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十七章 学院第二
    在自己的家,会有一种天然的安全感,卫梵一觉便睡到了日落西山,随手找了一块面包垫肚子,他就拿上装了水晶玫瑰的袋子,冲出了家门。

    晚霞染空。

    “白羽袖,你不觉得天空很美吗?”

    曾诚斜倚着墙壁,一根手指把玩着额前的长发,用自认为文艺范儿的声调把妹:“和你很配!”

    在曾诚的身后,是十几个正在抽烟的学生,堵住了街道,回家路过的学生,看到他们,纷纷绕道。

    不仅是学校排名第二的优等生,还有一个苍岛市首富的老爸,曾诚的威风可要比学院第一的宋谦名大多了,是真正意义上的校霸。

    “请让开,我回家!”

    白羽袖神色冰冷。

    “我送你呀!”

    曾诚很是自来熟,伸手就要去抓轮椅,只是白羽袖连退。

    “喂,不知道多少女生想和我们曾大少一起回家,都没机会,你一个残疾,不要不知好歹。”

    有学生骂骂咧咧。

    在长街的远端,有一个街心公园,几个女生正吃着甜筒,坐在栏杆上,眺望着这边。

    “倩姐,你什么时候和白羽袖关系不错了?”方瑜不解:“为了她得罪曾诚,得不偿失。”

    “我只是不想看到女生被欺负。”

    朱碧倩找了个借口,她才不会告诉同伴,帮白羽袖,是为了卖卫梵一个人情,好让他加入自己的团队。

    “咦?那不是卫梵吗?有好戏看了!”

    “别期待了,全校没人敢惹曾诚。”

    “卫梵一个差生,哪里打得过这些人?真是白瞎了那张俊脸。”

    女生们议论纷纷。

    “过去看看!”

    朱碧倩行动了,曾诚面黑心狠,一旦冲突,卫梵铁定被打成重伤,到时候别说前十,毕业考都参加不了。

    “喂,这里禁止通行。”

    看到卫梵冲过来,十几个学生站了起来,拦住了去路。

    “让开!”

    卫梵很不耐烦,白羽袖每天放学,都会去他家里,所以路线是固定的,他还想着碰到了她,该怎么解释逃课,没想到却看到她被欺负。

    “小梵子!”

    白羽袖喊了一声,就要绕开曾诚,可是被抓住了轮椅。

    “你听不懂人话呀?滚!”

    一个短发脾气暴躁,咒骂着,抬脚就踹向了卫梵的小腹,他们一向嚣张霸道,觉得每天不打个架就不叫青春。

    只是今天踢到了铁板。

    卫梵的耐心快要消耗殆尽了,看到曾诚拉扯白羽袖,火气更是往上冒,直接抬脚,踹向了短发。

    砰!

    卫梵的速度太快了,短发的腿连他的衣服都没擦到,肚子上就挨了一脚,巨大的力量,让他整个人抛飞出去,滚了好几圈。

    漫不经心的学生们愣住了,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个学校,居然还有人胆敢反抗他们,要知道平时吼几句,那些软蛋学生就会乖乖的把零花钱交出来,至于挨揍,更是只会求饶。

    “揍死他!”

    认为面子被冒犯的学生们一拥而上。

    卫梵夷然不惧,长臂一伸,抓住了左侧一个学生的衣领,用力横拉,挡在身前,跟着又是一脚踹出,扰乱了他们的队形。

    旁边的一个大个冲上,挥拳打向卫梵的鼻子。

    砰!

    卫梵出拳,和大个对轰,对方的臂骨直接断折,骨刺都刺破了皮肉,一片鲜血淋漓。

    啊!

    惨叫声瞬间响彻长街。

    “弄死他!”

    这些混混学生也急眼了,一拥而上,有三个甚至拔出了匕首,表情狰狞,嘶声怒吼。

    卫梵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侧身躲开捅击,一记手刀砍在攥着匕首的手腕上。

    咔嚓!

    腕骨断裂,卫梵抓着他的头发,顺势往墙上一撞。

    砰!

    学生晕死过去,卫梵左脚用力蹬地,跨步抢攻,近身后,右腿抬起,膝撞攻击。

    砰!

    面前的学生捂着小腹倒了下去,身体抽搐着,有胃酸像小溪一样从嘴角流出。

    “我抓到他了。”

    一个学生绕到卫梵背后,抱住了他,可是刚喊完,发梢就传来了剧痛,头皮都要被揪下来了,跟着天旋地转。

    卫梵挣开,一个大风车灌篮,将抱着他的学生砸在了地上。

    砰!

    尘土飞扬。

    跑进了长街的朱碧倩一行僵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卫梵肆虐。

    “这也……太暴力了吧?”

    方瑜眼看着卫梵的长腿仿若钢鞭一样,扫在了一个拿匕首的肩膀上,那家伙直接凌空飞去,撞在墙壁上,跌下来的时候,胸口又被补了一脚,像皮球似得飞去,砸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卫梵趁势进攻,根本没有一个人可以挡下一击,不到两分钟,十六个打惯了群架的混混学生全部****翻在地。

    迈过这些哀嚎的家伙,卫梵走向曾诚。

    “好酷!”

    女生们尖叫,她们就喜欢这种强势的男生。

    “挺能打!”

    朱碧倩赞了一句,作为优等生,她能看懂更多的内容,卫梵的实战经验不少,而且身体素质太棒了,神经反应、协调性、爆发力,都是一等一,对了,还有那超乎常人的冷静,这种人不做灭疫士,简直是浪费。

    “要不要这么野蛮呐?”

    曾诚调侃,眼神中划过了一抹阴鸷。

    “有事没?”

    卫梵挡在了两个人之间。

    白羽袖摇头,握住了卫梵的手。

    “有事的是我的人耶!”曾诚被无视,心里很不爽:“卫梵,你本来就要被开除了,现在伤了这么多人,是绝对没有挽回的机会了。”

    “开除?”

    白羽袖黛眉微蹙。

    “明明是你的人找事好吗?”朱碧倩插嘴,“我可以作证。”

    “哦?我们的朱大小姐什么时候看上这个小子了?你不是只喜欢女生吗?”曾诚走了几步,不解地低声质问:“这个穷小子有什么好?你为了他要和我作对?”

    “看在我的面子上,大家和解怎么样?”

    朱碧倩家世不错,但也不想得罪曾诚。

    “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送给白羽袖一件礼物而已!”

    曾诚掏出了一个蓝色的精致盒子,打开,便有一枚钻石戒指静静的躺在里面,在晚霞下,闪烁着迷离的光彩。

    “哇,是蒂雅的珠宝!”

    方瑜尖叫,眼睛都在放光,这可是著名的奢华品牌。

    曾诚保持着绅士的微笑,心底却是志得意满,瞧不起卫梵,追女人,他可从来没输过,价值十几万块的珠宝一送,女生的心扉也就打开了。

    “不需要!”

    白羽袖语气冰冷的拒绝,压根都没扫钻戒一眼。

    “呵呵,没关系,你很快就会需要了。”

    曾诚以为白羽袖抹不开面子,所以也不在意,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卫梵彻底踩下去,证明自己比他优秀:“这个袋子,是送给羽袖的礼物吗?”

    “卫梵,你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朱碧倩催促,卫梵就是一个穷鬼,要不然也不用为了生活费进莽山采药,他就是拼死拼活干上十年,也买不起这枚戒指。

    “怕什么?礼轻情意重呀!”

    方瑜伸手便抓过了卫梵手中塑料袋,随手打开:“咦,玫瑰,还是水晶的?你挺有心思的嘛?在哪做的?很逼真!”

    水晶玫瑰晶莹剔透,映射着火烧云,每一片叶子,在晚风中微颤,充满了生命的质感。

    其他女生也默默点头,单从卖相上来看,玫瑰并不逊色与那枚钻戒,就是价格差了太多。

    “好好闻,你喷的是什么香水?”

    方瑜凑近玫瑰,嗅了一下,然后表情就僵住了,因为鼻子碰触到了花瓣,而明明看上去是水晶的质感,却仿佛植物一样柔软。

    “怎么回事?这不是水晶做的假花吗?”

    方瑜下意识的伸手掐了一下,众人便看到水晶花瓣变形,留下了一个指甲印。

    “等等,这难道是水晶玫瑰?”

    朱碧倩平时读书不少,最先反应过来。

    方瑜一脸震惊地看向朱碧倩,又盯向手中的袋子,手一抖,就差点把它摔了,其他女生很好奇,可是没一个敢伸手触摸,因为太贵了。

    “你是说,它是玫瑰中的皇后,号称最完美的爱情象征,永不凋零的水晶玫瑰?”

    方瑜的嘴唇都哆嗦了,水晶玫瑰是蔷薇科植物的王者,拥有神奇的特性,那就是摘下后,永远不会枯萎,而且芳香四溢,所以它代表着永恒的爱情,尽管没有登上神奇物种榜单,但是价格依旧高昂。

    一支水晶玫瑰,市价都在百万以上,现在有多少?一整束,至少二十几支!

    “应该不是吧?”

    方瑜都要急哭了,如果真的是水晶玫瑰,自己掐上一个指甲印,恐怕要赔好几万。

    卫梵耸了耸肩膀。

    “你……你……怎么用塑料袋装玫瑰呀?”就像抓着烫手的山芋,方瑜把袋子递给了白羽袖:“我不是有意的!”

    “放心,卫梵很大度,不会让赔的。”

    朱碧倩帮腔,同时意外的打量着卫梵,这个男生,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哇,真的是水晶玫瑰呀?”

    女生们围在白羽袖身边,叽叽喳喳,至于捧着钻戒站在旁边的曾诚,直接被无视了。

    不说水晶玫瑰抵得上一千枚这种钻戒,单是稀有度和唯美的外观,就完爆。

    “好,很好!”

    曾诚砸了钻戒,澎湃的灵压汹涌而出。

    啊!

    女生们尖叫,头疼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