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四十一章 绝境
    光线昏暗的食堂中,有血腥味在弥漫。

    宋远愣了好一会儿,才确定杀死了李峰,顿时兴奋的要握拳怒吼,这可是让人骄傲的战绩。

    还好卫梵眼疾手快,捂住了他的嘴巴。

    “安静,会把怪物引来的!”

    卫梵提醒。

    宋远忙不迭的点头。

    确定宋远不会再犯傻,卫梵松了一口气,捡回炽热情人,这才开始翻出急救包,处理伤口。

    “啊?”

    看到卫梵的动作,宋远才醒悟过来要干什么,于是又一阵手忙脚乱。

    “虽然与计划有冲突,但是杀死李峰,咱们距离成功,又进了一步。”

    卫梵累的不想说话,但是为了给宋远打气,建立自信,只能坚持。

    “恩!”

    宋远应了一声,跟着瞄了卫梵几眼后,还是说了出来:“谢谢,要不是你的数次支援,我早死了。”

    “别这么说,咱们是同伴。”

    卫梵拒绝。

    宋远摇头,可以说这场战斗,自己一直在犯错,如果不是卫梵屡次冒着生命危险,恰到好处的出手,自己早被杀死了。

    事实上,重伤了李峰的那记火焰大招,还有最后的一击,都是卫梵打出的。

    “没有你的牵制,我也没有下手的机会。”

    卫梵很谦虚,宋远最后没跑,让他对这位怯弱的老师改观了。

    “哈哈。”

    宋远笑着摸了摸鼻子,有些好奇:“对了,你修炼的刀术是什么?好厉害呀,居然能把李峰的暴风绝技打掉!”

    “是女妖刀语刀术!”卫梵没有隐瞒:“不过这柄名刀才是关键。”

    炽热情人不愧名刀之名,它让刀术的威能增加了好几倍,这还是卫梵没有完全掌握,不然会更强。

    “话说那么恐怖的灵压,你怎么没晕过去呀?”

    尽管十分想观赏名刀,但宋远知道这是每一位灭疫士的忌讳,所以忍住了,转移话题。

    “体质好吧!”

    卫梵解释,虽说没晕,但是身体就像被塞进了绞肉机中,现在每一块肌肉都在哀嚎。

    “加油,以你的资质,说不定会成为苍岛疫士百年来,第一个考上京大的学生。”

    宋远鼓励。

    “何止是考上京大,只要再努力一下,挑战十大英杰都有可能!”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走廊中传来。

    卫梵和宋远就像被蝎子蜇到似的,立刻跳了起来,全身戒备。

    冯善来了!

    “宋远你个蠢货,根本不知道在刚才的战斗中,卫梵起了多么巨大的作用!”

    冯善鄙视。

    “先是用话术分散李峰的心神,降低战意,在你和他战斗时,一直游走,做出随时攻击姿态,牵扯他的注意力,不然你早被干掉了。”

    “我知道。”

    宋远冷哼。

    “你知道个屁,卫梵的昏迷,是假装的,你看出来了吗?他那把名刀,也是故意脱手丢出去的,让李峰捡起后,正好背对着他,以方便偷袭。”

    冯善打量着卫梵:“没想到,苍岛疫士这种垃圾学校中,居然还藏着你这种战斗天才,可惜了。”

    宋远惊愕地看向了卫梵,这些细节,他可真没注意到。

    “郑煌没事了?”

    卫梵调侃,冯善说的都对,所以让他更加的警惕,不愧是为了遗迹谋划了十几年的男人,谨慎的可怕。

    “不要套我的话了,你如果杀了宋远,我就承认你是我的同伴。”

    冯善摇了摇手指,看向宋远:“或者你杀了他?”

    “跑!”

    卫梵当机立断,看冯善的状态,虽然有着失血后的脸色苍白,但是并没有衰弱,这说明疫体孢子还没有开始疯长。

    “不用,他被秦珊的绝技重创,战斗力大损,这幅气定神闲的模样,肯定是装出来的。”

    宋远拔刀,冲向了冯善,只要杀掉他,就能救回秦珊和学生们,到时候不止得到美人青睐,学校也会表彰自己,坐上副校长的位置都不是没可能。

    “不要!”

    卫梵劝阻。

    “看吧,我说的没错。”

    甫一交手,宋远就察觉到冯善的乏力,于是更加自信:“这一次,我会独自拿到胜利,让秦珊对我刮目相看。”

    “别分心了。”

    卫梵都要急死了,迟疑了一下,他没加入战团,而是翻身跑出食堂,吸引冯善的注意力:“叨叨,找机会给他的脸上来一发。”

    叨叨敬了一个礼,借着昏暗环境的掩护,快速爬出了旅行包。

    “很谨慎嘛!”

    看到卫梵不近身,冯善也懒得演戏,准备斩杀宋远。

    咻!咻!咻!

    叨叨拉动弹弓,爆裂豌豆怒射。

    冯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打过来,一边躲闪,一边抬起斩医刀格挡,暂时放过宋远。

    砰!砰!砰!

    爆裂豌豆炸开,遮挡了冯善的视野,宋远趁机杀到,一刀怒斩。

    “去死吧!”

    宋远脸上闪过了兴奋的神色,仿佛功成名就,唾手可得。

    唰!

    宋远的视野突然一矮,跟着就砸在了地上,看到自己被拦腰切开的下半身,喷着血倒地,内脏撒了一地。

    他的刀,擦着冯善的动脉而过,只在肩膀上留下一条深可见骨的斩痕。

    “该死!”

    冯善怒急,一脚踹在了宋远的脑袋上。

    砰!

    半截身体滚翻出去。

    幸亏宋远是个蠢货,最后的斩杀动作幅度太大,给了自己反击时间,不然死掉的可就是自己了。

    “什么东西?”

    冯善四下寻找,没有看到是什么发起的偷袭,随后转头,看到卫梵已经不见踪影,不过没关系,他止血后,取出了一支拇指长的玻璃瓶。

    里面有一种尾部会发光的虫子,正向着十点钟方向卖力的挥舞翅膀。

    这是生活在南疆的一种费巴拉虫,雄虫不管距离多远,都能感应到雌冲的位置。

    “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冯善冷笑,要赶紧逼迫这些学生去趟路,然后找到那个东西。

    卫梵跌跌撞撞的在走廊内奔跑,片刻后,叨叨追了上来,一个冲刺跃起,抓住了背包,跟着连续攀爬,冲上了肩膀。

    “叨!”

    盗草人比划。

    “看来要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宋远的死,让卫梵的生存几率再次降低,他不是没想过逃离遗迹,可是内心中,总有一股不甘心,他不想带着懦夫的耻辱苟活一辈子,还有朱碧倩她们信任自己的眼神,也不能辜负……

    如果离开,卫梵相信,那些女生一个都活不了。

    “叨叨!”

    盗草人示警,弹弓拦截。

    砰!

    一只从旁边岔路窜出来的黑暗猎手正好被爆裂豌豆轰在了脸上,失去平衡,一头撞在了墙壁上。

    “好机会!”

    卫梵没有杀它,而是近身,一脚蹬踏向它的脖颈。

    砰!

    刚刚爬起来的黑暗猎手又被踩的贴到了墙壁上,发出了愤怒的尖叫。

    卫梵快速打开封疫筒,将装着的虫子倒进了它的嘴里,接着一刀砍在它的大腿上,转身就跑。

    “搞定一个!”

    卫梵没有天真到以为靠这种陷阱就能杀死冯善,他的要求很简单,只要能消弱一下他的战斗力就行。

    受伤,受伤,再受伤,只要进行下去,冯善就可能被拖垮。

    找了三只落单的黑暗猎手,把虫子植入后,卫梵实在是没力气了,躲在一处角落休息,没想到竟然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已经过去几十分钟了。

    叨叨拿着弹弓,躲在暗处警戒。

    卫梵发现自己的伤口上裹着凌乱的布条,显然是叨叨的手笔,于是弹了一下它的脑门。

    “谢谢你。”

    卫梵起身,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整一下,刚才的昏迷,就是身体支撑不住的表现。

    这是一处没来过的区域,卫梵小心翼翼的前行,蓦然,叨叨扯了扯背带,指向了右侧。

    “有人?”

    卫梵摸了过去,然后听到了一个女生的尖叫。

    “放开我,不要碰我!”

    “臭****,给我闭嘴。”

    一个男人喘着粗气,狠狠地咒骂着,随即就是几个重重的耳光声。

    “吴立国,你这个混蛋!”

    女生咒骂。

    卫梵奔跑,找到了声音的源头,看到铁门紧锁,就一刀劈开了破烂的玻璃窗,跳了进去。

    “吴立国,你干什么呢?”

    眼前发生的一幕,让卫梵怒发冲冠。

    一个女生被吴立国撕烂了衣服,压在身下,一双肮脏的大手,正揉捏着她的胸~部和屁股,留下了黑乎乎的手印。

    “救我!”

    看到卫梵,女生尖叫。

    “叫你妈呀!”

    吴立国咆哮着,挥拳朝着女生的脸颊就是一顿猛捶。

    砰!砰!砰!

    女生的眉骨开裂,牙齿碎掉。

    “住手!”

    卫梵要冲前,可是吴立国突然拔出一柄匕首,抵在了女生的喉咙上。

    “来呀!继续当英雄呀!”

    吴立国调侃。

    “吴立国!”

    卫梵低吼,攥紧了拳头,他看到旁边,还有一具****的女学生尸体,只有一条染血的内裤套在头上,浑身淤青,显然死前遭受过极大的虐待。

    这个女生,是六班的,卫梵不认识,但是知道她是本班一个男生的女友,没想到死在了这里。

    “哈哈,这两个女生让我保护她们,我自然要收取一些费用了。”吴立国将匕首压在了女生的眼窝下:“对不对呀?”

    “嗯!”

    女生吓的哪敢否定。

    “她们是自愿的哦,不信你看!”

    光着屁股的吴立国,坐到了女生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