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二十八章 致死幽门种
    “那好吧,一旦身体不舒服,就立刻和老师说,千万不要拖,在森林中,很容易丢掉生命。”

    卫梵提醒,随后钻回了睡袋中,补充睡眠。

    满营地的视线,都落在了卫梵身上,咬牙切齿的愤恨,其中尤以朱碧倩为甚,她以为在溪边给了那个小子不少甜头,他肯定会送自己一、两条烤鱼,可谁知道是自作多情了。

    折腾了一天,疲惫的优等生们沉沉的睡去了。

    叨叨拉开旅行包,探出脑袋,检查了一下环境,安全后,准备去捕食,结果一只手从旁边神来,抓住了它。

    “别乱跑,不然被发现了,我可不负责。”

    卫梵警告。

    这一次试炼,他谁都不想带,但是因为咿呀担心他的安全,就把叨叨强制派来了。

    呸!

    叨叨扫视了一圈,吐了一口口水,很嚣张的鄙视,在它看来,这些人就是渣。

    “要不安静待着,要不滚蛋。”

    卫梵生气了,一旦别人知道他有盗草人这种神奇物种榜单上排名十五的珍稀,十有八九会惹来杀身之祸。

    叨叨耷拉下脑袋,钻回了旅行包中,拉上拉链。

    下半夜。

    陈军走向了卫梵,抬脚就要踹,却看到一柄刀刃乍现,差点切下了他的脚趾。

    “你干什么?”

    陈军惊得后退。

    “是我该问你。”

    卫梵眼神冷峻。

    “该你守夜了。”

    陈军骂骂咧咧:“快点。”

    “什么规则?”

    卫梵起身。

    “每天两个小队轮换守夜。”

    陈军嗤笑,他们就是故意欺负卫梵的,如果这小子咽不下这口气,闹起来,大家便有机会揍他一顿,把他赶出团队。

    “好,那之后就没我的事了。”

    卫梵蹲在地上,整理行装。

    “快点!”

    陈军走了几步,到了卫梵身后,突然抬脚狠踹,这要是踢实了,绝对一片铁青,可是卫梵却握着刀鞘,反手一斩。

    砰!

    云雀打在了陈军的小腿迎面骨上。

    啊!

    陈军顿时惨叫着,抱着左腿倒在地上。

    营地中,一片慌乱。

    “怎么了?”

    秦珊询问。

    陈军本来打算告卫梵一状,可是看着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却是改口:“没……没什么。”

    卫梵带着旅行包去守夜,他可不想东西被别人做手脚。

    “你就祈祷着千万别落在我手里,不然弄死你。”

    陈军放着狠话,看着卫梵的背影冷笑:“你以为守一天夜就行了?大家要整你,你根本躲不掉。”

    不管秦珊对卫梵如何,她终究是一个很负责的老师。

    第二天,冯善依旧坚持让学生们再独自生存一天,秦珊拒绝,她认为这是浪费时间,并且耗费大家的体能,所以开始带着大家辨识草药,积极寻找感染了疫体的动、植物,让大家斩除,积累经验。

    优等生们终于觉得有了收获,试炼不虚此行了。

    “早知道就不来了!”

    傍晚的时候,看着大家兴奋的讨论,卫梵却是想要回去了,毕竟这些知识,他早在十岁的时候就掌握了。

    “不好了,救命呀,李彤出事了。”

    几个女生尖叫着,冲进了营地中。

    “怎么了?”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李彤晕过去了,身上长出了一个巨大的疫体。”

    几个女生脸色苍白,她们刚才一起去取水,没想到李彤突然栽倒在地,疫病爆发。

    “糟了!”

    卫梵脸色一沉,丢下正在处理的大马哈鱼,抓起急救包,疾速冲向了溪边。

    “快带路!”

    秦珊催促。

    老师们带着一群优等生赶到的时候,看到卫梵把半个身子泡在水里的李彤拖上了岸边,正在做检查。

    “为什么不做急救?”

    秦珊抱怨了一句,冲了过去。

    几个慌急神色未退的女生低下了头,其他学生走了几步,又停下了,没办法,他们怕被传染。

    此时的李彤,不停的打着摆子,一团米黄色果冻状肉包正在腹部隆起、滋生,可以清晰地看到鲜血被抽走。

    这是急性疫病发作,而且疫体的触手兀自摆动着,不时地会抽打到卫梵的身体,要不是用灵气覆盖着全身,早被缠绕了。

    “是幽门种疟疾,具有强致死性。”卫梵建议:“必须立刻进行手术,斩除疫体。”

    “嘴唇紧闭、发紫、大量失汗,伴随着惊厥,没错,是疟疾疫体。”

    秦珊对照着症状,但是无法确定是哪一种疟疾,听到卫梵准确的说出种属,不由的瞥了他一眼。

    “冯善老师,该怎么办?”

    宋远急了,如果学生死在这里,可是大麻烦。

    “先做急救处理。”

    冯善安排。

    “没用的,幽门种的特性就是急速生长,最多十分钟,它就会进入成熟期,到时候李彤就没救了。”

    卫梵双手十字交叠,压在李彤的胸口上,为她做心脏复苏,保证血液流通。

    “是的,要进行手术。”

    李峰说了一句,可是跟着就闭嘴了,偷瞄其他老师的表情。

    以现在的简陋条件,即便进行手术,也是十有八九会死,如果李彤死于疫体爆发,大家还可以找个理由,推卸责任,但是死于手术中,那么动手术的老师就要承担大部分责任。

    “谁和李彤一队?她这几天做了什么?”

    冯善询问。

    “我……我们一队,出发那天,她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似乎生病了,我们问过她,她说没事。”

    蔡华左右观望,发现同组的都躲开了冯善的视线,而其他人又看了过来,他只能举手回答。

    “老师,这不是重点。”

    卫梵催促。

    “你继续说。”

    中年的王凤老师瞪了卫梵一眼:“你闭嘴,这关乎到同学的生命,必须弄清楚。”

    “等你们弄清楚,她就死了。”

    卫梵的声音大了起来,他很自责,昨天就应该为李彤诊断一下。

    “你这是什么态度?有这么和老师说话的?”王凤被顶撞,脸色黑了,朝着卫梵咆哮:“给我道歉!”

    宋远心善,作为一个老资历,他明白王凤和冯善的目的,就是拖到李彤自然死亡,也不用纠结谁来做手术背负责任了,他想出声,想挽救李彤,可是嘴唇翕动了一下,想到了手术失败,导致学生死亡的可怕后果,他终究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学生们先离开这里,小心被感染。”

    冯善指挥,心冷如铁。

    “先离开这里!”

    郑煌催促,一帮优等生们不知所措,有偷瞄李彤的人,恶心的几乎吐出来,就这么一分多钟的时间,她的皮肉就干瘪了下去,而疫体吸足养分,更膨大了。

    好在疫体还在成长期,没有喷射孢子,而强致死性也是对宿主而言。

    “你们……”

    卫梵急了。

    “别吵了,给我当助手,我来做手术。”

    秦珊突然大吼。

    “秦珊,你不要做傻事!”

    宋远喜欢秦珊,不由的劝了一句。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难不成看着学生去死?”

    秦珊咆哮,她也害怕,这种喊叫,也是一种发泄:“急救包、手术刀、止血棉、消毒液……”

    尽管吐字清晰地报着手术器械的名字,但这都是当了多年优等生的本能反应,秦珊的脑子里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作为一个终日待在教室里的老师,秦珊的临战经验实在太少了。

    啪啪!

    秦珊突然挥手,狠狠地抽在了自己的脸上,力量之大,嘴角都有点开裂。

    “我不能慌张,我不能怕,学生的命,还等着我去救!”

    秦珊自我暗示着,右手拿住了手术刀,就在准备切开李彤肚皮的时候,被一只大手抓住了。

    “不行!”

    卫梵制止。

    “你干什么?她都要死了。”秦珊甩手:“你要是怕被连累,就滚开,我一个人也可以。”

    “你可以个屁,手抖成这样,怎么做手术?”卫梵爆粗口了:“而且你第一步就错了,要先斩除那些触手!”

    “我不做,难不成你来做?”

    秦珊哭了,如果有第二种可能性,她早选择了。

    “对,我来做。”

    卫梵咬了下嘴唇,快速的打开急救包,戴上手套,之后拿出针筒,为李彤注射阿托品,这是通用的急救注射液,用来抗心脏衰竭。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卫梵来做手术?他凭什么?他是想杀死李彤吗?可是眼睁睁地看着他撕开同学的衣服,在手臂上注射,完全不像是开玩笑呀!

    “卫梵,别做傻事!”

    朱碧倩劝了一句,如果失败,卫梵的人生就完了,这些老师为了推卸责任,一定会咬定是他害死了李彤,哪怕侥幸成功,也不会对考核有任何加分帮助。

    “啊,你在干什么呀?”

    秦珊着急的脸庞都涨红了,看到卫梵真的要下刀,赶紧去夺。

    啪!

    卫梵甩手,狠狠地抽在了秦珊的脸颊上。

    “不帮忙,就滚一边去,如果李彤死了,我全权负责。”

    卫梵怒吼。

    这群优等生们没什么感觉,但是宋远几位老师却露出了羞愧的表情。

    “朱碧倩,我包里有水,给她灌下去。”

    卫梵取出一片森千萝的叶子,塞进了李彤的嘴里,接着左手拔出云雀,快速的一挥。

    唰!

    附着在李彤腹部上的疫体主体,被削掉了部分。

    噗滋!

    遭到攻击,肉团立刻一缩,跟着膨胀,喷射出了黄色的粘液,像毛毛雨一样飘洒在四周。

    “啊!”

    优等生们惊呼着,快速退后,担心被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