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少年王 13 颠倒黑白

少年王 13 颠倒黑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出所料,当我走进我们年级走廊的时候,好多学生都很惊讶地看着我,就好像看到了鬼一样,同时响起许多的窃窃私语。

        “那不是王巍吗,听说他退了学,怎么又来了?”

        “天啊,真的是王巍,他是怎么想的,还想被赵松和程虎当狗一样溜?”

        “脸皮可真厚啊,反正如果是我,就肯定不敢来了!”

        “管他呢,反正又有好戏看了!”

        人群中,有惊讶,有兴奋,有幸灾乐祸,有漠不关心,而我不理会这些杂七杂八地话语,面无表情地走进了我的教室。坐下以后,旁边立刻响起一个声音:“你怎么又来了?”

        回头一看,原来是李娇娇。

        自从李娇娇被我泼了一脸红糖水、哭着跑走以后,就好几天没来上课,估计是在家养伤。看她的脸,又和过去一样白皙光滑,显然是恢复好了。她和我说话的时候,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还带着点嫌弃,好像她是女王,而我是奴隶。不过我也没好脸色,冷冷地说:“和你无关!”

        李娇娇一副吃瘪的表情,好像想骂我几句,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说道:“前几天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你既然惹不起他俩,那就躲起来好了,干嘛还来?”

        李娇娇显然说的是赵松和程虎将我像狗一样在地上拖的事,我现在最忌讳别人说这个,那可真是我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奇耻大辱,当时一张脸就憋红了,咬牙切齿地说:“再说一遍,和你无关!”

        似乎被我恐怖的样子给吓坏了,李娇娇愣了半天才有反应,问我怎么这样,还说她也是为了我好,我怎么跟个白眼狼似的?”

        我最烦李娇娇这副自高自大的模样,而且说到白眼狼,还有比她更白眼狼的?我的一双眼睛变得血红,恶狠狠地盯着她,说:“你再啰嗦,我就把你扔出去!”

        我确实没什么好脸色给她,因为我心里惦记着赵松和程虎,实在没有空闲和她罗哩罗嗦什么。我连滚烫的红糖水都敢泼,李娇娇也不敢不信我的话,当时就不敢再说话了,过了好半天才嘟囔一句:“怎么跟个疯子似的……”

        我没有理她,眼睛始终盯着教室门口。现在距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我断定赵松和程虎会来,至少也会来一个,否则就不是他们了。果然,还不到两分钟,门外就响起一片哗啦啦的脚步声,二三十个学生齐刷刷走了进来,领头的正是一脸得意洋洋的赵松和程虎。

        我断定他俩会来一个,没想到两个一起来了。那也挺好,一不做二不休,一起干掉他们。我把手伸进口袋,猛地握住了冰凉的刀柄。

        我们班教室本来就不大,一下子进来二三十个人,顿时就显得特别挤了。不过我们班同学都很“好心”,立刻就站起来退到了教室后方,给他们腾开了一块不小的空地,倒是李娇娇没有走,还坐在我的旁边,显得仁义一些。

        一圈人齐齐将我围住,赵松和程虎则并肩站在我的桌前,两人都是一脸兴奋的笑意,赵松甚至还舔了舔嘴唇,好像终于看到了可以供他们取乐的玩物。

        这两人前些日子还不大对付,现在却因为我而站在了同一战线,并且成为了形影不离的好兄弟,说起来还真是挺可笑的。

        教室里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盯在我的身上,最近的我一直都是焦点。赵松笑嘻嘻地说:“王巍,我还以为你不来了,还好你没让我失望!”

        在我面前,赵松永远都是这副轻松自得的模样,好像已经吃定了我。我没有理他这句话,而是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伸在口袋里的手也越来越紧,随时准备给他致命一击。就在这时,李娇娇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你们两个也够了吧,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李娇娇能帮我说话,我一点都不意外,自从我爸坐牢以后,她也自知理亏,所以虽然还看不起我,但是一般也护着我。

        不过她能力有限,除了动动嘴皮子外,基本也帮不上我什么忙。要打架吧,她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要喊人吧,也喊不来比赵松和程虎更厉害的了。所以她除了能拖延一点时间之外,其他也没什么用了,而且现在的我也挺反感她站出来的,这样反而阻碍了我的计划。

        李娇娇虽然声音挺大,可是赵松和程虎一点都不鸟她。赵松直接翻了个白眼,说臭婊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小心引火烧身!

        李娇娇也不惧她,直接往我身前一站,挺着小胸脯说道:“是吗,我看看你要干什么?赵松,我告诉你,你别太无法无天了,这可是个法治社会,不要逼我们报警!”

        李娇娇这话一出口,赵松和程虎立刻大笑起来,他们那干狗腿子也跟着一起笑,整个教室都弥漫着他们张狂的笑声。他们确实有资格笑,因为像我们这个年纪的学生,即便因为什么事报了警,警方也会推给学校处理,到了学校这边……自然不需再多说了!

        李娇娇却不明白这其中的道道,憋红了一张脸,说你们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程虎也不解释,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别笑了,然后才说:“李娇娇,你老护着他干嘛,是不是他跟你说之前是我要给你下安眠药的?我跟你说,可没这回事啊,你别听他胡说,那是他自己要下的。”

        上次我冒着忤逆程虎的风险赶走了李娇娇,为此还狠狠挨了他一顿打,在程虎的认知里,我就是色胆包天,为了讨好李娇娇才这样做,所以肯定会在李娇娇面前邀功,早就把这事说给她听了。

        可惜他猜错了,我并没和李娇娇说过这事,可想而知,李娇娇自然一脸茫然:“你说什么?”

        程虎这才知道我没有说,不过已经骑虎难下,只好故作诧异地继续说道:“你还不知道这事吗?之前王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说看你不顺眼,想给你下药,占点便宜什么的。我不让他这么干,可他就是一意孤行,我跟他为什么闹翻?就是因为这事!我程虎光明磊落,实在不想有这样恶心的兄弟!”

        我完全没想到程虎会这样颠倒黑白,竟然把屎盆子扣在了我的头上。关键是他对外的形象一向不错,给人的感觉就是仗义大哥的类型,说的话很有公信力,所以他说完以后,我们班上顿时一片嗡嗡的声音,再加上程虎的那几个狗腿子也跟着添油加醋,将下药的事全部推到了我一个人的身上,说得惟妙惟肖,好像真是我干的一样。

        三人成虎,这么多人一起指责我,还有程虎这样的大哥亲自揭发我,我就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四周的议论声也跟着越来越大。

        “看着王巍挺老实的,没想到竟然是这么龌龊下作的人!”

        “老实?呵呵,你看看他爸,也是出了名的老实,结果一出手就把赵松他爸捅成那样!有其父必有其子,果然是一家人啊。”

        “怪不得程虎和他闹翻了,是我我也容不下这么恶心的兄弟!”

        “之前看他被人当狗一样拖还挺可怜他的,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活该他被人打!”

        无数刺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朝我汹涌而来,那些声音像尖刀、像利刃,灌进我的胸口,我的心房,压得我几乎喘不上气来。

        被人当狗一样在地上拖的时候,我以为那是我人生中最煎熬的时刻;被我舅舅指着鼻子骂废物的时候,我以为那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刻;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那些都不算什么,被人冤枉、被人误解才是最可怕的,明明没有做过的事,却铁板钉钉地盖在我的头上,所有人都信誓旦旦地认为就是我做的,并且对我毫不留情地辱骂和鄙视,关键是我还无法反驳,反驳了也没人会听,这才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就连李娇娇,都不可思议地回过头来问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面对程虎颠倒黑白的污蔑,所有人都选择一边倒的相信了他,无数的侮辱和骂声汹涌而来,在他们眼里,我俨然已经成了一个龌龊下作的小人,而程虎则是不屑和我这样的人为伍的英雄好汉。

        我没有回答李娇娇的疑问,因为我知道我说什么也没用了,而程虎还在那边假装好人,让李娇娇离我远点,不要被我这种人渣给污染了。李娇娇犹豫了一下,竟然真的转身朝着教室后方走去,而赵松、程虎他们则将我围的更紧,程虎冷笑着说:“王巍,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一刻,我才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原来不是被人打、被人骂,也不是被亲人所看不起,而是被人污蔑、被人冤枉,还没有人站在我的这边。不知怎么,我竟然有点想笑,笑身边人的眼拙,笑这世界的不公,想着想着,我竟然真的笑了起来,我放声地大笑着,笑得流出了眼泪,笑得弯下了腰。

        面对我突如其来的大笑,赵松和程虎都有点被吓到了,纷纷问我神经什么?我止住笑声,指着他俩说道:“我笑你们啊,对付我这样一个废物,竟然还用这么多的手段,不觉得有点杀鸡焉用牛刀了吗?”

        程虎哼了一声,说我们对付你从来不要什么手段,我们只有一个要求,你赶紧滚出学校,否则我们天天找你麻烦!

        听到这样的话,我再一次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如果说前一次大笑,还让赵松和程虎觉得我不过是在故弄玄虚,反而激起他们更加旺盛的调戏欲的话,那么这后一次大笑,终于让他们的脸色微微有些变了,因为我的笑声特别大、特别狂,好像不将世间万物放在眼里似的。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在我眼里,他们两个已经是死人了,你说我怎么能不笑的张狂?

        赵松轻轻拉了拉程虎的胳膊,说老虎,这小子有点不对劲,别犯了精神病讹到咱们头上,咱们先走吧。

        程虎却哼了一声,说怕个鸡巴,他这种废物的抗压能力很强,被咱们当狗溜还能再回来上学,成不了精神病的,又指着我说:“王巍,你别装疯卖傻,我就问你滚不滚出学校?”

        我止住笑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程虎,同时握着刀柄的手也慢慢往外抽,准备寻找最佳时机动手。可惜就在这时,上课铃突然响了,赵松好像松了口气,立刻转头就走,程虎也说:“小子,看你那样是不服气啊。行,下课以后,咱们在篮球场见,到时候再好好玩!”

        顷刻间,赵松和程虎就出了教室,他们的狗腿子也跟着离去。刚才还喧嚣无比的教室终于安静下来,之前主动让位子的学生也回来坐了,不过李娇娇却没回来,而是坐到了另外一个今天请假没来的学生的座位上,摆明了要和我保持距离。

        无所谓,反正我早就习惯她这样了。老师还没进来,班上同学都在小心翼翼地打量我,有同情我的,有可怜我的,也有幸灾乐祸的,还有人在窃窃私语,说怎么这么快就上课了,一场好戏都没看完;而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是上课铃声救了赵松和程虎,否则他们两人现在非死即残!

        我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然后坐了下来。下课就下课吧,对已经完全豁出去的我来说,并不急于这一时了。上课期间,我无心听课,一心等着下课铃声的响起,可这节课不知怎么回事特别漫长,一分钟好像有一年那么长似的,我等啊等,终于盼来了下课铃声。

        是该了结这一切了,我要拿回我的尊严!

        老师一走,我就豁然站起,胸中荡起一片热火,正准备拔腿往外面走的时候,突然有人抓住了我的胳膊,说王巍,你不要去!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李娇娇。之前程虎把屎盆子扣到我头上,说是我给李娇娇下药,但是被他给阻止了,这种拙劣的谎言,李娇娇却偏偏信了,不仅转身离我而去,连上课都没回来坐,似乎耻于和我为伍。

        李娇娇的态度本来让我十分失望,不过我现在有更要紧的事做,所以也懒得理她。结果就在我要走的时候,李娇娇又拦住我不让我走,这就让我想不通了,所以奇怪地看着她。

        李娇娇放开我的手,问我有没有考虑过出去以后会是什么下场?之前在教学楼里,程虎和赵松的手段都那么恶劣了,如果去了外面,岂不是更加恐怖?

        李娇娇说的这些话本来是在关心我,可她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就好像我是个智障,根本想不到这些似的,所以我直接说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

        说完,我又要走,结果李娇娇一下急了:“王巍,你明明知道你要是有点什么事,我爸肯定不会不管你的,你是不是就想给我家添麻烦?对,你爸是坐牢了,那事是怪我,可我爸做得也够多了,你能不能别这样,真准备讹我家一辈子呀?”

        李娇娇这番话像机关枪一样啪啪啪地打出来,每一个字都像尖刀一样狠狠戳在我的心头,这大半年来,李娇娇她爸确实对我家不错,不仅常来看望我和我妈,还时时带来钱物,可是大部分都被我妈给谢绝了,有一小部分是实在推脱不了才留下的,但也最多就是些米、面、油之类的东西。

        可就是这些普普通通的东西,在李娇娇看来,竟然成了她家的恩赐,成了我家讹诈她家的把柄,好像我和我妈都是贪婪无尽的吸血鬼,沾到她爸爸身上不肯下来似的。

        我爸可是付出了七年徒刑!

        虽然我早就习惯李娇娇那副高高在上、优越感十足的模样,可听她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是很受不了,当时就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了,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发出愤怒的咆哮,恨不得先掏出刀来给她一下。不过最终,我还是把怒火压了下去,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没有必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无知狂妄的女人身上。

        于是我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放心,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不用你家来管!”

        说完,我再次回过头去,怀揣一腔滔天愤怒朝着门口走去,身后传来李娇娇的声音:“好,这可是你说的,千万不要反悔,也不要再找我家!反正你之前还准备给我下药,那咱俩之间就算是扯平了,你以后也不能再拿你爸出来说事!”

        我没有理她,继续朝前走去,想到即将到来的恶战,我的心中隐隐兴奋起来,浑身上下也好像是有火在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