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三十三章 幕后黑手
    “不,不行!”

    秦珊紧张的抱住了胸口,她还是一个*****,没有经历过男人:“我……我自己来。”

    “好,那你快点。”

    卫梵离开房间,对方拒绝正好,他还嫌浪费灵气呢。

    “万一他是真的十诫呢?”

    朱碧倩劝走了团员,询问卫梵的打算。

    “逃出去,装作不知道真相,然后离开冬木市。”

    卫梵没有大肆宣扬,就是担心十诫的身份暴露后,会杀人灭口。

    空气沉默了下去,朱碧倩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没有任何谈话的兴趣,直到房间里传来一声压抑的惨哼。

    “老师?”

    朱碧倩冲了进去,就看到秦珊坐在地上,左手压着的肚子上,有鲜血流出:“卫梵,快进来。”

    “失败了?”

    卫梵没有看到虫子,眉头一簇。

    “你出去,我再尝试一次!”

    秦珊扭开了头,强忍着没有哭出来,这种手术都无法完成,简直太丢人了。

    “虫子受到刺激,说不定会分泌液体,或者钻入脏器内部,所以不能再拖了,不然对身体有损伤。”

    卫梵走到班主任身后,将手贴在了她的背心上,灵气注入,随即开始缓缓移动,寻找虫子。

    朱碧倩帮忙止血,忍不住看了一眼秦珊的胸部,没想到班主任是隐藏****脱下衣服,竟然会显得这么大,真的好想捏一下。

    卫梵神情专注。

    秦珊回头,发现卫梵根本没有偷瞄自己的身体,便有些羞愧,可能自己真的错怪他了。

    唰!

    卫梵挥刀,迅速在秦珊右侧后腰部位切开刀口,啪的用力一拍,一滩鲜血洒出,其中有一条肉虫扭动。

    朱碧倩抬脚去踩。

    “不要。”

    卫梵制止。

    “你收集这东西干什么?”

    朱碧倩看到卫梵把肉虫装进封疫筒,露出了恶心的神色。

    “可能有用!”

    卫梵解释:“别废话了,赶紧给老师止血,我先出去了。”

    “这就完了?不用再检查一下吗?”

    朱碧倩有点惊讶,刚开始,她只是觉得卫梵给自己开刀,实在够胆,而且他做的轻描淡写,让她认为手术并没有多大难度,直到秦珊失败。

    要知道,秦珊可是顶着名校毕业生的光环来学校的,连她都失误的手术,卫梵连续成功三次……

    “不用了。”

    卫梵摆了摆手,自信的嗓音落在朱碧倩的耳膜上,让她的心脏莫名的悸动了一下。

    秦珊抿着嘴角,卫梵出去,明显是不想让自己觉得尴尬,这份善解人意的温柔,反倒让她更加自责了。

    一些学生休息,还有一些闲不住,探索周遭的房间,渴望收获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至少不能白来一趟。

    “大发现!”

    一个女生跑了回来,满脸兴奋地扯着朱碧倩的手就走,其他学生也好奇的跟了上去。

    这是一间占地数百平方的中型实验室,除了那些大家完全不认识的仪器,最醒目的就是矗立在中央那个透明状的圆柱型培养罐,里面填充着一种淡蓝色的有机质液体,仿佛正在呼吸似的,一明一暗。

    所有师生都目瞪口呆了,在液体中,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双手抱着膝盖,悬浮在里面。

    不时地会有气泡,从她的嘴里冒出来。

    “这是什么?”

    蔡华震惊。

    “废话,当然是实验体呀!”

    郑煌闻讯赶来了,一下子冲到培养罐前,贪婪地盯着里面的小女孩:“能被神武制药公司研究的东西,一定价值连城。”

    “这里的设备早废弃了,她如果还没有死亡,就算是普通人,也具有研究价值了。”

    曾诚打量着女孩。

    她有一头银色的长发,像水草一样散开,上面有光斑若隐若现,大概是有机溶液中养分即将耗尽的缘故,她的手脚有些瘦弱。

    “死不死,要看过才知道?”

    郑煌说着,就抓起一张椅子,砸在了培养罐上。

    砰!

    声浪震荡。

    “你疯了?”

    卫梵抓住了椅子:“你这么蛮干,很可能会杀死她!”

    “滚,老子做事,用你教?”

    郑煌瞪了卫梵一眼。

    “郑哥不怕危险,主动出手,你添什么乱?还不滚一边去?”

    杨浩咒骂,抄起了一张椅子,砸向卫梵的脑袋。

    砰!

    卫梵摆臂,把椅子打飞,杨浩承受不住冲力,倒退了好几步。

    郑煌用力,发现扯不动椅子,尤其在这些多学生的围观下,被卫梵忤逆,他觉得权威受到了挑衅,脸色一沉,就抬脚踹向他的胯下,阴损至极。

    卫梵抬脚。

    砰!

    碰撞过后,郑煌丢掉椅子,拔刀怒斩卫梵。

    “好了,别打了。”

    秦珊灵压爆发,制止了两个人:“卫梵说的不错,贸然把这种实验体放出来,太莽撞了,万一她是危险种怎么办?”

    听到这话,学生们惊得后退,所谓危险种,就是具有极强感染力的疫体原体。

    “你们的胆子能不能再小一点?什么危险种?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小萝莉而已,我一只手都掐死她。”

    郑煌吐了一口口水,无视了秦珊,抄起椅子一顿猛砸,还叫杨浩这些小弟帮忙。

    “我也觉得最好别砸!”

    蔡华建议。

    “你算什么东西?闭嘴!”

    郑煌呵斥。

    蔡华的脸庞立刻涨红了,他的拳头攥紧,嘴唇翕动了几下,可终究没敢开口,没办法,他惹不起郑煌。

    “班主任,不要再耽搁下去了,组织一下想走的人,尽快离开吧?”

    卫梵催促,和这些猪队友多待一秒,他都觉得烦。

    “大家听我说,遗迹中很危险,需要尽快离开。”

    秦珊话音没落,众人又吵开了,不过这一次有过半数的老师支持她,毕竟十诫在侧,大家面临的死亡风险太大。

    “那好,收拾一下,返程了。”

    秦珊拍了拍手,随后试图劝说李峰这些还没死心的老师,可是被一道突兀的声音打断了。

    “呦,挺热闹呀,让我也加入呗?”

    众人转头,便看到十字男斜靠着墙壁,他的视线从帽檐下溢出,落在大家的身上,就像被一条冷血的毒蛇在肌肤上爬过,不寒而栗。

    “十诫?”

    别说学生们乱糟糟的后退,就连老师们也都尽量远离。

    “快跑吧?”

    女生们哭求,吓的腿都软了。

    “大家不要慌,这个家伙是冯善假扮的!”

    秦珊安抚众人。

    “什么?”

    老师们一愣,看向了她。

    “班主任!”

    卫梵急了,这些话说出去,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冯善为了保密,一定会杀人灭口。

    “怎么回事?”李峰狐疑地盯向了十字男:“他是冯善?”

    “卫梵,阴谋是你发现的,你来说!”

    秦珊太单纯了,认为秘密揭露,冯善就会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且这也算是一个表现的机会,让学生们重新认识卫梵。

    “你这是要坑死我呀!”

    卫梵郁闷的吐血,不过他也不是优柔寡断的性格,看到大家探寻的视线移过来,便朗声开口。

    “他是冯善,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阴谋。”卫梵掷地有声:“咱们都被冯善当成了探路的炮灰!”

    “冯老师?不会吧?”

    学生们不信,在学校中,冯善风评甚好,可以说,半个屁股坐上了下一任校长的位子。

    “卫梵,冯老师是我尊敬的长辈,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我一定会让你退学。。”

    一向沉默寡言的李涛老师疾言厉色。

    “其一,我以前隔两、三个月,会来莽山采药,期间会绘制地图,以防迷路,这一次也不例外。”

    卫梵掏出一张用防水纸记录的地图,展示给众人,记录详尽,一目了然:“刚开始,冯善带队,一直全速赶路,可是这三天,却开始在附近游荡,我一开始以为是他担心遇到危险,不想太深入莽山,直到把几个扎营点联系起来。”

    卫梵拿着铅笔描线。

    “五个扎营点,都是以遗迹为中心分布在四周的,这种巧合的概率太低,显然是冯善早就知道遗迹的位置,驻扎在这里,以便等待合适的时机,进行下一步计划。”

    “也可能是你画错地图了!”

    李涛争辩。

    “其二,郑煌有多么自私,想必大家都知道,发现遗迹的小队,可是他的,按照他的性格,怎么会和别人分享?一定会威逼利诱,让全队的人保持沉默。”

    卫梵分析。

    同学们偷瞄了郑煌一眼,的确,别说贪婪的郑煌,就是换做自己发现了遗迹,第一个念头恐怕也是保密。

    郑煌想开口,被打断了。

    “其三,遗迹离着驻扎点那么远,你怎么找到的?那天可是在下大雨,就算是最无私的秦珊老师,离开营地的距离都有限。”

    卫梵盯向了郑煌。

    “那是我运气好!”

    郑煌狡辩。

    “其四,冯善突然失踪,是为了让咱们失去领队,这样在发现遗迹后,没带头人做出决策,那么各自心头的欲望便会占据上风,可以独自行动,同时,他也能够将学生死亡的责任撇清,丢到王凤这些老师身上,继而在得到遗迹的战利品后,依旧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冬木市安稳生活。”

    卫梵继续。

    同学们看向十字男的表情已经变了。

    “推理的不错,还有吗?”

    十字男笑问。

    “其五,那天第一个提出要找回冯善的,也是郑煌,他有那么好心?只能是他太心急了。”

    卫梵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