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法梵医 > 第二百八十章 天价手术费

第二百八十章 天价手术费

        整个体育馆,除了火焰女妖的歌声,再没有任何声响,在场学生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凝视着卫梵。

        这是名刀解放!

        因为是相当高端的秘技,所以很多人不会,甚至都没有见过,于是惊诧、怀疑、兴奋、不一而足的情绪弥漫。

        “学长,下场吧!”

        卫梵看向了彬哥。

        “哈?哈哈,下什么场?”

        彬哥脸部肌肉僵硬,故作不屑的冷哼:“这种战斗,太无聊了,我还不如回去逛街!”

        说完,彬哥一边往体育馆外走,一边看向了女友:“走了,去逛街呀!”

        “哦!哦!”

        女友愣了两下,总算反应过来了,起身追了过来。

        新生们吹起了口哨,嘘声四起。

        彬哥脸红的要命,尴尬到想死,都想把头都钻到裤裆里了,真不该跳出来。

        “咦?彬哥,说好的帮忙呢?”

        费太勇喊人。

        彬哥假装没听见,反而加快了步伐,笑话,人家会名刀解放呀,自己会暴气又如何?还不是五五开?

        事实上,如果阶位相等,会名刀解放的灭疫士绝对碾压会暴气的灭疫士。

        原本还自以为有依仗的彬哥,灰溜溜的跑掉了,不过没人笑话他,这是一个很明智的抉择。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解放名刀,简直太酷了!”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名刀也是分档次的,最高等的,就是像卫梵这种,因为威能太强,可以共鸣灵气,将它们具现化,召唤出一具人型灵体,次一点的,就是猛兽类!”

        有见识不少的学长给新生们科普。

        “喂,轮到你了!”

        卫梵朝着费太勇勾了勾手指。

        “欺人太甚!”

        费太勇咬着牙齿,攥紧了手中的名刀,很想下去砍死卫梵,但是理智告诉他,进场只能是自取屈辱。

        “那可是名刀解放呀,这个家伙怎么学会的?简直太狗屎运了!”

        费太勇死死地盯着卫梵,内心被嫉妒和恨完全塞满了,名刀,他买的起,但是解放,这就是天赋的问题了,有再多的钱,也奢求不来。

        “你打不打?不打就滚!”

        明朝呵斥。

        “你们……”

        费太勇看向了身旁的狐朋狗友,他们却是避开了目光。

        “卫梵,你这次算你厉害!”

        费太勇准备想别的办法。

        “等等!”

        卫梵冲刺,跑到墙壁边后,双脚在上面连续踩踏,接着一个空翻,跳上了五米高的看台,直面费太勇。

        “你想干什么?”

        费太勇撇嘴:“话说你不知道我的身份吧?”

        “哦,打不过了,要摆家世吗?”

        明朝挤兑。

        “我们费家,可是上京巨富,能排进前三!”

        费太勇压低了声音;“小子,还想和我斗吗?”

        “说完了吗?”

        卫梵神色平静。

        “你……”

        啪!

        卫梵挥手,一巴掌抽在了费太勇的脸上。

        “你……”

        费太勇骄傲的神情定格,他做梦都没想到,卫梵真的敢动手,考上京大三年来,他收拾过不少学生,其中也有一些硬茬,可最终听到自己的身份后,都只能忍下来。

        无他,惹不起。

        “这一巴掌,是你打我同学的!”

        卫梵说完,再次挥手。

        啪!

        “这一巴掌,是替那些被你欺负过的同学打的!”

        卫梵根本没理会费太勇怨毒的眼神,第三次挥手。

        啪!

        “这一巴掌,是你挑衅我付出的代价!”

        卫梵渊渟岳峙地站在费太勇面前,仿佛得罪的不是什么巨富的儿子,而是在蹂躏一只弱鸡。

        “打得好!”

        除了明朝在鼓掌,其他人鸦雀无声,尤其是那些高年级生,一脸震撼地看着卫梵。

        这小子,真的是胆气十足。

        “想报复,那就来,我随时奉陪!”

        卫梵收刀入鞘。

        费太勇手指一动,就在他想要握住刀柄偷袭卫梵的瞬间,他看到的对方的眼皮,微微一眯,散出无尽的战意,然后,他怂了。

        “找我也可以!”

        明朝走了过来,伸出手指,戳着费太勇的胸口:“上京巨富,很了不起吗?”

        一群人翻起了白眼,不愧是自大狂明朝,天不怕地不怕。

        “嗯,找我也可以!”

        王破军双手抱胸,鄙视着费太勇:“话说我是个孤儿,无牵无挂的,有时候就想做点出格的事情,你说我干掉你全家,能不能登上通缉榜,混个一、两百万的悬赏金?”

        哗!

        全场哗然,谁也没想到王破军这么挺卫梵,恐吓直白,却有力!

        “你威胁我?”

        费太勇嘴角抽搐,说实话,他有点怕了。

        “对呀,我就是威胁你!”

        王破军直言不讳的承认,又是让人一阵唏嘘。

        “你们要闹到什么程度?”

        一声娇呵响起,众人回头,看到纳兰颜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于是赶紧起身问好。

        “卫梵,你没事吧?”

        纳兰颜但心地看着卫梵。

        “能有什么事?”

        卫梵轻笑,解除了解放姿态。

        这话说的霸气,不过围观党们也承认,人家的确有这个实力。

        “费太勇,你又惹事,是不是想被退学处分?”

        纳兰颜质问。

        “这是公平决斗!”

        费太勇狡辩。

        “闭嘴,我看有必要去见一下你父亲了!”

        纳兰颜很生气。

        “不要!”

        费太勇急了,纳兰家可是上京豪门,权势滔天,自己的老爹对上人家,也是陪笑脸的份儿。

        费家说是上京巨富,那是不算五大豪门的情况,毕竟到了这个地步,豪门要的就是低调。

        “你以后再敢找卫梵麻烦,我会去问问费雄是怎么教育的儿子!”

        纳兰颜直呼费太勇老爸的名字,一点情面都没留:“滚!”

        “他们是什么关系?”

        “不愧是豪门,底气十足!”

        “活该!”

        学生们纷纷猜测,虽说费太勇做的不像话,但是纳兰颜的偏袒也太明显了,简直把他骂成狗,不过都觉得很爽,这种校霸,就该狠狠地修理。

        “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敢了!”

        费太勇纨绔,但好歹没蠢到家,哪怕讨厌死了卫梵,可为了平复纳兰颜的怒气,还是低眉顺眼地给卫梵道歉:“对不起!”

        说完,费太勇头也不回的离开。

        “姐姐!”

        茶茶乖巧的问安。

        “还没吃完饭吧?”

        纳兰颜招呼明朝几人:“走,一起!”

        等到几人离开,体育馆顿时沸腾了,到处都是讨论声。

        “今年的新人王,简直强到离谱呀,理论成绩好到爆炸也就算了,连刀术都这么强,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些话语中,充斥着羡慕和嫉妒。

        “有时间来家里玩,别太拼了,注意身体!”

        纳兰颜看得心疼,琢磨着是不是每天给卫梵带点好吃的,补补身体:“别担心那个费太勇,惹火了我,我让费家在上京待不下去!”

        “知道了!”

        卫梵压根没在乎,吃过饭,便去图书馆找资料。

        又是忙碌一周。

        星期日早上,卫梵照例早起了两个小时,走到校门口,就看到夏本纯已经等着了,拿着一块烤红薯,吃得香甜。

        “纯纯姐!”

        茶茶张开双手,跑了过来。

        “听说你为我打架了呀?”

        夏本纯从袋子里掏出一块红薯,递给茶茶:“趁热吃!”

        “嘁,自作多情!”

        卫梵不想让夏本纯有心理负担。

        “好温柔!”

        两个人并排走在落叶渐黄的人行道上,夏本纯侧身,用肩膀撞了撞卫梵的胳膊:“你平常就是这么撩妹子的吗?技术不错呀!说,到现在骗到多少个了?”

        “哈哈!”

        卫梵大笑,和夏本纯在一起,总是很开心,永远不用担心气氛会沉闷。

        拐上去诊所的小街,远远便看到已经有十几个病人在等着了。

        “哇,好多钞……不,好多病人!”

        夏本纯眼睛放光。

        “你是想说钞票吧?”

        卫梵无语。

        “你快点!”

        夏本纯拉着卫梵,加快了步伐:“对待钞,不,对待病人,应该热情一点!”

        开门,打扫卫生,招待病人……

        不愧是把打工当作家常便饭的夏本纯,熟练的无以复加,一点都看不出来是第一次做护士。

        “茶茶!”

        终于有了闲,夏本纯朝着小萝莉招了招手,拿着一个袋子,神神秘秘地进了手术室。

        病人们66续续,卫梵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间,一直在问诊。

        “你这个需要一个小手术,如果要做,就安排到下周二!”

        卫梵把选择的权利给了对方。

        “大概要花多少钱?”

        病人忐忑的询问,深怕卫梵嫌弃。

        “不算手术费,总计六千。”

        听到卫梵报上的价格,病人长出了一口气,比他打听到的医院价格,便宜了两倍多一点。

        “做!”

        病人点头。

        “好的,去外边登记吧,这几天注意静养,多吃一些流质食物!”

        卫梵一边做记录,一边喊人:“本纯,下一个!”

        “没有下一个,该吃饭了!”

        夏本纯端着两个炒菜走了进来“已经2点了,我和茶茶都要饿死了!”

        “饿!”

        茶茶拿着小碗和筷子坐到了餐桌旁,催促开饭。

        “病人……”

        卫梵蹙眉。

        “那几个都是小感冒,我给他们抓了药!”

        夏本纯好歹也是京大的学生,灭疫术不错,做助手,纯粹是浪费了。

        “哦!”

        卫梵应了一声,正要去洗手,突然转身,瞪大了眼睛,看着夏本纯,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你……”

        夏本纯换掉了那身运动风的外套,穿上了一件粉色的护士服,裙摆到膝盖下一寸,两条美腿,穿着白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白色系带凉鞋,短袖,排扣,脖子上挂着一个口罩。

        “怎么样?好看吗?”

        夏本纯张开手,转了两个圈圈。

        “好看?”

        茶茶也是相同的护士服,只不过小了好几号,她也学着夏本纯的模样,让卫梵欣赏。

        “这也太正式了吧?”

        卫梵嘀咕,事实上除了胸部只能算是普通以外,夏本纯真的很漂亮,本身就清纯活泼的气质,配上一件代表着圣洁天使的护士服,简直绝赞。

        “不这么穿,人家以为咱们是黑诊所呢!”

        夏本纯反驳。

        “本来就是黑的呀!”

        卫梵哭笑不得:“话说让你做护士的工作,是不是太委屈了?”

        以夏本纯的能力,是可以给病人看病抓药的。

        “我喜欢做护士!”

        夏本纯招呼两人吃饭:“反正你多给我开一些薪水就可以了!”

        “好!”

        卫梵点头。

        “哎呀,你说我要不要把裙摆剪短一点?或者换成黑色丝袜?这样就能吸引到更多的病人了吧?”

        夏本纯考虑。

        “喂,咱们是诊所!”

        卫梵头疼,夏本纯古灵精怪,以她爱玩的性格,搞不好真能干出这种事。

        下午的时候,六爷来了,惊的一票病人瑟瑟抖。

        “咦,是小卫呀,安图医生呢?”

        六爷自来熟的坐了下来。

        “不在!”

        卫梵让夏本纯上茶。

        “去哪了?”

        六爷打量了夏本纯一眼,这个女孩,真是极品。

        “死了!”

        噗!

        听到卫梵的话,六爷直接把一口水喷了出来,差点呛到。

        “死了?”

        六爷惊诧“怎么死的?”

        “意外!”

        卫梵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完了!这下完了!”

        六爷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掉了。

        “下一个!”

        卫梵没管他,继续看病。

        “对,还有卫梵!”

        醒悟过来的六爷,直接跳了起来,窜到了卫梵身边,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小卫,你一定要帮帮我呀,这次六爷能不能成功,就全靠你了!”

        “我一个普通学生,能干什么?”

        卫梵婉拒。

        “不,你可以的!”

        六爷招手:“来人,把谢礼拿上来!”

        一个手下走了过来,把手中的皮箱搁在桌子上,啪的一下,盖子打开。

        一叠叠百元大钞,整整齐齐的堆放在一起,塞满了箱子。

        旁边的病人,直接看傻眼了。

        “哇,好多钱,这得有二百万了吧?”

        夏本纯目测。

        “不错,二百万,卫梵,我要你帮我做一例手术,只要成功了,还有三百万!”

        六爷看着卫梵,就像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不做!”

        卫梵拒绝。

        “为什么?”

        六爷不解:“你还没听是什么手术呢?”

        “五百万的手术费,要不是病太麻烦了,就是见不得人,需要保密,不管哪一种,他不想接!”

        夏本纯猜到了原因。

        事实上,除了这两点,卫梵更不想和小刀会扯上关系。

        “卫梵,安图医生死了,我只能靠你了!”

        六爷打起了感情牌:“看在我和安图是多年好朋友的份上,你就帮帮我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