用尽一切手段抢夺的。

    盗草人完全无视了卫梵。

    “你也会被抓走,泡进标本瓶中。”

    卫梵看到盗草人一脸迷茫,用手抓着脑袋,便走到墙角,掀开了咸菜坛子,“瞧,就合腌萝卜一样!”

    咻!

    盗草人跳了过来,扒着坛口瞅了一眼,看到那些泡的发胀的萝卜,漫不经心的表情顿时变得惊恐,摔在了地上,接着狂奔回窗台,收拾它的行李。

    卫梵以为盗草人会被吓跑,没想到它却是一溜烟蹿到了床下,不过跟着又冲出来,跳上了床头的抽屉,打开,躺了进去,左右滚了几圈后,这才满意的松了一口气。

    “……”

    如果这货不是一个受虐狂,还总喜欢鄙视自己吐口水,卫梵绝对很欢迎家里住上一只盗草人。

    “房租怎么办?哦,就是你住在这里,要支付相应的报酬!”

    卫梵解释。

    盗草人从行李中,翻出了两个被藤蔓困住的幽灵菇,丢在了地上。

    “这本来就是我的吧?”

    卫梵郁卒。

    “咳,呸!”

    盗草人的回答很简单,直接就是一口口水。

    “咿呀!”

    卫梵喊人。

    一条根须从盆栽中伸出,缠上盗草人的身体,捆绑成龟甲缚的姿态,把它倒吊在空中。

    “别紧张,这是欢迎仪式。”卫梵屈指弹了一下盗草人的脑袋:“你不是总喜欢‘叨叨’的乱叫吗?以后就喊你叨叨了。”

    不再管这个小家伙,卫梵打水,简单的梳洗后,便钻进了被窝。

    “幽灵菇采到了,希望郑煌不会反悔。”

    卫梵觉得自己有点杞人忧天,为了讨好校长,拿到上京大学的推荐信,恐怕再高的代价,郑煌估计都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