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四十八章 绝技连杀
    “呦,你很嚣张呀,是不是以为趁着冯善和郑齐两败俱伤,捡了个便宜,就自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陈军讥讽。

    “把名刀和旅行包留下,我可以让你离开。”

    曾诚的视线扫过了那几个女生,最后落在了炽热情人上面,目光贪婪。

    “曾诚,你不要太过分!”

    朱碧倩指责。

    “请注意你的语气,是我网开一面,放了你们。”曾诚不耐烦了:“快滚!”

    “你……”

    秦珊想要劝阻,可是被曾诚顶了回来。

    “闭嘴,你只是一个没用的废物,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曾诚拔刀:“别逼着我杀人!”

    陈虹吓的缩起了脖子,要不是被卫梵救过,不好意思开口,不然她早提议离开了。

    “你们先走吧!”

    卫梵要做一个了断。

    “那你保重!”

    朱碧倩本想坚持,可是看到卫梵的眉头挑了起来,面露不悦,便放弃了,让这些人厮杀去吧!

    “曾哥,真的要放走她们?”

    盯着朱碧倩离开的诱人背影,陈军吞了一口口水。

    “可能吗?我只是不想被围攻罢了!”曾诚奸笑:“别废话了,赶紧宰了卫梵,去收拾朱碧倩她们。”

    “好!”

    陈军神色兴奋,扑向了卫梵,他瞧不这个差生,所以还有闲心废话:“秦珊瘦了好多呀,不然能享受一下美女老师的身体,也是绝赞。”

    卫梵冲锋。

    “你居然不跑?”

    曾诚愕然,接着就看到卫梵和陈军拔刀,全力对砍。

    叮!叮!叮!

    爆音声中,注射过冠军药剂提升了力量的陈军竟然不是卫梵的对手,节节败退。

    “怎么可能?”

    陈军手臂发麻,格挡的动作慢了半拍,被砍在肩头不说,卫梵转身,手中的刀鞘还抡在了他的下巴上。

    砰!

    陈军跌飞,噗的一口,鲜血带着几颗碎牙吐了出来,他想站起来,可是头有些发晕。

    曾诚跳劈,加入战团。

    卫梵抬刀过头。

    叮!

    火星乱溅。

    “受死!”

    曾诚怒喝,灵气爆发,灵压肆虐,压制卫梵。

    轰!

    一股更加爆裂的灵压犹如海啸般,从卫梵的身上汹涌激射而出,吹散了曾诚的头发。

    “什么?”

    曾诚震惊,自己可是锻体境巅峰呀,不说压制卫梵也就算了,为什么会在他的灵压下觉得心闷气短?

    豪炎流星斩。

    卫梵强势斩杀,在地上轰出了一条焦黑的痕迹,之后又是一个半转身,十字斩击。

    砰!

    十字火刃炸在了曾诚的刀刃上,轰的他倒退。

    卫梵右脚猛的蹬踏地面,全速冲刺,贴在曾诚身边,不给他任何调整的机会。

    噹!噹!噹!

    名刀乱舞,火花飞溅。

    曾诚不断的后腿,感觉自己就像贴着一个大熔炉似的,炙热的高温气浪不断的涌来,烧灼着皮肤,头发都要烤焦了。

    突然!

    卫梵停下,左脚踏前,身体下蹲,前倾,左手五指张开,右手持刀后拉,将刃尖放在了虎口拇指上,整个人看上去,犹如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

    “他要干什么?施展绝技?”

    曾诚被卫梵的突然举动,弄的心头一晃,不免分神,一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大树,砰的一声撞了上去。

    卫梵之前的抢攻,逼迫曾诚向大树撤退,还有摆出绝技姿态,为的就是这一刻的停顿。

    唰!

    一个十字状的红色光芒突然在名刀刃尖乍现,跟着旋转着,红色的火焰仿佛潮汐般淹没刃身!

    豪炎疾突!

    咻!

    卫梵犹如一枚流星,射过了曾诚的身边,他手中的炽热情人,在空中留下一抹橘红色的火线,仿佛傍晚时分,被火烧云染红的天际线,一片分明,一片浓艳!

    曾诚低头,难以置信地看着被贯穿的胸口,鲜血喷洒,湿透了衣衫。

    “你……你……”

    陈军吓坏了。

    这道攻击,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曾诚的防御动作才刚刚摆出,就已经中刀,快到陈军的眼睛一眨,便战局已定。

    噗通!

    曾诚倒地,死不瞑目。

    卫梵转身,看向了陈军,手腕一抖,甩掉了刀刃上的鲜血。

    陈军愣了一下,转身就跑,理智告诉他,杀了卫梵,可以得到名刀,得到全部的冠军药剂,但是本能却在尖叫着,让他逃跑。

    “为什么我要跑?为什么我要害怕卫梵?”

    陈军咒骂着,不甘心,正犹豫着,是不是搏一把,背心上就传来了重踹的剧痛。

    砰!

    陈军滚翻,沾了一身的烂叶臭泥。

    “你之前的气势呢?”卫梵气定神闲:“不是要教训我吗?来呀!”

    “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陈军一脸苦闷的哀求着,可是手上却突然抓起了一把泥土,丢向卫梵。

    卫梵突然止步,闭上了眼睛。

    “机会!”

    陈军大喜,一个冲刺,挥刀怒斩,就在即将砍中卫梵的时候,他却只是一个简单的侧身,便躲开了。

    轻灵、潇洒,不带一丝烟火气!

    同一时间。

    唰!

    卫梵单手挥刀,斜上一撩,不像是你死我活的厮杀,倒像是拂走了一只烦人的虫子。

    陈军落地,踉跄了几步后,脑袋像左侧一歪,直接搭在了肩膀上,殷红的鲜血喷射而出。

    噗通!

    陈军倒地而亡。

    “没办法,是你们先要杀我的。”

    卫梵没有内疚,翻了一下曾诚的所有物,除了冠军药剂,就是一个箱子的宝石。

    确定没有值钱的战利品后,卫梵放了一把火,点燃了两具尸体,随后让叨叨带路,去追女生们。

    “走这么快干什么?”

    刘芳抱怨,一步三回头。

    “倩姐!”

    陈虹催促,都想抛下碍事的秦珊加速赶路了,曾诚可是个人渣,杀了卫梵后,一定会追上来的,不快点,难道等死?

    “你们先走,我去看看!”

    犹豫再三,朱碧倩还是决定和卫梵共进退,只有这样,才能得到他的好感。

    “我也去!”

    孙燕也豁出去了。

    “不需要!”

    朱碧倩拒绝,她才不会让其他女生在卫梵面前刷好感度,只是她还没离开多远,便看到卫梵回归。

    “曾诚竟然放过你了?”

    朱碧倩大讶,卫梵回来的太快,她才不相信他可以这么快就杀死曾诚和陈军,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嗯!”

    卫梵随口应付着,他和朱碧倩的交情,还没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不对,曾诚那种面厚心黑的家伙,怎么可能放过你?一定有什么阴谋!”

    朱碧倩猜测。

    “你可以去问他!”卫梵走到了刘芳身前:“让我来背老师吧?”

    丛林难行,让归途多了不少麻烦,但比起遗迹厮杀,却又轻松了许多。

    舒适的营地、温暖的篝火,烤的流油的野鸡肉和松软的鸟蛋,让人唇齿满香。

    几个女生就是家政废柴,全靠着卫梵一个人忙碌,不过他乐在其中,大丰收的喜悦,让他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调。

    茶茶跑前跑后,欢快的犹如一只逃脱囚笼的小鸟,看到什么都是大呼小叫,充满了好奇!

    就在众人即将离开莽山的时候,一群不速之客抵达了。

    “卫梵,你可是让我好找呀!”

    周处泽披着雨衣,一脸阴鸷地盯着卫梵,这段时间,为了寻找这个家伙,他们可是吃够了苦头。

    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二十多个保镖一拥而上,围住了营地。

    “你们要干什么?”

    秦珊呵斥。

    “秦老师?你怎么瘦成了这幅德行?”

    周处泽惊讶。

    “废什么话呢?”

    周行出现,没好气的咒骂了一句,跟着看向卫梵:“少年,可以赏个脸,去那边谈一下吗?”

    “别去!”

    刘芳和孙燕异口同声,很担心。

    “走!”

    卫梵拿刀:“帮我照顾一下茶茶!”

    “这刀似乎不错耶,让我看看!”周处泽伸手去夺:“其他人呢?”

    啪!

    卫梵把刀背砸在了周处泽的手上。

    “嘶,你找死呀!”

    有父亲在场,周处泽自认有后台,嚣张的要命,抬脚去踹卫梵,

    卫梵可不客气,大力蹬踏。

    砰!

    小腹挨了一脚的周大少爷跌翻。

    哗啦!

    一众保镖拔刀,虎视眈眈的瞪着卫梵。

    “你竟然敢打我?给我揍他,揍死他!”

    周处泽大发脾气。

    看着这一幕,朱碧倩无语的摇头,周家生出这种废物,铁定要没落了。

    “闭嘴!”

    周行脸色难看,盯着卫梵,威胁之意溢于言表:“你似乎不把鄙人放在眼中呀,需要我自我介绍一下吗?”

    “不用了,周家家主,这个废物的父亲嘛,我知道的。”

    卫梵双手抱在胸前,一脸的戏谑。

    “放肆!”

    周行也生气了。

    “你有屁就放,老子没时间和你耗!”

    卫梵也懒得虚与委蛇了。

    “你竟然敢这么和我父亲说话,跪下,认错。”

    周处泽怒吼。

    卫梵无视。

    “少年,你不是一直想要这柄归云刀吗?和我的儿子做一次全身大换血,就给你!”

    周行摆出了一幅慷慨的表情。

    “不换!”

    卫梵拒绝。

    “不要忙着拒绝,它可是价值六百万,对你来说,就是天价!”

    周行轻笑。

    “卫梵,你知道六百万是多少吗?你这种土鳖,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周处泽讥笑,可是随即笑容便凝固了,因为他看到卫梵拿出一个袋子,手腕一翻,便有一颗颗宝石掉落,碰撞出清脆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