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少年王》07 李娇娇的侮辱

《少年王》07 李娇娇的侮辱

        

        我一听就急了,程虎这明显是想干点什么缺德的事啊。我虽然反感李娇娇,可还不至于去祸害她,就说虎哥,要不就算了吧,我还没干过这种事,怕出什么娄子。

        程虎一听就皱了眉头,说我婆婆妈妈的,一点都不男人,还说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放倒了李娇娇,下次就去放倒孙静怡之类的,把学校里的美女享受个遍。

        如果说李娇娇是我们班的班花,那孙静怡称得上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了,而且还兼任学生会的会长,堪称呼风唤雨,没想到程虎连孙静怡的主意也敢打,我顿时一个头就两个大了。不等我再推脱,程虎已经把我推出了厕所,让我快点,说已经上课了。

        我又回头看了看程虎的其他兄弟,个个都是一脸兴奋的笑意。我握紧纸包出了厕所,一颗心脏砰砰地跳,回到我们班上的时候,教室里果然只有李娇娇一个人,其他学生都是上体育课了。

        李娇娇一直都不喜欢上体育课,十节有八节不上,每次都说自己来大姨妈,一个月能来三回。关键是老师也宠着她,从来不戳穿她,每次都放她回去休息。看来程虎做了不少准备工作。

        我是真没想到程虎会把主意打到李娇娇的身上,之前觉得程虎义薄云天、有情有义,和赵松那种人渣有着天壤之别,怎么还干这种事啊?我硬着头皮进了教室,看到李娇娇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就一声不响地坐到了她的旁边。

        李娇娇没和我说话,看来是已经睡着了。我一抬头,就看见她的水杯搁在桌子角上。李娇娇的水杯是粉红色的,上面还有hellokitty的图像,听说是从香港带回来的正版,特别贵。我刚坐了一会儿,就听见窗户外面传来响动,回头一看,原来程虎已经站在窗外了,正用眼神催促我赶紧下手。

        我的手心里都是汗,颤颤巍巍地去拿李娇娇的水杯,结果刚碰到水杯,李娇娇的手就抬起来了,并且抓住了我的手腕。

        “王巍……”

        我吓了一跳,还以为被李娇娇给发现了,冷汗瞬间就浸湿了我的后背,差点就跳起来跑了,结果就听李娇娇继续说道:“能帮我去打杯水吗?”

        “啊?”

        “我肚子疼,能帮我去打杯水吗?”李娇娇还趴在桌上,连头都没有抬。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的声音很虚,好像生病了一样。

        我有点紧张,赶紧问她怎么了。李娇娇终于抬起头来,一脸不耐烦地说:“能怎么了,来大姨妈了呗,你赶紧给我去倒水吧,再往里面放点红糖!”

        说着,她还从桌斗里摸出一包红糖递给了我。我看着她满头大汗的模样,赶紧“哦”了一声,拿着红糖和水杯就往外跑去。

        可想而知,我一出门,就被程虎给拦住了。程虎问我怎么回事,我晃晃手里的红糖和水杯,如实说了。程虎一下变得很兴奋,不停地说太好了,实在是天赐良机,便和我一起来到水房,看着我放红糖、打水。

        打完了水,我正要拧上盖子,程虎说你干嘛?

        我说什么?

        程虎问我是不是傻,让我赶紧趁这个机会放里面放药啊,我“啊”了一声,说刚才太紧张了,不小心把纸包放到桌斗里了。

        其实纸包还在我口袋里,我就是不想干这种事而已。程虎气得骂了我两声,竟然又摸出一个纸包递给我,让我把药洒到里面。当时我就懵了,没想到程虎竟然还有备货,看来没少干这种事啊。我捏着纸包犹豫再三,说虎哥,要不咱们别干这种事了……

        程虎顿时有点怒了,搂着我肩膀说王巍,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耍我?

        我赶紧说没有,又说虎哥,咱这样不好吧,万一被抓住了,可不只是被开除那么简单,没准还要被抓到派出所去。

        程虎说不会的,这就是微量的安眠药,只是让人睡得更香而已,又说也没准备干嘛,就是亲一亲、摸一摸,占点便宜,没我想的那么夸张。

        我还是有点抵抗,说虎哥,你要是想和她搞对象,我可以帮你说说,用这种手段是不是太不光明了。

        程虎终于有点生气了,抬腿就踢了我屁股一脚,说真你妈,哪来这么多废话,让你放你就放!看我还是不肯动手,他直接从我手里抢过纸包,咔嚓嚓撕开了往杯子里一撒,白色的粉末顿时沉了下去。他又拧上盖子,上下摇动了一下,才把杯子递给我,说去吧,把水给了李娇娇!

        我站着没动,程虎捏住我的后脖,让我考虑清楚,说当初要是没他,赵松就打死我了。然后又威胁我,说我要是不动手的话,他以后不光不管我了,还和赵松一起揍我!

        我抬头看着程虎,发现他的一张脸都扭曲了,和当初那个救我于水火之中,还总是笑眯眯的大哥判若两人,感觉十分的陌生。

        看我还是不动,程虎皱起眉头,问我到底什么意思?

        我咬了咬牙,说虎哥,你当初救我,是不是就为了今天能用上我?

        程虎愣了一下,接着说道:“是又怎样?不然就你这种废物,凭什么当我的兄弟?实话告诉你吧,我早看不惯李娇娇那副清高自傲的模样了,就是想找个机会好好收拾她一下,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再说了,你不是也看不惯她吗,趁着这个机会报复一下不是挺好?”

        接着,他又拍拍我的肩膀,说王巍,你做过这件事后,就可以成为我真正的兄弟了,以后包你在学校里继续横着走,不然的话……

        程虎没有再说下去,眼睛里露出阴沉沉的光。我知道不然的话怎么样……会很惨,特别的惨。

        已经有个可怕的赵松对我虎视眈眈,再加上更加恐怖的程虎的话,我这学就真的不用上了。只是想到过去的一个多礼拜,我真心地把程虎当作大哥,将他们那一帮人当作兄弟,诚心诚意地和他们处事、来往……原来只是被他们利用而已,不禁觉得一股悲凉涌上心头,竟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像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看着露出本来面目的程虎,我倒觉得他连赵松都不如了,起码赵松是个真正的小人,说打我就是真的打我,不会给我来这一套,起码不会伤我的心!

        而程虎呢,先接近我、再利用我,发现我不听话,才露出了獠牙,这比本来就欺辱我让我更加难受,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帮我!

        我感觉自己像是风浪中的一叶孤舟,本来以为自己遇到了可以依托的港湾,没想到却卷入了另外一场更加可怕的暴风雨中。

        “赶紧去,别给我废话!”程虎见我还是不动,便把杯子塞到了我的手中,还冲我亮了一下他砂锅大的拳头,威胁我说要是不去的话,让我今天就横着躺到医院里去。

        看着本来和善、义气的大哥变成这副样子,我的心宛若跌倒了谷底。我抓着杯子,步履沉重地朝着教室走去,每一步仿佛都有千斤重……

        从水房到教室只有短短几十米的距离,但我好像走了几十年一样漫长。

        程虎说我做不成这件事情就要打我,我相信他不是吓唬我,毕竟他可是连赵松都会畏惧的存在,打个人更是像家常便饭一样简单。我和他们玩了一段时间,深知他们的手段有多恐怖,而且不单单是恐怖,还有恶心,有一次我亲眼见到他们把某个学生的脑袋塞到了便池里面。

        终于,我推开了教室的门。

        教室里,李娇娇还趴在桌子上,我提着水杯坐到她的旁边。李娇娇才抬起头来,她的额头依然布满汗珠,面色也惨白如纸,看来真挺难受的。

        不等我说话,李娇娇就一把夺过水杯,不耐烦地说:“让你打杯水都这么慢吞吞的,你说还能干得了什么?”说着她就拧开盖子,仰头就要喝水。

        “哎……”我本能地伸手拦住李娇娇。

        “干嘛?不是帮我接了杯水,还想让我谢谢你吧?”李娇娇一脸厌烦地看着我。

        说实话,李娇娇就是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让人讨厌,好像别人都是低她一等的奴隶、为她做事理所应当一样,程虎想报复她,恐怕也有这个原因。

        有那么一瞬间,我是真不想管她了,就让她喝了这杯水后被程虎那个算了,不过又想到李娇娇她爸,又有点于心不忍了,便干笑了一下说:“没事,烫,你冷冷再喝。”

        李娇娇哼了一声,便把水杯放到我的身前,说:“那你还不给我吹吹?”

        我都无语了,只好给她吹了起来,而李娇娇继续捂着肚子趴在桌上,不停地说真难受啊,下辈子一定要当个男的,再也不想遭这份罪了云云。

        而我回头看了一眼窗外,看到程虎果然又站在那了,而且还冲我挥了一下拳头,让我赶紧做事。

        我赶紧回过头来继续吹着水杯,心里则琢磨着到底该怎么救李娇娇,可惜我的脑子本来就不聪明,现在让我急中生智想个两全其美的招儿,既能救李娇娇,还能不得罪程虎,实在是太难了一点。

        就在我一边吹水一边绞尽脑汁的时候,李娇娇并不知道自己处于危险之中,还捂着肚子在旁边絮絮叨叨,估计是肚子太疼了想分散注意力,竟然又嫌弃起我来了,说我不光长得难看,身上还有一股难闻的味儿,问我是不是平常就不洗澡。

        我一下就火了,说我明明每天洗澡,是你鼻子出毛病了吧?

        李娇娇哦了一声,说那就是穷酸味儿了,你们穷人身上都有这股味儿,特别难闻。

        我说就你有钱,你是全天底下最有钱的,行了吧?

        李娇娇就跟听不出我讽刺的意思一样,说知道就行,所以你千万别对我产生幻想,本姑娘就是一辈子也不可能会看上你的。

        我终于彻底的火了,猛地端起手里的杯子,将里面的水泼在了李娇娇的脸上。

        “我去你妈了个比的!”我骂了出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