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少年王 16 风波未停

少年王 16 风波未停

        如果说之前豺狼只是过来用篮球砸了程虎两下就走,那我相信他确实不是为我而来,只是单纯厌烦程虎扰乱了他的清静;可他还揭穿了程虎的真实面目,帮我洗清了身上的冤屈,并且暴打了程虎一顿,我总怀疑他就是为我而出头的。

        他为什么这么做?我想弄清楚这件事情,所以才胆大包天地朝他走了过去。

        走到篮球架的下面,豺狼那一干人依旧各干各的,没一个人搭理我,豺狼也像往常一样靠在篮球架上,抬头看着天空,不知在想什么。

        我站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向豺狼搭了话茬:“你好!”

        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还是挺紧张的,担心他又给我来个“滚”字,不过这次没有,他只是皱了皱眉,带着些厌烦说道:“干嘛?”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和“干嘛”有关的歌词,确定他是在和我说话之后,再次鼓起勇气说道:“谢谢……你刚才帮我!”

        豺狼冷笑一声:“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我是在帮你?”

        像我这样的小角色,本来就没有资格和豺狼这样的人说话,豺狼一冷笑,巨大的威压便铺天盖地而来,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大着胆子将我刚才的分析和想法说了一遍。

        豺狼听完,又冷笑一声:“不错嘛,还有点脑子,我确实是在帮你!”

        我一下就激动起来,忘了自己和豺狼之间巨大的身份差异,兴奋地说狼哥,你为什么帮我?

        联想起之前我主动投靠豺狼,结果却换来他两个“滚”字,难道说他当时就是在唱歌,其实已经收下了我,所以这次才会拔刀相助?如果我真能成为豺狼身边的兄弟,那可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了。

        像是看出我的想法,豺狼哼了一声,说:“你想得美,你还没资格做我的兄弟,我之所以出手帮你,是因为有人托付我照顾你!但你也别问我是谁,那人不让我告诉你。”

        有人托付豺狼,还不让我知道?

        我一下就想起了那个光头佬,他说过他会找几个人来帮我的,虽然他被我那个绝情的舅舅给阻止了,但我总觉得他肯定会偷偷帮我,现在看来是真的了!以光头佬的实力,命令豺狼应该不是难事,而且碍于我舅舅的原因,他不愿让我知道也是理所当然,我几乎百分百能确定就是他了,那个光头佬人可真好啊。

        就在我暗自雀跃,准备再好好谢谢豺狼的时候,就听豺狼继续说道:“不过那人也说了,让我只帮你这一次,以后就不再管你,所以你以后也自觉一点,有事也别来找我,找我我也不会帮你,懂么?”

        只帮我这一次?

        刚才还在暗自兴奋终于靠到大树的我,如同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尾,就好像一瞬间从天堂跌到了地狱。没有豺狼的照拂,那赵松和程虎不是该怎么玩我还怎么玩我?光头佬为什么要这样做,完全没道理的啊?我又想到我那个无情无义的舅舅,一定是他干的,是他不让光头佬继续帮我!

        我的胸中顿时燃起一腔怒火,我那个无情的舅舅不帮我也就算了,还不让别人帮我,什么东西?活该我妈不认他,这就是个混蛋啊,他就不该放出来,就该继续关在牢里才对。看着豺狼一脸嫌弃的表情,连话都不想和我说了,显然帮我一次已经很让他为难了,恨不得让我这个废物早点滚蛋,不要再在他的面前出现                                    可我偏偏骨子里有股倔劲儿,人家越是看不起我,我就越想证明自己。豺狼帮我本来就是个意外,不帮我才是他的本分,所以帮了我一次已经足够,我也不奢望人家再干什么了,接下来还是要靠我自己。

        所以我抬起头来,看着他那张嫌弃的脸,认真说道:“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来找你的!”

        说完,我转身就走,身后却又传来豺狼的声音:“等。”???

        我回过头去,奇怪地看着豺狼,不知道他让我等什么,结果就听豺狼继续说道:“我在等一分钟,或是下一分钟,看到你躲闪的眼。”

        我:“……”

        原来又是在念歌词,这种牛逼人物好像总有点奇奇怪怪的癖好,脑回路更是我们正常人无法理解的。我只能摇摇头,转身继续往前走去,就听豺狼的声音又响起来:“刀那东西,以后还是别再用了,你下手没个轻重,很容易出事。这是我看在所托之人的情分上给你的最后忠告,能不能听进去是你自己的事。”

        我没回头,说了声谢谢,将手里的刀子一揣,继续往前走去。

        进了教学楼,早就上课了,所以路上也没学生,我直接进了我们班,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我没有抬头看其他同学的脸,或者说我已经不在乎他们的感受了,这就是一帮墙头草而已。李娇娇在我旁边坐着,我能感受到她的余光正在看我,但我并没有理她,而是拿出书来认真听讲。

        这场风波算是暂时过去,就算赵松和程虎还要找我麻烦,那也是以后的事了,起码我现在是安全的,很快就下课了,班上同学该干嘛干嘛,聊天的聊天,玩闹的玩闹,也没人过来和我说话,好像之前发生的事情没存在过。

        我收了书本,也准备去上个厕所,结果李娇娇叫住了我。我现在特烦她,就没好脸地问她干嘛?李娇娇欲言又止,扭捏了半天才说:“我听他们说,是程虎想给我下药,然后你救了我,才遭到他的殴打,是这样吗?”

        之前程虎倒打一耙,将屎盆子扣在我头上的时候,周围的同学都相信了,还对我百般侮辱和指责,那是我最孤立无援、最孤苦绝望的时候,要不是豺狼帮我解决了这事,估计我一辈子都得背着这样的耻辱了。

        而当时,李娇娇也跟着信了,还说我们两个从此扯平,让我不要再找她家,那个态度实在让人恼火,当初我可是为了救她才被程虎那样殴打啊,李娇娇实在是让我失望透了。

        所以,即便她现在知道了真相,看她神情好像也有点想道歉的意思,但我还是没原谅她,直接冷笑着说道:“你问我干嘛,你又不相信我!”

        说完,我就起身去了外面。走廊里,好多学生在这聚集,玩闹的玩闹,聊天的聊天,但是我一出现,大家猛地安静下来,都朝我看了过来。

        显然,那件事虽然过去了,但是余波还未完全消除,更何况后来还有豺狼这样的大咖出现暴揍程虎的事,更是给众人的谈资增添了无数色彩,这事恐怕一时半会儿是难以彻底过去了。

        然而我也不在乎他们的想法,现在的我就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没有兄弟也没有朋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进了厕所,刚解开裤子,就听哗啦啦一堆人走了进来,正是程虎和他那干狗腿子进来了。

        我撒到一半的尿,猛地戛然而止,接着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

        这么快?

        之前在篮球场,程虎想让我给他背锅,但是被我给痛斥了回去。我想过程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虽然他惹不起豺狼,但是必定还会拿我撒气。不过我想着他刚被豺狼痛殴,怎么着也该夹着尾巴做几天人,没想到这么快就找上了我。

        一瞬间,程虎就站住了脚步,和我四目相对,他的狗腿子们也都站住了,一个个咬牙切齿地看着我,眼神各自露出凶光,好像恨不得将我抽筋扒皮。而我也悄悄地将手伸进口袋,再一次握住了冰凉的刀柄,虽然我也打算听从豺狼的建议,以后不再用这玩意儿了,但是现在这种处境,如果我不拿刀出来,结局恐怕只会更惨。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程虎的头竟然低了下去,调头走向另一边的坑位。其他狗腿子都面色焦急,围着程虎欲言又止,但是程虎冲他们摇了摇头。

        我明白了,程虎不是专门来找我的,也是无意中进来的。而且和我猜的一样,他刚被豺狼痛殴过一顿,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大脸,肯定会低调一段时间,所以才调头走开,假装没看到我。

        他不找我,我当然也不会傻到主动找他。

        我松了口气,继续撒完自己的尿,准备走出厕所。然而就在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程虎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凶光,显然和我的事还没结束。我心想好啊,你不跟我结束,我还不想和你结束呢,你用皮带勒着我在走廊示众,这仇我迟早要报。

        出了厕所,刚到教室门口,迎面就撞上了准备出来的李娇娇,李娇娇一脸焦急紧张的模样,抓着我的胳膊就往回走,嘴里还说王巍,快,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