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二十九章 惊爆眼球
    “闭嘴!”

    卫梵呵斥了一句,快速的挥刀,斩除幽门种的肢体,让李彤的肚皮露出来:“朱碧倩,快点!”

    “好!”

    朱碧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照办,然后众人就在压抑的氛围下,亲眼看着卫梵用手术刀切开了李彤的上腹部。

    黄色的脓水流出,露出了脏器。

    “他真的干了呀!”

    曾诚的眼球都几乎瞪出来,别看他是优等生,是学生们羡慕的全校第二,可是让他主刀,他想都没想过。

    不只是其他学生,老师们也是目瞪口呆的表情,大脑完全当机了。

    “疯了,这小子疯了。”

    王凤咒骂着,心底却是松了一口气,卫梵这一刀下去,李彤的死,就与他们没关系了。

    “啊,你还没有注射麻醉剂!”

    秦珊反应了过来。

    “她的神经早被疫体分泌的体液麻痹了,不会感觉到疼痛的。”卫梵解释,吩咐其他人:“你们别闲着,点燃一些树叶,驱散周围的蚊虫。”

    “我干什么?”

    秦珊到底是一个好人,没有纠结卫梵打她那一巴掌,而是挽救学生的生命为先。

    “帮我抵挡主体的攻击。”

    卫梵目不转睛的盯着脾脏,它已经膨胀了,疫体的核心就缠绕在上面,切除它的过程中,有可能刺激到主体,导致它发起攻击。

    “好。”

    秦珊握住了斩医刀,全神贯注:“你们几个,过来帮忙。”

    被点名的几个女生,磨蹭着、不情愿的走了过来。

    李彤的腹腔中,因为脓水和疫体的排泄物,散发着恶臭,看着卫梵的双手插在里面,有优等生受不了,呕吐了出来。

    滋!

    卫梵下刀。

    幽门种产生应激反应,李彤的身体剧烈筛动,噗嗤一声,随着一个响屁,屎尿气流。

    “啊!”

    朱碧倩吓得后退,其他女生更是转身就跑,她们只听到强致死性那几个字就害怕了,事实上幽门种的传染性并不高。

    “跑什么跑?疫体又没成熟,还没排出孢子呢。”

    卫梵没好气的咒骂了一句,幸亏幽门种对外界刺激的反应不强烈,不然让优等生们吵下去,李彤早死透了。

    冯善的眼睛眯了起来,卫梵的动作很娴熟,下刀又快、又准,先是切断了内核和主体的联系,避免了疫体攻击,接着又切下了被侵染的部分脾脏。

    “缝合线、手术针,矿泉水。”卫梵一边吩咐,一边拿起酒精,倒在伤口上:“消毒液不够,都拿来。”

    宋远承受不住良心的谴责,跑来帮忙。

    卫梵缝合好刀口,拔出霜花短刃,斩除还粘在身体上的主体,因为失去内核,它就像死了一样,已经没什么攻击性了。

    最后,卫梵用老师们喝的矿泉水给李彤清洁身体。

    “这就做完了?”

    蔡华掏出怀表瞅了一眼,整个手术过程,不到三分钟,看上去也很简单,不由得嘀咕:“早知道这么容易,我就动手了。”

    “没有涉及重要内脏,课本上标注的斩除疟疾的手术等级,只是D级罢了。”

    陈军撇嘴,马后炮式的鄙视着。

    冯善无语的摇了摇头,手术的难度,可不只是用时间长短来衡量的,尤其像这种突发式的疫病,在几分钟内就要做出正确判断、确定疫体类型、并且制定手术计划,接着进行,想想都知道对灭疫士是多么巨大的考验。

    没有一颗大心脏,是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压力的,要知道一个失误,都可能导致病人、甚至是灭疫士死掉。

    “很优秀!”

    冯善夸奖着,走了过来:“注意术后处理,小心二次感染。”

    “清洗一下器械,不能烧掉的,就地掩埋。”卫梵脱掉衣服,走进了溪水中:“麻烦给烧一些热水,我需要消毒。”

    优等生们没动,还沉静在这场手术的震撼之中。

    “这就成功了?”

    赵玉转头,询问曾诚。

    曾诚的表情一黑,狠狠地瞪了女友一眼,以他的学识,哪知道有没有成功?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杨浩碎碎念着,盯着唐顿,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他一个差生,怎么可能独自完成一项手术?

    “还发什么呆呢,去烧热水。”

    王凤咆哮,学生的命保住了,大家不用失业了,真是皆大欢喜。

    “做的不错!”

    老师们围了上来,检查李彤的状况,李峰更是拍了拍卫梵的肩膀,一副孺子可教的长辈模样。

    “抽我200CC鲜血,注射给她。”

    卫梵坐在一块石头上,呼呼地喘气,手术中,为了不被感染,他一直用灵气覆盖全身,所以消耗很大。

    “不用了,抽我的吧!”

    秦珊挽起了袖子,她的血液中,红白因子浓度也比较大。

    优等生们盯着针筒,露出了羡慕嫉妒的神情,拥有这种血液的人,比例可不高。

    “不过是鲜血好一些罢了,如果不勤奋,将来也是做‘血袋人’的命。”

    郑煌讥讽。

    “绝赞!”

    朱碧倩把毛巾递给卫梵,比了一个大拇指,自己的眼光果然不差。

    秦珊默默地注视着卫梵,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难道他真的不是一个差生?以刚才的表现来说,他绝对是MVP级,可以说,李彤能活下来,全靠他。

    “还是多亏你们,不然我一个人不可能完成手术。”

    卫梵谦虚,他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所以分出功劳。

    “宋谦名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全校第一算什么?你没看那些老师们都不敢动手吗?卫梵如果去参加京大考核,搞不好真的能考上。”

    “嘁,不过是做了一场手术罢了,你知道京大考核有多难?难到你想死!”

    优等生们嘀嘀咕咕,不过没人再敢小瞧卫梵,而是把他当做了劲敌。

    接下来的五天,李彤的遭遇,让老师们谨慎了很多,把学生们的安全放在了第一位,于是试炼强度大幅度下降。

    偶尔遇上感染了疫体的动物,也是老师们讲解后,亲自出手斩除,不会让学生们参与。

    “这样下去,什么都学不到,纯粹是浪费时间。”

    黄昏来临,朱碧倩找到卫梵,拿起一条差不多熟透的烤鱼就开始吃,也懒得问他的意见。

    卫梵没答话,眉头微蹙。

    “你在干什么?”

    朱碧倩瞅了一眼,发现卫梵拿的是一份手绘的地图:“你自己画的?”

    “嗯!”

    卫梵圈出了这几点的行动地点,总有种别扭的感觉。

    “好厉害!”

    朱碧倩把鱼递给卫梵:“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小秘密了吧?”

    “无可奉告!”

    听着卫梵的拒绝,朱碧倩还要再接再厉,便听到营地那边传来了惊呼声,一群人吵作一团,她赶紧跑了回去。

    “你们一定是看错了!”

    蔡华很肯定。

    “不可能,就算我看错了,还有其他人呢。”

    郑煌大叫。

    “讨论什么呢?”

    朱碧倩问了一句。

    “郑煌他们小队收集野果的时候,见到了一个人,穿的衣服很古怪,冯善老实说,很可能是十诫。”

    陈虹回答。

    “十诫?”

    朱碧倩惊呼。

    十诫是一个极其黑暗、恐怖、神秘的组织,它的成员,都在灭疫学上有着深厚的造诣,只不过这些才华被他们用在了黑暗地带,研究禁忌药物、培植禁忌植物、做各种禁止的人体试验,对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在那些成员的心中,根本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他们只会为了自己的私欲挥动斩医刀。

    当然,这些都是道听途说,因为十诫太神秘了,完全没有人知道它们的真面目,所以战医馆的赏金榜上,没有标注任何讯息。

    “如果不是十诫,谁会闲着没事跑到这种人迹罕至的森林深处?”陈军猜测:“难道这里有什么古遗迹?”

    陈军的话,让大家的眼睛瞬间一亮,古遗迹中,会有失落的科技和知识,如果找到,可就发财了。

    据说全世界的十大富豪中,有一半都是这么发家的。

    “就是穿了伪装服的采药人而已。”

    蔡华坚持。

    “老师,你确定那是十诫的装束吗?”

    曾诚看向了冯善。

    “我早年在南疆参加一次人道主义援助时,偶然听说过,十诫的人,穿黑色长袍,前后背上有巨大的红色十字图案,总是戴兜帽,遮掩真容,兜帽上,也有红十字。”

    冯善耸了耸肩膀:“听说那些红十字是用上千活人的鲜血染出来的。”

    “啊”

    女生们尖叫。

    “那就没错了。”郑煌双拳一撞,神情兴奋:“要是抓住他,最高联合议会一定会给我颁发一枚胜利勋章!”

    对于这家伙的自大,学生们嗤之以鼻。

    “我觉得还是赶紧离开吧?”

    陈虹提议,她可不想被十诫抓去做人体试验。

    “大家不要吵了,也不用紧张,只是一个采药人罢了。”

    秦珊安抚众人。

    “是呀,不用担心了,我出去巡逻,要是有可能,我会把那个十诫的头带回来。”

    冯善起身。

    几位老师也没怎么制止,十诫太神秘了,让人感觉很遥远,完全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优等生们睡得很安稳,可是早上起来,脸色变了。

    “冯善老师一晚上都没回来!”

    “不会吧?是不是去厕所了?”

    “不可能,老师们已经出去找了好几圈了,天呐,不会真的碰上十诫了吧?”

    学生们嘀嘀咕咕,吃饭的心思都没了,还有一些以为没大事,可是餐后没有上路,而是被王凤老师勒令原地待命,再迟钝的学生,也知道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