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三十七章 豪炎?一闪
    油灯早丢了,不过名刀刃身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照亮了前路。

    卫梵狂奔。

    被胳膊夹在腰部的小女孩眨着眼睛,抬头望着他的侧脸。

    “甩不掉?”

    卫梵蹙眉。

    身后的脚步声犹如跗骨之蛆,节节逼近,于是他果断的停下,准备在巅峰的状态,放手一搏。

    “你走吧!”

    卫梵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从背包里取出几枚野果递给她:“巧克力不让带,只能下次请你吃了。”

    “卫梵!”

    李涛追上来了,斩医刀遥指:“交出名刀,我可以饶你一命!”

    “有本事,就来抢呀!”

    卫梵犹如猎豹般窜出,挥刀怒斩李涛脖颈,一脸的嚣张和狂妄:“用你的鲜血,为我祭刀吧!”

    “不自量力!”

    李涛要气死了,自己可是炼气境初期,虽说阶位不高,但是虐杀一个锻体境后期,没有任何问题。

    “死!”

    卫梵咆哮,豪炎十字斩轰出。

    李涛嘴角一撇,挥刀硬抗,他甚至已经模拟好了接下来的招数,格挡后,砍掉卫梵的左臂,让这个家伙知道自己的厉害,可是对方的名刀在中途变线,斩向了左手拎着的油灯。

    “遭了!”

    李涛心头一惊,快速的移开,他也不是蠢人,瞬间明白了卫梵的想法,只可惜太迟了。

    强劲的风压,打碎油灯,将燃烧的灯芯熄灭。

    李涛抢攻,可是卫梵一击得手,立刻后空翻躲开,同时收刀入鞘。

    唰!

    走廊中,立刻被黑暗淹没,伸手不见五指。

    “你以为这样,就有机会打败我?”

    李涛嘴上讥讽,但是胸膛中已经被浓浓的愤怒塞满,自己竟然被一个学生耍了,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哪怕面对着必死之局,卫梵都冷静的无以复加,知道如何最大限度的削弱敌人的优势。

    在黑暗中,不确定因素太多,可就不一定是战斗力高的人赢了,对了,还有刚才那番嚣张做派,明显是为了让自己轻敌的演技。

    卫梵抿着嘴角,小心地移动,他才不会蠢到说话暴露位置。

    “没用的!”

    李涛侧而倾听,灵气爆发。

    轰!

    十万灵压,让空气都沉降了。

    卫梵头晕目眩,仿佛被泰山压顶,整个身体都弯了下去,要不是用名刀勉力支撑着身体,早跪下了。

    “哈哈,知道差距了吗?”

    李涛得意的大笑。

    “我不甘心呀!”

    卫梵咬着嘴唇,思考战术,除非死亡,否则他永远不会放弃。

    “咦,还有呼吸声?你竟然没有晕过去?”

    李涛惊讶。

    灭疫士对战,会首先释放灵压,如果悬殊太大,轻则昏迷吐血,重的被灵压直接碾碎内脏而死。

    卫梵吞了一片森千萝的叶子,狠狠地锤击心脏,不让自己昏过去。

    砰!砰!砰!

    “哈哈,蝼蚁的挣扎!”

    李涛嘲笑,朝着声音走了过去,准备击杀卫梵。

    叨叨已经爬上了卫梵的肩膀,弹弓拉近,随时准备射击。

    蓦然!

    咚!

    卫梵被挤压的心脏像战鼓一样跃动,愈来愈快,将鲜血泵向全身,侵袭身体的灵压,骤然一轻。

    “去死吧!”

    李涛循着声音找到了大致的方位,一边迈步,一边乱砍。

    听着破风声,卫梵突然大喊。

    “叨叨!”

    盗草人心领神会,弹弓怒射。

    咻!

    大号的爆裂豌豆射向了李涛的面门,轰的一声,炸开了花。

    “啊!”

    李涛惨叫,做梦都想不到会遭到这种偷袭。

    咻!咻!咻!

    叨叨连射,弹无虚发,它可是夜行生物,黑夜对它来说反而是最完美的的战场。

    卫梵猛的蹬踏地面,矮身前冲,然后拔刀。

    豪炎?一闪!

    唰!

    一道橘红色的刃光乍现在空中,一瞬而过,宛若夜空中的闪电一般,璀璨夺目,翩若惊鸿。

    啊!

    李涛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他的整个胸膛斩开,皮肉翻卷,鲜血崩洒,随即一团火焰大爆,彻底淹没了他。

    轰!

    火焰慢慢消散了,李涛烧焦的尸体,倒向地面。

    卫梵扫了一眼,便再也坚持不住,躺在了地面上。

    这一击,是女妖刀语的拔刀术,是一击必杀,是绝技,拥有强大的杀伤力,但是作为代价,在瞬间的爆发中,几乎耗尽他的灵气。

    力竭的感觉很难受,可卫梵却很开心,笑的灿烂。

    “活着的感觉,真好!”

    卫梵举起了名刀,女影导师教过他很多知识,所以他知道刀镡上镌刻的甲骨文是什么意思。

    “炽热情人,这就是你的名字吗?”卫梵呢喃:“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佩刀了!”

    云雀是母亲的遗物,有任何损坏,卫梵都会心疼,要不是逼不得已,他真的不会使用。

    现在,有替代品了。

    小女孩走了过来,蹲在卫梵身边,用小手帮她擦汗。

    “谢谢。”

    卫梵看着小女孩的红瞳、忍不住夸赞:“你很聪明嘛!”

    刚才他说小女孩死不死,和他没关系,是为了麻痹郑煌,以便发动偷袭,他给了小女孩一个眼神,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读懂了,并且配合着咬了郑煌一口。

    “茶茶!”

    小女孩咧嘴一笑,扑在了卫梵的身上。

    “你叫茶茶是吗?”

    卫梵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

    茶茶像猫咪一样舒服的眯起了眼睛,用脑袋蹭着卫梵,他身上的气息,好好闻!

    “叨!”

    叨叨跳了上来。

    “射的不错!”

    卫梵举手,叨叨得意的大笑,跳起来就是一个赶紧利落的击掌。

    “要!”

    茶茶学着卫梵的模样举手。

    叨叨上下打量了茶茶几眼,撇着嘴扭头,哪来的小萝莉,有什么资格和自己击掌庆贺?

    “呜呜!”

    茶茶委屈的嘟起了嘴巴,豆大的泪水啪塔啪塔的滚落。

    叨叨不忍心了,举起了小手。

    “嘻嘻!”

    茶茶拍了过去,只是用力太大,叨叨被打翻了下去。

    “哈哈!”

    卫梵大笑,不过跟着就闭上嘴巴,站了起来,盯向了走廊深处。

    灯光摇曳,郑煌赶来了。

    “卫梵?该死,李涛干什么吃的?居然跟丢了!”

    郑煌气急:“把名刀还回来,你这个小偷!”

    “没有跟丢哦,只是死掉了。”

    卫梵伸出食指,随意的摇了摇:“还有,名刀不是你的!”

    “什么?”郑煌愣了一下,跟着大笑出声:“你敢不敢再夸张一些?杀李涛?下辈子吧!”

    卫梵懒得争辩,指了指左边。

    郑煌警惕的把油灯移了过去,便看到一具轻微烧焦的尸体。

    “哈哈,比这更恐怖的死状我都见过,想吓到我,做梦去吧!”

    郑煌鄙视,只是很快皱起了眉头,尸体给他的感觉很熟悉,于是他下意识的走进了几步,然后浑身一震。

    “真的死了?”

    郑煌匆忙的跑了过去,看着还容易辨认的尸体,满脸都是难以置信,跟着一股不寒而栗袭来。

    “说吧,你想怎么死?”

    卫梵调侃。

    “受死!”

    郑煌眼珠子一转,大吼着,貌似要攻击,可是整个人却是转身逃跑,比中箭的兔子还快。

    “郑煌,记住了,它叫炽热情人,现在是我的佩刀!”

    卫梵举起名刀晃了晃。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杀死你,夺回名刀的。”

    走廊中,是郑煌怒吼的回音,丢掉了一条手臂,他不可能打过卫梵。

    “你真的杀了李涛?”

    朱碧倩和刘芳追上来了,哪怕见到了尸体,依旧不敢相信。

    “侥幸。”

    卫梵谦虚,但是目睹了战况的叨叨明白,他的勇敢、无畏、完美的战术,以及执行力,才是他胜利的关键。

    “现在怎么办?”

    朱碧倩瞅了茶茶一眼,没在意。

    “我又思考了一下,认为冯善应该不是真正的十诫,不然他怎么可能这么谨慎?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完全可以玩弄咱们于股掌,而不是出现如此多的纰漏!”

    卫梵分析。

    “十诫就一定厉害?”

    朱碧倩反驳,事实上这话她自己都不信,所谓十诫,那可是最高联合议会通缉数十年都抓不到的恐怖人物,冯善这种,何德何能?

    “我打算去找秦珊他们,联合几位老师,杀掉冯善,不然这些参加试炼的学生,恐怕都要死。”

    卫梵陈述。

    “咱们直接逃走不行吗?”

    朱碧倩偷瞄了刘芳一眼,给了卫梵一个你懂得眼神,她认为体内的虫子已经取出来了,冯善追踪不到,只要逃回冬木市,就安全了。

    “如果战医馆派出的灭疫士杀不掉冯善,咱们一辈子都要防备被他复仇和刺杀!”

    可以说,冯善完美无缺的计划,完全被卫梵破坏了,他还砍掉了人家私生子郑煌的手臂,拿到了名刀炽热情人,用膝盖想,对方也不会放过他,所以还不如拼一把。

    当然,不忍心看同学们被当做炮灰虐杀,也是一个原因,毕竟卫梵不是冷血动物。

    “太难了,咱们还是逃走吧?”

    刘芳害怕。

    “先试一试,没机会,就撤走。”卫梵提议:“当然,你们可以离开!”

    “不,我要和你一起!”

    刘芳紧紧的抓住了卫梵的胳膊,开什么玩笑,离开了他,自己绝对死定了。

    “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卫梵帮茶茶处理了一下伤痕,最后脱下运动服,披在了她的身上。

    茶茶拉住了卫梵的背包,不舍得他走。

    “听话,如果我活着,会回来接你的。”

    卫梵露齿一笑,像春日的阳光一般温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