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十八章 开除学籍
    卫梵毫不示弱,灵压轰出。

    “锻体境中期?呵呵,好弱!”曾诚不屑,转身离开:“白羽袖,这种差生根本配不上你,等着瞧吧,我会在毕业考打败宋谦名,拿到第一名,然后考上上京大学。”

    “你惨了,别看曾诚平时一副绅士的模样,他很记仇的!”

    方瑜提醒,等不到毕业考,他就会报复卫梵。

    “倩姐,多谢你了。”

    白羽袖取出一支水晶玫瑰,递给朱碧倩。

    “我不能要,太贵重了。”

    朱碧倩拒绝,她发现卫梵的境界又提升了,居然抗的下锻体境巅峰的灵压冲击,就连白羽袖,也是一脸的轻松的模样。

    “收下吧!”

    白羽袖笑起来很甜,连朱碧倩都有些失神,可惜了,要不是个残疾,一定迷倒很多男人。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还有学籍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去找秦珊老师说明的。”

    朱碧倩待人接物,确实让人如沐春风。

    “不用了,我们自己会处理的。”白羽袖转动轮椅:“告辞。”

    “再见!”

    卫梵摆了摆手,推着白羽袖离开。

    “这小子真的是个穷鬼吗?价值上百万的玫瑰送了人,眼睛都不眨一下?”

    方瑜疑惑。

    “看来白羽袖肯定有什么秘密,否则曾诚怎么会突然追求她?”

    朱碧倩陷入了沉思。

    回到家,白羽袖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担忧,一把抱住了卫梵:“你疯了,去抓幽灵菇?以后不准再去莽山。”

    “这也是历练呀!”

    卫梵解释,幸亏伤势都被百草夜行时的绿潮治愈了,不然让她看到,会更伤心。

    “哼,郑煌明显在坑你,他即便要幽灵菇讨好校长,也会找专业采药人,你算什么?”

    白羽袖分析。

    “郑煌没有坑我的理由呀,再说他也没期待我能找到,只是觉得我对莽山熟悉,就顺便搂草打兔子而已。”

    卫梵倒茶,然后把两个草绳捆着的幽灵菇放在了桌子上。

    “啊?你抓到了?”

    白羽袖的话,都被堵了回去,只剩下惊叹的表情,随后听着卫梵的描述,目光中满是崇拜。

    “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

    欣赏着卫梵的战利品,白羽袖心中全是与有荣焉的自豪,不过跟着就蹙起了眉头:“朱碧倩是怎么回事?”

    “她想要请我加入她的团队,一起应对京大的考试。”卫梵把森千萝搬了过来:“给你介绍个新朋友!”

    “没想到朱碧倩眼光倒是不差。”一切欣赏卫梵的人,都能得到白羽袖的好感:“啊,这是什么?”

    咿呀从花苞中显身,没有说话,而是观察了一下光线的入射角度后,双手交叠,摆在左胸前,做出了一副微笑的表情。

    足足一分钟,没有人说话,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了。

    “干嘛呢,打招呼呀!”卫梵小声催促:“你这么笑不累呀?”

    咿呀纹丝不动,

    “啊,我明白了,你是在模仿蒙娜丽莎的微笑。”

    白羽袖一拍巴掌,恍然大悟。

    “什么?”

    卫梵无语。

    “很赞!”

    白羽袖比了一个大拇指。

    “咿呀!”

    小女妖眉开眼笑,伸出大拇指,和白羽袖一碰,在她看来,能欣赏她艺术的,都是朋友。

    “好可爱!”

    白羽袖用指肚摩擦着咿呀,森千萝要不是卫梵无法割舍的母亲遗物,她都想要带回家了,而且看来,这肯定是珍稀的神奇物种。

    “盗草人呢?”

    卫梵打开了抽屉。

    咻!

    叨叨跳上了餐桌,看到白羽袖……的胸部,照例是鄙视的一口口水,吐在地上。

    “找揍呀!”

    卫梵一脑门黑线。

    “呵呵,挺有趣,这是盗草人?你居然连这个都抓到了?”

    白羽袖很谨慎,朝着窗外瞅了一眼。

    ……

    卫梵送青梅竹马回家,一路上,讲述了这段时间的经历。

    “早点回去休息吧,学籍的事情不用操心,我会帮忙的。”

    白羽袖很心疼,尽管卫梵说的轻描淡写,可是她知道,要得到那些收获,一定会付出巨大的艰辛。

    “没事啦,秦珊开除不了我的。”

    卫梵离开,毕业考临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第二天是周末,卫梵打算拜访一下秦珊老师,解释一下逃课的理由,可是有不速之客登门了。

    “我不卖血了。”

    卫梵态度坚决。

    “别忙着拒绝,看看这是什么?”

    周大管家把一个皮箱放在了桌子,炫耀式的打开,露出了一叠叠摆放整齐的百元纸钞:“一百万,只要你点头,都是你的!”

    “你要买我的命?”

    卫梵冷笑。

    “哈哈,我要你的命干什么?”管家笑着缓和气氛,心头却是一紧,尽力打消卫梵的顾虑:“你多心了,毕业考在即,我们家主只是想给大少爷换一次血,期望拿到第一名。”

    “不换,你走!”

    卫梵拒绝,全身大换血,他至少要躺半年才能恢复,再说上了手术台,一旦被麻醉,谁知道主刀的灭疫士会做出什么事情?就算被换了器官,他都不知道。

    “卫梵,一百万不少了,你别得寸进尺。”

    管家的脸色也黑了下去。

    “你就是拿一千万来,都别想换我的血。”卫梵彻底失去了耐心:“别逼我骂人,走!”

    “你即便再努力,也考不进年级前十,退一步来说,就算你拿到了资格,你上得了京大?不如把鲜血换成钱,一百万呀,多少人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管家力劝。

    “是呀,像周处泽那种废物,别说一百万,十万都赚不到。”

    卫梵讥讽。

    “可他有个好爹!”管家冷笑,离开房间:“你也别忙着拒绝,再考虑一下,三天后,给我答案,请记住,错过了这次,你就没翻身的机会了。”

    “等等!”

    卫梵喊人。

    “这才对嘛!”

    管家以为卫梵改主意了,可是转身,便看到皮箱擦着鬓角飞过,纸钞洒了一地,顿时满脸愕然。

    一百万呀,别说那些乡下少年,就是他都要动心,可是卫梵眼皮都不眨一下就给丢了出来。

    “我能不能出头,是看我的能力,不是看你们周家!”卫梵大骂,竖了一个中指:“滚!”

    “天真的小子,你真以为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你的手中?”管家露出了一个嘲弄的笑容:“答应下来多好,现在,你连一百万都得不到了。”

    秦珊的家很好找,但是门不好进。

    “姗姗,那个学生,已经站了六个小时了。”

    卫梵顶着午后的大日头站在大街上,汗流浃背的就像从水中捞出来似得,善良的秦母看的不忍心,劝了女儿一句:“你就见他一下吧?”

    “卫梵,你走吧,我不会改变主意的。”

    一身睡衣的秦珊出现在窗前,态度坚决。

    “老师,我这几天是为了……”

    不等卫梵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管你是为了什么,毕业考在即,我不想因为你一个差生,干扰了大家的学习氛围,耽误了前途。”

    秦珊解释。

    “我最多就是逃课,打扰谁了?”

    站了一上午,又累又渴,还被污蔑,感觉委屈的卫梵,语气不免硬了一些,在学校中,他一直都是个小透明,除了为了赚取生活费,逃课多一点,根本没做过什么坏事。

    “你还不知道悔改?”

    听着卫梵犟嘴,秦珊的气就打不一出来:“你是差生,还不努力,这就是你最大的错误,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被开除了。”

    砰!

    窗户被关上了,秦珊根本不给卫梵任何解释的机会。

    “我……”

    好多话都堵在了心里,卫梵难受的要命,不过他终究是没有发作,将礼物放在门口,鞠了一个躬后,转身离开。

    “你是不是弄错了?多懂礼貌的一个孩子呀!”

    秦母觉得卫梵很顺眼。

    “我就算不开除他,他也进不了年级前十,所以只能放弃,我不想那些有机会拿到好名次的优等生因为他而受到影响!”

    面对着母亲,秦珊说出了心里话,她要成绩,她要证明自己,所以那些不安的因素,都要剔除。

    “怎么办?”

    躺在小屋前的榕树下,卫梵反握着匕首,一刀一刀地戳着地面,去求朱碧倩?别开玩笑了,他活了十五年,从不曾求人,那么现在,也不会。

    “吆,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郑煌来了,蹲在路边欣赏花草:“你就算没采到幽灵菇,我也不会嘲笑你。”

    “三百万拿来,幽灵菇拿走!”

    卫梵懒得废话。

    “什么?”郑煌装不下去了,豁然起身:“你真的采到了?让我看看。”

    “先拿钱!”

    卫梵催促。

    “哈哈,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耍我?”

    郑煌不信,一个差生,能采到罕见的幽灵菇?就算京大的优等生,都不敢夸这个海口。

    卫梵回屋,很快提着两个被草绳帮着的蘑菇走了出来。

    “让我看看!”

    郑煌的瞳孔猛地一缩,伸手去抓,水母状的外形,还有这个花纹,没错了,是幽灵菇。

    “拿钱!”

    卫梵躲开了。

    “我需要验证一下!”

    郑煌找借口,打算先难道手上再说,他压根就没想到卫梵会找到幽灵菇,这么做,纯粹是碰运气,再加上杨浩的怂恿,所以三百万什么的,根本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