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四十六章 飞燕流火
    被十几盏油灯照耀的广场上,战斗瞬间爆裂。

    噹!噹!噹!

    刀刃撞击声密集,不断飞溅出火星。

    正如卫梵所说,他一上来就是毫无保留的猛攻,仿佛要把连日来积攒的怒气和郁闷,全部发泄出来。

    豪炎十字斩!

    唰!

    一道十字刃光乍现,飚射冯善。

    砰!

    冯善刚接住,就看到卫梵跳起,高举的长刀窜伸出一柄十几米长的火焰之刃,带着无尽的威势斩下。

    周遭的空气都被烤的炽热了,让皮肤发烫,让头发有些烧焦弯曲。

    豪炎流星斩坠落。

    “该死!”

    冯善咒骂,他终究是受了重创,身体移动不便,根本躲不出绝技的打击范围,只能硬抗。

    轰!

    流星之刃斩下,有火焰向两侧翻卷,在地板上留下了一条焦黑的痕迹。、

    冯善的胸口就像拉破风箱似的,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还没有歇过来,卫梵的攻击又来了。

    叮!叮!叮!

    冯善狼狈的格挡着,不断后退,他突然明白了卫梵的战术。

    现在的自己,身体状态极其糟糕,简直犹如一位溺水的旅人,而卫梵毫不停歇的速攻,终有一招,会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他溺死在水底。

    “休想!”

    冯善脸庞狰狞,趁着卫梵前冲到身前的瞬间,灵气激射。

    轰!

    恐怖的灵压降临。

    冯善冷哼,他必须承认,卫梵很强,尤其是他使用的刀术,更是可怕,但是阶位终究差太多了。

    “最后的胜利,只能属于我!”

    一抹笑容,溢出了冯善的嘴角,只是还没绽放,便彻底冻结了。

    卫梵并没有像冯善预料中的被碾压在地,身体只是晃了晃,就毫无停滞的冲刺,一刀斩出。

    噹!

    两人对轰,接着刀刃弹开。

    “怎么可能?”

    冯善震惊,嘴巴大张的犹如一头窒息的河马,卫梵为什么没有倒地?难道说他也注射了冠军药剂?

    “喂,战斗中,可不能分心哦!”

    卫梵左手快速伸进缠在腰间的外套中,拔出了霜花短刃,朝着冯善的心脏就刺了下去。

    冯善也算是坚韧,强撑着一扭身体。

    噗!

    霜花扎进了他的肩膀,鲜血飞洒。

    啊!

    冯善惨叫,着急了,绝技施展,想要一刀砍死卫梵,可是这小子突然一晃,绕到了身侧。

    “该死!”

    冯善咆哮,卫梵不再正面抢攻,而是游弋在身侧,让自己根本没太好的机会施展绝技。

    “战斗天才!”

    看着卫梵冷峻的表情,没有任何恐慌和紧张的脸颊,这个词汇,直接闯进了冯善的脑海。

    这种人,就是天生为战斗而生。

    冯善被重创后,必然激怒,想要速战速决,但是卫梵就是不给他机会,持续下去,肯定会让他急躁不安,心态失衡,进一步降低战斗力。

    “不会吧?”

    赵玉傻眼了,发现战斗打了一分多钟,卫梵竟然一直压制着冯善,就在她以为这是错觉的时候,就看到冯善虚晃一枪,居然转身冲向走廊。

    “这不会是逃跑吧?”

    赵玉做梦都想不到,卫梵会把冯善逼到这种地步。

    只有战斗中的冯善才明白,冷静的卫梵,是多么的恐怖,这家伙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脑子高速转动,犹如对弈一样,一直稳稳地掌控着战局,或者说,他一直牵着自己的鼻子走。

    豪炎旋风。

    卫梵旋转,犹如一轮火焰风车,撞向了冯善。

    冯善躲开,看到卫梵由于惯性远去十几米,压力顿时一松,正准备全力逃走,就看到五枚豌豆射来过来。

    “什么?”

    冯善满脸错愕,下意识的格挡,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然后豌豆命中。

    轰!轰!轰!

    豌豆爆炸,为了对付他,叨叨选的都是威力最大的爆裂豌豆,瞬间把他轰了一个满脸开花。

    右眼珠飞出去了,鼻梁处一团烂肉,可以说脸庞上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出面容了。

    啊!

    冯善惨叫,视野受损,跌跌撞撞的冲向了走廊,以这个状态,是别想杀死卫梵了。

    卫梵冰冷的视线,盯着冯善的背影,他才不会天真到认为豪炎旋风这种招数就能击杀他,那不过是佯攻,一是为了吸引注意力,给叨叨制造偷袭机会,二是准备绝技。

    左脚踏前,灵气全速运转,卫梵右手,持刀高举,

    唰!

    橘红色的火焰弥漫刀身,随后在卫梵的舞动中,流淌而出,宛若挥毫泼墨一般,画出了一只椰子大小的雨燕。

    卫梵转身,握着炽热情人一甩。

    喳喳!

    连接着刃尖的火线断裂,火焰形成的雨燕犹如复活了一般,带着高亢的鸣叫,破空而出。

    飞燕流火!

    咻!

    几十米的距离,飞燕转瞬及至,撞在了冯善的腰上。

    唰!

    一道火线乍现,又消散。

    冯善又前冲了几步,接着整个人拦腰断成了两截,在内脏散落中,上半身栽倒了地上。

    “叨!”

    叨叨拉长了声音,双手高举,欢呼着狂奔了回来,接着一个纵跃,跳向了卫梵。

    “赢了!”

    卫梵伸手。

    啪!

    一人一草击掌。

    茶茶也冲了过来,猛扯卫梵腰间的外套,伸着小手大叫,“要!”

    “好!”

    卫梵惊得赶紧抓住外套,不然就被小萝莉扯掉了。

    达成目的,茶茶满足了,叨叨也一边跳着草裙舞,一边绕着两个人转圈。

    “好了,去捡战利品呀!”

    卫梵很开心,大敌死掉,大家安全了。

    “卫梵,你好厉害,我好崇拜你呀!”

    赵玉突然喊了起来,摆出了一脸崇拜的表情,卫梵居然真的杀死了冯善,这一定是在开玩笑,不过无所谓了,目前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是吗?谢谢!”

    卫梵宠辱不惊。

    “对不起,之前是我错了,不该羞辱你,我向你道歉。”

    赵玉看到卫梵没有帮忙的意思,只能低声下气的求饶,心底却是恨死他了,等自己好了,一定要他好看。

    “没关系,我不在乎。”

    卫梵检查冯善的尸体,确定他死透了。

    “求你了,救救我好吗?”

    赵玉哭的稀里哗啦:“你难道要看着女同学死掉?”

    卫梵犹豫。

    “求你了,我愿意做你的女朋友。”

    赵玉这种设施的口气,让原本打算救她的卫梵又停下了脚步。

    诚然,赵玉在学校中也算数得上的美女,被十几个男生追求她,但是卫梵也不至于要挟人家。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赵玉很机灵,看到卫梵神色不对,立刻道歉。

    “叨!”

    叨叨跳上卫梵的肩膀,扯着他的发丝,使劲地摇头,让他不要救援,这是一个坏女生。

    “抱歉,你自己求生吧!”

    卫梵将一个急救包放在了赵玉面前,随后抱起孙燕和陈虹,去找朱碧倩。

    “卫梵,求你了,不要走,”

    赵玉哭喊,把衣服扯开,露出了饱满的胸~部:“救救我,无论什么,我都愿意做,情~妇,我可以做你的情~妇,不,女~奴也行,求你了,别丢下我。”

    “我这么做,会不会太狠心了?”

    卫梵于心不忍,询问茶茶。

    “坏!”

    小萝莉说的依旧是单字,不过显然是指赵玉。

    “卫梵,卧槽尼玛,你这个冷血的屠夫,你不得好死,曾诚一定会杀死你,为我报仇的。”

    看到卫梵见死不救,赵玉破口大骂。

    “请记住,是曾诚用你当盾牌,抛弃了你!”

    卫梵一句回敬,让赵玉彻底崩溃了。

    “你们男人都是混蛋,都是人渣,呜呜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了!”

    赵玉看着卫梵带走孙燕和陈虹,却唯独留下自己,绝望的哭泣,早知道如此,自己当初真不该奚落和羞辱他。

    带着两个昏迷的女生,卫梵也不可能走太远,找了一个安全的房间后,便躲了起来。

    “茶茶,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

    没有死亡危机,卫梵开始考虑小萝莉的未来。

    “要!”

    茶茶很肯定的点头,没有任何犹豫。

    “好,从今天之后,你就是我的妹妹,就算我没有吃的,也不会饿到你!”

    卫梵揉了揉茶茶的头发,对于她的答案,其实他早已经有了准备。

    “嘻嘻。”

    茶茶很享受这种抚摸。

    “这一趟试炼,其实也不亏!”

    卫梵把玩着炽热情人,何止不亏,简直赚大发了,不说这柄价值至少上千万的名刀,单是境界的提升,就没办法衡量,更何况还经历了数次血战,让心境和意志也得到了磨练。

    “不过要是可以弄到合成冠军药剂的药物方程式就好了!”

    卫梵砸了咂嘴,毕竟是神武制药公司的尖端产品,他不可能不心动。

    茶茶站起来,拉着卫梵往外走。

    “啊?你不会是打算带我去找方程式吧?”

    卫梵有点傻眼。

    “嗯!”

    茶茶点头,拍了拍带鱼一样平板的胸脯,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模样。

    “就当郊游了!”

    卫梵留了一张纸条,便跟着茶茶离开。

    小萝莉或许是熟悉环境,也可能是对于危险有一种天生的敏锐感知,总是可以及时避开黑暗猎手。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来到了生活区,进了一间挂着院长标签的房间。

    这里堆满了书籍,铺天盖地,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茶茶双手合十,一个飞扑,像跳水似的冲了进去,跟着在书本中一阵乱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