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少年王》04 我爸捅人了
    那大汉猛地回头,冲我和我爸怒目而视。我一下就认出这人来了,正是赵松他爸,我们本地有名的大流氓,而且特别护犊子,之前赵松在学校和人打架吃了亏,赵松他爸直接就找上来了,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小孩,直接就把人家打了个半死,根本就不讲一点道理。

    “我X你妈,就是你把我儿子打成脑震荡的?”赵松他爸吼了一声,竟然摸出把刀朝我扑了过来。

    看着赵松他爸提刀过来,当时就给我吓懵了,根本没想到赵松他爸这么疯狂,一上来就要捅我刀子,当时就一动也不敢动了。

    还好我爸就在旁边,他赶紧拦在我的身前,伸手抓住了赵松他爸的手腕,说大兄弟,你别着急,咱有什么事慢慢说,我们该赔多少钱就赔多少钱……

    但是赵松他爸根本不理我爸,用他粗壮的胳膊狠狠撞开我爸,又操刀子朝我捅了过来,说要把我捅死。我爸又从背后抱住赵松他爸,同时嘴里还在不断地说着好话,让赵松他爸先把刀给放下。

    但是赵松他爸就跟精神病发作一样,不断哇啦啦地大叫,说要把我弄死。而且他力气很大,我爸根本就弄不住他,只好回头向我们校长和班主任求助,但是他俩竟然没一个敢动的,躲在后面一声也不吭,由此可见赵松他爸得恐怖到什么程度。

    眼看着我爸快弄不住赵松他爸了,我爸着急地冲我大喊:“巍子,快跑、跑!”

    我也反应过来了,赶紧调头就往后跑。结果没跑两步,就听见我爸“啊”的一声大叫,回头一看,就见赵松他爸的刀已经捅到我爸肚子里了。

    我爸捂着肚子,鲜血从我爸指缝里流出来,同时面色惨白地往后退。当时我就给吓傻了,而赵松他爸还不依不饶,又朝我爸冲了过去。这一瞬间,我的脑子嗡嗡直响,几乎没有什么犹豫,抓起旁边一个台灯就冲上去,狠狠砸在了赵松他爸的背上。

    但是这一下对赵松他爸来说跟挠痒痒似的,反而激起了赵松他爸更大的怒气,赵松他爸回过头来,扭曲的一张脸显得极其恐怖。

    他猛地把我扑倒在地,又持刀冲我肚子捅来,我吓坏了,不断地大叫,而我爸又扑了上来,扳着赵松他爸的肩膀往旁边扯。

    我赶紧爬起来,寻思着怎么帮我爸一下,就见他俩在扭打的过程中,不知怎么回事,就跟眼花了一样,刀子就到了我爸的手里。

    再接着,我爸就把刀横在了赵松他爸的脖子上,恶狠狠地说:“我让你别动我儿子,你是不是没有听见?”看我爸那模样,就好像猛虎发怒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恐怖的气势,我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种表情。

    这时候赵松他爸终于不疯了,先是看了我爸一眼,又小心翼翼地说:“嗯,我刚才有点冲动了,你先把刀放下,咱们再慢慢地谈。”原来赵松他爸也有讲道理的一面,我还以为他真的是个疯子。

    看着我爸控制住了场面,我还松了口气,心想总算逃过一劫。就在我以为我爸会放开赵松他爸的时候,就见我爸沉默了一下,说道:“赵疯子,我已经看透你了,我要是放了你,我儿子以后都不得安生,所以对不住了。”

    说着,我爸的刀往下一挪,就捅进了赵松他爸的肚子里。

    别说我了,就连赵松他爸都傻了,一双眼睛瞪得很大,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肚子上的刀。接着,赵松他爸的身子就慢慢倒了下去,摔在地上的时候还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而我爸把刀子丢在一边,捂着还在流血的肚子朝我走来,喘着粗气问我有没有事?

    我摇了摇头,又伸手去扶我爸的胳膊。当时我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而校长和班主任这时候到活了,又是报警又是叫救护车的,还叫了好几个老师进来堵住门,好像怕我爸跑了似的。

    接下来就是一团乱象,警车来了,救护车也来了。赵松他爸被抬走了,我爸也被几个警察戴上手铐押走,一群人簇拥着我爸往楼底下走。

    到了校园里面,好多学生都出来看热闹了,现场人山人海。我在人群里面,看着我爸被押上警车,虽然他的肚子还在流血,但是看着好像没有什么大碍。而且我爸的表情好像挺淡定的,他在上车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在人群中找到了我,用唇语和我说了声:“照顾好你妈。”

    直到我爸被警车拉走,我的脑袋都还是懵的。我站在人群里面,四周一片嗡嗡嗡的声音,都在讨论刚才发生的事,大多数人都不认识我爸,但是都认识赵松他爸,知道是赵松他爸被被一个老头给捅了。

    有人就说赵松他爸活该,仗着有精神病横行霸道好多年了,这次终于被人给收拾了;也有人说事情肯定还没完呢,赵松家里也不会善罢甘休云云。

    我的脑子一团乱麻,始终不能接受我爸把人给捅了的事实,总觉得这实在不符合我爸一贯以来的风格,他什么时候还敢拿刀子捅人了呢,他可是那种被人指着鼻子骂看门狗都得小心翼翼陪着笑脸的人啊。

    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了,我是他的儿子,他为了保护我,才做出这样的事,所谓父爱也就是这样了吧。我的脑子乱糟糟的,我根本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是跟着到公安局去,还是先给我妈打个电话?

    就在这时,一个人急匆匆奔到我的身边:“王巍,怎么回事?”

    我一回头,正是李娇娇。一想到这所有的事都是李娇娇惹出来的,我就忍不住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她的身上,冲她大骂:“给我滚一边去!”

    被我突然一骂,李娇娇也傻了,接着眼圈红红地说:“我好心好意问你,你怎么还这样呢?”

    我不理她,直接转身出了人群,到小卖铺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这期间,李娇娇一直跟着我,听我在电话里复述事情经过,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也吓坏了,赶紧给她爸也打了个电话,然后让我不要担心,说她爸会回来帮忙处理这件事的。

    李娇娇她爸在当地也挺有名望,如果肯出手帮忙的话肯定再好不过,我便冲她点了点头。当天晚上,李娇娇她爸果然回来了,和我、我妈见到了面,说会尽量帮助我们。

    一夜无眠,到了第二天,赵松她爸的结果终于出来了,说脾脏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可能一辈子都得躺在床上,光是手术费就会花去一笔不小的数目;而我爸却一点事都没有,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手术费的问题,李娇娇她爸承诺会全部承担,但是我爸的刑罚方面,他就表示爱莫能助了。我妈也没说什么,对李娇娇她爸表示了谢意。

    一个月后,法庭宣判的结果出来了,因为我爸当时已经制住赵松他爸,还用刀子把人家给捅了,所以算不上正当防卫,而是故意伤人,所以被判了七年。

    我爸的年纪已经很大了,再判个七年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我自责的要死,我妈却感觉挺淡定的。从法庭出来,天上下了场小雨,我妈摸着我的后脑勺,说巍子,你爸这事就是个教训,以后就安安生生的,别再惹事了吧。

    我点点头,泪如泉涌。

    那件事过后,我在家休学了三个月,哪儿都没去。这期间里,李娇娇她家人来过我家几次,每次都带来一些钱和物,但是我妈都婉拒了,说她家里已经做得够多,不需要再做这些了。

    李娇娇她爸要比李娇娇厚道多了,说这只是尽一份心意而已,还说以后我们两家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就互相帮衬着。说是互相帮衬,其实是人家帮我们。

    有一次,李娇娇她爸又来我家做客,吃过饭以后坐在沙发上闲聊,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两家可以结个亲,以后让李娇娇给我当媳妇。当时李娇娇一听就炸了,吼道:“爸,你是不是疯了,让我嫁给王巍?!我不!”

    就连李娇娇她妈都埋怨她爸的决定太唐突了,说婚姻大事哪能随随便便就定下的。

    我妈直接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我家巍子已经有亲事了。

    我妈这句话一说,把我都给整懵了,我都没听说过我还有门亲事的。不过转念一想,这应该是我妈为了维护我的面子,才故意这么说的。

    连我都不信,别说李娇娇她爸和她妈了,但她妈倒是就坡下驴,说哎呀,原来是这样啊,那可要祝福咱家巍子了。

    李娇娇在旁边不说话,不过看表情好像松了一大口气,好像逃过一劫的样子。李娇娇她爸的表情则很难看,随便说了两句话后,就尴尬地带着闺女和老婆走了。

    过了几天,学校打来电话,说快中考了,我必须得去学校。没有办法,我只好背起书包,重新去了学校。

    不出我的所料,上课的第一天,赵松就领着几个人大剌剌地走进我的教室,还一屁股坐在我的课桌上,用手抓住我的头发,说王巍啊王巍,你可终于来了,我等你好长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