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七十五章 女护士入手
    大街上的气氛,有些压抑,中年人,还有他的老婆和两个儿子,都围着夏本纯,不让她离去。

    “她偷了多少钱?”

    卫梵的脸色沉了下去。

    “说话呀,问你呢!”

    大妈朝着中年人吼叫。

    “二百块!”

    中年人眼神闪烁,这个少女送一次外卖,才赚两块钱,所以他觉得这已经是个大数目了。

    “二百块?你也太看不起她了!”

    卫梵摇头:“我还以为是好几千呢!”

    “卫……卫医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听着卫梵的讥讽,大妈有些不开心,要不是忌惮他的身份,早开骂了,我们的家事,关你叼毛的关系。

    “她是京大的学生。”

    卫梵冷哼。

    “什么?”

    中年人一家心头一惊。

    在上京,京大就是金字招牌,那里的学生,都是天之骄子,将来注定功成名就,有美好的前程。

    “是污蔑吧,京大的学生怎么会偷东西?”

    “是呀,我看这个小姑娘长得挺单纯,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老王,不会是你这家伙占便宜不成,故意找借口吧?”

    街坊领居都出来了,有知道老王为人的,出言讥讽,这家伙可不是个好东西,当然,更多的人还是看到卫梵支持这个女孩,才站在他这边。

    “你们瞎说什么呢?”

    大妈急了,要是杂货店的名声烂了,来买东西的人就更少了:“谁规定京大生就不能偷东西了?”

    “喂!”

    卫梵皱眉,声音大了起来:“你这是在侮辱京大这个名字,学校知道后,一定会调查的,如果最后查清楚这个女生没问题,那个后果,可不是你们能够承担的!”

    大妈脖子一缩,气势弱了下去,的确,她惹不起京大,刚才只是气急败坏,才胡乱开口的。

    “二百块?你也把京大生想的太廉价了!”

    卫梵鄙视。

    “这个人对我动手动脚,想花几百块包养我,我没答应,他就污蔑我偷钱!”

    以夏本纯的性格,要不是卫梵帮忙,她根本懒得解释,会直接揍人。

    “你不要乱说,就你,连个胸都没有,我能看上你才怪!”

    中年人反驳,可这话一出口,谁都不信,一身旗袍把夏本纯的身材衬托的曲线毕露,绝对是美人级别。

    “好吧,既然你坚持,那我通知战医馆了,让他们来调查!”

    卫梵不耐烦了。

    “啊?”

    中年人傻眼了,没想到卫梵这么硬气,一旦调查,自己不就完蛋了?于是赶紧开口。

    “好了,好了,我大人有大量,只要她道个歉,就没事了!”

    “道歉?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夏本纯比了一个中指。

    “你,算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中年人拉着老婆回家。

    “等等!”

    卫梵喊人,指了指地上洒掉的外卖,还有被砸坏的自行车:“照价赔偿!”

    “卫……卫医生,这不关你的事吧?”

    中年人急了。

    “哈哈,你傻了吧?竟然说出这种话,你知道卫医生的名字吗?”

    有个病人嘲笑。

    “他叫卫梵,今年京大入学考核的第一名,这个女生是他的同学,你说有没有关系?”

    “啊?你就是那个卫梵?”

    中年人目瞪口呆,虽然都姓卫,但是他真没把他们当做同一个人。

    “快点赔钱!”

    卫梵催促,他还有很多病人呢,哪有时间浪费在他身上。

    其他病人也开始帮腔。

    “我……我……”

    中年人被挤兑,面子挂不住,一想到要赔钱,又肉疼,于是威胁出口:“京大生了不起呀,我还认识小刀会的豹哥呢,他可是我的好朋友!”

    这话一出口,围观党们不敢乱说,小刀会,那可是上京地下的第一势力,惹不起。

    “豹哥是谁?我怎么不认识?”

    一个留着七分头的青年,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从旁边的理店里走了出来。

    “豹哥?他说的不会是豹二那个愣货吧?”

    女人搂着青年的胳膊猜测。

    “你们是什么人?”

    听到女人直呼豹哥的名字,中年人有些紧张。

    “当然是豹二的大哥呀!”

    青年走到了中年人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我经常和豹哥一起打牌!”

    中年人没想到这个青年竟然是豹二的大哥,顿时激动了,觉得有了底气,不过还是不想得罪卫梵。

    “卫医生,这是我和她的私事,请你不要插手!”

    中年人说完,看向了夏本纯,正想着怎么沾点便宜,就看到青年一巴掌抽了过来。

    啪!

    青年的力量之大,把中年人抽的踉跄后退,嘴角都肿了。

    “诶?”

    一帮人都看傻眼了,这是什么套路?

    啪!啪!啪!

    青年跟了上去,挥着手,左右开弓,狠狠地抽着中年人。

    “知道错了吗?”

    问一句,抽一巴掌。

    中年人根本回答不出口,因为满嘴都是鲜血,牙齿都掉了。

    “你干什么?”

    大妈怒了,赶紧叫儿子打人。

    “哈?”

    青年耻笑,撩起了袖子,两柄交叉的匕纹身露了出来。

    “不想被绑了石头沉海,就老实点!”

    女人呵斥。

    没人敢动了,就看着青年修理中年人,一地鲜血。

    “别打了,我道歉,我赔钱!”

    中年人觉得自己都要死了,可是哪怕他求饶,青年都没有停手。

    “你求错人了!”

    女人调侃。

    中年人打了一个激灵,给卫梵磕头:“卫医生,你放过我吧,的确是我污蔑这个女生,我以后不敢了,我赔钱,三倍!”

    卫梵没有开口,而是看向了青年。

    “你个死婆娘,还愣着干什么?去拿钱呀!”

    中年人催促。

    “再打下去,他就死了!”

    夏本纯皱眉。

    “哈哈,既然卫少的朋友话了,那就算了!”

    青年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上的鲜血,整了一下衣服,才朝着卫梵恭敬地打招呼。

    “您好,卫少,我是六爷的弟子!”

    青年笑的灿烂:“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他十倍赔偿!”

    “六爷?不会是小刀会那位吧?”

    围观党们嘀咕,六爷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听说靠着一双手,在上京打下了偌大的地盘。

    等等,那么厉害人物的弟子,为什么对卫梵这么恭敬?

    “替我谢谢六爷!”

    卫梵说完,转身回了里间。

    青年低头恭送。

    “这个小子就算是京大生,也太不给你面子了!”

    女人鄙视,自己傍上的这个男人,从来都是霸气横秋,威风凛凛,这么低声下气,还是第一次见。

    “你要是不想被六爷剁碎了喂鱼,以后就绝对不要说这种话,告诉你,他是六爷的恩人!”

    青年警告,六爷特别吩咐过,一旦安图或者卫梵来了,就告诉他,他上周接到消息后,足足在这里等了一周。

    女人悚然一惊。

    夏本纯没有离开,而是进了诊所,端茶倒水,帮助卫梵抓药。

    “怎么了?”

    卫梵笑了:“还不开心吗?”

    “我觉得很不公平,我累死累活,一天才赚十几块钱,你这里却是门庭若市,有大把的钞票等着飞进你的口袋!”

    夏本纯撇嘴。

    “咳咳!”

    卫梵往外瞅了一眼,压低声音太提醒:“注意言行!”

    “我决定了!”

    夏本纯拍手。

    “什么?”

    卫梵示意茶茶去喊下一个病人。

    “你不觉得这里缺一个助手吗?”

    夏本纯顺手拿起了名单:“下一个,12号!”

    “你要做我的助手?”

    卫梵有点惊讶。

    “对呀!”

    夏本纯忙不迭的点头,伸出了右手,食指和拇指,捏在了一起:“你看我好歹也是京大生,薪水可以稍稍的,高那么一点点!”

    “只是一点点吗?”

    卫梵觉得好笑:“风险很大,你知道吗?”

    “嘁,监察院的人要是来抓,咱们就跑!”

    夏本纯拍了拍胸脯:“放心,你跑不动,我可以背你!”

    “我不想被路人笑话!”

    不知道为什么,和夏本纯待在一起,卫梵总是很开心,而且话也多了起来,所以他没有拒绝。

    直到晚上十点,卫梵才看完最后一个病人,三个人好不容易找了家小饭馆吃了晚餐,就急匆匆的往回赶。

    学校还是关门了。

    “别担心,跟我来!”

    夏本纯招了招手,带着卫梵找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接着就一个助跑,在墙壁上一踩,完成了一个漂亮的空翻后,直接落在了围墙顶上。

    “欧耶!”

    茶茶拍手,夏姐姐好厉害。

    卫梵却是一脸脸红,夏本纯穿的可是旗袍,空翻的时候,裙摆飞扬,不仅两条美腿露了出来,连内裤都没能幸免。

    “愣什么呢?快上来呀!”

    夏本纯伸出了手。

    “呃!”

    卫梵无语,因为夏本纯是蹲姿,所以从他这个角度抬头,可以清晰地看到少女的内裤。

    “会不会太成熟了?”

    内裤上竟然有蕾丝花边,卫梵嘀咕着,已经单手抱住茶茶,开始助跑,跟着握住了夏本纯的手,跳上了围墙。

    唰!

    一道手电光柱照来。

    卫梵本来打算等一下再跳下去,见状一惊,直接跃了下去,还背对着校园,没有准备好的夏本纯跌了下来。

    “小心!”

    卫梵拧腰,当做垫子,护住了两个女孩。

    砰!砰!

    夏本纯和茶茶砸在了卫梵身上。

    “什么人?”

    保安的喊声响起,手电光柱来回移动。

    “嘘!”

    夏本纯爬在卫梵的身上,左手一把捂住了卫梵的嘴巴,右手食指竖在唇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