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三十八章 深度感染
    靠着叨叨的追踪,卫梵去找秦珊。

    走廊内很安静,能听到水滴打在地板上的回音,幽深悠远,像进入了无人的鬼蜮。

    刘芳跟在后面,视线不时地落在炽热情上,在见过了凝结火焰美人的神奇一幕后,她就对这柄名刀充满了好奇,终于,她大起胆子问了一句:“我可以看一看吗?”

    “刘芳!”

    朱碧倩呵斥,斩医刀可以说是灭疫士的第二条命,所以轻易不会让人触碰,能够借刀,那绝对是可以生死相托的挚友。

    “对不起,是我冒昧了。”

    刘芳赶紧道歉。

    “无所谓了。”

    卫梵把炽热情人递了过去。

    刘芳担心被烫到,可是指尖碰了一下,发现温度正常,随后她接过,拔出了刀刃。

    布满了火焰纹路的刃身并没有闪亮,仿佛又陷入了沉睡。

    “不会是它正好耗尽了能量,才被你捡了一个便宜吧?”

    朱碧倩推测。

    “可能!”

    卫梵也不清楚,事实上他得到这柄名刀,与他修炼的女妖花嫁冥想法、刀语刀术、以及体质有很大关系,不过想要发挥出它的全部威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话说你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

    朱碧倩调侃,伸手拧了一下卫梵腰间的软肉,故作暧昧。

    “什么意思?”

    卫梵蹙眉。

    “那个稻草一样的生物是盗草人吧?”

    朱碧倩啧啧称奇,看着半个脑袋露出旅行包的叨叨,眼睛中溢出的羡慕和嫉妒,足以把任何人溺死:“我没记错的话,它应该是神奇物种榜单上排名前二十的珍稀生物,被誉为最完美的园丁,能够养活任何植物,你就算一辈子什么都不干,开一个药圃,都赚翻了。”

    卫梵笑了笑,没有接茬,大家一起行动,盗草人的秘密肯定保不住,与其偷偷摸摸的掩饰,光明正大的露出来,才更像一个大男人。

    “啊?盗草人?”

    刘芳惊的差点咬掉舌头,这种神奇物种,百分之九十九的灭疫士一辈子都见不到。

    “你千万要小心,这种秘密要是泄露出去,会惹来数不尽的麻烦。”

    在认出叨叨的那一刻,朱碧倩立刻想要买下,只是没好意思开口,因为她知道就算父亲的资产再翻一百倍,也买不下盗草人的一条手臂。

    “要是他能疯狂地爱上我就好了!”

    朱碧倩看着卫梵,琢磨着用身体能不能把盗草人换到手。

    “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刘芳赶紧举手发誓。

    “没必要,叨叨和我是合作关系,什么时候离开,我也不知道。”

    卫梵不是胡说,要不是咿呀吩咐,叨叨才懒得协助自己。

    盗草人的追踪本领很厉害,两个小时后,叨叨停在了一座仓库前,指了指里边。

    “你们在这儿等着!”

    卫梵拔出炽热情人,小心的潜了过去,他要确定仓库中有多少人,秦珊是否拥安全。

    对于这柄名刀,卫梵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如果注入灵气,刀纹便会亮起橘红色的光芒,增加杀伤力,不过在黑暗中,让刀刃闪烁,那就是靶子,和找死没什么分别。

    进入仓库没几步,身侧突然传来了破风声,卫梵灵巧的向前滚翻,反手一刀。

    噹!

    火花四射。

    “卫梵?”

    宋远停下了攻击。

    “你和秦老师在一起?”

    卫梵起身,活动被震的发麻的手臂。

    “她……她快不行了。”

    宋远表情悲伤。

    “什么?”

    卫梵一惊。

    仓库的角落中,秦珊躺在一块木板上,一个个指甲盖大小的脓包滋生着,覆盖了左半边身体,左胸被血水填充,微微隆起,有一株两米多高疫体寄生,看上去犹如树形的珊瑚,分叉极多。

    红色的鲜血滴沥,在地上汇成了一滩。

    “冯善比预计的要强,在连死两位老师后,大家的心态从击败他变成了逃命,秦珊很自责,认为是她害死了同事,于是暴气,重创了冯善,为大家挣了一条生路。”

    宋远声音低沉:“可是她也被冯善重伤,大量的失血和虚弱,让潜伏在体内的疫体发作,又转变成了急性肺炎。”

    所谓暴气,就是激发潜能,让灵气量在短时间内疾速暴增,增加战斗力,但是会对身体造成创伤,轻则卧床修养几个月,重则心脏衰竭而死。

    秦珊的运气太糟糕了,莽山的环境这么恶劣,在身体虚弱的状态下,自然容易感染疫体。

    “不要过去!”

    看到卫梵走向秦珊,朱碧倩拉住了他。

    “我去检查一下!”

    卫梵示意放手。

    “没用的!”

    宋远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庞,悲伤的哭泣。

    在灭疫界有一个标准,宿主被疫体感染,全身超过百分之七十后,就没救了,为了避免疫体孢子扩散,只能将它们一起斩除。

    尽管秦珊的感染状况没那么糟糕,但是现在的条件太简陋了,再加上大失血后的虚弱,根本无法进行斩除手术。

    “不试试怎么知道?”

    卫梵最看不起这种半途放弃的家伙,他将灵气覆盖全身,动作放轻,走到了秦珊身边。

    几个小时之前,她还是一位美女老师,可现在,半个身体都是密集的水泡,诱人的胸部也让人失去了抚摸的冲动。

    “杀了……我”

    秦珊还有意识,出言恳求。

    “你还年轻,死在这里,甘心吗?”

    因为肺炎疫体对声音没有应激反应,所以卫梵低声鼓励,他拿出手术刀,在右乳下侧,轻轻的切开。

    滋!

    淡红色的血水流了出来。

    刘芳看的大气都不敢喘,紧紧地攥住了朱碧倩的胳膊,卫梵的胆子实在太大了,要知道他旁边就是蠕动的疫体,一旦发起攻击,后果不堪设想。

    卫梵松了一口气,比想象的要轻,接着他检查左胸,只是刀尖刚碰到皮肤,他的脸色就一变。

    触感不对,完全是组织液的湿滑感,而且皮肤太脆,直接破裂了。

    在这个念头闪过脑海的瞬间,卫梵向左侧滚翻,跟着双脚发力后跃。

    疫体突然剧烈的抖动,那些脓包蠕动着,将粘液激射而出。

    噗嗤!噗嗤!

    “啊,小心!”

    刘芳被吓坏了,直到卫梵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还有救!”

    卫梵翻开急救包,拿出注射器,从一个小瓶子中抽取药液。

    “别胡闹了行吗?”

    看到卫梵又走向秦珊,宋远怒了,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疫体被刺激,自然会让身为宿主的秦珊承受更多的痛苦。

    “放开!”

    卫梵皱眉。

    “你以为你是谁?我绝不允许你拿秦珊的身体练手!”

    宋远低吼。

    砰!

    卫梵一记手刀砍在了宋远的脖颈上。

    “我不知道他身上的虫子取出来没,所以把他拖得越远越好!”

    卫梵吩咐。

    “那是什么?”

    朱碧倩盯着注射器。

    “天使参勾兑的药剂!”

    卫梵没有隐瞒。

    “什么?是那种可以压制疫体活性,减缓感染速度的极品续命参?”朱碧倩错愕的看着卫梵,满脸的不相信:“你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我为什么不能有?”

    卫梵反问。

    “你不会被卖药的骗了吧?这种人参很贵的。”

    朱碧倩提醒,这种人参,就算普通的富豪都用不起,凭心而论,换做是她,绝对不舍得浪费在没什么关系的秦珊身上。

    “别废话了,赶紧把他拖走!”

    时间紧迫,卫梵在秦珊没有水泡的右臂上,进行静脉注射。

    这支勾兑的药剂,除了天使参成分,还有噩梦藤,虽然它是一种毒性植物,但是适量注入,会对疫体产生麻醉效果,降低它们的攻击性。

    需要三分钟,让血液循环充足,将药剂代谢入疫体中,这个时间卫梵也没有浪费,而是根据体征,推测肺炎内核可能存在的部位。

    “就是这里了!”

    卫梵拔出霜花短刃,快速切开了秦珊的左胸膛。

    运气不错,靠下部的肺叶上,有一个鼓起的肉团,上面就像椰菜花似的长满了细小的疙瘩。

    这就是内核,卫梵眼疾手快,将寄生着它的将近五分之一的肺叶切下,同时右手拔出炽热情人,斩向了胸膛上的主体。

    内核被触碰,疫体主体立刻自卫攻击,好在它被麻醉过,行动迟缓,不等喷射粘液,便被卫梵斩下。

    “成功了?”

    一直关注着卫梵的刘芳大喜,内核和主体被斩下,就意味着手术最麻烦的部分完成,剩下的就是斩除残体,保证病人的生命。

    “没危险了,快过来,抽取我的血液,给秦珊输入。”

    卫梵吩咐,他手上动作不停,快速的处理肺叶上一些残留的肉瘤、止血、缝扎血管……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刘芳已经看花眼了,卫梵的双手,快的不可思议,但是几乎每一个动作都精准到了极致。

    “这都行?”

    赶回来的朱碧倩彻底呆住了,卫梵的斩除,宛若一场华丽的魔术,除了惊叹,再找到任何词汇来形容。

    “喂,抽太多了!”

    卫梵蹙眉。

    “啊,对不起!”

    刘芳赶紧道歉。

    没有营养液,秦珊又浑身乏力,呈半昏迷状,卫梵只能嚼碎了森千萝的叶子,用舌头顶开班主任的嘴唇,强行把汁液吐了进去。

    “你在干什么?”

    炼气境灭疫士的体质就是强大,冲回仓库的宋远看到卫梵亲吻秦珊,整个人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彻底炸毛了,拔出斩医刀便冲了过来:“我要宰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