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四十七章 天价战利品
    房间中,尘土飞扬,呛得人一直咳嗽。

    “别弄乱了!”

    捂着口鼻,卫梵制止了茶茶,这里面有不少本子,记满了笔记,哪怕不是冠军药剂的合成方程式,可能也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要知道,这可是掌管着这座尖端实验室的最高负责人的卧室,这些笔记,显然是****来临,没来得及带走,不然绝对不会遗弃在这里。

    卫梵捡起了一叠装订在一起的纸张,封面上写着《论完美细胞的生成与代谢》的标题。

    这应该是一篇还没来得及寄出去的论文,所谓完美细胞,就是指用某种办法,让自然细胞进化,趋于完美后,就再也不会被疫体感染。

    这一直是灭疫界研究的大热门课题,卫梵自然听说过。

    “很有见地!”

    靠着女影导师的教导,卫梵也能看懂这些深奥的知识,一时间,思维有些发散,干脆靠着一堆书本坐了下去,仔细的阅读。

    茶茶还在扑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轰隆一声,卧室中的十几个书堆,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了下去,将茶茶埋在了里面。

    尘土四溅。

    咳咳!

    卫梵急了:“茶茶,你没事吧?”

    丢掉论文,卫梵匆忙的扒拉着书本,要把茶茶挖出来,一只攥着一本书的手臂却是噗的一下,伸了出来。

    卫梵冲了过去,一阵乱刨。

    “喏!”

    茶茶出来后,献宝似的把书递给了卫梵。

    “什么东西呀?”

    卫梵扫了一眼,发现只是一本基础的《疫体感染周期表》,不过等他随手翻阅了几张后,便彻底愣住了,随后越翻越快,神色也越来越兴奋。

    在纸页的空白和一些字里行间,有钢笔书写的一条条文字、计算数据、以及一些感悟和质疑。

    有的纸页,被撕掉了,还有的地方,用钢笔画乱了一团,显然是当时实验遇到瓶颈,院长心情烦躁。

    前半本书上写下的大部分方程式,都被钢笔粗暴的划掉了,笔力之大,甚至划破了纸张,可是到了最后,被废弃的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几页,罗列着一排排的方程式。

    尽管书页破损、笔记已干、凌乱不堪,当废品卖都懒得有人收,可它们对于卫梵来说,却是价值连城。

    “你怎么知道的?”

    卫梵惊讶的看着茶茶,这些方程式,他只能读懂一半,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认知,那种全新的实验思路,以及数据上溢出的未来,都深深地刺激着他的眼球。

    茶茶比划着解释,院长是一个好人,给了她在设施内自由活动的权利,所以她经常往这里跑,因为这里有零食,有关心她的人。

    实验很难,院长是主心骨,他不能在部下面前表现出挫败和颓废,但是他也需要倾诉,所以什么都不懂的茶茶就成了可以谈心的最好对象。

    听得多了,天真呆萌的茶茶也知道了很多东西。

    “你真是我的幸运星!”

    卫梵开心的抱住了茶茶,在她的额头上重重的一吻,他本来还在为无法搬走金库中的财富而遗憾,现在,全都没有了,只要有了这份方程式,他就能复刻出冠军药剂,卖出天价。

    当然,前提是不能让神武制药公司发现。

    “可以换个名字嘛!”

    卫梵思考着今后的发财之路,然后跟着茶茶,去了金库。

    金砖只有少许,还有一些宝石,最多的是纸币,剩下的就是一些重要文件、试剂、样本、药物,毕竟是人迹罕至的森林,存再多的钱,也花不掉。

    由于****的缘故,好多东西都碎掉了,也没有带走的价值,于是卫梵就捡了一些宝石,没办法,金砖太沉。

    “也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卫梵嘀咕着,别说那些纸币绝版,就算能用,他也懒得带出去。

    做完这一切,卫梵让叨叨领路,去找郑煌,该解决掉这场恩怨了。

    比预计的还要惨,这位曾经风光无限,不知道让多少同学害怕的校霸,此时躺在一张床板上,不停地打着摆子。

    他的皮肤上,长了不少脓疮,有黏液流出,而身下,则是血水和屎尿的混合物,一股臭气扑鼻而来。

    砰!砰!

    卫梵敲了敲墙壁。

    “父亲?你回来了?杀死卫梵他们了吗?”

    郑煌睁开了眼睛,要挣扎着爬起来,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卫梵开口。

    “是你?”

    郑煌大吃一惊,想要滚下床板,躲起来:“你只要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父亲会让你生不如死!”

    “冯善死了,我亲手杀的。”

    卫梵说完,便转身离开,郑煌这个模样,已经不需要他动手了,因为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不,不可能,父亲怎么可能死在你的手中!”

    郑煌大叫。

    没有回音。

    “回答我呀,卫梵,你怎么可能办到?”

    郑煌大吼,他怕了,比起愤怒,最悲哀的是无视,卫梵觉得自己连当他敌人的资格都没有,这让他觉得很可悲。

    “如果不想变成疫体,就自杀吧!”

    卫梵给出了善意的忠告。

    “不,我不会死,我会带着战利品满载而归,接着考上京大,享受美女簇拥,然后走上人生巅峰。”

    郑煌咆哮着,然后说着说着,哭了出来:“卫梵,求你了,杀了我!”

    郑煌不想变成疫体的养料,那绝对是一种最痛苦的死法,可是自杀,他既没有那个气魄,也没有那个力气了。

    无人应答,只有脚步声远去。

    此时的卫梵,眼睛中看到的是曾诚、是学校第一的宋谦名,乃至那些要考京大的竞争对手,至于郑煌,不过是一个即将死去的校霸,不值一哂。

    ……

    等回到房间,两个女孩已经醒来了。

    “谢谢你!”

    一见面,陈虹就是泪流满面的道谢,还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对不起,我之前侮辱你,都是被逼的。”

    “都是同学,应该的。”

    卫梵轻笑。

    看到卫梵并没有挟恩以报,陈虹松了一口气,跟着又觉得自己太小人之心,人家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生活区,一间靠近角落的卧室。

    “已经四天了,咱们怎么办?”

    刘芳饿的肚子叫:“食物也不多了!”

    朱碧倩瞟了秦珊一眼,愁眉苦脸。

    “你们丢下我,自己离开吧!”

    经历了一场手术,又没有足够的营养补充,让原本是个美女的秦珊瘦的脱了形。

    “老师,我们不会抛弃您的。”

    朱碧倩嘴上说的漂亮,可是没有离开,并不是因为带着秦珊逃走太麻烦,而是再等。

    几天过去了,遗迹中的厮杀,也应该进入尾声了,而且如果有学生成功逃出去,说不定还能喊来救援。

    “也不知道卫梵怎么样了?”

    刘芳很担心。

    “凶多吉少!”

    朱碧倩叹气,卫梵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可是和冯善一比,就差太多了,她怎么想,都不觉得他有赢的可能。

    “我当初就应该和卫梵一起离开,哪怕死掉,也比这种等待的煎熬好受!”

    刘芳后悔。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一道爽朗的声音传来,在寂静的氛围下,简直犹如炸弹一般,让朱碧倩和刘芳就像被蝎子蜇到,直接窜了起来。

    “卫梵?”

    正要逃走的朱碧倩停住了,脸上的表情由惊愕,逐渐化为了欣喜。

    卫梵右手臂靠着门框,正一脸笑容的看着大家。

    “真的是你?”

    刘芳开心的扑了过来,想要拥抱卫梵,可惜被朱碧倩抢先一步。

    “恭喜你凯旋,我的英雄!”

    说着,朱碧倩踮起脚尖,吻在了卫梵的唇上,她的情商很高,只要看他神态轻松,就知道结果不错。

    “好了,收拾一下,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打过招呼,卫梵走到秦珊身边,简单地帮她做了一下检查:“伤口有发炎的迹象,不过没关系,回到冬木市,打一针就好。”

    “冯善呢?”

    秦珊眼神灼灼。

    “死了,还有宋远老师,抱歉,没能救到他,但他是一个英雄。”

    卫梵神色黯然,虽然宋远性格怯弱,有点懦夫,可是胆敢站出来反抗冯善,就值得尊敬。

    秦珊落泪。

    “倩姐!”

    看到朱碧倩,陈虹跑了过来,有一种找到庇护所的安全感。

    卫梵背上秦珊,带着一群人离开。

    有茶茶带路,少了很多麻烦,至少不用被黑暗猎手骚扰了,终于,一个多小时后,一行人时隔数日,再次见到了阳光。

    呼!

    林间的空气湿润,深深地吸了一口,四个女生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快走吧!”

    陈虹催促,这几天的经历,简直就像地狱一样,她连回忆起来,都觉得难受。

    “嗯!”

    辨明了方向,卫梵率先开路,可是走了几步后,叨叨就猛戳他的肩膀示警。

    “茶茶,回来!”

    卫梵喊住了跑出去的小萝莉,放下秦珊,全神戒备。

    “怎么了?”

    陈虹缩到了朱碧倩身后,胆怯的望着四周。

    “冯善呢?”

    曾诚盯着卫梵,走了出来,手中还拎着那个银色金属箱,自诩为优等生,他要完美收官。

    陈军也露面了。

    “死了!”

    卫梵言简意赅。

    “死了?那郑齐呢?”

    在曾诚看来,根本没有卫梵击杀冯善这个选项,一定是注射了冠军药剂的郑齐干的。

    “死了呀,被冯善砍掉了脑袋,顺便说一句,你抛弃的赵玉应该也死了。”卫梵耸了耸肩膀:“然后呢?打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