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炽热情人 第六十六章 突发疫病
    “对不起!”

    沈琴和几个女孩赶忙道歉。

    “你给我等着!”

    李林做了一个口型,他的脸庞都有些扭曲了,长这么大,他还没有被这么被戏耍过。

    “谁干的?”

    曹初升低声询问。

    卫梵耸了耸肩膀,十有八九是夏本纯撞那个中年男人的时候,做的手脚。

    “算了,我去洗手间。”

    曹初升起身,准备躲一会儿,被那些学生敌视,气氛太尴尬了,他可做不到像卫梵一样淡定。

    过了不到一分钟,李林就迫不及待地给两个死党使眼色,让他们跟上去。

    卫梵看了一眼,脸色沉了下去。

    李林比了一个中指,挑性意味十足。

    卫梵本来打算追上去,可是身边还有茶茶和行李,没办法离开,只能等。

    大概十来分钟后,曹初升回来了。

    “你没事吧?”

    卫梵询问。

    “我能有什么事?”

    曹初升故作疑惑,可是坐下的时候,明显触动了伤口,疼的嘴角抽搐。

    卫梵探身,撩起了曹初升的衣襟,他的脸上是没有伤势,但是身上,淤青好多。

    李林一伙儿,在学校中,也没少欺负人,经验十足。

    “李林!”

    沈琴埋怨。

    “没事!”

    李林正等着卫梵出手,然后名正言顺的揍他一顿,可是这小子居然无动于衷,让他更加的得意。

    夏本纯一直偷瞄着这边,看到同伴被打,卫梵都没反应,很是失望,自己修理李林用的是一种南方罕见的疫体,可就算他认出来,有什么用?尊严,还是要靠拳头才能赢回来!

    旅途的疲惫,让整个车厢重新恢复了沉闷,雨水噼噼啪啪的打下来,有一种莫名的烦躁。

    “我去洗手间,你照顾下茶茶!”

    卫梵起身了,快速的离开。

    “走!”

    一直等待机会的李林立刻带着两个同伴追了上去,卫梵走这么快,在他看来,就是想早去早回,不给自己时间堵他。

    “这个小子太紧张了吧,居然没锁门?”

    一个男生转了一下门把手,发现没锁,立刻挤了进去,结果就看到卫梵站在狭窄的洗手间里,正淡定地看着自己。

    “你……”

    男生诧异,不过右拳还是本能的打了出去。

    啪!

    卫梵左手打开拳头,右脚抬起,格挡男生随之而来的踢技,同时右手紧握,捶在了他的肚子上。

    砰!

    男生后退,撞在了门上,他还想反击,可卫梵的拳头再来,这一次,他捂着肚子跪了下去。

    砰!

    卫梵右手肘下坠,砸在了他的背心上。

    “怎么回事?”

    一个男生被突然合上的洗手间门吓了一跳,正抬手去推,朝着里面张望,一只大手伸了出来,骤然抓在了头发上。

    大力袭来,将男生拽了进去。

    啊!

    头皮都要被扯下来了,疼的男生尖叫,胡乱的打了一个拳,手腕便被反拧,几乎脱臼。

    砰!

    男生腹部遭到膝撞,刚才吃的东西全都吐在了同伴的身上,随后颈部又挨了一记手刀,就疼的跪了下去。

    “该死!”

    李林脸色阴沉,咒骂了一声,抬脚就往洗手间里冲,可是铁门却突然扇了回来,惊得他赶紧抬手格挡。

    砰!

    李林被反震的冲击撞的后退了好几步,直到碰到对面的车壁才停下。

    吱扭。

    铁门打开,擦拭双手的卫梵走了出来,眼尾都没有搭理李林一下。

    “尼玛!”

    李林揉着发麻的手臂,朝着洗手间看了一眼,顿时怒火中烧,两个死党正躺在里面哀嚎,尤其是下面那个,脸朝下趴在肮脏的便池中不说,身上还沾满了呕吐物,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恶心的气味。

    “你没事吧?”

    看到卫梵回来,曹初升担心。

    “我能有什么事?”

    卫梵轻笑。

    过了二十多分钟,李林三人才回来,哪怕已经简单的洗漱过了,可身上的臭味还是遮掩不住。

    “你们干什么了?”

    沈琴掩着鼻子,不满的抱怨。

    “有胆子,下了火车别跑!”

    李林恶狠狠地警告卫梵,要不是列车上打架会惹出大麻烦,他早就动手了。

    卫梵抬手,还了一个中指。

    茶茶看了看卫梵,也学着比划。

    一帮西部高校的学生都要气疯了。

    现在即便是笨蛋,也看出李林一行吃了暗亏。

    列车远行,音箱中放着舒缓的轻音乐。

    曹初升和茶茶睡着了,卫梵拿着一本《罪与罚》,仔细的品读,完全无视了李林不时投来的愤怒视线。

    咝咝!

    电流噪音骤响,几乎划破耳膜。

    “请旅客们注意,现在紧急播报,请不要擅自离开座位,保持安静,重复一遍!”

    已经太晚了,前边的车厢中,有不少的旅客正往这边拥挤着。

    “怎么了?”

    “出什么事情了?”

    “不会是碰上抢劫了吧?”

    旅客们欠着身子张望,一脸的担忧。

    “请不要恐慌,随车的灭疫士已经控制了疫体,请大家留在原地,不要擅自靠近八号车厢!”

    “走,去看看!”

    李林满脸兴奋:“这可是增加实战经验的好机会。”

    十几个学生打开旅行包,拿出斩医刀,立刻往前赶。

    “咱们也去?”

    曹初升也有些激动。

    “嗯!”

    卫梵拿刀,顺便叮嘱:“茶茶,待在这里,叨叨,保护她!”

    “叨!”

    叨叨躺在旅行包中,敬了一个礼,只是卫梵走了几步,就被茶茶拽住了裤脚。

    “去!”

    茶茶不想和卫梵分开。

    “带她去吧,反正就是看个热闹。”

    曹初升不觉得以己方的实力,能帮上忙。

    “好!”

    每一列火车上都有一位灭疫士以及两位护士,负责处理突发疫病,卫梵认为没大问题,可是到了现场,才知道太乐观了。

    “什么?灭疫士被感染了?”

    两个女护士躲过一劫的在哭泣,沈琴追问了好几句,都没什么确定性的答复。

    “嘘,不要让旅客们听到!”

    列车长急的满头大汗:“你们不是要去京大参加考核吗?灭医术应该不错,能不能斩除疫体?”

    “需要检查过病人才行,不过酬劳……”

    李林舔了一下嘴唇,相当自信。

    “酬劳没问题,如果成功,我还会向防疫院表彰你们的英雄事迹。”

    列车长病急乱投医,没办法,一旦死亡人数超过十人,他就会被追究责任。

    “求求你们了,救救我的儿子!”

    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妇哭的梨花带雨。

    “放心吧,我们可是西部高校的优等生。”

    李林拍着胸脯保证,享受少妇哀求时的快感,倒是沈琴,已经进入了8号车厢,检查病人。

    卫梵准备跟进去,可是被李林拦住了:“你要干什么?滚一边去,别添乱。”

    “你凭什么阻拦?我们也是去上京大学参加考核的!”

    曹初升不忿。

    “考核?就凭你们?那请问你们的学校,有多少人考上了?”

    被卫梵揍过的大鼻子男生鄙视。

    曹初升支吾。

    “啊?不会吧,一个都没有?”

    大鼻子本来是想炫耀自己学校的厉害,可看到曹初升被堵的说不出话,笑喷了。

    “垃圾!”

    “让开,别在这碍事!”

    “告诉你,我们西部高校历史上,总共有一百六十人考上了京大哦!”

    西高的学生们有资格优越。

    “卫梵是我们学校的首席生,今年一定可以改变历史。”

    曹初升争执。

    “那是因为你们的学校太烂了,如果放到我们学校,他连前一百都进不了。”

    李林鄙视。

    “让开!”

    卫梵可没时间斗嘴,一把推开李林,冲进了车厢中。

    “你……”

    李林气急。

    “好了,大家别吵了,先斩除疫体再说。”

    列车长劝架。

    八号车厢内,旅客已经跑光了,地上散落着鞋子和行李,乱糟糟的,一条三米多长足够一人合抱的疫体在地上蠕动,它的体表满是坚硬的鞭毛,分泌着绿色的粘液,弄的到处都是。

    一个二、三岁的小男孩,肚子上滋生着一根肉管,连接在疫体上,他在不停的哭喊,嘴里呕吐着红绿色的秽物,身下也失禁了。

    “好惨!”

    李林撇嘴,疫体的几根触手刺进了灭疫士的身体中,正疯狂的吞噬着他的鲜血,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他就瘦脱了形。

    短暂的检查后,几个人退了出来。

    “是急性肠炎。”

    沈琴面色凝重。

    “很可能还伴随高烧、低血压、以及营养不良!”

    李林加重了语气。

    “求你了,只要救活我的儿子,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少妇冲了进来,跪在了沈琴的身边。

    听到这话,李林下意识的偷瞄了一眼少妇的领口,她的胸部很大,能看到一条白皙的沟壑,很诱人。

    “李林,你来说。”

    沈琴不忍心开口。

    “这是急性肠炎,而且感染者还是一个小孩,抵抗力太弱不说,感染率已经已经达到六成了。”

    李林顿了顿:“已经没办法治疗了。”

    “什么?”

    少妇完全绝望了。

    “疫体正在吸食灭疫士的鲜血,如果现在斩除,可能还救的下来。”

    沈琴安慰少妇。

    “那个小孩,真的没希望了吗?”

    列车长不甘心。

    “肯定。”

    李林很激动,急性肠炎并不难斩除,只要完成,这就是一份完美履历,会让考核加分的。

    “再想想办法!一定还有其他办法!”

    少妇哭的撕心裂肺。

    “你最好快做决定,再耽误下去,不只那个小孩子,灭疫士也会死叼。”

    李林催促。

    “拜托了!”

    列车长根本没得选,可是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一声制止响起。

    “还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