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三十六章 炽热情人
    昏暗的油灯光线下,小萝莉像一只被霸王龙蹂躏过的幼兽般无助。

    “你真的记不起来自己的身份?”

    郑煌打破培养罐,把小女孩揪了出来,确定她没有危险后,就用绳子绑住双手,系在脖子上牵着走。

    没有衣服,小女孩孱弱的身体就裸露在外面,而且已经多了不少青紫的伤痕,全都是郑煌打的。

    小女孩摇头,她有着一双红色的瞳孔,像宝石一般,煞是好看。

    “废物!”

    郑煌不满,猛的一扯绳子,把小女孩拽倒在地,看着她狼狈的爬起来,不由得大笑:“哈哈,也不知道神武制药会出多少钱买走你?”

    躲在暗处的卫梵看到这一幕,愤怒的拳头都攥紧了。

    “快点。”

    郑煌不断的拿脚揣着小女孩,驱赶她,直到停在一堵厚重的铁门前。

    “藏刀室?”

    擦掉铁门上的灰尘,看着已经生锈的三个烙文,郑煌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推动。

    吱扭!吱扭!

    铁门摩擦着,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响。

    “帮忙呀!”

    郑煌催促。

    李涛卯足了全力,铁门终于松动。

    嗤!

    刚刚露出一条缝隙,一股白色的蒸汽便倾泻而出。

    “小心!”

    李涛拉了一把,可郑煌的左手还是被碰到了,顿时被烫的一片红肿,疼的要命。

    “该死,你怎么不早说?”

    郑煌气急,朝着小女孩猛踹。

    “别打了!”

    看着小女孩双手爆头,卷缩在地上,李涛于心不忍。

    “哼!”

    郑煌一口浓痰吐在了小女孩的脸上,之后等到藏刀室里的灼热空气散尽,这才继续推门。

    “怎么回事?刀呢?”

    站在门口,郑煌有些傻眼。

    整个藏刀室似乎经历过极高温度的熔炼,就像夏天的冰糕融化了又凝固一样,完全不成样子。

    地板凹凸不平,还有一条条斑纹,犹如火山岩浆喷发流淌过后留下的痕迹。

    “斩医刀都被融化了?”

    郑煌注意到一些地方有金属融化后的痕迹,看上去是斩医刀的模样。

    “看那边!”

    李涛捅了桶郑煌,在东北角的位置,有一柄狭长的斩医刀静静的躺着,宛若睡美人一般。

    “太漂亮!”

    只是一眼,郑煌就喜欢了这柄刀,他感慨着,冲了进去。

    “小心,说不定它就是融化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李涛提醒。

    “一柄刀而已。”

    郑煌将它捡了起来,快速扫了一眼,便狂笑了起来,在刀镡部位,竟然刻着四个古朴的文字。

    “名刀?”

    李涛欣喜若狂,声音都颤抖了,这是甲骨文,他尽管不认识,但是知道,那些著名的刀匠大师们,一旦锻造出满意的作品,就会用这种上古文字为它们命名。

    “不错,肯定是名刀!”

    郑煌激动,普通的斩医刀,没有名字,在它之上,是灵刀,虽然有名字,但那只是匠械局随口起的,同一个系列都可以这么叫,但是名刀不同。

    所谓名刀,就是拥有了专属的名字,天下只此一把,独一无二,价格至少上千万,而且名刀有特质,和灭疫士相性的契合度越高,爆发出的威能便愈加强大。

    “今年灭疫界风头最盛的新秀、一步荣登红榜、拿下十杰头衔,美誉天下的明非台,持有的就是名刀禅落。”

    呛哴一声,郑煌拔出了名刀,得意的宣告:“我会用这把刀,打败他,把他踢出十杰之列。”

    李涛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握紧了刀柄,这可是名刀呀,他也想要,所以有那么一刻,他心头全是杀人的冲动,只是还没来得及动手,郑煌先惨叫了起来。

    “啊,好烫!”

    滋!

    郑煌握着刀柄的右手,就像放在了烧红的铁板上,几乎要被烤熟了,有一股焦臭味弥漫。

    当啷!

    即便万分不舍,郑煌还是丢掉了名刀,不然手都要废掉了。

    “我试试!”

    李涛心头一喜,去捡名刀,可是刚碰到,就像摸到了火焰般缩回,他不甘心,再试。

    滋!

    李涛的右手同样被烧红,刀柄明明什么都没有,可是偏偏烫的要死。

    “搞什么?”郑煌都要气疯了,一扯绳子,把小女孩揪到了身前:“你去给我拿!”

    小女孩拼命摇头。

    “快去,不然我揍死你。”

    郑煌一巴掌抽在了小女孩脸上,看到她还在拒绝,抬脚就是一顿猛踹。

    小女孩没办法,只能去拿刀,可是还没碰到,刀身突然泛起了红色的光芒,就像苏醒过来一样,整间藏刀室的温度飙升,空气被蒸腾。

    三个人顿感不妙,刚跑出去,一道道炙热的火焰像海啸一样涌出,所到之处,金属都要被融化了。

    “这么恐怖?”

    郑煌露出了后怕的神色,不过跟着变成了狂喜,这么厉害的名刀,他一定要得到。

    “要快点把它拿出来!”

    李涛提醒,藏刀室就像变成了熔炉一样,温度在飙升。

    “你去!”

    郑煌踢打小女孩。

    小女孩缩在角落,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变化在继续,几十息后,翻腾的火焰倒卷回名刀,只留下精华,凝结成一个美人的上半身,丰胸纤腰,栩栩如生,让人恨不得溺死在她美艳的红唇上,而从腰部以下,则是一缕火线,连接在刃身。

    “好神奇?”

    看着火焰美女漂亮的容颜,郑煌的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觉得自己恋爱了,他走进藏刀室,可是炙热的高温刺痛了他的皮肤,让他哀嚎着后退。

    “让我来!”

    李涛大吼一声,给自己壮胆,跟着就冲了进去,可是片刻后,便带着一身伤退了出来。

    “该死,你快去把名刀给我拿出来!”

    郑煌扯着小女孩的银色长发,要把她丢进去。

    “放开她!”

    卫梵忍不住了,持刀跃出。

    朱碧倩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躲着。

    “哦?我没找你麻烦就算了,你还敢来送死?”郑煌狞笑;“你要救这个小女孩?很好,把刀拿出来,我就放了她!”

    “好!”

    卫梵走到门口,也第一次看清了这柄名刀。

    刀长一米三,通体橘红色,中指宽的狭窄刃身出呈现细微的弧形,布满了岩浆般的火焰魔纹,它躺在那里,有火雾缭绕,宛若一位披着红色丝纱的古典美人。

    顾盼间,遗世而独立!

    “快点呀!”

    郑煌催促。

    小女孩被扯着头发,只有脚尖点在地上,不过她没有露出痛苦的表情,而是眨着红色的瞳孔,看着违反。

    卫梵左脚踏入门内。

    火焰美人似乎神游天外,没有注意到卫梵,可他并不敢大意,果然,在即将接近的时候,美人突然转头,樱唇大张。

    呼!

    一道炙热的火焰犹如巨龙吐息一般喷出。

    卫梵翻滚。

    美人单手一抓,一柄火焰长矛便凝结成形,被它握住,刺向卫梵。

    砰!砰!砰!

    两个人对攻,火花四射。

    靠着女妖刀语刀术,卫梵勉力支撑,同时将灵气覆盖在体表,抵御高温的灼烧。

    “或许握住刀柄,它就会消失?”

    卫梵知道打不过火焰美人,于是决定冒险。

    豪炎旋风。

    斩杀到半途的卫梵,突然将云雀刺向地板,止住去势,坠向地面,一个翻滚后,握住了刀柄。

    滋!

    火焰烧烤着卫梵的右手,有焦臭的黑烟,有脂肪皮肉燃烧的声音,不过他没有松手。

    鲜血流出,被蒸发成红色的气体。

    “该死!”

    卫梵挥舞名刀,狠狠地砸向了地面。

    轰!

    一团火焰气浪爆开。

    火焰美人在天空盘旋了一圈,随即射下,就在郑煌认为卫梵会被烧死的时候,它却像退潮一样,返回刀刃。

    藏刀室内原本灼热的气温,瞬间冷却。

    “真的被他拿到了?”

    虽然卫梵身上有不少烧焦的痕迹,右臂更是凄惨,布满水泡,看上去很狼狈,可郑煌的心中,涌起了浓浓的嫉妒和恨意,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自己一直瞧不起的小子,已经超越了自己。

    “他的刀术是火焰类,应该是相性比较契合!”

    李涛羡慕,这就是一些名刀独有的特质,会和灭疫士或排斥、或吸引,据说有的名刀,会在主人死亡的时候,突然支离破碎,共赴黄泉。

    “把刀丢过来,它是我的!”

    郑煌咆哮,哪怕自己不能用,也可以卖掉呀。

    卫梵缓步向前。

    “停下,把刀丢过来!”

    郑煌小心翼翼。

    卫梵瞥了郑煌几眼,计算了下距离,刀有余温,像情人的肌肤。

    “没听到我的话呀?”郑煌把小女孩扯到了身前,大声威胁:“快点丢过来,不然我杀了她!”

    卫梵作势要丢,却又停下了,看着小女孩,面露讥笑:“她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什么?”

    伸手准备接刀的郑煌一愣,跟着便怒不可遏,他知道自己被耍了,救什么小女孩,全都是骗人的,卫梵的目标根本就是抢到那柄名刀。

    “你这个小偷,那是我的,把它还回来!”郑煌咆哮:“李涛,杀了他!”

    就在此时,卫梵全速冲刺,小女孩双手抬起,抱住了郑煌的手臂,一口咬在了上面。

    啊!

    郑煌疼的尖叫,格挡也慢了半拍。

    唰!

    鲜血飞溅,一条手臂被砍断。

    “走!”

    卫梵一把抄起小女孩,朝着走廊深处狂奔。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看着断臂,郑煌要疯掉了。

    李涛追了上去,不是为了给郑煌复仇,而是想要抢回名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