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法梵医 > 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七十八章 统统打爆
    “卧槽!”

    卫梵每说一个名字,都引得一片惊呼,学生们看着他的目光,佩服又感慨,充满了惊讶!

    食堂三楼,卫梵和五位学长的冲突,成了全场的中心。

    茶茶像一条小忠犬,朝着学长们呲牙。

    “这小子是吃火药长大的吗?”

    听到卫梵报上的一连串人名,学生们震惊,这可都是京大的名人呀,看样子,似乎都给得罪了。

    “最后说一次,放手!”

    学长低吼,五个人被一个学弟怒怼,简直太丢人了,就在他们拼着被记过,也要收拾卫梵一顿的时候,一声呵斥响彻在耳边。

    “你们在干什么?”

    维罗妮卡本来在三楼的小食堂吃饭,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便看到了这一幕。

    “没……没什么!”

    几个学长顿时缩卵。

    “看来是费太勇咯?”

    卫梵压低了声音。

    “小子,警告你,不要乱说,不然以后有你受的!”

    学长威胁。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

    卫梵冷哼,就这么一会儿时间,他看到被他用餐盘拍了脸的学长,脸上已经起了红色的疙瘩,瘙痒的忍不住用手抓挠。

    “你的脸怎么了?”

    维罗妮卡没有相信,径直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学长的脸:“你怎么感染了疫体?”

    说完,美女老师盯向了卫梵:“你从实验室偷了疫体孢子出来?”

    “没有!”

    卫梵解释:“我觉得你应该问一下他们!”

    “你去治疗,你们几个,解释一下!”

    以前有学生出于好奇,把实验室中的孢子带了出来,结果导致了大面积感染,所以这是绝对禁止事项。

    “老师,我们什么也没干,就是碰了他一下,然后他就把盘在砸在了他的脸上!”

    学长们慌了,要是查下去,他们搞不好要被退学的,那个被拍脸的却是顾不上了,不停地抓着脸颊,实在是太痒了。

    一些疙瘩被抠破了,有鲜血流出。

    “闭嘴,你们想清楚了,京大不容忍谎言,如果你们不承认错误,最后被查出来,那么就不是记过处分,而是开除!”

    维罗妮卡很强势,顺手拿起了旁边餐桌上的水瓶,泼在了学长的脸上:“还不去处理,你想死吗?”

    “嗯!嗯!”

    学长匆忙跑掉了。

    “老师,是我们错了!”

    一想到被开除,未来就完蛋了,一个学长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说出了原因。

    “是他们都说新人王很厉害,我们就想考验他一下!”

    学长解释,避重就轻。

    “回去宿舍待着,你们被禁足了,等调查!”

    维罗妮卡不耐烦的摆手,看向了卫梵:“你没事吧?”

    “没,谢谢老师关心!”

    卫梵指了一下地上的东西:“我可以打扫了吗?这里有疫体孢子,需要特别处理。”

    “去吧!”

    维罗妮卡掏出一枚糖果,递给了茶茶:“请你吃!”

    “维尼老师的身材还是这么火爆,我觉得我可以再吃一大碗米饭!”

    “话说卫梵好厉害,怎么看分辨出那些疫体孢子的?要是换了我,肯定被阴了!”

    “这些人实在太坏了,竟然用疫体孢子坑人,学校应该开除他们!”

    学生们议论纷纷,这种手段,实在阴险又恶劣,如果不是卫梵观察力足够恐怖,换一个人绝对中招了。

    费太勇不是一个能隐忍的家伙,要不然也不会高调到被很多人厌恶,傍晚下课,他就带来一群人来堵门。

    看着一大群高年级生气势汹汹的走进来,学生们都有些紧张,有一个站在过道里没及时让路,被一把推开了。

    “卫梵,和我们去比武场切磋一下呗?”

    费太勇阴阳怪气。

    “我还以为你会带人在学校外边的堵我呢,就这么沉不住气?”

    卫梵慢条斯理的整理书包。

    “我没别的意思呀,就是仰慕你新人王的风采,正好有时间,切磋一下,你不会不敢吧?”

    费太勇的借口光明正大。

    “别去!”

    祁莲小声的提醒了一句,一旦进了比武场,就算被打伤了,费太勇也有很多理由推卸。

    “滚!”

    费太勇咒骂。

    祁莲一缩脖子。

    “这位学长,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话吗?”

    陶洛做和事佬,他其实不想掺和这种冲突,但是作为副班长,如果不出面,威信会大跌。

    “对呀,你们这么闯进来,怎么看都不像切磋!”

    杜德铭也开口了。

    “我是费太勇!”

    费太勇直接报名。

    “什么?”

    杜德铭没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倒是颇有心机的陶洛,一瞬间反应了过来。

    “我的意思是,我的事,你们还没资格管,不想被收拾,就闭嘴,滚到一边去!”

    费太勇呵斥。

    “你……”

    杜德铭刚想回嘴,就被费太勇一巴掌抽在了脸上。

    啪!

    耳光声清脆。

    “费太勇?不就是大三那个名声很臭的富二代吗?”

    “卫梵怎么惹到他了?”

    “怎么京大也有这种学生?”

    新生们嘀嘀咕咕,满脸厌恶。

    没办法,费太勇本身实力凑合,再加上父亲给了京大十亿的赞助费,自然能够入校了。

    “你……”

    杜德铭生气了,脸庞涨红,刚要动手,就被陶洛抱住了。

    “别冲动,这家伙咱们惹不起!”

    陶洛无奈,赶紧说了一下费太勇的来历。

    “怎么?怕了?”

    费太勇讥讽。

    整个教室,鸦雀无声,就连其他班级的学生,也觉得很愤怒,觉得京大被这个家伙玷污了。

    “好了,别这里耀武扬威了!”

    卫梵收拾起挎包:“走,去比武场吧!”

    “我希望你待会儿,可不要跪下来求我!”

    费太勇看到卫梵这幅淡定的姿态,更加生气,以往那些学生面对自己,都慌得要死,这个可好,完全无畏。

    “果然是乡下来的土鳖,什么都不懂!”

    费太勇咒骂。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卫梵道歉,虽然他没让杜德铭帮忙,但人家终究是因为自己而被打。

    “哎,帮不上你什么忙!”

    杜德铭叹气。

    “听说了吗?卫梵被人找麻烦了,去了比武场决斗!”

    “快走呀,终于能看到新人王的刀术了!”

    “好像是几个学长,为了夏本纯!”

    流言很快便散播开来,一时间,三三两两的学生跑向了比武场,想要见识下卫梵的能耐。

    6雪诺本来要去吃饭,闻言有些担心,也跟了过去。

    第二体育馆就是比武场,用坚硬的大理石垒砌,可以承受一定程度的灭疫刀斩击而不损坏,四周是看台,方便观众。

    “好多人呀!”

    吴昊皱眉,足以容纳三千人的体育馆,这才多大一会儿,就来了近三分之一。

    “怕什么,这是正当的比武切磋!”

    费太勇冷笑:“人越多,他越丢脸,今天,就把他彻底踩下去!”

    “谁上?”

    王忠吞了口口水,有些忐忑,赢了还好,如果输了,可就惨了。

    “谁上不一样?你们两个归元境,还怕他呀?”

    费太勇翻了一个白眼。

    像王忠这种大二生,能晋升到归元境,已经很厉害了,而吴昊这种大三生,普遍都是归元境初期,偶尔有几个中期,那就是鹤立鸡群的强者。

    “说好的,打败他,十万块?”

    王忠舔了舔嘴唇,他来自乡下,家里很穷,要不是费太勇给的报酬很丰厚,他真拉不下脸来对付一个新生。

    “废话真多,十万块而已,我还会反悔?”

    费太勇拿出钱包,数都没数,直接塞给了王忠。

    王忠翻身,从看台边缘跳进了比武场,他没数,因为他知道单是这个钱包就是名牌,已经要一、两万块钱才能买到。

    “卫梵,等什么呢?下场!”

    费太勇催促。

    “要不然我去喊老师吧?”

    祁莲很担心

    “不用!”

    卫梵把挎包递给茶茶,跟着跑了几步,随后右手一撑看台边缘的栏杆,双腿交替一迈,便落在了场地中,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漂亮潇洒。

    一些男生看到这一幕,吹起了口哨,还有女生给他鼓掌。

    “臭小子,待会儿有你哭的!”

    费太勇咬牙切齿,大声宣布:“这场比试,没有裁判,所以以击晕对手为胜负标准!”

    “这不公平,为什么不能认输?”

    祁莲喊了起来,对方摆明了欺负人。

    “开始!”

    费太勇压根没理会祁莲,越俎代庖的宣布比试开始:“王忠,上,别让低年级的觉得老生们好欺负!”

    狡诈的费太勇,把自己的私人恩怨,放在了老生的立场上,博取同盟。

    “准备好了吗?”

    王忠问了一句,便准备战决,欺负学弟,实在是丢人。

    “好了!”

    话音落下,卫梵已经前倾冲刺,暴风一样,杀到了王忠身前。

    百式冲宫!

    轰!

    卫梵的重拳,撕裂空气,带着爆音呼啸而至。

    气势凌厉。

    王忠脸色一凝,这拳势好强,他下意识的就想退后避开锋芒,可是硬生生的忍不住了,否则会成为笑柄。

    “来得好!”

    王忠吐气扬声,举臂格挡。

    拳锋命中。

    砰!

    一圈白色的气浪爆散,王忠身型摇晃,还没稳住平衡,卫梵的重拳再来。

    砰!砰!砰!

    这一轮攻势,犹如狂风暴雨,怒涛闪电,快的不可思议,掀起的密集声浪,让人刺耳的都想堵上耳朵。

    啪!

    王忠终于退步,视野前,全都是卫梵的拳头,他反击,可是根本压制不住卫梵。

    砰!砰!砰!

    仅仅对了五拳,王忠感觉指骨都要裂开了,而且度还没人家快,不仅有好几拳打在了胸口和肩膀上,对方的力量也是大的可怕。

    “好强!”

    王忠不得不放弃反击,全力防御。

    哗!

    看到这一幕,全场哗然,竟然是卫梵这个新生占据上风。

    “王忠,你干什么呢?”

    费太勇恼怒,他花钱雇人,可不是为了看他出丑。

    “这家伙是铁人吗?”

    王忠看到卫梵的爆攻势没有丝毫停歇的架势,只能双腿力,向后退却,企图拉开距离,重整攻势。

    卫梵冲锋。

    百式流难!

    轰!

    卫梵犹如山崩爆,划过七米的距离,狠狠地撞在了王忠的身上。

    咳咳!

    王忠胸口遭到重击,差点岔气,不过他愣是强忍着,握住了刀柄。

    拔刀斩!

    唰!

    可是刀刃刚刚抽出一半,卫梵的左拳,已经抢先砸在了刀柄上。

    砰!

    斩医刀唰的一声,被砸回刀鞘中。

    “什么?”

    王忠一惊,没想到卫梵的动作居然快到这种地步,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可能轻敌了。

    再拔刀。

    卫梵的右脚蹬踏王忠的手腕,再次将刀踢回,同时张嘴咆哮。

    吼!

    百式锖鸣!

    刺耳的声音瞬间冲刺体育馆,让围观党们痛苦的堵上了耳朵。

    正面承受了声波技的王忠脑袋有些头疼、懵,他以前哪见过这种怪招,还没调整回来,卫梵的攻击又来。

    百式雪解!

    砰!砰!砰!

    卫梵变拳为掌,拍在了王忠的身上。

    咔嚓!咔嚓!

    细碎的冰霜结出,王忠感觉到肌肉酸疼,关节有些僵硬了。

    “不行,必须反击!”

    王忠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就完蛋了,于是强撑着,拔刀怒斩。

    唰!

    “成了?”

    王忠心头一喜,可是定睛一看,才现早已失去了卫梵的踪迹。

    “蠢货,在你身后!”

    吴昊大吼提醒。

    太晚了!

    百式春雨!

    卫梵指枪乱舞,暴雨一般,打在了王忠身上。

    嗤!嗤!嗤!

    巨大的指力,甚至让王忠整个人浮空,他还没想好怎么破解,卫梵的右腿屈膝,重重地轰了上来。

    砰!

    王忠感觉腰都断了,直接垂直飞起,接着就看到卫梵出现在身侧,那条大长腿,像钢鞭一样横扫了过来。

    砰!

    王忠被打飞,炮弹一般射出,狠狠地撞在了比武场的墙壁上,随后滑落在地。

    全场鸦雀无声!

    一些刚来正找位子准备观战的学生,宛若石像似的,直接僵在了原地。

    “这就打完了?”

    “太快了吧?”

    “那个王忠是不是吊车尾?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干掉了?”

    学生们嘀嘀咕咕,愕然地看着王忠。

    王忠浑身疼痛,想爬起来,可是挣扎了几下,就跌了回去,他现在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噗!

    因为用力过猛,王忠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死狗一样趴在了地上。

    “干死他!干死他!”

    费太勇正在卖力的助威,结果喊了几声,战斗就结束了,比他平时打个手枪还要快。

    卫梵站在比武场中,朝着费太勇勾了勾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