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五十二章 毕业大考
    白羽袖走了,在一个下着细雨的清晨。

    整整一周的时间,卫梵干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直到好友破门而入。

    “你颓废个什么劲?世界沉没了吗?”

    曹初升看着卫梵死狗一样的状态,气的不打一处来:“其他人都在进行毕业大考前的突击,你倒好,每天行尸走肉,你难道不想去京大,不想见白羽袖了?”

    卫梵眨了眨眼皮,他知道自己应该努力,可就是无法调整心态。

    “茶茶,饿吗?”

    曹初升不再搭理卫梵,问坐在地上摆弄积木的小萝莉。

    茶茶瞄了卫梵一眼,摇了摇头。

    “想吃什么?哥哥给你做!”

    曹初升走进厨房,看到剩饭还算丰盛,厨台也擦得干净,松了一口气,这说明卫梵还没有彻底自暴自弃。

    “一!二!三!”

    卫梵突然吼了起来,声音之大,像是要把肺里的空气都挤出来似的。

    “这才对嘛!”

    曹初升笑了,那是好友排解郁闷的方式,数到一百后,不管遭遇过什么,都会完全忘掉,然后开始新的征程。

    “诶,送你的!”

    卫梵走进厨房,丢出了手中的斩医刀。

    啪!

    曹初升接过,呛哴一声,拔了出来,锋利的刀刃,似乎连人的视线都能切开,杀气扑面而来。

    “好刀!”

    曹初升挥舞了几下,无论重量、手感,还是造型,都让他满意:“灵刀?”

    “嗯。”卫梵用肩膀撞开了好友:“闪开,你做的饭能吃呀?去屋里玩刀吧!”

    “都是被你惯得,我妹妹的嘴都养叼了。”

    曹初升翻了一个白眼,不舍得将刀入鞘,递还卫梵:“这柄刀太贵重了,我真的不能要!”

    “客气什么?没有一柄好刀,你实战考试怎么办?”

    卫梵在遗迹中,按照好友的习惯,挑了一柄最适合他的斩医刀,至于价值,他从来没想过。

    “可是……”

    曹初升皱眉,一柄灵刀至少要上百万,这份礼物,他实在承受不起。

    “没什么可是的,咱们一起考上京大,才是最重要的。”

    卫梵把曹初升推出了厨房。

    吃过晚饭,曹初升临走的时候,卫梵又拿出一个纸包递给他。

    “钱?”

    不用打开,随手一模,曹初升就知道是什么了。

    “毕业考在即,不要再打工了,把所有时间都用在复习上。”卫梵看着好友欲言又止,捶了一下他的胸口:“我可没说白给你哦,等以后工作了,再还我。”

    “好,那我走了!”

    曹初升抿着嘴角,急不可待的转过身,跑了几步。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其实他明白,虽然卫梵说过要还,那不过是照顾自己的自尊罢了,他根本没想着要。

    整个苍岛疫士的学生,都陷入了一种空前的紧张氛围中,没有人再讨论卫梵,讨论那场试炼,他们都在抓紧每一秒努力提升自己。

    全校前一百名,近乎全军覆灭,这意味着以前没有机会的学生,也有了拿到前十的可能,所以他们更加的拼命。

    就在这种足以让人窒息的时间中,毕业考开始了。

    六月七日、八日,是为期两天的笔试,总共考四个科目,七天后,是实战考试,两项综合分数,排名前十的学生,拿到去京大的考试资格。

    “待在家里,不准乱跑,晚上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给森千萝浇过水,叮嘱了茶茶和叨叨,卫梵拿上两支钢笔,前往学校,在门口,遇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曹初升。

    “开始了呀!”

    曹初升看着擦身而过的学生们,很是激动。

    “是的!”

    进了教学楼后,卫梵伸出了拳头:“加油!”

    “嗯!”

    曹初升握拳,和好友碰了一下:“加油!”

    两个人在楼梯口分道,前往各自的考场。

    卫梵踏进九班教室,走向座位的时候,正在忐忑不安的考生们注意到了他,顿时一静。

    “晦气,怎么和这个腹黑男一个考场?”

    有考生抱怨。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教室里太安静,卫梵肯定听到了,但是考生们却看到他没有任何过激反应,只是坐在椅子上,透过玻璃窗,看着如黛的远山。

    铃声响了,三位监考老师走进教室。

    “现在宣布考试规则,第一,不准作弊,发现后,成绩作废,逐出考场……”

    严厉的声音撞在每一位考生的耳朵上,让他们更加的紧张了,每一个人,都紧紧地盯着那叠决定着他们命运的试卷。

    铃声再响,试卷下发。

    考生们拿到后,都在用最快的速度浏览,确定难易程度,有的人露出了放松的笑容,有的人眉头紧皱,还有的,直接如丧考妣,绝望了。

    卫梵没有动,依旧是托腮远望的姿势。

    “不是吧?这么自信?”

    卫梵身后的朱贵咋舌。

    “我看他是彻底放弃了。”

    旁边的考生嘀咕了一句,考试时,他最怕和这种差生坐在一起,万一他们搞出什么事情,很容易影响自己的状态。

    铃声三度响起。

    “开始答题!”

    监考老师话音刚落,笔尖摩擦纸页的声音便立刻充斥了教室,每一个考生都在低头奋战,因为这关乎他们的未来。

    可是有一个例外。

    五分钟后,监考老师发现,卫梵还在走神,于是走了过去,语气不悦:“为什么还不答题?”

    “抱歉!”

    卫梵只是在思考‘冠军’药剂的方程式,一时间有些出神罢了。

    “快点答题!”

    监考老师警告:“如果不会,就坐着,千万不能打扰别人,不然我会把你赶出去。”

    第一科目是数学,无论在什么时候,这都是一门必须掌握的基础学科。

    快速的浏览着题目,卫梵的嘴角溢出了一抹笑容,从记事起,他每天都可以梦到一位女性的影子,系统地教导他各种学识,像这种题目,实在简单。

    没有任何卡顿,卫梵做了下去,行云流水。

    唰!

    卫梵翻页。

    四周的学生猛的抬头,看了过来,卫梵这做题的速度,好快呀!

    “不是吧?”

    朱贵咋舌,屁股下意识的欠了一下,伸头张望,便看到卫梵仿佛不用思考一样,各种算式从笔尖流出。

    “哗众取宠!”

    有考生鄙视,一些差生就喜欢用这种方式引人注目,可惜只有成绩出来,才能决定是不是真的优秀。

    仅仅半个小时,卫梵便做完了两张试卷,检查了一遍后,无所事事了。

    “要不要交卷子?”

    卫梵左右看了一下,还在犹豫,就听到了监考老师警告的声音。

    “自己做,不要看别人的卷子!”

    卫梵耸了耸肩膀,监考老师盯着自己,再说谁,一目了然,于是他举手:“老师,交卷!”

    “你确定?”

    监考老师看了一下怀表,眉头皱起,开考不到四十分钟,大部分人一半都还没做完呢。

    “嗯!”

    卫梵点头。

    “出去吧,记得安静点,不要打扰到别人。”

    监考老师没有义务关心考生的未来,他们不愿意做,那就走。

    卫梵收拾文具离开,四周的学生立刻把目光投了过来,尤其是朱贵,贪婪地盯着卫梵的试卷。

    “咦,似乎和我算出的答案不一样呀,等等,这家伙居然都写满了,不会是乱写的吧?”

    朱贵纠结,迟疑着要不要改答案。

    监考老师瞪了朱贵一眼,拿走了卫梵的试卷,大致看了一下,先不说答案正确与否,反正每一道题都做了,而且这一手字,写得也是相当漂亮,让人赏心悦目。

    卫梵走过走廊,哪怕已经放轻了脚步声,可是他的身影,还是引起了不少考生的注意。

    “第一个交卷的?”

    “肯定是不会,干脆跑出来了!”

    “废物点心!”

    考生们心中转悠着各种各样的念头,瞄了卫梵一眼,便不再关注,在他们看来,数学试卷难度这么大,这么早出考场,肯定是完蛋了。

    看到时间还多,卫梵干脆回家,给茶茶做了一顿午饭,之后参加下午的灭疫学考试。

    这是一门综合学科,包括病毒学、细胞学、疫体学,生态学、临床医学等等,总共十二大类,分数所占比例很重,而且知识点驳杂,涉及三年来所学的全部教科书。

    拿到五张试卷的同时,考场已经哀鸿遍地了,题量实在太大了,就是翻着书抄写,恐怕时间都不够。

    “校长,这份试卷,二个小时,稍微有点思考,消耗下时间,恐怕就做不完了!”

    教导主任陪着张校长巡视考场,看到学生们纠结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我就没打算让他们做完。”

    京大的考核每年都不同,张校长需要的可不是按部就班的书呆子,而是灵活多变的天才。

    从这一科目开始,就需要一些战术了,舍弃那些不确定的、不会的、专攻自己擅长的题目,拿到高分才是根本。

    “不过这些,应该难不住宋谦名。”

    看到学校第一专注的答题,教导主任老怀大慰。

    “嗯!”

    张校长巡视到了九班前,寻找卫梵的身影,却没有看到,不由的愕然。

    “卫梵呢?没来?”

    张校长蹙眉。

    “交卷走了!”

    监考老师苦笑。

    “什么?”教导主任惊愕:“这才过去一个小时,他就交卷了?就算乱写,都填不满吧?”

    “上午也是这样!”

    监考老师本来还想说,可是看到张校长的脸色黑了下去,赶紧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