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六十四章 远行的列车
    乌云犹如一片片烂絮,爬满了苍穹,细雨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噼噼啪啪的砸在了远去的列车上。

    茶茶侧着脑袋,趴在折叠桌上,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窗外。

    雨水打上去,又流下来,千丝万缕,远处的景物,也在雨雾的笼罩下,一片朦胧。

    哈!

    茶茶呵了一口气,随后又在上面胡乱涂鸦。

    “雨幕下的景色,也别有一番风味!”

    曹初升靠着椅背,眺望着根本看不清的远方,低声感慨。

    这是北上上京市的绿皮列车,需要五天六夜的行程,不说漫长的旅途,就是简陋的环境,就足以折磨的人发疯。

    没办法躺着休息的硬座,还有车轮和铁轨不断撞击发出的咣当声,都像是老和尚烦人的念咒,让人恨不得一拳轰在他的脸上,要一个清净。

    整个车厢,近百名乘客,几乎都昏昏欲睡,唯独曹初升精力无限,看什么都好奇。

    在冬木市生活了十五年,从未离家远行的他有一种海阔从鱼跃的兴奋,尤其是可能考上京大,更是让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我的人生,从这一刻开始,就要改变了,上京大,娶白富美,走上巅峰,指日可待。”

    曹初升嘀咕着,双手抱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背包,笑的见牙不见眼。

    “喂,醒醒,口水都流出来了。”

    卫梵调侃。

    “嘁,我才做不到你那么淡定呢,这可是去京大呀!”

    距离京大的入学考核,还有一个半月,但是曹初升忍不住了,他想先去熟悉一下环境,顺便打工,赚一些钱。

    卫梵轻笑,没有接茬,他也想早日见到白羽袖,所以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带着茶茶和叨叨,抱着森千萝,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你有心事?”

    曹初升疑惑。

    “没有呀?”

    卫梵喝了一口水。

    “不可能,咱们朋友十年,我还能不知道你的心思?”曹初升叹了一口气:“别担心了,传到桥头自然直,再说你还有奖学金呢!”

    说着,曹初升便用力紧了紧抱着的大背包。

    “我说你能不能先把它放下来,你都抱了两天了,我看着都累。”

    卫梵无语。

    “不行,丢了怎么办?”

    曹初升低声,还警惕的打量四周,确定没人关注后,才松了一口气,跟着又开始抱怨:“还不是怨你?”

    卫梵留了一些路费后,就将剩余的九十万奖学金给了曹初升的母亲。

    伯母重病,丈夫早死,除了曹初升,下面还有五个年幼的弟弟妹妹,全靠他一人养家,如果儿子离开,整个家庭就完蛋了,可是哪怕两家关系极好,伯母也没有收下卫梵的钱。

    “人活着,需要骨气!”

    曹初升说完,又有些发愁:“不过我还是偷偷的留下了十万块,要是让母亲知道了,肯定会打死我的。”

    “等你功成名就回去后,伯母就不会了。”卫梵打趣:“再说,我可没说白送呀!”

    “我明白的。”

    曹初升眼睛有些湿润,这些年,卫梵接济了自己不少,他都一笔一笔清楚地记着,等将来赚了大钱,还给他。

    “你抱着它,傻子也知道里面是贵重物品了。”

    卫梵很想告诉曹初升,现实是残酷的,考上京大,有一个看不到的门槛,那就是至少要达到炼气境,这些年,好友为了家庭,修炼的时间太少,能挤进前十,完全是因为那些优等生死在了古遗迹中。

    参加京大考核,要签死亡免责书,即便不死,每年残废的也不少,如果曹初升失败,将来该怎么办?

    只是看着好友不断的描述着未来的生活,那双眼睛中迸发的热情,让卫梵规劝的话语,怎么都说不出口。

    “我就是死,也不会撒手。”

    曹初升现在看谁都觉得可能是抢劫犯。

    卫梵无语,也不再搭理他,继续翻看手上的信纸,这是收拾衣柜的时候,偶然找到的。

    “小梵,他们终究是找来了,妈妈必须要走了,只有引开他们,你才能活下去,如果将来有一天,你要离开冬木市,千万堤防‘神武’,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信纸上是母亲的字迹,是卫梵最熟悉的东西,如果不是彻底打扫房间,他根本不可能找到它,也不会知道他一直认为母亲进莽山采药失踪了的事实,是假的。

    “他们是谁?肯定不是神武,不然妈妈会写出来!”

    卫梵的思绪纷乱。有一种无处入手的迷茫。

    “旅客们请注意,列车将在横山市车站停靠十五分钟,请不要擅自下车,以免错过列车出发。”

    随着播报响起,列车的速度减缓,停靠在了一个繁忙的车站中。

    到处都是接踵摩肩的人群,耳边充斥着巨大的嘈杂声,让人头疼剧烈。

    卫梵眉头蹙起,他实在受不了这种吵闹,曹初升倒是饶有兴趣的打开了车窗,看着那些旅客。

    人潮在涌动。

    大量的旅客挤上了列车,让本来就狭窄的车厢显得更加拥挤了,一股汗味和脚臭混杂的味道,扑鼻而来。

    “快看!”

    曹初升努嘴,示意好友转头。

    十几个面容稚嫩、但是眉宇间满是傲气的少年少女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找了过来,等确定了座位后,开始放东西。

    “我来帮忙!”

    曹初升起身,殷切的伸手,去帮一个女孩。

    “谢谢,不用了!”

    女孩一躲,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漠。

    “呵呵,你们是要去上京吗?”

    曹初升没觉得尴尬,继续询问着,看到一群同龄人,让他很兴奋,除了想缓解一下旅途的寂寞,了解一下异地风情,也是想小小的炫耀一下。

    “对呀,去参加上京大学的考核。”

    女孩脸上,立刻挂上了笑容,还稍稍的将声音放大了一些。

    果然,其他旅客的目光,唰的一下便投了过来,在夏国,有资格参加京大的入学考试,就已经是让人非常羡慕的事情了。

    “真巧,我们也去!”

    曹初升伸手去扶女孩的箱子、

    大概是觉得可能成为校友,这一次,女孩没有拒绝,可是曹初升刚碰到,便被一个短发少年给打开了。

    “你们出门就穿校服?”

    少年瞄向了曹初升胸前的校徽,跟着又看向同伴:“苍岛疫士?你们谁听说过?”

    “不知道!”

    一群学生摇头,脸上带着止不住的轻蔑,他们所在的学校,可是西部高校,排名很靠前的一所。

    “呵呵!”

    连续被拒绝,曹初升也感觉面子挂不住,笑着坐了回来。

    “喝点水吧!”

    卫梵无语,那个女孩很好看,而短发男大献殷勤,明显是在追求她,曹初升帮人家,不被针对才怪。

    喧闹中,绿皮列车要出发了。

    “喏!”

    茶茶突然抓住卫梵的胳膊,拽了拽,其他旅客也凑近了车窗,向外张望。

    一个背着亚麻色旅行包的女孩正在站台上狂奔,尽管送行的人极多,可是她却灵巧的像在草原上躲避狮群捕杀的斑鹿一样,完美的闪开了。

    “不行,赶不上了。”

    曹初升叹了一口气:“车票要浪费了。”

    卫梵对这类热闹向来没什么兴趣,可是女孩太漂亮,清丽脱俗,眼神灵动,尤其是束在脑后随着奔跑而跃动的单马尾,就像是一簇燃烧火焰,奔放,炽热,热情。

    “借过!借过!”

    单马尾女孩喊叫着,可爱的脸颊上,没有任何焦急和不安,反而带着一抹微笑,让人赏心悦目。

    这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女孩,像冬日的寒梅,永远都在绽放。

    列车的速度将要提到极限。

    “遭了呀!”

    女孩嘀咕了一句,摘下旅行包,突然甩手,将它丢向了车窗。

    “小心!”

    卫梵拉开了茶茶,可是曹初升就惨了,被旅行包砸个正着,顿时脑袋后仰,鼻血喷涌。

    “哈哈!”

    就像看到滑稽表演似的,短发男一行笑了出来。

    女孩看准时机,突然纵身一跃,踩到左侧廊柱上的同时,膝盖弯曲,双腿并拢,随后便向炮弹一般弹向了车顶。

    惊呼声四起,这行为也太危险了,搞不好,就会被列车碾死。

    “好像跳上去了?”

    曹初升伸出脑袋张望,被卫梵扯了回来。

    等了没几分钟,单马尾女孩找过来了。

    “你的包!”

    曹初升递了过去,他的鼻子,已经塞上了两团白纸,有些被染红。

    “对不起!”

    单马尾女孩态度诚恳的鞠躬道歉。

    “没关系啦!”

    曹初升并不介意。

    “喏,赔礼!”

    单马尾女孩看了卫梵和茶茶一眼,掏出三块奶糖,递给曹初升,随后摆了摆手离开。

    “真漂亮!”

    曹初升小声感慨,这个女孩,比朱碧倩还要漂亮,而且那种灵动的气质,让人看到她,就会不自觉的开心起来,

    女孩的座位就隔着两排,要不她也不会往这节车厢丢旅行包了,坐下后,她还不忘再挥挥手。

    “你说,我有没有可能追到她?”

    曹初升舔了下嘴唇:“外面的世界,果然好精彩。”

    “你不是只爱朱碧倩吗?”

    卫梵调侃。

    十来分钟后,旅客们都安顿好了,西部高校的那十几位,开心地吃着零食,讨论着这次的上京之旅。

    “你们学校有多少人入围?”

    曹初升很好奇,问了一句,可是短发男一行只瞟了一眼,便扭开头,完全无视了他。

    “便当、零食、汽水,有需要的吗?”

    餐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