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梵医 > 第二十一章 黑暗掠夺

第二十一章 黑暗掠夺

        轰!

        拳风凛冽。

        走向卫梵的惯匪吃惊的长大了嘴巴,那可是足以迷倒一头猛犸巨象的麻醉雾,这个少年怎么还能动?不过他并没有惊慌。

        根据打探到的消息,这只是一个差生。

        “乖乖的睡着不好吗?非让我毁尸灭迹。”

        惯匪抬臂格挡,满脸不屑。

        砰!

        重击到来。

        惯匪就像被攻城锤击中,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撞在了几米外的墙壁上。

        卫梵右脚蹬地,像掠食的猛兽窜出。

        砰!砰!砰!

        重拳连攻。

        “怎么可能?”

        惯匪脸上的轻视凝固了,眼睛中全是不可思议,这爆发力堪比锻体巅峰,将他瞬间压制。

        唰!

        一道刃光闪过。

        卫梵被逼退。

        “该死,这是差生?郑煌耍我呢?”惯匪嘀咕了一句,手持斩医刀,一脸狞笑的盯着卫梵:“把幽灵菇交出来,不让我活刮了你。”

        叮!

        云雀出鞘,宛若鸟鸣破空。

        卫梵脸色不变,跨步抢攻。

        “艹,我看你才是惯匪吧?”

        惯匪吓了一跳,以前砍人抢劫,凶相杀意一露,那些人就怂了,可是这个倒好,别说逃走,居然主动进攻。

        噹!

        刀刃撞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一股大力传来,让惯匪手腕发麻,几乎握不住斩疫刀。

        卫梵抢攻,没有任何花哨,全都是最迅猛的直击。

        以快打快!

        惯匪的速度瞬间被拉到了极限,他原本以为自己是锻体境后期,收拾卫梵小菜一碟,可哪怕动了武器,依旧被压制。

        “怎么办?”

        惯匪瞟向了窗户,犹豫着是不是逃走,他原本听喝醉了的郑煌说卫梵有幽灵菇,才想来发一笔横财,没想到碰上了硬茬子。

        卫梵的灵气全力转运,释放女妖刀语。

        豪炎十字斩。

        唰!

        两道炙热的火焰在空中交织成十字状,斩杀惯匪。

        惯匪举刀格挡。

        轰!

        十字炸开,火花飘散。

        豪炎旋风。

        唰!

        橘红色的火焰弥漫,卫梵拧腰摆臂,整个人平躺,握着云雀,像大风车一样旋转着连斩惯匪。

        砰!砰!砰!

        惯匪被轰的后退,感觉脸庞发烫,头发都要被点着了,几步后就撞到了墙壁,斩医刀更是直接断成了两截。

        咻!

        惯匪将断刀掷出,转向就跑,可惜卫梵不会给他机会。

        火鸟哀鸣。

        斩医刀上的火焰涌出,凝结成一只椰子大小的火鸟,在尖锐的鸣叫中,飞射向惯匪。

        轰!

        惯匪撞开房门只跑了几步便被火鸟命中,火焰爆发,瞬间将他吞没,等到几秒后消散,只剩下一具焦黑的尸体。

        卫梵冲了出去,检查有没有余党。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臭味,尸体烧的,面目全非。

        “现在,尸体怎么办?”

        卫梵蹙眉。

        这个世界被海洋分成了五块大陆,东部大陆被誉为太阳升起的地方,也叫东土,拥有上百个国家,其中夏国最大,而卫梵便是夏国人。

        文教不兴、科技落后,再加上疫体的大范围横行肆虐,让这个世界的文明就像一个蹒跚的老人,迈不出大步。

        据说数万年前,大陆文明高度发达,环游世界一周,也不过是半天的时间,而现在,需要足足一个多月,还十有八九会死在途中。

        在大陆的历史上,爆发过三次差点灭绝人类的巨大瘟疫灾害,全世界被波及,生态圈遭到破坏,大量的生命死亡,文明被摧毁,出现了断层。

        这是一个失落后的世界,七成以上都是人类从未涉足的地域,它们被巨大的雨林、山脉、河流覆盖,栖息着众多的未知物种。

        在这样的时代,国家的政体也是繁杂多样,普遍滞后的,夏国的律法没那么严苛和古板,杀掉入室抢劫的匪徒,不需要负任何责任。

        当然,要及时向治安部门报备,还要缴纳一笔费用,那是人家帮忙处理尸体的佣金。

        “连个战利品也没有!”

        卫梵撇嘴,惯匪连带着身上的东西都烤焦了,唯一值点钱的斩医刀也断了,简直是白打了一架。

        不过云雀的品质暂且不说,女妖刀语的威力真是绝赞,靠着它,斩除三丙级疫体应该是没什么难度了。

        盗草人双手高举,把盆栽托在头上跑到了尸体边。

        森千萝的根须伸出,刺进了尸体中,接着它就肉眼可见的干瘪了下去,最后被夜风一吹,碎成尘埃飘散,不留一点痕迹。

        “你的食物不会是尸体吧?”

        哪怕是敌人,卫梵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咿呀比划,它拥有黑暗掠夺的能力,因此食谱很广,只要蕴含生命能量的东西,都可以吃。

        “以后不能吃尸体!”

        卫梵警告。

        咿呀低下了头,两根纤细的食指对在一起,很委屈。

        呸!

        叨叨吐了一口口水,拿起弹弓就瞄准了卫梵,要给他来一发狠的,结果被森千萝的根须抽翻在地。

        “我会给你找食物的。”卫梵安抚:“还有你,今天谢谢了。”

        如果不是盗草人及时示警,卫梵肯定被迷晕了,后果不堪设想。

        咿呀点头,摘下了一片花瓣儿,奖励给盗草人。

        叨叨大叫着,接过花瓣儿后举在头顶,围着盆栽跳起了草裙舞,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张校长的家在富人区,是一幢独栋的别墅。

        “虽然我已经做了五种手术方案,但要亲自检查过小玲的身体,才能确定最终方案。”

        卫梵不卑不吭。

        “嗯,可以。”

        张校长点头,不是根据已经有的检查报告判断,而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卫梵的第一步,就得到了他的认可:“灭疫士,永远都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并且拥有独立的认知和判断。”

        “谢谢校长教诲。”

        卫梵立刻站了起来鞠躬。

        “不要这么拘谨。”张校长示意卫梵坐下:“你逃课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了,我不会开除你的学籍。”

        “谢谢。”

        卫梵松了一口气。

        “听我说完,以你的学识和实战力,如果超常发挥,很有可能拿到前十,得到上京大学的考试资格。”

        张校长盯向了卫梵的眼睛:“我允许你做手术,可是一旦失败,我不会要求你以死谢罪,但是我会开除你,你将再也不可能得到考入京大的机会,你还要做吗?”

        “做!”

        卫梵没有任何犹豫,重重的点了点头。

        “哦?”张校长扶了一下眼镜,有些好奇了:“为什么?”

        “我为小玲治病,不只是要得到机会,也是不想看到一个女孩受苦,她还有未来。”

        卫梵语气真诚。

        张校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灭疫士,当如此,不为利益,而是为生命挥刀:“去准备吧,手术定在后天下午三点,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告诉我。”

        “我需要血浆、疫床、营养液,以及全套的手术器械以及药品……”

        卫梵也不客气,这些东西他能买到,但是要花太多钱和精力,但是张校长准备,也就是几句话的事。

        “好!”

        听着卫梵张口准确地报上这些名词,张校长更满意了,就连全校第一的宋谦名都做不到这个程度,这个少年,是真的胸有成竹。

        两天的时间,卫梵没再去学校,而是重读有关肥肌性疫体的一切资料,并且处理了幽灵菇,模拟手术过程,考虑可能的突发意外,之后饱饱的睡了一觉,养足精神。

        在风和日丽的午后,斜挎着一个帆布书包的卫梵登门了。

        “东西都在衣帽间,你准备一下吧。”张校长看了一下手表:“三点开始手术,可以吗?”

        “可以。”

        卫梵点头。

        自有女仆带路,卫梵进去后,便是一阵感慨,富豪家换衣服的地方,就比自己家大好几倍。

        “以后我也要住上这样的房子!”

        卫梵发誓。

        “有什么需要,可以喊我。”

        女仆躬身离开,校长说过了,要给卫梵一个私人时间,让他静心。

        卫梵检查器械和药品,全部没问题后,拿起注射器,从左手筋脉上抽了100CC鲜血,注入血浆袋。

        他的血液中,红白因子浓度很高,是珍贵的急救品,对普通人来说,也是一种极好的补品,因此在黑市上,比正常血液的价格要高出几十倍。

        为了增加手术的成功率,卫梵也是豁出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卫梵坐在地上,眼睛微闭,用深呼吸调整状态,之后起身,穿上白色的手术服。

        灭疫士有五大基础装备,用来斩除疫体的斩医刀,防止感染的灭疫服、安置病人的疫床、用来保存疫体残骸的封疫筒、以及盛放器械和药品的疫箱。

        除了残破的云雀,卫梵现在一无所有,不过他相信,他一定会成为超凡入圣的灭疫士,不辜负母亲的期望。

        推开房门,卫梵走了出去。

        张校长已经等在外面了,还有两位经验丰富的女护士,都是他曾经的学生,今天来帮忙。

        卫梵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走进了由卧室临时改成的手术室。

        “校长?”

        两位女护士惊愕地对视一眼,还是问了出来,没办法,卫梵实在太年轻了:“由他主刀,没问题吗?”

        “只是一个小手术而已!”

        张校长安抚。

        “小玲玲,不要怕,睡一觉就好了,而且从今天之后,你想吃多少糖果都没有限制!”

        卫梵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将一枚森千萝的叶子递了过去:“来,含在舌头下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