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五十一章 山前月下,伤时别离!
    黄昏时分,晚霞尽落,染得冬木市一片金黄,犹如披上了一层精致的外衣。

    卫梵依旧是穿着那身洗得发白却非常干净的校服,靠在路边的栏杆上有些走神,手中的冰糕都化掉了,不成形状。

    茶茶蹲在地上,仰着头,张嘴接着滴下来的冰糕,甜丝丝的,让她眉开眼笑,没注意到叨叨正在偷吃她手中的零食。

    长街的尽头,依然没有白羽袖的身影,不过卫梵已经习惯了,今天是她的生日,家里肯定会为她举办宴会,想要偷偷跑出来,肯定要很晚才行。

    “爬!”

    茶茶扯了扯卫梵的袖子,指着南山叫了一声。

    “等会儿!”

    南山是一座无名的山丘,只因为坐落在市区南郊,才被这么称呼,它也不高,爬上去不过三十分钟。

    山上有凉亭,坐在那里,吹着夜风,俯瞰整座灯火阑珊的城市,是卫梵和白羽袖最喜欢的事情。

    16路的巴士停下,白羽袖转动着轮椅,出现在了站牌下。

    “等久了吧?”

    撩了一下长发,白羽袖注视着卫梵,笑容绽放吗,宛若一朵空谷幽兰。

    “这么早?”

    卫梵掏出怀表看了一眼:“你不会宴会还没结束,就偷跑出来了吧?小心你姨妈生气!”

    “没关系,走吧!”

    白羽袖和茶茶打了一个招呼。

    “嗯!”

    卫梵推着白羽袖,来到山前的台阶下,然后背起她,开始爬山。

    少女的身体轻盈柔软,像棉花糖一般,似乎没有多少重量。

    “你走那么快干嘛?”

    白羽袖左手抱着卫梵的脖子,右手扯了一下他的耳朵。

    “啊?”

    卫梵有些不解,以前白羽袖担心累到他,总是让他快一些,而且山顶的风景最是好看,他们更喜欢把时间消耗在上面,不过他还是放慢了脚步。

    “这才对嘛,喏,给你的奖励!”

    白羽袖剥了一块奶糖,塞进卫梵的嘴里,然后就把脸颊贴在了他的后背上,静静地听着他的呼吸。

    “果然是听多少年都不会腻呀!”

    白羽袖呢喃。

    “你说什么?”

    卫梵询问。

    “安静,我要睡觉!”

    白羽袖伸出手指,戳了戳卫梵的后脑,随即悄悄的吸了一口气,他身上的味道一直很好闻,有一股自然的馨香,还有这体温,像春日里的暖阳,洒在身上,一片温煦,让人不舍的放开。

    卫梵默默地爬山,数着脚下的台阶。

    茶茶和叨叨受不了两个人的磨蹭,已经早早地冲上去了。

    “小梵子!”

    白羽袖轻声呼唤。

    “嗯?”

    卫梵侧头。

    “这条路,我想和你一起,一直走下去!”

    说完这句话,白羽袖的脸颊顿时红透了,连白皙的脖颈和耳垂都被侵染,活了十五年,她从来没有这么大胆的表达过感情。

    “不可能,哪怕再慢,终究会登顶的。”

    卫梵一本正经。

    “不要,给我想办法!”

    白羽袖撒娇。

    “好,那就再爬一遍!”

    卫梵完全没明白青梅竹马的潜台词。

    “去掉后边那句,只要说‘好’就可以了!”

    白羽袖威胁:“不然我会把你从山上丢下去!”

    “好!”

    卫梵抬头,看了一眼山顶,已经隐约在现。

    “回答的不错,给你的奖励!”

    白羽袖说完,突然探身,在卫梵的左脸颊上吻了一下。

    犹如中了美杜莎的石化魔法,卫梵直接僵在了原地,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这是最亲密的一次接触。

    白羽袖的心脏也是砰砰直跳,还好躲在卫梵身后,不然被他看到自己的模样,都要害羞死了。

    “明明是你生日,为什么要给我礼物呀?”

    卫梵调侃着,继续登山。

    “嘻嘻!”

    白羽袖抱紧了卫梵,就觉得抱住了幸福。

    是的,可以听着他的呼吸声,可以看着他的背影,可以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每一步的台阶,似乎都是一段记忆,承载着两个人无忧无虑的幼年时光,一起抓蝉、一起捉鱼、一起追着蒲公英满山跑,一起开心地喝一瓶汽水,看盛夏的白云苍狗变幻,一起哀伤的埋葬死去的小狗,听冬季的万物萧瑟冰封……

    白羽袖用力,紧紧地贴着卫梵,深怕这细碎的幸福,从指间滑落!

    茶茶站在山顶,朝着卫梵卖力的挥手,然后又张开双臂,嘴里发出飞翔的声音,冲了上来,绕了他一圈后,再跑上去。

    黄昏落寞,卫梵加快了步伐。

    “到了!”

    听着卫梵温柔的声音,白羽袖抬起了头,然后便看到了整座晚霞映照下的城市,宛若告白少女的脸颊,沁满了红晕。

    有微凉的夏风吹来,拂起了白羽袖的黑色长发。

    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晚霞,如海潮般褪去,直到暮色渐起。

    偶尔,会有茶茶一声惊奇的叫声响起。

    “放我下来吧?”

    白羽袖坐在了凉亭中,欲言又止。

    “有事?”

    卫梵拔出匕首,在地板上,随手乱画着。

    “我要走了!”

    白羽袖的声音细弱蚊蚋,有一些事情,终究要面对。

    “走?”

    卫梵蹙眉。

    “是的!”白羽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父亲来信了,让我和哥哥回去。”

    “那毕业考呢?京大呢?”

    卫梵猛的抬头,盯向了青梅竹马。

    “考试肯定没办法参加了,但是我会有参加京大入学考核的资格。”白羽袖匆忙的解释:“我会在上京等着你。”

    “也就是说只有这几个月见不到?”

    卫梵追问。

    “是的。”

    白羽袖也没办法,她拒绝了回家,可是一向强势的父亲根本不给她任何自作主张的机会。

    “不要自责了,你不是很想念你的母亲吗?这下就可以见到她了。”

    卫梵努力笑了起来:“没有分别,如何享受再见的欢颜?”

    “小梵子!”

    白羽袖抿着嘴角,想哭。

    “好了,没必要为这种事情哭泣啦!”

    卫梵起身,坐到了白羽袖身旁,想抱她,可是手伸到半途,又僵住了。

    “你一定要来上京!”

    白羽袖挪了一下身体,靠在了卫梵的肩膀上。

    “嗯!”

    卫梵郑重的点头。

    两个人不再说话,他们眺望着远方,两道目光,犹如轻灵的飞鸟,偶尔交错,又闪开,在天际留下莫可名状的痕迹。

    “哦!”

    玩累了的茶茶冲了回来,一个飞跃,扑到了卫梵的背上,差点把他撞个跟头。

    “啊,我有礼物要送给你们!”

    白羽袖打开了随身的挎包,拿起一条蓝色的缎带,系在了卫梵的手上:“这是我在若草寺求的幸运签,会保佑你平安!”

    “喜欢!”

    卫梵轻嗅了一下,缎带上,绣着‘梵袖’两个古朴的篆字。

    “讨厌!”

    捶了卫梵一下,白羽袖取出一条带斑点的粉色丝巾,帮茶茶把长发竖了起来,绑成了一个兔耳状。

    “耶!”

    小萝莉很开心,跑到了小水池旁,蹲在地上欣赏着。

    “叨!”

    叨叨跳上了石凳,眨巴着绿色的宝石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白羽袖。

    “你也有啦!”

    白羽袖先是给叨叨戴上了一顶亲手编织的草帽,然后又在脖子上系上了一条牛仔方巾。

    “叨叨!”

    得到了礼物,盗草人开心的要死,围着白羽袖,跳起了草裙舞。

    “居然比我还多一件,不公平!”

    卫梵打趣。

    打闹了一会儿,卫梵解下包着盒子的棉套,递给白羽袖:“祝你十五岁生日快乐!”

    “谢谢!”

    白羽袖接过,打开,便看到归云刀躺在那里,氤氲的红色气雾溢出,犹如天边的火烧云,华丽而又璀璨。

    “喜欢就好!”

    卫梵很开心,随后看到白羽袖看着自己,突然闭上了眼睛,顿时一惊,他也不是笨蛋,愣了一下,便明白了青梅竹马的意思。

    噗通!噗通!

    卫梵的心脏跳得好快,又觉得口干舌燥,他看着白羽袖的唇瓣,吞了一口口水,缓缓的凑了过去。

    美丽而又神圣的一刻,只可惜不属于卫梵。

    茶茶跑了回来,不客气的亲在了白羽袖的嘴巴上。

    吧唧!

    小萝莉夺走了属于卫梵的初吻。

    “喂!”

    卫梵无语。

    “咦?”

    茶茶抓了抓头发,不是很明白。

    “怎么办?”

    卫梵看着白羽袖。

    “不管,是你自己错过的。”

    白羽袖掩嘴轻笑。

    待到暮色弥漫,卫梵背着白羽袖下山。

    “感觉到了吗?”

    白羽袖用力前趴,用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胸部,挤压了一下。

    “什么?”

    卫梵不解。

    “笨蛋!”

    白羽袖嘟囔了一声,跟着又忍不住笑出声,只是笑着笑着,泪水便划破了脸颊,变成了哽咽,无声的啜泣着。

    “我不想和你分开!”

    白羽袖抓紧了卫梵的衣服。

    山脚下,白家的汽车已经在等着了。

    “小姐!”

    保镖打开了车门。

    “我走了!”

    白羽袖挥了挥手。

    汽车远去,也载走了她的倩影,只留下卫梵,站在清冷的夜风中,久久的,驻足凝望。

    星光洒下,一片黯淡的银辉,仿佛迷路的萤火虫。

    茶茶不再喧闹,而是站在旁边,悄悄地拉住了他的手。

    “叨!”

    叨叨跳上了卫梵的肩膀,陪着他,一起远望,只可惜看到的只有深邃幽深的公路,像怪兽的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