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梵医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打工少女

第二百七十四章 打工少女

        又是一个周末到来!

        卫梵没有睡懒觉,提前了两个小时出门,可到达诊所的时候,已经有十六个人在排队了。

        “卫医生!”

        有之前看过病认识卫梵的人打招呼,态度谦卑。

        “嗯,抱歉,我来晚了!”

        卫梵开门:“大家屋子里等吧!”

        “不晚,不晚,是我们心急,来得太早了!”

        病人们哪敢责怪卫梵,人家医术好、人品棒、关键收钱还少,这种医生去哪找?双手供着害怕来不及呢。

        “喏?”

        茶茶指着贴在门上的通知,询问卫梵是否撕下来。

        “就那么贴着吧!”

        上面写的是本诊所只有周日营业,卫梵的原意是只看这一天,完成上周的承诺就算了,可看到这些人大早上就来等着,他突然觉得应该接续下去。

        没有寒暄耽搁,卫梵穿上白色的灭疫服,便坐到了里间,开始喊号看病。

        茶茶熟门熟路,将一枚枚铁牌给病人们,这上面有号码,代表着顺序。

        “谢谢卫医生!”

        一个个病人,感恩戴德的离开了,这让后面等待的那些更加信心满满,觉得不虚此行。

        来看病的,大致上有三种人,第一种大多是小毛病,而且住得比较近,开点药便能治好,找这种小诊所,除了安图的口碑不错,便是为了省钱、省心,毕竟跑一趟大医院,太麻烦了。

        第二种人,是那种身患顽固或者怪异的久病,找了很多地方都治不好,于是来碰碰运气。

        这种人不多,但是最麻烦,因为最考验经验,好在卫梵有女影导师这位大百科全书,这十几年来,他阅读过很多病例,一一对照下来,也能解决一下,实在治疗不好,就采取一个方案,然后登记在册,跟踪观察。

        本着私心一点说,卫梵最想看这类病人,因为最能积累经验,看拓眼界,当然,他不会拿人家的生命开玩笑,都是在尽量不让病症进一步恶化的基础上,制定方案。

        “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治好,所以药钱只收一半!”

        卫梵第一次,耍了小心机,利用病人省钱的心理,来拉拢住他们,让他们继续来这里看病。

        自然,这也是一种补贴。

        病人们都要感激涕零了,要知道,卫梵是不收门诊费的,这意味着他完全是白打工,而药费,他又不乱开药,所以能赚的也不多。

        第三种人,就是那种得了大病,去医院看不起,期望来小诊所治疗的穷人们。

        “阿姨,你这个病应该尽早去大医院做手术,然后住院观察治疗,不然再耽搁下去,有生命危险!”

        面对这一个感染了重度胃溃疡疫体的病人,卫梵苦口婆心,可人家就是不听。

        说实话,这种病人,卫梵也想看,因为可以主刀,亲手斩除疫体,可如果去医院做实习医生,至少要在手术台前担任两年以上的助手,才有机会主刀。

        “你能治吗?”

        脸上满是皱纹的女人不断重复着询问。

        “我能治,但是我这里的设备和环境不行,你很有可能术后感染!”

        卫梵说的嘴皮子都要破了。

        “能治就行!”

        女人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布包,打开,露出了一叠钱,有零有整,一看就是攒了好长时间。

        “我去医院问过了,医生说要上万块,才能治好,可我只有这么一千多!”

        女人的眼睛有些湿润,满是恳求地看着卫梵:“我不住院,只做手术,你看这些够吗?”

        “不住院修养,可能会导致二次感染的!”

        卫梵如实相告。

        “如果感染,那就是我倒霉!”

        女人叹气,她是真没钱了,要不是这病疼的已经不能干活,她还会忍着,继续拖下去。

        “你这……”

        卫梵无奈。

        “唔!”

        茶茶扯了扯卫梵的胳膊,眼睛通红,这个大妈好可怜。

        “算了,我给你做手术,你回去准备一下吧,后天下午!”

        这个病不能再拖,所以卫梵打算请假了,接着他拿走了一百块:“这个是手术费!”

        “好的,谢谢您,卫医生!”

        女人千恩万谢,原本毫无生气的脸上,第一次绽放出了笑容。

        “这种手术费在大医院做下来,至少需要三千块,你收个一百块干什么?还不如不要呢。”

        夏本纯站在门口,撇了撇嘴。

        “唔?”

        看到夏本纯,茶茶很开心。

        “你怎么来这儿了?”

        卫梵有些意外。

        “送餐呀!”

        夏本纯拍了拍手中提的袋子,里面有五个盒饭。

        “你又在打工了呀?”

        梳着马尾辫的少女,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半袖,露着洁白的胳膊,光着两条大白腿,穿着一双布鞋。

        卫梵忍不住笑了出来,在夏本纯的胸前和背后,有一个个的圆圈,里面写着一个大大的饭字。

        “对呀,说过了要看看世界的嘛!”

        夏本纯突然啊一声,恍然大悟:“我知道,你收那个女人的钱,是为了不想让她觉得欠了人情,一直心里不安。”

        卫梵笑了笑。

        “好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那就快付账吧,我还有其他外卖要送呢!”

        夏本纯催促。

        “我没订餐呀!”

        卫梵愕然。

        “喂、喂、你不会是想吃霸王餐吧?”

        夏本纯古灵精怪,故作凶狠,模拟着挽袖子要干一架的姿态。

        “可能是外边的病人!”

        卫梵解释:“茶茶,去问问!”

        茶茶很快回来了,摇了摇头,没人订餐。

        “算了,那就留下吧,茶茶,拿钱!”

        看到夏本纯皱眉,卫梵慷慨解囊。

        “等我看看!”

        夏本纯掏出了一张纸条:“没错呀,地址写的是这里,古井巷1o2号!”

        “拜托,是隔壁!”

        卫梵翻了一个白眼。

        “诶嘿!”

        夏本纯做了一个鬼脸,赶紧跑掉了。

        没等几分钟,一个大嗓门响起。

        “卫医生!”

        接着,一个中年人很没有礼貌的径直走了进来:“我是隔壁杂货店的!”

        “你有事呢?”

        卫梵蹙眉,被人打扰,很不爽。

        “我看您这么忙,肯定还没吃饭吧?我就帮您叫了外卖!”

        中年人回头,扫了一眼那些病人,心头羡慕,这生意好火爆呀,要是自己的杂货店也这样,该有多好。

        “谢谢,我不需要!”

        卫梵婉拒。

        “那怎么行?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中年人带着谦卑的笑容,将盒饭放在了桌子上,生老病死,谁都逃不开,中年人是想用这点小恩小惠,拉拢一下卫梵,以便将来有了麻烦,求人的时候也方便点,至少,不用排这么长的队。

        “您趁热吃!”

        中年人看到卫梵还要拒绝,赶紧丢下这句话离开,反正这些东西又不值钱,送个人情最划算不过。

        “客人,请结账!”

        中年人出来,就看到夏本纯在自家店铺门前等着,带着笑容朝着自己要钱,虽然知道这是职业式的微笑,可他还是被击中了,有一种恋爱的冲动。

        不,应该叫做才对。

        “你着什么急呢?谁差这几个钱?”

        中年人豪迈的嘀咕了一句,眼神却是猥琐地在夏本纯的胸部和屁股上游弋,最后又落在了她透过旗袍下摆露出的两条大白腿上。

        “玛德,这两条美腿,自己我可以玩一个晚上,也不知道哪个臭男人那么好运,可以抱着她睡觉!”

        中年人嘀嘀咕咕,进了店铺,东拉西扯,找各种借口,就是不付钱。

        “老板,请您付账!”

        夏本纯催促,她还有很多活儿呢,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间内送到,人家很可能不要,这些钱,就要她自己垫付了。

        “你刚才说多少钱来着?”

        中年人拉开了抽屉。

        “餐费五十二,外送费两块!”

        夏本纯报上数字。

        “你们跑这么远,才赚两块钱呀,好少!”

        中年人递钱的时候,顺手摸向了夏本纯的手背。

        “呵呵!”

        夏本纯手腕一抖,就夹走了钱,没给中年人任何机会。

        “呃!”

        看着夏本纯离开的背影,中年人赶紧追了出来:“你别我这个杂货店小,每天能收入上千块呢,不比隔壁的诊所差多少!”

        “然后呢?”

        夏本纯冷笑。

        “你想不想多赚一些呢?反正比跑腿送外卖轻松!”

        中年人站在夏本纯身旁,看着她白皙的脖颈,嗅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再也忍不住,伸手摸向了她的屁股。

        啪!

        早有防备的夏本纯一个转身躲开,右膝盖抬起,轰在了中年人的肚子上。

        砰!

        中年人倒地的同时,一生凄厉的惨叫划破天际。

        “想包养本小姐?也不看看你得德性,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呀?”

        夏本纯大怒。

        “唔!”

        正在招呼病人的茶茶,看到夏本纯被几个人给围住了,立刻冲了回来,拉着卫梵的胳膊出来。

        “稍等!”

        卫梵一出诊所,就看到一个福的大妈正叉着腰,指着夏本纯大骂,她的自行车被中年人和他儿子推倒在地,拿着铁棍狂抡,饭菜都洒掉了。

        “怎么回事?”

        卫梵蹙眉。

        “卫医生,这个外卖女趁我老公不注意偷钱,被看到了,就打了他,准备逃跑!”

        大妈堆着笑容,朝着卫梵解释:“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

        “她,偷钱?”

        卫梵觉得好笑,这位可是连豪门子弟的金钱攻势追求都看不上眼的女孩。

        “是的!”

        中年人怨毒地盯着夏本纯,不让这个女生付出点代价,这件事绝对不能擅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