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梵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夏本纯的绯闻男友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夏本纯的绯闻男友

        大晚上的校园,有些寂静。

        保安走了过来检查。

        夏本纯为了不被现,低头,趴在了卫梵身边,有温热的呼吸,喷在了肩膀上,痒痒的!

        卫梵不用侧头,便能看到少女的耳垂,在银色的月光下,一片晶莹。

        夏本纯整个人贴在了卫梵的身上,除了手肘横亘,有些硬以外,单马尾少女的身体,很是柔软,不管是大腿的触碰,还是胸前那并不宏伟的都带给了他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灯光来回照了几下后,脚步声远去。

        “好了,走了!”

        夏本纯站了起来,一手拍土,一手伸向卫梵。

        “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卫梵帮茶茶整理衣服。

        “咦,这么绅士?你不会爱上我了吧?”

        夏本纯调侃,背着双手,倒退着走出小树林:“嗯,如果让她们看到新人王送我回宿舍,那我就出名了,欧耶,可以尝一下做名人的感觉咯!”

        “呵呵!”

        卫梵失笑,夏本纯这种乐天派的性格,真是好有趣。

        校园内,逐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一些情侣,站在宿舍楼上,依依不舍的说着悄悄话。

        “好肉麻!”

        夏本纯听力不错,听着那些甜到腻的情话。忍不住摸索着胳膊,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9号宿舍楼到了。

        “我该上去了,你赶紧带茶茶回去休息吧,她肯定累了!”

        夏本纯摸了摸小萝莉的头,朝卫梵摆手再见。

        “嗯,晚安!”

        卫梵准备离开了,可刚转身,就听到后面传来了一声质问,不由得回头。

        “本纯,你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生,捧着一捧玫瑰花,跑了过来,满脸急色。

        “我去哪关你什么事呢?”

        夏本纯疑惑。

        “本纯!”

        男生一脸苦笑,视线却是越过夏本纯,盯在了卫梵的身上:“今天晚上,你是和他在一起吗?”

        女生宿舍楼上,一直等着的几个男生立刻开始行动。

        “快,把蜡烛点亮!”

        很快,一个由99根蜡烛摆出来的心形,亮了起来,之后是两个人的名字,费太勇爱夏本纯。

        砰!砰!砰!

        随着两枚礼花弹升空,炫目的烟火,在天空绽放。

        “啊?又有人在宿舍楼下求爱了吗?”

        “哇,好浪漫!”

        “不过这也太晚了吧?”

        附近的几幢宿舍楼被惊动了,女生们爬在窗户边,朝着下面张望。

        “你让开,我要上去了!”

        夏本纯皱眉。

        “本纯,你知道我等你了多久吗?”

        费太勇拦住了夏本纯,深情并茂的告白,但是语气中,不免有些埋怨,他很早就来了,点亮了蜡烛,准备等夏本纯回来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可是直到第一波蜡烛都烧完,看热闹的人都散了,都没见到夏本纯的影子。

        就在费太勇恼火的想打人的时候,却看到夏本纯被一个男生送了回来,要说心中没有怒气,那是骗人的。

        “我又没让你等?”

        夏本纯眨了眨眼睛,有些委屈。

        “你……”

        面对着夏本纯的拒绝,费太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哈哈,失败了吧?”

        有讥讽的喊声从男生宿舍楼飘了起来,大学中,单身狗不少,但还不至于嘲笑费太勇,刚才说话的人,认识他,知道这家伙人品不行,所以才出言挤兑。

        “谁?尼玛,有胆子出来说?”

        费太勇咆哮,也是撒气。

        夏本纯离开。

        “你等等!”

        费太勇毫无绅士风度地一把扯住了夏本纯的胳膊:“我话还没说完呢!”

        “你放手!”

        夏本纯挣扎。

        “喂,我这么有诚意,你就这么对我?”

        费太勇指责。

        “喂,闹够了吧?放手!”

        卫梵走了过来,抓住了费太勇的手腕,看这家伙的穿着,就知道家世不差,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自以为是了。

        “你有诚意,难道别人就必须回应?”

        “你算老几?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费太勇的老爸,是一个药厂大亨,拥有的资产可以排进上京前三,所以他才格外的嚣张。

        看到卫梵还敢过来,已经把他当成情敌的费太勇直接一脚蹬向了他的胯下,要废了这个敢和自己抢女生的小子。

        卫梵脸色一变,右腿抬起,狠狠地蹬下。

        砰!

        卫梵踏在了费太勇的膝盖上。

        “你干什么?”

        夏本纯怒了,抬腿一抡,轰在了费太勇的胯下。

        费太勇本来准备反击,结果这一下,让他瞬间蛋碎,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捂着下体,砰的一下,摔在了地上。

        费太勇在抽搐,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费太勇只是喜欢你而已,不答应就散了,没必要下这么狠的手吧?”

        费太勇的十几个朋友过来了,都有些心机,一句话就把费太勇放在了弱者的地位上,想要博取同情。

        “我还没见过暴力求爱的,要是这里不是京大校园,你们是不是准备硬上呀?”

        卫梵才不上当呢。

        “喂,小子,你很嚣张呀!”

        这群大三的学生们怒了,围住卫梵,不停地伸手推搡着。

        “你们要干什么?”

        维罗妮卡在图书馆查完阅资料回来,穿过宿舍区的时候,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过来一看,顿时恼了:“要打架吗?”

        “维妮老师!”

        一帮学生赶紧低头问好,退开了卫梵身边,示意自己没有那个打算。

        “没事就散了!”

        维罗妮卡呵斥:“你们还有没有公德心?以后示爱,早一点,不要打扰别的学生休息!”

        “是!”

        学生们噤若寒蝉,被训得像狗一样,就连楼上那些围观的学生们,也赶紧闪开了,深怕被维尼盯上。

        这位老师,虽然是西国人,但是是京大毕业,而且留校,已经任职十年,可以说资历颇丰。

        不像维多利亚的粗糙皮肤,维罗妮卡的肌肤非常细腻,脸上几乎都没有西国人普遍都有的雀斑,但是她却继承了**和隆臀,整个身体曲线,凹凸有致的可怕。

        肉弹火爆,这是卫梵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词,维罗妮卡的身材实在太好了,简直就像要撑开衣服,爆出来似的。

        “不愧是京大五大美女之一!”

        卫梵嘀咕,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位充满异国风情的老师。

        维罗妮卡身上穿的是职业装,上身翻领的白色衬衣,外套小西装,下身是边缘在膝上一寸位置的一步裙,腿上穿着黑色丝袜,踩着一双鱼嘴高跟鞋,浑身都溢满了性感的气息。

        她就是一味毒药,可以迷杀任何男人,她就是一位尤物,可以让任何男人都流连忘返,溺死在她的身上。

        对面南宿舍楼的学生们,都挤在窗口,只露着眼睛,悄悄地偷瞄着维罗妮卡,今天晚上,不知道有多少男生会幻想着她入眠,也不知道会有多少白色士兵,死在厕所和被子上。

        “都散了!”

        维罗妮卡说完,径直离开。

        “喂,小子,你叫什么?大几的?”

        费太勇质问。

        “卫梵,大一!”

        卫梵怡然不惧,想报复,那就来。

        “卫梵?”

        听到这个名字,一群学生暗骂了卧槽,重新看向了卫梵,他们是大三的,就开学典那天远远地看过卫梵一眼,就不在关注了,哪记得住他长什么样子,但是却对这个名字耳熟能详,没办法,这几天人们都在议论,没想到和他对上了。

        “新人王?”

        费太勇嗤之以鼻:“很了不起吗?”

        “至少你不是!”

        卫梵不是那种锋芒毕露的男生,但是不爽这些人的做法,所以强势顶了回来。

        “什么?”

        围观党们一愣,谁也没想到卫梵会是这么不留情面的回答,随即,有看费太勇不顺眼的就笑了起来。

        新人们当然了不起,十几万学生中,才能诞生一个,而且最重要的是,今年这位,连破纪录。

        靠走后门进来的费太勇和人家比,连提鞋都不配。

        “你找死!”

        费太勇的脸庞瞬间铁青;“我可是你的学长!”

        “哇,这个回答好酷,我要找个小本子记下来!”

        夏本纯用手肘捅了捅卫梵的胳膊,这亲密的举止,更是看的费太勇心头火起。

        “想打架,我奉陪,以后离夏本纯远点,她不喜欢你!”

        卫梵呵斥。

        “不错,我喜欢的是卫梵这种,嗯,只说颜值!”

        夏本纯顺手搂住了卫梵的胳膊。

        “诶?”

        卫梵一愣,跟着苦笑:“这么一搞,不就像是我们在争夺你了吗?”

        “怎么了?我这么漂亮,难道不配吗?”

        夏本纯眨了眨眼睛,跟着就捂着眼睛,哭了出来:“原来我们不是朋友关系呀,我以为经过了一天的深入接触,已经很熟悉了呢!”

        “什么深入接触?”

        围观党们八卦之心大起。

        “你们秀够恩爱了没有?”

        费太勇一拳砸在了地上,死死地盯着卫梵:“卫梵是吧?我记住你了!”

        “诶,不说一句走着瞧嘛?”

        夏本纯询问。

        “你别闹了好吗?”

        卫梵无语:“你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

        “对呀,我早被这家伙烦的不爽了,现在祸水东引,实在太开心了,不行,明天要大吃一顿庆祝下!”

        夏本纯比了一个V字手势,开始考虑吃什么。

        卫梵一脸懵逼,什么时候坑人都这么理直气壮了?不过内心中,倒是不怎么生气。

        “话说,咱们是朋友了吧?”

        卫梵走了几步,突然开口询问。

        “难道还不是吗?”

        夏本纯回头,一脸愕然,这个表情,让卫梵舒服了很多,回了一个V字手势。

        “这个枪,我帮你挡了!”

        卫梵纯粹是开玩笑,可没想到二天后,事态就有些不受控制,有关新人王绯闻女友的话题,喧嚣尘上。

        先不说卫梵的新人王身份,本就惹人瞩目,费太勇的老爸是上京巨富,作为一个富二代,他在京大校园很高调,让不少人厌烦,大家正面是惹不起,所以看到他示爱吃瘪,都觉得大快人心,当做了笑话来看,于是流言传播的更快了。

        “夏本纯是谁?没听说过呀!”

        “哎,不得不说,新人王挑女人的眼光就是独到,那个女生长的级清纯漂亮,是那种让人一看,就会爱上的类型!”

        “我喜欢她的单马尾!”

        有不少人慕名去观察夏本纯,现这个女孩绝对是一块瑰宝,有实力挤进京大美女排行榜的前十之内。

        “太夸张了吧?有胸吗?比练学姐的还大!”

        “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我说的难道不正经吗?哦,看你的意思,那就是没胸咯,没胸你在这扯什么淡?”

        “你们这些异端,胸不是一切!”

        “嘁,我们渴望力量,而便是至高无上的力量!”

        两个男生在后排肆无忌惮的斗嘴,听的卫梵直皱眉头。

        “那个夏本纯怎么回事?”

        祁莲询问。

        “一个普通朋友!”

        卫梵解释,听到下课铃声响起,立刻收拾书本。

        “咦,你干什么?还有一节课呢!”

        祁莲讶然。

        “不上了,我去实验室!”

        卫梵不喜欢哲学课,实在是枯燥乏味。

        “诶,你别逃课呀!”

        祁莲看到卫梵猫着腰出了教室,很郁闷,也就每天上课的时候,她能趁机做到卫梵身旁,说几句话,平时根本没机会。

        “别看了,祁莲喜欢的是卫梵!”

        杜德铭安慰马伟光,几天下来,他们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太不公平了!”

        自从第一次班会,马伟光就喜欢了这个女孩:“可惜命运对我开了一个玩笑。”

        “哎!”

        杜德铭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马伟光的肩膀,他很想说,这和命运没关系,只是你太平庸了,无论颜值还是才情,都没有卫梵优秀,祁莲除非脑子坏掉了,才会喜欢上你。

        d座实验楼,是教授们使用的,在这里有着许多贵重仪器,做的都是中尖端实验,因此哪怕实验室配备的科研狗,都是能力达标的研究生,还有少数是大四的,由于优秀,被教授们选中,作为储备力量。

        不出意外,毕业后,他们都将继续进入这里深造。

        卫梵一踏入实验楼,偶尔碰上几个研究生,都会投来惊诧和愕然的目光,然后便是一段小声的议论。

        在这里,大三生都几乎绝迹,更别提卫梵这个大一新生了,要知道,这里对于研究生们来说,就是圣地,是自己优越感的保证,现在被一头低年级的闯进来,让他们觉得级不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