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梵医 > 第四十九章 一刀灭尽

第四十九章 一刀灭尽

        阳光透过林间枝叶的缝隙,落在了宝石上,照耀的一片迷离多彩。

        别说那些保镖,就是周行都目光呆滞,彻底震惊了,继而变成了浓浓得贪婪,这么大颗的宝石,可是极品。

        “你怎么……”

        周处泽傻眼了,他不知道这些宝石具体值多少钱,但是肯定超过六百万了,这让他有一种被打脸的羞辱感。

        “小偷,对,你这个穷鬼,如果不靠偷,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宝石?”

        周处泽诋毁。

        “把这个小偷拿下!”

        周行咆哮,他原本打算用天价诱骗卫梵,只要上了手术台,还不是任由己方的灭疫士折腾,别说换掉心脏,就是摘取所有的脏器,他都无力挣扎,可是随着卫梵拿出宝石,一切计划都泡汤了。

        “那就硬来!”

        周行嘀咕着,露出了狠毒的獠牙,他盯向了秦珊几人,长的丑的就地杀死,漂亮的爽过后,可以卖给人贩子。

        “上!”

        保镖头子带队冲锋,这些人中,也有一些灭疫士,他们在灭疫学上没什么天分,只能放弃,然后靠着比普通人好一些的体质,给富豪们看家护院,赚一份生活费。

        “千万注意,别弄伤了他,尤其是心脏。”

        周处泽在一旁大呼小叫:“还有减少伤口,避免多流血,不然让他养回来,需要好多天。”

        “周行,你要干什么?”

        秦珊质问。

        “把这几个女人也给我拿下,不要逃掉一个。”

        周行吩咐。

        “受死!”

        保镖头子爆喝,怒目圆睁。

        对付这些连鸡鸭都没有杀过几只的学生,他有太多的经验,只是一个大吼,就能让他们恐慌不安,可是他跳劈后,才发现这个少神色不屑,仿佛在看一只猴子。

        “既然你们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卫梵随手,拔刀一挥。

        豪炎?一闪。

        唰!

        一道橘红色的刃光犹如雨后的彩虹般乍现。

        卫梵前冲,大开杀戒。

        豪炎流星斩。

        轰!

        一个保镖被劈成了两半,伤口有烧焦的臭味。

        保镖头子此时落地,向前踉跄了几步后,大量的鲜血从胸前喷出,一团灼热袭来,跟着轰的一声,爆炸了,被一团火焰吞没。

        一刀一个,卫梵毫不留情的击杀这些保镖,既然助纣为虐,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你……你……”

        看着卫梵秒杀保镖头子,周处泽彻底呆滞了,他还兼职着自己的武技老师,为什么会这么不堪一击?难道是今天吃坏了肚子?

        “失算了!”

        周行拔刀,却是后退:“处泽,走!”

        “为什么?你可是锻体境巅峰,难道还打不过他?”周处泽大声抱怨:“毕业考在即,我需要他的心脏,这一拖,要到什么时候?”

        “我让你滚!”

        周行大骂,他是巅峰不假,可是多年来养尊处优的生活,早让他疏于锻炼了,在说只要活着,就有机会。

        “我不管,我要卫梵的心脏。”

        周行大发脾气。

        “你……”

        周行气的大骂,可是突然发现卫梵已然近身。

        “你们谁都走不了!”

        卫梵讥讽,握刀重斩。

        叮!

        大力加身,让周行站立不稳,他想要撤退,可是卫梵犹如疾风暴雨,彻底将自己笼罩了。

        叮!叮!叮!

        卫梵狂攻,炽热情人不断地在周行身上留下伤口,一道道鲜血飞洒。

        “救我呀!”

        周行吓的亡魂大冒。

        围攻朱碧倩几人的保镖看到这一幕,对视一眼,开始逃窜,钱再多,也没有命重要。

        “卫梵有这么厉害?”

        陈虹满脸都是难以置信,她见过曾诚战斗,但是卫梵比起他,更胜一筹。

        唰!

        一刀断手。

        “不要杀我,我给你钱!很多钱!”周行捂着断臂,恐慌尖叫:“多到你数不过来。”

        “抱歉,我不喜欢数钱!”

        卫梵一刀斩下。

        唰!

        血色侵染,周行的脑袋连着半个肩膀被砍掉,身死当场。

        “噗!”

        朱碧倩忍俊不禁,没想到卫梵还有点冷幽默。

        卫梵看向了周处泽。

        “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幻觉!”

        周处泽碎碎念着,直到对上卫梵的视线,一股寒意顿时侵袭全身,双腿颤抖着,尿了出来,接着转身狂奔。

        叨叨躲在灌木丛中,弹弓狙击。

        砰!砰!

        两发爆裂豌豆命中周处泽的后脑,顿时炸的一片血肉模糊,让他滚翻在地,不停地喊疼。

        “周大少爷,输了我那么多鲜血,你真是没有一点长进呀!”

        卫梵走到了周处泽身边,看着这位纨绔,无语的摇了摇头。

        “放过我,放过我好吗?”

        周处泽哀求。

        “你觉得可能吗?”

        卫梵轻笑。

        唰!

        周处泽突然拔出藏在腰间的匕首,扎向卫梵的右腿。

        砰!

        卫梵抬脚,狠狠地踹在了周处泽的手腕上,踢断了臂骨,跟着又是一脚,奔在了他的脸上。

        周大少爷疼的连惨叫都发不出来,直接卷缩成一团。

        “卫梵,放过他吧?”

        秦珊看不下去,低声求情。

        “放过他?那谁放过我?”卫梵目光冰冷:“如果我实力不行,要做他一辈子的血袋人,你知道那是什么经历吗?比身处地狱还惨!”

        “老师,你太过分了。”

        朱碧倩鄙视:“让你一辈子做某个男人的女奴,你愿意吗?”

        秦珊看到孙燕三人也是类似的表情,顿时羞愧的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太天真,这可能也是当初学姐放弃自己的原因。

        “哈哈,卫梵,你就算杀了我,你就算将来功成名就,也无法改变我曾经把你当做‘血袋’使用的经历,你就是我的一道甜点!”

        周处泽知道必死,便肆意的诋毁他,让他就像吃了屎一样,难受一辈子。

        卫梵叹气,摇了摇头。

        “哈哈,怎么?不爽了?”

        周处泽大笑,可是发现卫梵没有任何恼怒,就连朱碧倩她们,反而也是一副看白痴的目光怜悯地看着自己。

        “卫梵的经历越惨,越能证明他的天才和不凡,而你呢?只是他登上医龙之路的一块绊脚石罢了,随便都能踢开。”

        朱碧倩讥讽。

        “你们……”

        周处泽大怒。

        “说完了吗?”卫梵已经懒得反多费口舌了:“说完了,就上路吧!”

        唰!

        炽热情人一挥,斩下了周处泽的脑袋。

        没有理会倒地的尸体,卫梵捡起了归云刀,白羽袖的生日还没过,正好可以送给她。

        “复仇之后,开不开心?”

        朱碧倩打趣。

        “复仇?周处泽也配?走了!”

        卫梵连曾诚都不放在眼中了,更何况是废物一样的周大少爷,他现在的目标,是打败宋谦名,拿到全校第一。

        经过了两天的跋涉,卫梵一行终于坐上了返回冬木市的巴士,当将一切都告诉张校长后,他直接气的吐血,晕死了过去。

        这是一桩极大的丑闻,尤其是冯善的行径,会导致苍岛疫士学校的名声一落千丈。

        醒来的张校长第一时间安排了救援队进入莽山,并且通知监察院和战医馆,希望可以用遗迹作为代价,让他们帮忙压下这个消息。

        战医馆同意了,只是死了那么多人,总要给学生家长一个说法。

        卫梵几人暂时被关押了起来,之后几天,又有七个幸存的同学幸被找回,几番询问下,事情的真相浮出水面。

        冯善谋划了一切,要不是卫梵看穿他的阴谋,所有人都会死掉。

        最高联合议会派来了监察官处理这件事,除了勉励了卫梵几句,就投入了遗迹的搜索中,神武制药公司的人随后也来了,对这些幸存者们更是问都不问一声,直接封锁遗迹。

        为此,他们还和战医馆爆发了冲突。

        为了不让茶茶被抓回去,再做实验体,卫梵把她的头发染黑了,接着送到了白羽袖家。

        “你真的没事?”

        听完卫梵的讲述,白羽袖坚持要为他检查身体,至少也要做栓色监测,确定身体中没有孢子寄生。

        “肯定呀,我现在的状态好的可怕!”

        卫梵喝茶,得意的眉毛一挑:“我早上测试了灵压,9820,随时可以准备冲击炼气境了。”

        “不论议会和神武,都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们的,他们只是被遗迹吸引了注意力,暂时顾不上盘查你们而已。”

        白羽袖很担心。

        “那怎么办?先把茶茶送走?”

        卫梵蹙眉。

        “交给我来办吧?”

        白羽袖看着在后花园中开心地捞金鱼的茶茶,决定去求姨妈。

        卫梵的生活,又回到了两点一线,只是再无法平静了,星期一早上踏入校门,无数视线便落在了身上,猜测、惊疑、鄙视、厌恶,不一而足。

        经过了几天的酝酿,一些事情终于发酵了。

        “你怎么来了?不在家里多修养几天?”

        曹初升看到好友,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怎么回事?”

        卫梵打量四周,那些学生,都避开了自己的视线:“对了,我有礼物送你。”

        “别管什么礼物了,有流言说你是灾星,说你阴险腹黑,冷血狡诈,早就看穿了冯善的阴谋,结果不说,反而建议大家去遗迹,最终害死了那些同学。”

        曹初升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好友,以便让他有个准备。

        “等等,我一直拒绝去遗迹的呀?”

        卫梵愕然。

        “但是流言这么传的,还说你收集了好多名刀,满载而归,简直是踩着同学们的尸体发财。”

        曹初升叹气,这几天,好友的名气已经烂透了,众所周知,他是个差生,连曾诚那些优等生都死掉了,他能够活着回来,一定用了下三滥的手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