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二十三章 完美首秀
    “你不行。”

    卫梵拒绝。

    咕咚。

    雀斑护士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看着那颗心脏,直接呆滞了,只要涉及到心脏,最低也是A级手术,主刀的都是医龙级的灭疫士,而且护士经验丰富,她这种,连打个下手的机会都没有。

    “加油!”

    长发护士递出一柄干净的手术刀,只能这么安慰。

    “谢谢,我不会动心脏。”

    卫梵接过,顺手就切在了摘下手套的右手臂上。

    “啊?你要干什么,小心感染。”

    雀斑护士尖叫。

    三个人眼看着卫梵就右手伸到心脏上,任由鲜血低下,都傻掉了。

    哗!

    鲜血犹如春雨,浇在心脏上,原本蠕动的疫体忽然停下了,跟着就疯狂的抬头,要爬向卫梵的手臂。

    “原来如此。”

    长发护士反应了过来,卫梵鲜血中的红白因子更多,对于疫体,就像更美味的食物,充满了巨大的吸引力。

    卫梵的手臂下压,几乎挨到女孩的心脏。

    疫体一接触到卫梵的皮肤,就吐出了大量的酸液,腐蚀皮肉,接着卖力的往里钻。

    第一次看到这么恐怖的场景,就算是长发护士,身体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输血,准备肠线,我要缝合刀口。”

    卫梵吩咐。

    “可你的手……”

    雀斑护士要吓尿了,那只疫体正以极快的速度钻进卫梵的体内,胳膊肉眼可见的隆起了一大块,可他的眉头都没眨一下:“你不害怕吗?”

    “闭嘴,不要打扰他,按照命令去做。”

    长发护士呵斥,卫梵的指令是对的,这种伤口,必须尽快处理,不然小女孩会死在手术台上。

    “谢谢!对不起!”

    张校长惊愕过后,便泪流满面,他知道卫梵这种举动,要承受巨大的危险,很可能一辈子被肥肌性疫体寄生。

    花费了两分钟,处理完女孩的刀口,卫梵这才有时间用消毒水清洗胳膊,因为失血太多,他有些头晕。

    “现在怎么办?”

    雀斑护士很担忧,谁知道那只疫体会移动到什么地方。

    “做手术!”

    卫梵回答着,撕拉一下,扯烂了手术服:“肥肌性疫体一般寄生在脂肪层比较多的部位。”

    “都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给我们科普?”

    雀斑护士急的都要尿出来了,不过卫梵的身体真好,肌肉线条完美的无以复加。

    “幸亏它在右腹部,不然一只手,我可没办法进行斩除。”卫梵笑了:“开心一点,至少小玲没事了,以后可以做一个健康的女孩,拥有高挑修长的身材。”

    没有人再说话了,眼看着卫梵消毒、注射幽灵菇药剂,切开自己的皮肉,将疫体抓出来,她们深深的被震撼着。

    啪!

    疫体被丢进了塑料箱。

    “欧耶,成功了!”

    等卫梵处理完刀口,雀斑护士终于跳了起来,欢呼出声,不过跟着又是一声尖叫:“啊,糟糕!”

    “怎么了?”

    张校长被吓到了。

    “忘了注射麻醉剂了。”

    雀斑护士看向卫梵,长发护士这样才反应过来,这个少年,就在没有麻醉的状况下,给自己开刀了。

    “我知道,尽管是局部麻醉,可依旧会影响我的准确度,所以只能忍了。”

    卫梵耸了耸肩膀。

    “这简直太疯狂了!”

    两位护士,一脸崇拜的看着卫梵,而张校长,已经是满目慈祥、这种学生,求都求不来,谁要敢开除,自己非和他拼命不可。

    卫梵笑了笑,坐在了椅子上,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尽了,疲劳、眩晕、疼痛充斥着身体,可是看着小女孩平静下来的睡脸,他的内心中,前所未有的满足。

    一切都安定了下来。

    卫梵准备回家大睡一觉,可是校长夫人说什么都不同意,精心准备了大餐,犒劳他。

    “真羡慕你的大心脏,第一次上手术台,哪怕只是当个递手术刀的护士,我都要紧张死了。”

    餐桌上,雀斑护士看着卫梵,充满了好奇。

    “我也紧张呀。”

    卫梵实话实说,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对人手术。

    “你以前做过手术?我看你的手都没有任何轻颤的迹象,这可是好多灭疫士都渴望的资质。”

    长发护士喝了一口红酒。

    “我以前给感染了疫体的动物和植物做过斩除手术。”

    犹豫了一下,卫梵还是说出口。

    “啊,你疯了?”

    雀斑护士惊讶,只要是疫体,就存在交叉感染的风险,一般发现感染后的动、植物,都是直接杀死,卫梵的行为,无异于找死。

    “你做了多少例?”

    张校长很好奇。

    “记不清了,从六岁时救一只被感染的猫,直到现在,大概上千了吧?”

    哪怕是动物,也是生命,卫梵不想放弃。

    “你现在多大?”

    长发护士追问。

    “十五岁。”

    卫梵说完,就惊得雀斑护士尖叫:“哇,好年轻,你岂不是还没毕业?我以为你只是脸嫩而已。”

    “我可以把这当做赞美吗?”

    卫梵调侃。

    “这本来就是赞美。”雀斑护士心动了:“你毕业了,可一定要来我们医院工作呀,院长一定欢迎。”

    卫梵微笑。

    “得了吧,卫梵肯定要考京大,将来要在京都的大医院任职的,待在苍岛这种小地方,是浪费他的才华。”

    这不是恭维,长发护士见多了灭疫士,可没有一个比卫梵更有天分,哪怕是那位院长,都不行。

    吃过晚饭,众人告辞。

    “今天,多亏了两位姐姐协助,才能让手术成功,感激不尽。”

    卫梵站在门口,深深的鞠躬。

    “我们只是帮了一点儿小忙而已,不用在意,你才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不像同事大大咧咧的接受,长发护士躲开了,卫梵懂礼貌、知进退,又有惊艳的才华,将来一定出头,所以她放低了姿态结交。

    “你先别走,我有东西送你。”张校长喊住卫梵,将一个箱子递给了他:“看看!”

    箱子打开,便有一股冷气冒出,让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一柄一尺长的弧形短刀,正静静地躺在里面,它通体呈现白色,刃身布满清晰的霜花图案。

    “它叫霜花,是我年轻时的佩刀,现在,送给你了。”

    张校长露出了缅怀的神色。

    “啊?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卫梵拒绝。

    “只是一柄灵刀罢了,留在我这里也是吃灰,不如送给你,让它重新绽放风采。”

    张校长看着这个衣衫朴素、却是浆洗的很干净的少年,满心都是欣赏:“我还期待着你成为苍岛疫士第一个考上京大的学生呢!”

    卫梵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拿着,这是五百万,小玲的手术费。”

    张校长把一个钱箱递了过来。

    “这个我真不能要了。”

    卫梵吓了一跳,这柄霜花灵刀的品质不凡,怎么也值五百万,再要钱,就说不过去了。

    “拿着,一码归一码。”

    张校长很固执,事实上,霜花值八百万。

    “好吧!”

    卫梵无奈,随后鞠躬:“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

    “这不是我给的,而是你自己赢回来的,好好休息,星期三去上课,我会帮你解释的。”

    看着卫梵离开,张校长去检查孙女的状况,很快,妻子急匆匆地进来了:“怎么了?”

    “那孩子把钱箱放在了门口。”

    夫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孩子,算了,既然他不要,就收起来吧。”

    张校长送这么大的人情,也是为了结个善缘,即便卫梵考不上京大,也不会过得太差,到时候自己难免会求到人家。

    在这个疫体横行的世界,谁敢保证自己不被感染?所以超凡入圣的灭疫士,总是炙手可热、地位崇高、受人追捧,现在不下本钱,等人家以后成名了,可就完了。

    第二天,张校长收到了白家的请柬,这让他受宠若惊。

    “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叫一个只有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夫人,张校长没有任何不忿,白家,这就是金字招牌。

    “这次冒昧请您前来,是因为一个叫卫梵的学生。”

    少妇容貌端丽、气质优雅,是一个大美人,只可惜脸颊上的病态,为她平添了一丝阴霾。

    “开除?怎么会,这么优秀的少年,我全力培养还来不及呢。”

    张校长解释着,心底却是讶然,卫梵和白家是什么关系?不对,他应该不知道,不然就不会那么拼命为孙女治疗了。

    “让你母亲知道了卫梵,一定会打死他的。”

    送走了张校长,少妇叹气,优秀?能够登上红榜、进入十杰之列,才有可能让姐姐多看一眼。

    “谢谢你,姨妈!”

    白羽袖撒娇。

    “看过信件了吗?你父亲让咱们回去,”少妇喝茶:“你和那个少年说了吗?”

    白羽袖沉默摇头。

    静心休养的卫梵,琢磨着是不是把留下的草药卖掉换钱,不然买不起归云刀。

    砰!砰!

    敲门声响起。

    “三天的时间到了,考虑好了吗?”

    周管家再次登门了,只是这一次,还带来了十几个肌肉虬结的保镖。

    “请回吧,我不卖血了。”

    卫梵拒绝。

    “最后问一次,两百万,大换血一次,同意吗?”

    周管家打了一个响指,保镖打开皮箱,崭新的纸钞在阳光下,还散发着油墨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