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六十五章 夏本纯
    “我要一袋火腿!”

    “给我来两个水果罐头,要菠萝和黄桃的。”

    “来一个午餐肉!”

    西部高校的学生们随手翻捡着餐车,找自己喜欢的食物。

    列车员的脸上都笑开了花,这些外出的学生们一向舍得花钱,可以大赚一笔了。

    “沈琴,你要什么?”

    短发男,也就是李林,这个小团队的领队,拿着两个便当,朝着和曹初升说过话的那个女孩询问。

    “我要几个水果就行!”

    车厢里的味道不太好,沈琴没什么食欲。

    忙碌了好一会儿,才招呼完这群学生,列车员转身,看向了卫梵:“你们要吃点什么?”

    “都怎么卖呀?”

    曹初升凑了过来,拿起了一个水果篮,东西也不是很新鲜。

    “便当,肉的三十,素的二十,火腿一袋三十,午餐肉二十……”

    列车报上了价格。

    “啊?”

    曹初升就像摸到了滚烫的火块似的,赶紧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坐了回来:“不需要了。”

    开什么玩笑,这些东西贵的要死,三十块,换成馒头,他都能吃一个星期了。

    噗!

    看到曹初升惊讶的模样,李林笑了出来,还嘀咕了一句土鳖。

    的确,出门还穿校服,而且洗的发白,虽说没有补丁,但是有针线缝过的痕迹,不是穷鬼是什么?

    这种旅客,列车员也见多了,不至于给什么难看的脸色,但是,笑容也别想要,她推着餐车,向前边走去,暗骂了一声浪费时间。

    “等等!”

    卫梵喊了一声。

    “怎么?”

    列车员狐疑的打量着卫梵,这两个人不是一起的?

    “你想吃什么?”

    卫梵询问茶茶,五、六岁的小女孩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要吃好。

    茶茶看着餐车上堆满的食物,用手背擦了擦口水后,还是懂事的摇了摇头:“馒头!”

    “没有馒头!”

    列车员觉得卫梵是在耍她,没好气的推着餐车离开了。

    “诶!”

    卫梵喊人,可是人家不搭理他。

    “还是啃馒头吧,等去了上京,再吃顿好的,火车上的饭实在太贵了。”

    曹初升抱怨,从背包里掏出了两个馒头:“我有咸菜,要不要?”

    “先吃点饼干吧!”

    卫梵还是带了一些零食的,只不过早被茶茶吃的差不多了,他准备等餐车回来的时候买点,至于自己,啃馒头就行。

    “借过!”

    单马尾女孩挤了过来,将一个罐头放在了茶茶面前,然后又和曹初升旁边的旅客说了几句话,就换了座位。

    “谢谢!”

    茶茶道了谢,但是却将罐头推了回来,大哥哥没让自己吃。

    “吃吧,别管他!”

    单马尾女孩看着可爱的茶茶,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叫夏本纯,叫我夏姐姐就可以了。”

    “姐姐!”

    茶茶很乖巧。

    夏本纯笑起来,就像艳丽的三月,繁花盛开,似乎连车厢中都飘起了一股花香。

    西部高校的那些男生们,目光偷偷地瞄着夏本纯的侧脸,接着又滑向了她的双腿。

    “真漂亮呀!”

    就连追求沈琴的李林,都有些失神。

    这个女孩上身穿的是一件白色长袖衬衣,带荷叶边,外边套着一件束腰马甲,下身是一条带竖纹的短裤,两条白皙的长腿裸着,踩着一双米黄色的鹿皮军靴,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活力四射的气息。

    “咳,李哥,这次京大考核,恐怕不太乐观呀!”

    “是呀,京大附属高校,神武预备军,山清高校,晚稻田高校,这些可都是传统强校,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听说今年的考核超级难!”

    男生们开口了,声音很大,没办法,在漂亮的女孩面前,雄性总是忍不住炫耀自己,而去上京,就是他们最光辉的事迹。

    “哈哈,瞧你们说的,哪一次考核容易?”

    李林撇嘴,用眼尾偷瞄夏本纯。

    女孩人如其名,单纯的就像冬日的白雪,没有任何心机,也没有丝毫欲念,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

    “猜一猜硬币在哪一只手里?”

    夏本纯很喜欢茶茶,和她玩起了猜谜游戏,每当小萝莉失败,露出懊恼的表情,她就会笑的很开心。

    曹初升用眼神示意卫梵看女孩的脖子,她竟然带着一条黑色的皮质颈圈,上面有一枚海潮状的宝石。

    “你这个背包里是什么呀?为什么一直抱着?”

    夏本纯很好奇。

    “呃!”

    曹初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放下吧,没人偷你那点破烂。”李林打趣:“除非它里边装的都是钱!”

    “怎么可能!”

    一帮学生笑了。

    曹初升翻了一个白眼,没有搭话。

    李林在学校中一向是风云人物,连续被夏本纯和曹初升无视,让他很是不爽,闲谈了十几分钟,总算找到了发泄的机会。

    “喂,能不能别再吃那些劣质的咸菜了?味道好重呀。”

    李林蹙眉。

    “对呀,这是什么怪味?不会馊掉了吧?”

    “坏了就别吃了,小心吃坏肚子,不然省下的钱,都要变成医药费了。”

    “要不要吃这些?”

    男生们都是李林的死党,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阴阳怪气的戏谑着,还有人把堆满鱼骨头的罐头递了过去。

    “啊?”

    曹初升愣了一下,使劲吸了吸鼻子,咸菜的味道并不大呀,倒是这些西部高校的学生们泡了面,弄出了好大的气味。

    “我说咸菜的味道很大,你没听到呀?”

    李林的脸色变了:“没看到我的同伴不舒服吗?”

    “我没事的。”

    沈琴的脸色的确有点苍白,不过是因为晕车。

    “对不起,我这就收起来!”

    曹初升忙不迭的道歉,他知道自己被针对了,这种状况,又让他想起了在学校中被杨浩一行欺负的记忆。

    如果不是卫梵出手,自己恐怕早就退学了。

    看着曹初升收起装咸菜的瓶子,和卫梵干吃着馒头,说着话,沈琴突然有些难受,这姿态也太卑微了,不由的瞪了李林一眼。

    “我是为你好!”

    李林耸了耸肩膀,不过看向死党们的时候,却是挤眉弄眼,小声的教导:“出门在外,就要强硬,不然吃亏的就是你们。”

    “喂,你就这么坐着?”

    夏本纯皱了皱眉头,没心思玩硬币了。

    “不然呢?站着?”

    卫梵反问。

    “你……”

    夏本纯被卫梵这句话堵得够呛。

    噗哈哈!

    双方就隔着一条不到半米的过道,什么话都能听到,所以李林一行笑喷了,就连沈琴都愕然地看着卫梵,随后无语的摇了摇头。

    没人相信卫梵是蠢的,不知道夏本纯的潜台词,所以他肯定是为了避免麻烦装傻。

    “垃圾!”

    夏本纯骂了一句,起身离开,她是一个爱憎分明的率性女孩,不屑和卫梵这种懦夫为伍。

    正好有一个中年男人打热水回来,被离开的夏本纯撞了一下,有一些水洒在了李林的身上。

    “对不起。”

    夏本纯道歉。

    “没事,没事!”

    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中年男的心都化了,恨不得夏本纯再来撞一次,体会下身体接触的柔软感觉。

    “完了,被人家当成软蛋了。”

    曹初升疑惑地看着卫梵,自己的确有些懦弱,可是好友不可能呢,要不然也不会和杨浩他们闹翻天了。

    “无聊!”

    因为离乡和母亲手书的缘故,卫梵根本没心情干架。

    “嘁,大言不惭!”

    李林不屑,拿了一个水果啃着,只是吃了几口后,就听到沈琴一声尖叫。

    “你身上的是什么?疫体?”

    一团黏糊糊像果冻一样的东西从李林的脖子上渗透了出来,啪塔啪塔的滴在了地板上。

    死党们要吓坏了,下意识的远离着。

    “这是什么?”

    李林惊怒交加,心脏砰砰直跳。

    车厢内的人望了过来,看到这一幕,就尖叫着,开始逃离,他们可不想被感染。

    卫梵蹙眉,看向了夏本纯。

    “哼!”

    夏本纯皱了皱鼻子,移开了视线。

    “不要慌,这是在连日的潮湿雨天环境下滋生的一种疫体,没有传染性,除了会让宿主有些乏力犯困外,没有任何生命危害!”

    卫梵站了起来,大声的提醒,试图让旅客们安静下来,不然这么恐慌乱挤,会发生踩踏和伤亡。

    “是不是你干的?”

    李林眼睛一瞪,就扑向了卫梵。

    “你什么意思?”

    曹初升起身,推搡李林。

    “废话,老子是西部高校毕业的优等生,都没听说这种疫体,他怎么可能知道?那就只有一个答案,是他放的。”

    李林咆哮。

    “那是你蠢!”

    曹初升针锋相对,在好友的事情上,他一步不退。

    列车长和随车的灭疫士小队很快赶来了,在确定了没什么大问题后,松了一口气,随即便朝着李林一行怒吼。

    “把你们的封疫筒收好,如果再发生这种事情,我会上报防疫院,别说京大,你们参加普通大学的考试资格都会被剥夺。”

    列成长气呼呼的走了,在他看来,是这些学生弄坏了封疫筒,导致疫体残骸扩散,幸好没危险,不然整趟列车的人都要遭殃。

    “你们干什么呢?想吓死人呀?”

    “还是什么西部高校的优等生,就你们这种连疫体都分辨不出来的垃圾,也敢去上京考试?真是笑死人了。”

    “肯定落榜!”

    受惊过度的旅客可没有好脸色,朝着李林一行骂骂咧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