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梵医 > 第五十五章 无法企及的优秀

第五十五章 无法企及的优秀

        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了卧室的地板上。

        作为老师,秦珊一向严格要求自己,无论着装还是行为,都一丝不苟,可是自从前天拿到卫梵的成绩后,她就颓废了。

        高跟鞋随意的丢在地毯上,套裙皱巴巴的,卷到了腰间,领口大开,都能看到内衣,头发更是一团乱,像个鸡窝,可是她完全没有在乎,就像浑身的骨头都被抽走了似的,瘫软在了沙发中,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满分?难道连上天都要看我的笑话?”

        秦珊呢喃,她自始至终都认为卫梵是一个差生,可是他最近的表现,却像一连串的耳光,狠狠地抽在了自己的脸上,让她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份试卷,就算是她来做,都不敢保证拿到满分。

        “一个人的进步,怎么可能这么快?”

        秦珊低语。

        书桌上,有十几本成绩册,详细地记录着这两年来,二班所有同学每一次大小测验的分数,哪怕是班级的自主考试,都没有落下。

        从这一点上来说,秦珊绝对是一位称职的班主任,

        “难道我真的看走眼了?还是说,张校长泄题了?”

        秦珊翻了一个身,伸手拿了一本成绩册,随意的翻看。

        六十分,六十分,六十分,无一例外,都是刚刚达到及格线的六十分,看上去,还真是惨不忍睹。

        “两年了,你根本没有一点进步呀!”

        看着那些分数,秦珊郁卒:“你如果是每次考九十分,突然拿一个满分,也有说服力呀!”

        “姗姗,今天学校要公布成绩,别迟到了。”

        秦母敲门。

        “哦!”

        秦珊没有动,又随手拿起了一本,想要找到一个最好的成绩,可是等翻了几本后,才发现都是六十。

        “呵呵,六十这个数字,还真是和你有缘呀!”

        秦珊调侃,可是渐渐的,她的脸色变的凝重了,因为每一次的成绩,都是六十分。

        “姗姗?”

        秦母催促。

        秦珊顾不上了,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快速的再一次翻看成绩册,足足三遍后,她才颓然的躺在了地上。

        “不会吧?总共178次测验,全都是六十分?”

        看着天花板,秦珊的脸上全都是难以自持的震撼,每一次都考六十的难度,可不比考第一差多少。

        这意味着考生熟知大部分考题,而且自信做出的,都是对的,毕竟哪怕是摇摆不定的,都可能导致分数出现差错。

        “难道……”

        秦珊猛的坐了起来,想到了一个可能,她立刻爬起身,将成绩册塞进挎包,就往外边冲:“我去学校!”

        “鞋!鞋!”

        秦母提醒。

        “哦!”

        秦珊回来,一边穿高跟鞋,一边往外跳,急的不行。

        “秦老师!”

        门卫老王笑眯眯地打着招呼,目光微不可察的扫过了秦珊的***这一身ol装,真是养眼。

        “仓库的钥匙谁拿着呢?给我!”秦珊气喘吁吁的询问:“就是放试卷的那间!”

        “干什么?”

        老王递出了一串钥匙:“铜色的那把!”

        秦珊没有答复,一把拿过钥匙,便朝着仓库冲出,高跟鞋都跑掉了,也顾不上捡。

        砰!

        仓库打开了,秦珊在架子上一顿乱找。

        灰尘弥漫,呛的人直咳嗽。

        秦珊有一个习惯,那就是一些重要的考试后,会将试卷收集起来存放,等到期末的时候,再给学生们复习,避免出现相同的错误,不然让他们自己保管,肯定会有一些人弄丢。

        确认了纸箱上的文字标注,秦珊把胶带扯下,将一叠叠厚厚的试卷拎了出来,快速的翻找。

        “有了!”

        唰!

        秦珊将卫梵的试卷抽出,浏览了下去,看完后,丢到一旁,接着继续翻。

        一张,两张,三张……

        足足翻了六十多张试卷,秦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背靠着箱子,神色变化,有惊喜、有意外、有自嘲、也有无奈,最终,都化为了一抹浓浓的苦笑。

        “卫梵,你骗得我好惨!”

        “秦老师?”

        门卫进来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

        秦珊跪在地上,整理试卷。

        “那就早点回去吧,今天学校不太平,学生们都疯了,小心伤到你。”

        看着美女老师被套裙紧紧包裹的浑圆臀部,门卫悄悄地吞了一口口水,善意的提醒。

        “怎么了?”

        秦珊蹙眉。

        “好像是发现了有人作弊,然后考生就愤怒了,聚集了好几百人,去找校长讨要公道!”

        门卫撇嘴:“要我说,就是那些考的糟糕的学生找借口闹事,想要重考。”

        “张叔,你锁门吧!”

        秦珊弄好试卷,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她用膝盖想,也知道是因为卫梵的分数,实在太完美了。

        校长室在五楼,此时百米长的走廊,已经被学生们堵得水泄不通。

        “你们要干什么?滚回去!”

        教导主任一脸怒色。

        有的学生么怕了,可更多的还是坚持,为了未来,他们必须要搏一把,再说反正毕业了,学校以后也管不到自己。

        “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以朱贵为首的十几个学生代表,齐声大喊。

        “什么解释?”

        张校长制止了想发飙的教导主任。

        “卫梵为什么可以考出满分成绩?”

        朱贵质疑。

        “因为他用功刻苦。”

        张校长话音刚落,就有人嗤笑出声。

        “用功的极致,就是宋谦名那种,卫梵嘛,呵呵!”

        朱贵讥讽。

        “不错,卫梵肯定作弊了!”

        有人大吼,顿时引得一大群学生符合。

        “好,我给你教科书,你可以在两个小时内,答完全部的题目吗?”

        张校长背着双手,严厉的视线扫过了这些学生。

        学生们沉默了,对于自己的水平,他们还是很清楚的。

        “也可能是泄题了,卫梵早就背过了答案!”

        朱贵这话,可以说是质疑苍岛疫士的老师们,相当诛心,所以哪怕学生们都这么认为,声援的也是极少数。

        “你的意思是,我给了他答案?”

        张校长气笑了。

        “不然呢?考试的时候,我就坐在卫梵身后,每一场,他都是第一个交卷,而且最可怕的是,他做题的速度相当快,就像不用思考似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学生。”

        朱贵不忿。

        “那是你的眼界浅薄,想考上京大,没有这种实力,你连门槛儿都跨不过去。”

        张校长冷笑。

        “借口!”

        反正已经闹僵,朱贵豁出去了:“老师们也说,今年的试卷是十年来最难的,可为什么会有一个满分?”

        “去,把卫梵的试卷拿来,给他们看。”

        张校长懒得废话了。

        很快,四套试卷,总共十六张,交到了朱贵一行手中。

        甫一拿住,学生们就被卫梵那手漂亮的书法震惊的目瞪口呆,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不过看完后,更大的绝望袭来。

        没有任何涂改,没有任何空缺,书写的答案整整齐齐,赏心悦目,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全对?”

        满篇的红色对勾,深深地刺痛了学生们的眼睛。

        “还有什么要说的?”

        张校长冷笑。

        “等等,这些完美的试卷,恰恰证明了泄题,没有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朱贵坚持:“你们这些老师,可以吗?”

        老师们沉默了。

        “怎么了?回答不上来?”

        朱贵耻笑。

        “够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都回去,准备实战考试。”

        张校长不想废话了。

        “我们需要的仅仅是公平,今天得不到真相,我们就不走了,还会上报防疫院,将这件丑闻公布出去!同学们,这事关你们的未来,难道你们就这么放弃?”

        朱贵大吼,振臂高呼:“我们需要真相!”

        真相!

        真相!

        真相!

        学生们被煽动了,全都振臂大喊,一时间,几个女老师吓的脸色苍白。

        “你们……”

        张校长气的几乎吐血,就在局面近乎失控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我给你们真相!”

        秦珊走了过来,将一叠试卷递出:“看吧,都在这里!”

        “这是什么?”

        学生们接过,有些不明所以。

        “呵,连这些都看不懂,你们还想上京大?”

        看到老师们被威胁,秦珊也怒了。

        “都是六十分?”

        有聪明的学生,发现了关键:“而且每一张试卷,都只做了前六十分的题目?”

        “怎么可能?”

        学生们震惊不已,匆忙的翻阅,然后在纸张摩擦的沙沙声中,脸色越来越苍白。

        “明白了?”

        秦珊问完,就面向走廊,举起了手中的成绩册:“同学们,这就是证据,卫梵两年来,经历考试178次,每次都是六十分。”

        “他肯定超级喜欢六十这个数字?”

        有学生起哄,还没明白秦珊这句话的含义。

        “再申明一点,卫梵从第一题开始,只做六十分的题目,就会停笔。”

        秦珊说完,起哄声哑然而止,就算再笨,学生们也知道这意味着卫梵对那些题目胸有成竹,不然根本做不到这个地步。

        整条走廊,挤满了近千名学生,可是一瞬间,便仿佛进入了杂草丛生的墓地,万籁俱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