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18 狐假虎威 为收藏过11000金钻加更
    等到班上同学差不多都离开了,我才准备到食堂去,结果刚站起身,旁边响起李娇娇的声音:“王巍,你干嘛去呀?”

    我一听见她的声音就有点头疼,今天上午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李娇娇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把脚给扭伤了,肿了老高,行动非常不便,一上午不停哼哼唧唧的,好几个男生都来关心她,但是就我不闻不问。

    现在她问我干嘛去,我还是回复她那四个字,说不关你事。李娇娇一下就不高兴了,问我怎么这样,说她的脚都扭了,就不知道关心她一下怎么回家?

    李娇娇这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我送她回家,我说不好意思,今天中午我到食堂吃饭,你让别人送你回家吧。李娇娇一听就乐了,说正好她家今天中午没人,也不回家吃饭,要和我一起去食堂吃。

    这就没辙了,我只好回去扶她,结果刚搀住她胳膊,她就把我的手甩开了,让我不要占她便宜,然后把手放在我肩膀上,说走吧。

    当时我鼻子都气歪了,真想甩了她就走,但是看她难受那样,又不大忍心。就这样,李娇娇扶着我的肩膀,我俩一前一后地往外走,她还时不时指挥我,让我快一点或是慢一点,注意脚下有楼梯什么的,感觉我就跟个导盲犬似的。

    走在路上,李娇娇还在唧唧歪歪,说我能扶她,是我的福气云云。不过我全程都不理她,始终都黑着脸。

    李娇娇走在我的身后,手放在我肩膀上,距离我只有咫尺之遥,她身上的体香不时地飘过来,脖子上还能感受到她呼出来的气息,整个氛围确实有点暧昧。

    如果放到以前,能和李娇娇这么近距离接触,我兴奋地青春痘都能爆出来,但是经历过这么多事以后,我现在有点看不上她了,所以都没什么感觉。

    所以女人的容貌固然重要,但其实人品更加重要,人品要是不好,给人的印象真会大打折扣,长得再漂亮也会让人心生反感,李娇娇就是个绝佳的例子。

    到了食堂,里面人还挺多,不过大部分都是高中生,我们初中都是本地人,很少来这吃饭。

    李娇娇先找了个巍子坐下了,然后给我饭卡,让我给她打饭,而且特别事逼,说什么不要香菜不要葱花,不要这个不要那个,完了,还问我想吃什么,可以用她的饭卡去刷,不用客气。

    这本来是件好事,说明她这人心地不差,知道报恩,但她那个语气实在讨厌,就好像是赏赐我的一样,所以我直接就冷笑一声,说不用了,我自己有钱!

    我往打饭那走的时候,还听见李娇娇在那逼逼,说我有几个钱呀,还在她面前装阔。等我给她打饭回来,李娇娇就叫起来:“不是让你别往香菜吗?!”

    我说你爱吃不吃,不吃拉倒。说完我就不理她了,而是眼睛往四处瞄,寻找着赵松的身影。终于,让我给看到他了。

    赵松正和他那些狗腿子在一起吃饭,手里都叼着烟,桌上还放着几瓶啤酒,看着特别屌的样子,高中生都没他们那么扎眼。

    我一看到他,心里的火就上来了,想到他曾经三番五次地找我麻烦,再加上他那个有精神病的疯子老爹,才把我弄成现在这样凄惨,回家连我爸都看不着了,就恨不得现在就上去踹翻他的桌子干他一顿。

    李娇娇并不知道我要干嘛,还在旁边唧唧歪歪,一边挑着碗里的香菜,一边说我不够贴心、不够绅士,还说像我这样的根本找不着女朋友云云。

    我火气上来了,说我又不娶你,你管我那么多呢?

    李娇娇也一副气鼓鼓的模样,说:“就你还想娶我?下辈子吧!不,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行”

    完全驴头不对马嘴,我都服了,跟她就没法说话。我正琢磨着到赵松那边,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好听的声音:“王巍,你也来吃饭啊?”

    我一听这个声音,整个人都精神了,回头一看,果然是我们初中的学生会会长孙静怡。孙静怡长发披肩、不施粉黛,身上穿着白色的碎花裙,再加上她那张出尘绝世的脸,看着就像个九天仙女一样,在乱糟糟的食堂显得格外出众,仿佛连身边的空气都清新了好多,不少男生女生都往我们这边看着。

    学校的风云人物竟然主动和我说话,我一下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连忙就站起来,还差点把椅子撞倒,赶紧说学姐,您好!

    孙静怡也是复习班的,所以我叫她学姐。别怪我有点失态,我觉得我们学校的男生很少有人和她说话能不失态的!

    孙静怡的一张脸并没有什么变化,而是瞄向了李娇娇。李娇娇也有点紧张,怯生生地看着孙静怡,也叫了声学姐。

    孙静怡点点头,这才看向了我,说王巍,和对象来吃饭啊?

    李娇娇一听就急了,连忙解释:“学姐你误会了,我俩不是对象关系,就他那样,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他?我是脚扭了,才让他来陪我吃饭的,没有其他意思!”

    李娇娇这么着急解释,还顺便把我损了一顿,不知道有多看不上我,气得我牙都痒痒,要不是孙静怡在这,我真是要骂死她了。

    孙静怡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又敲敲我的桌子,说王巍,这些天有人欺负你吗?

    我没想到孙静怡还记着这事,赶紧说没有。

    孙静怡点点头,说那就好,又敲敲我的桌子,说:“如果有人找你麻烦,一定要来找我,知道吗?”

    如果说之前她来我们教室,当着我们全班人的面和我说话,我还觉得她不过是在例行行使学生会会长的责任,打打官腔而已,也没往心里去;但是现在,孙静怡在私下又和我说了第二遍,我完全相信她是真心诚意想帮我了,想到这样一个高不可攀的人物还始终惦记着我,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不断重复地说着两个字:“谢谢、谢谢。”

    孙静怡嗯了一声,又和李娇娇告了个别,这才在众人的注视下转身离开,而我的目光也随着她的背影直到很远很远。

    “行了你,有完没完,魂儿都快被她给勾走了!”李娇娇突然猛地推了我一下。

    孙静怡一走,我才想起李娇娇这茬来,当即火大地说:“关你什么事?你看不上我,别和我在一起啊,让别人来扶你吃饭啊,你以为我愿意伺候你这个大小姐?”

    我以为我这么说李娇娇,李娇娇肯定会发怒,然后和我对吵。结果没有,李娇娇反而淡定下来,用勺子戳着碗里的米饭,一边戳一边说:“王巍,不是我说你,其实你长得也不算难看,就是穿得有点太土了,你就不能买两身好看的衣服,再整整发型和气质,把自己拾掇的利落一点?”

    我冷笑一声,说不好意思,我家没钱,买不起衣服!

    在这事上,我没故意谦虚,我是真买不起衣服。我家本来就穷,自从我爸坐牢以后更是雪上加霜,还得靠我妈在外面打零工贴补生活,我哪还好意思再要钱买衣服、整发型?我就天天穿个校服,觉得也足够了。

    李娇娇淡淡地说:“没钱没事,一会儿陪我上街,本姑娘给你买两身就行了。”

    李娇娇要给我买衣服,我倒是没觉得意外,她们一家本来就对我家有亏欠,李娇娇她爸还经常到我家去送钱送物,也说过要带我去买衣服,但是都被我妈给谢绝了。我妈经常跟我说,咱家穷没关系,但是活得一定要有骨气,绝不接受别人的嗟来之食。

    李娇娇她爸的态度那么谦逊,我还不要,别说李娇娇这一副老佛爷赏赐奴才的跋扈态度了,我直接就说:“谢谢您了哈,我受不起!”

    李娇娇这时才急了,问我怎么这样,跟个茅坑里的石头似的又臭又硬,还说就算我不要她买的衣服,一会儿也得陪她上街,因为她要买点东西。

    我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你一会儿自便吧。

    李娇娇的脾气上来了,问我有什么事,还说就我这样,能有什么大事,再大还能比陪她上街重要?

    我长到这么大,真是第一次见到李娇娇这样自以为是的,我直接就不和她说话了,将面前的空碗一推,又抹了抹嘴,朝着赵松那边走了过去。

    赵松他们那一干人还在吃饭、喝酒,挺热闹的,又乱又吵。要是豺狼在这,估计又要给他们念“我的心太乱”的歌词了。

    一群人里,赵松是老大,自然也坐在首位,还是一副张狂模样,不时弹着手里的烟灰,然后不停地指点江山。看着他,我的眼睛几乎喷出火来,以前的我,希望他别来找我的事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但是现在我竟然要主动找他的事,这人啊,真是会变的。

    食堂里人挺多,也挺乱,所以在我快走近的时候,赵松那边才有人看到我了,赶紧捅了捅赵松的胳膊。赵松一抬头,正好和我四目相对,我清楚地看到他的脸色变了,眼睛里也闪过一丝慌张的神色。

    很好,我喜欢这种感觉。

    果然,背靠大树好乘凉啊,哪怕豺狼并没收我,可是顶着“豺狼兄弟”的这个名头,也足够我在学校里面横行无阻了。

    很快,我就走到他们桌前,一桌子的人全部噤声下来,各自谨慎地看着我。我笑了一下,说怎么,赵松,你不认识我啦?

    赵松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紧站了起来,说没有没有,怎么能不认识你呢。说着,他就拿过来一个杯子,往杯子里倒了杯啤酒递给我,说:“王巍,咱俩以前有些误会,我在这跟你道个歉,咱俩喝一杯酒,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以后你要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帮你的!怎么样,给我个面子吧?”

    看着赵松这副态度,我心里真是觉得可笑极了,好多人就是这样,看着比自己厉害的就使劲巴结,没有自己牛逼的就使劲踩,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恶心的劲儿。

    我笑呵呵地接过酒来,赵松以为我答应了,还松了口气,也举起杯酒,说王巍……

    不等他说完,我就把手里的酒泼到了赵松的脸上,赵松一下就傻眼了,站着一动不动,酒水顺着他的脸颊淌下来,滑到他的脖子里面,沾湿了身前的衣襟。

    “一笔勾销?”我冷笑着:“你觉得有可能吗?”

    其实在我把酒泼出去的一刻,我的心是颤抖的,手是颤抖的,毕竟我这个“豺狼兄弟”是假的,现在的我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而且在发生这一系列事之前,赵松在我心中是犹如魔王一般的存在,别说用酒泼他了,就是看他一眼都战战兢兢的,之前他替李娇娇出头揍我的时候,我连一下手都没有敢还。

    现在的我,最担心激怒赵松,让他不顾一切地疯狂殴打我,那我这一次就算是彻底玩砸了。果然,赵松身边的那一系列狗腿子都急了,瞬间就站了起来,冲我怒目而视。

    我都快紧张死了,手心里也都是汗,不过我还是假装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怎么,想群殴我啊,来呗?”

    说实话,我这逼装的真是有点大,一旦他们一哄而上,那我就彻底玩儿完了。四周也跟着安静下来,好多人都往我们这边看,我的余光还能看到李娇娇都瞪大了眼,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不过这帮狗腿子虽然瞪我,但是也没急着动手,而是纷纷看向赵松,毕竟那是他们的老大,都在等他一声令下。赵松依旧一动不动,任由酒水从他的脸上滑下,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沉默了大概一分多钟,他才用手抹了一下脸上的酒,又冲身边的人摆了摆手,那些狗腿子都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了。

    接着,赵松说道:“王巍,有什么气,你也该出了,咱们各自走开吧。”

    不得不说,赵松真是个人才,和他那个爸一样,看着挺疯狂挺鲁莽,其实心思还挺细腻,知道低头让步。现在的情景,有点像之前我爸用刀抵住他爸脖子,他爸说“我是有点冲动了,你先把刀放下”的模样,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活脱脱地像啊。

    “不行。”我说。

    开玩笑,如果有人曾经抓住你的后领将你像狗一样游街示众,你会因为泼了对方一杯酒就原谅他吗?

    你会吗?

    除了圣母玛丽亚,我觉得没有人会。

    旁边的狗腿子更加愤怒,一个个咬牙切齿、眼珠通红,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四周也更加安静,往这边看的人越来越多,李娇娇都捂住了嘴巴,估计打死她都不敢相信一向窝囊的我还有这样一面。

    怎么说呢,自从我爸捅人坐牢以后,我就感觉自己的心境发生了十分强烈的变化。虽然我的肉体还很弱小,可是心灵已经强大不少,很多过去害怕的人,现在看看也就那么回事。

    人啊,真的是需要一些境遇。

    这一次,赵松的胸腔终于开始起伏,呼吸也变得浓重,似乎要发飙了。而我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手心里的汗也越来越多,能不能把这个逼装下去,就看现在这一遭了。

    还好,赵松最终还是忍下去了,不过也没有再给我倒酒,而是说道:“王巍,你说说吧,这事怎样才能过去?”

    很好,我等的就是这一句话。

    我放下酒杯,说不是我不放过你,是狼哥不放过你,他那个脾气你也知道。

    赵松果然紧张起来,更顾不得我是不是在这虚张声势、狐假虎威,说:“狼哥什么意思?”

    我说不知道,反正他让我传话,叫你吃完饭以后到咱教学楼的天台上去,有什么事在那里一次解决清楚,还说你要是不来,自己想想后果。

    赵松面如死灰,说知道了,然后一屁股坐下,整个人看着都蔫了。

    看着赵松这样,我差点没乐出来,豺狼的名号果然好使,连人都不用出现,光用名字都吓死赵松了。

    我不动声色地说道:“还有,狼哥说了,希望你一个人过去。”

    说完,我就转身走开,还能听到赵松那干狗腿子在着急地商量该怎么办。回到原位坐下,四周已经恢复喧闹的场景,李娇娇抓住我的胳膊,惊讶地说:“王巍,你吃豹子胆啦?”

    因为有点距离,李娇娇只能看到我干了什么,而听不到我说了什么。我低下头看着她的手:“别占我便宜好吗?”

    之前我搀她胳膊,她不让,说我占她便宜,所以我也以牙还牙。李娇娇把手松开了,说切,谁稀罕啊,本小姐抓你胳膊,是你的荣幸好吗?

    我说谢谢,我不需要这个荣幸。还有,待会儿你自己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说完,我就起身走了,也不理会李娇娇哎哎地叫唤。我急匆匆走出教室,朝着我们教学楼走去,刚才只是前菜而已,接下来的才是正戏,收拾赵松才刚刚开始,一杯酒就想让这事过去,玩儿蛋去吧!

    穿过校园,进了教学楼,正是午休时间,里面空无一人。我很快上了顶楼,推开天台的门,视野一下开阔起来,出现在我面前的是蔚蓝的天空和漂浮的白云,精神不由为之一振,感觉心胸也跟着开阔不少。

    我用力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接着快步走到天台边缘,然后回过头去盯着铁门,静静等待赵松前来。想到自己马上就能报仇,我也隐隐的兴奋起来,忍不住摩拳擦掌、活动筋骨。

    不到一会儿,天台的门吱呀一下响了,一个人的腿迈了进来,正是赵松。赵松还是一脸垂头丧气的样,耷拉着脸朝我这边看来,而我迅速将头转向天台外面。

    “行,狼哥,那你就先走吧,有事我再招呼你……”为了演得像点,我还假装摆手,像是跟人告别。

    开玩笑,我又不可能真把豺狼找来,所以只能用这一招了。而刚才还耷拉着脸的赵松一见这个情况,急忙走了过来,说怎么,狼哥走了?

    一边说,还一边想探过头来看,但我推了他一下,说看什么看,狼哥不想看见你,刚才突然有人找他,就急急忙忙走了,也不知是什么事。

    赵松也不管这是真是假,当时就喜上眉梢,觉得逃过一劫,说这样啊,那既然狼哥有事,我也就先走了。

    赵松刚走两步,我就喊住了他:“站住。”

    赵松回过头来,问我怎么?

    我抱着双臂,说赵松,狼哥叫你干嘛,你应该心里有谱吧?

    赵松咬了咬唇,开口说道:“王巍,说句实话,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攀上狼哥的,但你既然成了狼哥的兄弟,那我认栽,你就说你想怎么样吧。”

    我上去就甩了赵松一个大嘴巴子,说我想怎么样,你不知道吗?

    这一巴掌,我可真是用了全力,带着我往日所有的仇恨和受过的屈辱,可想而知力道有多么大,那清脆的一声久久不绝,还在天台上荡来荡去。

    赵松更不好受,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嘴角都流出血了。赵松捂着脸,从口袋里摸出一茬子钱来,语气卑微地说:“王巍,这事就算了吧……”这一茬钱里面有五块的有十块的,最大的也就五十,显然是刚才那干狗腿子凑起来的,这就是他们商量好的办法,用钱来解决麻烦。混子们之间出了争端,落败的一方往往就是赔钱道歉,这也是最常见、最普通的解决办法。

    然而我看都不看,直接用手一抽,赵松手里的钱就哗啦啦落了一地,接着狠狠一脚将赵松踹倒在地,骂道:“少他妈给我来这一套了,老子不吃!”

    接着,我手足并用,疯狂地殴打起了赵松……

    在我的殴打之下,赵松完全不敢还手,只能捂着脑袋嗷嗷叫唤。而我一下不停,继续殴打着他,就好像之前他打我那样。

    天台上,回荡着我殴打赵松和赵松惨叫求饶的声音,回忆也随之慢慢涌入我的脑海,从一开始的赵松打我,到我闷他一砖,再到我爸捅了他爸一刀,再到我休学大半年赵松还不放过,依旧无休止地找我麻烦,还勒住我的脖子将我像狗一样游街示众,肆意殴打我、侮辱我……我永远都忘不了自己当时绝望的模样和周遭同学的眼神,那是我永远的噩梦,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我发誓我会报仇,哪怕十年、二十年,我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可是我没想到,不过几天而已,我就真的把赵松踩在了脚下,虽然是狐假虎威,虽然是虚张声势,可是我成功了,亲手把赵松揍得死去活来!

    我不是不想在人多的地方打他,那样报起仇来势必更加爽快,可以让众人都看到我站起来了。可我担心人多嘴杂,会传到豺狼的耳朵里去,让豺狼知道我用他的名号装逼,后果不知会有多么惨呐。

    在天台上,我殴打了赵松足足十多分钟才停下手来,赵松躺在地上像条死狗一样呼呼地喘气,和当初的我简直一模一样。

    我踩着他的脑袋,说:“赵松,你应该感到庆幸,如果狼哥还在这里,可就不只是这样了,你也知道他的手段,对吧?”

    赵松没有答话,我继续说:“我对你够好了,没当着你的小弟,也没当着咱们同学打你,给你留了不少面子,你不该感谢我么?”

    赵松还是没有答话,我把脚挪下来,说:“行了,从此以后,咱俩的恩怨一笔勾销,你要是觉得不服气,我随时欢迎你来找我。”

    赵松这才慢慢地爬了起来,带着一脸的血污慢慢走向门口,背影特别地落寞,看上去真像一条狗。

    赵松离开天台以后,我才转过身去,俯瞰着整座校园,接着又抬起头来仰视整片天空。我的手上还沾着丝丝血迹,因为刚才打的太狠,手骨都有点发麻,可我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爽快过!

    太爽了,实在是太爽了,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腾。在这之前,我的心中布满阴霾,自从被赵松和程虎当狗一样在走廊里拖过以后,我连睡觉都会梦到当时可怕的情景,在众人面前甚至都抬不起头来。虽然豺狼打了程虎一顿,也让我觉得十分痛快,可那仍旧不能让我完全释怀。

    现在,赵松终于倒在我的脚下,虽然我的手段有点卑鄙,有点下作,可我的心里确实舒畅很多。我忍不住想要咆哮,想要大喊,于是就真的吼了起来,吼声在校园上空散出去很远很远……

    等我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我开始思考下一个对象,程虎。

    再把程虎踩在脚下,那我的仇就算是彻底报了,以后见人也能抬起头来了。只是我的脑子现在很乱,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只能回去以后再慢慢想。

    我穿过天台,推开铁门,猛然发现门后站着个人!

    “王巍。”对方冷冷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