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梵医 > 第十九章 拜访校长

第十九章 拜访校长

        卫梵没说话,但是讥笑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

        “咳咳!”

        郑煌脸一红,知道自己的小聪明被察觉了,不过手段还是要用的:“我听说你要被开除了,我帮忙说情,再支付你一百万如何?”

        “你的面子可真贵!”

        卫梵撇嘴。

        “哈哈,你以为谁都能在张校长面前说上话?告诉你,毕业考临近,好多人带着重礼去找他,就是为了拿到京大的考试资格,可全吃了闭门羹。”

        郑煌冷笑。

        “没钱就别废话了,滚蛋!”

        卫梵没心情扯淡。

        “喂,你别给脸不要脸。”郑煌伸手去扯卫梵的衣领:“我吃点儿亏,给你二百万。”

        啪!

        卫梵拍开了郑煌的手:“滚,别再让我说第二次。”

        轰!

        郑煌的灵压宣泄而出,一拳打向卫梵的脑袋,反正这小子没权没势,就是一个孤儿,所以他准备硬抢。

        早就防备着偷袭的卫梵面不改色,在郑煌灵气喷涌的瞬间,率先抢步,右拳握紧砸出。

        砰!

        双拳对撞。

        一股大力袭来,拳头刚刚伸到一半的郑煌根本发不上力,踉跄后退,还没站稳脚步,卫梵再冲。

        砰!砰!砰!

        卫梵灵气全速运转,双拳带着破风声猛轰,仿佛一台战车,要碾碎眼前的一切。

        “怎么可能?”

        郑煌满脸愕然,自己可是锻体境后期,怎么可能挡不住一个中期的杂鱼?他不信邪的猛提一口气,想要拔刀,可是对方更快,呛啷一声,拔出了自己腰间佩戴的斩医刀,横在了脖颈上。

        “还要打吗?”

        此时的卫梵,站在那里,渊渟岳峙,潇洒的一塌糊涂。

        “你……”

        郑煌的眼睛被刺痛了,刚要威胁,便察觉到斩医刀切破皮肤,有湿热的鲜血流下,于是他的眼神中闪过了慌乱:“你这个疯子,要是杀了我,我父亲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哼,胆小鬼!”

        卫梵丢开了斩医刀,转身回屋,仔细地体会着身体的变化。

        百草夜行中的绿潮,是一种神秘的植物精粹,它们强化了卫梵的生命力,让他的身体更具活力,如果说生命力之前是一盏烛火,那么现在就是一堆旺盛的篝火。

        “好了,是我不对,三百万,我现在就回去取,你千万不要把幽灵菇卖给别人。”

        郑煌的拳头攥得死紧,恨不得立刻宰了卫梵,不过还是知道大局为重,主动道歉安抚他。

        “哼,等我拿到了京大的推荐信,再好好的收拾你。”

        郑煌怨愤离开。

        卫梵已经不相信郑煌了,坐在书桌前,思考破局的办法。

        “是否开除我,张校长拥有最终决定权,如果我治好他女儿的疫病,证明自己的价值,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张校长除了古板以外,风评不错,就算卫梵舍得幽灵菇,想白送,估计也排不上号。

        办法有了,但是执行起来,困难重重,如何见到张校长,就是一个难题,正如郑煌所说,毕业考临近,送礼的人太多,其中不乏大人物,为了谁也不得罪,张校长闭门谢客了。

        “即便见到,该怎么说服他,一个学生贸然要给你的孙女治病,你敢吗?肯定当成骗子,乱棍打出!”

        卫梵嘀咕着,铺开了一张白纸,开始撰写计划。

        第一医院是冬木市最好的医院,以张校长的财力,肯定会在这里给孙女做定期检查。

        虽说肥肌性疫病并不致命,但是不排除突变的可能性,而且疫体成熟排出孢子后,彻底根治的几率就会下降五成。

        卫梵坐在花坛边,盯着对面出入医院的行人,在他的左手边,是张玲半年来的病例报告,

        这种东西不是机密,但依旧让他花了二千块,才从一位护士的手中买到,不过很值,通过病历表上的时间,他得知张校长一般都是周六上午带孙女来检查,因此早早来等。

        出现了!

        那是一个带着口罩的小女孩,大概十岁左右,胖的犹如一个皮球,脸颊两侧的肉更是往下坠,像沙皮犬。

        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拉着女孩的手走上台阶,是校长无疑。

        “加油!”

        卫梵深吸了一口气,收拾好资料,背起旅行包穿过马路,开始行动。

        因为是每周一次的定期检查,所以很快,检查过疫体的栓色,确定稳定后,就结束了。

        “爷爷,我想吃烤肉!”

        张玲撒娇。

        “校长,您好!”

        等候在走廊的卫梵看到他们出来,立刻露出笑容,迎了出来,他并没有装作偶遇,毕竟为了说服校长,他带了太多的资料,让人家一看就知道是有备而来。

        “嗯!”

        张校长点了点头,在苍岛疫士任职二十多年,他的门生故吏太多了,更何况还是一个学生,没资格让他驻**谈。

        大人物都这样,卫梵早有预料,于是按照既定计划,从张玲下手。

        “这是您的孙女吗?真可爱!”

        卫梵不着痕迹的挡在了张玲面前,掏出一枚糖果:“来,哥哥给糖吃!”

        “欧耶!”

        张玲欢呼一声,抢过糖果就拨开糖纸塞进了嘴巴里。

        肥肌性患者一直会有饥饿感,再加上是甜食,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根本没有抵抗力。

        “你……她不能吃甜食!”

        张校长涵养不错,虽然有些恼怒,但是没有爆发,毕竟卫梵也是出于礼貌。

        “放心,这是不含糖份的糖果,另外,小妹妹是肥肌性患者吧?如果是大人,这个程度没什么,但是她还小,应该尽早治疗,不然成年后,会造成太多不良后果。”

        卫梵尽量让话题风趣、并且增加校长的负罪感:“哪个女孩不喜欢青春健美?小心妹妹以后抱怨您!”

        “唉,治疗过,但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嘴,总是复发!”

        说到心事,校长叹气。

        “这不能怨小妹妹,肥肌性疫体的症状就是嗜吃、贪睡,消化过度,控制饮食,不是治愈的办法。”

        卫梵侃侃而谈。

        “大哥哥说得对。”

        小孩子的是非观很简单,听到卫梵帮忙说话,张玲就对他好感大生,被拉着手,也不挣开。

        孙女不走,校长自然也没催促。

        “治愈肥肌性疫病,手术难度不大,只是C级,但是针对性的药品比较难找!”

        卫梵想摸一摸张玲的头发,增加亲近感,可是又担心校长不喜。

        “嗯!”

        张校长不感兴趣,这些内容,他早研究过:“玲玲,走了。”

        “哦。”

        小女孩走了几步,突然捂住了肚子:“哎呀,我想上厕所。”

        “啊,那赶快去!”

        张校长大喜,肥肌性患者排便次数比较少,容易积累毒素,为了让孙女上厕所,他可是花费了不少功夫。”

        时间无多,卫梵取出十几页厚的本子,递给了校长。

        “这是?”

        因为刚才的交谈,张校长对卫梵感官还行,随手翻了几页,字体公正、飘逸,有一种铁画银钩的美感,单是看这笔字便是一种享受。

        “三种治疗方案……”

        卫梵语速极快,且又清晰的描述着,将他对肥肌性疫病认知、看法、以及治疗手段简单解释了一番。

        “道理我都懂,但是幽灵菇呢?”

        张校长摇了摇头。

        “我有!”

        卫梵斩钉截铁。

        “什么?”

        张校长愕然抬头,盯向了卫梵。

        “我有!”

        卫梵重复:“我前几天进莽山,抓到的。”

        “你要想什么?”

        张校长的脸色沉下去了,如果再不明白这个少年是蓄谋已久,那他就是个蠢货:“京大的推荐信,我不可能给你的,那样对其他学生不公平。”

        “钱呀,我治病,您付钱。”

        卫梵微笑,只有最简单的要求,才不会被抵触。

        “你主刀?”

        张校长摇头:“绝对不行。”

        “肥肌性疫体没有二次感染的危险,即便我手术失败,也只是保持原样,更何况还有您在场指导”

        卫梵争取。

        “不行,你才多大?十五岁吧?”张校长第一次认真打量卫梵:“按照市场价,四百万,幽灵菇我买了。”

        “我不会卖的,您想,手术成功,皆大欢喜,如果失败,您什么损失都没有,为什么不试一试?”

        卫梵力劝:“为了这场手术,我准备了很久,也做了多次模拟手术,对幽灵菇的用量药性有充分了解,总比那些贸然上手的灭疫士要强。”

        张校长犹豫了,四百万对他来说,也不是小数目,而且还有这份详尽到爆炸的治疗方案,比那些职业灭疫士做的也不差,可见眼前的少年,是付出了巨大心血的。

        “校长,我会给您一份足够下一次手术用量的幽灵菇,而且我还可以签下协议,如果失败,我愿意以死谢罪!”

        卫梵双手放在腿侧,九十度鞠躬,态度真诚。

        “请给我一次机会。”

        张校长悚然一惊,这个少年,是认真的,他将未来,都赌在了这一次手术上,他比自己预计的还要勇敢,而且无论是言谈举止,自始至终,都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你叫什么?”

        张校长好奇的询问。

        “卫梵!”

        卫梵不卑不吭。

        “什么?”

        张校长的表情凝固成愕然,这不就是秦珊要开除的那个总是逃课的差生?他竟然敢毛遂自荐给自己的孙女治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