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少年王 22 谁?你爸爸!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闻到了烤肉的香味。或者说,是闻到了烤肉的香味,我才醒了过来。

    我还躺在原先昏倒的位置,豺狼他们就在四五米外,正围坐在一起喝酒,他们中间有堆篝火,篝火上架着一只烤鸡,已经烤得嫩黄,正滋滋地流油。

    一晚上没有吃东西的我,顿时两眼就冒了绿光,盯着那烤鸡目不转睛。豺狼看到了我,扯下来一只鸡腿,朝我丢了过来,我赶紧抓住狼吞虎咽起来。

    豺狼他们自顾自地喝酒,场面热热闹闹,没一个人来搭理我,我吃完鸡腿,精神状态好了一些,擦擦嘴上的油,鼓起勇气朝他们走了过去。

    豺狼瞪起了眼睛,起身把烤鸡护住:“给你个鸡腿就够了,还想咋地?”

    我咬咬牙,说:“狼哥,对不起!”

    豺狼看上去很迷茫的样子,问我怎么回事?

    豺狼这一问,我都懵了,难道他还不知道那件事情?不可能啊,整个学校都传遍了,他们没可能不知道啊。

    我犹豫了一下,便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先说怎么借他名头收拾赵松,又说准备如法炮制地收拾程虎,结果程虎把熊子喊来了,反而把我揍了一顿。

    说到这的时候,我动了一点小心思,着重描述了一下熊子的口出狂言,说熊子如何辱骂豺狼、看不起豺狼云云,想借此把焦点转移,想让豺狼去收拾熊子。结果豺狼看出了我的意思,直接说道:“行了,不用你挑拨,我和熊子的关系也足够稀烂,我知道他那张臭嘴能说出什么来。”

    我一下就脸红了,站在原地不敢再说什么,而豺狼回过头去看向他那干兄弟:“你们觉得怎样?”

    一个皮肤挺黑的学生说道:“不错,还是挺聪明的,反正我是想不出这样的主意。”

    另一个眼睛有点斜的学生说:“挺机灵的,脑子也好使,还胆大、心细,培养培养肯定很有前途。”

    豺狼又看向一个瘦的跟竹竿一样的学生:“二杆子,你觉得呢?”

    这人说道:“我和他们意思一样,这小子又没实力又没势力,一共出手两次,成功一次、失败一次,失败的这一次还是因为出了意外,要不是熊子那王八蛋,程虎估计也被他给揍了,已经相当了不起了。关键是他在行动的时候一点都不慌,是个做大事的料。还有,我叫杆子,不叫二杆子,狼哥可以不要瞎叫吗?”

    “好的,二杆子。”豺狼说。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竟然都是对我高度评价,唯一一个提了点反对意见的,也是说我事前调查不够,没有考虑到可能出现的因素,但还是说我干得不错,第一次出手能有这样的成就已经很不错了。

    听着众人的夸赞,我的心里怦怦直跳,看这样子,他们不仅没有生气,还盛赞了我的举动?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豺狼点点头,转头冲我说道:“小子,想报仇么?”

    不管豺狼抱着何种目的问我这个问题,但我还是第一时间就中气十足地喊了出来:“想!”

    废话,怎么可能不想?我和赵松、程虎之间的仇是越来越深了。当然,还有那个熊子……只是对那个熊子,我还不太敢心存报复之心,只希望有机会的话再……

    “好,那咱们就报仇!”豺狼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先从赵松和程虎那两个小王八蛋下手,接着再干掉熊子那个大王八蛋!”

    我一下激动起来,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啊,现在竟然说实现就实现了。豺狼肯出手的话,那赵松和程虎真就只有跪下的份儿了;至于那个熊子,我也不知豺狼有没有把握,但是看他那么信心十足,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可是,豺狼不是说了只帮我一次吗,怎么又肯帮我第二次了?

    我提出这个问题,豺狼直接笑了起来:“如果我说是你在帮我们,你信不信?”

    我在帮他们?!

    我瞪大了眼睛,还以为豺狼吃错药了在说胡话,但是看豺狼认真的表情,好像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有点发怔,还是不能明白。

    豺狼回头:“二杆子,你和他说一下。”

    之前那个瘦得根竹竿一样的杆子说道:“再说一次,我叫杆子,不叫二杆子。”然后才给我解释起来,说他们现在虽然是学校名义上的天,但是熊子一直不太服气他们,两边也时有摩擦发生,所以这“天”就做的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这不快毕业了吗,他们把熊子给打下,做一次真正的天。

    但是两边实力差不多,势力差不多,真要打起来,都说不上谁输谁赢。所以,他们想借我之手,把熊子给打下去;所以,实际上是我在帮他们。

    借我之手?!

    我再一次就听糊涂了,我有什么本事,竟然能帮他们打掉熊子?我要有那么大能耐,下午就不会被打成现在这副鸟样了啊!

    看我无法理解,杆子笑了,说:“王巍,你一无实力,二无势力,还能自己想招儿收拾赵松和程虎,怎么能说自己没有能耐?在我看来,你能耐大啦。那我现在问你,如果你是我们的话,会怎样打掉熊子?”

    我知道,这是杆子在考我,所以我立刻认真想了起来。如他们所说,现在两边实力、势力都差不多,打起来也是不相上下,那要想干掉熊子的话,无非就一个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势力!

    可是他们都复习班的了,这离毕业也没几天了,还能怎么提升?

    “所以,才需要你啊。”杆子又笑。

    “我?”

    “对啊。”杆子说道:“如果你成了初三老大,手头有了自己的力量,那不是就能帮我们干掉熊子了么?”

    初三,还老大?

    我立刻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就是个小角色,又不会打架又不会拢人,威望更是半点没有,更何况初三藏龙卧虎的,又有赵松又有程虎,哪里轮得到我?

    虽然我没事的时候也幻想过自己成为老大,有着自己的一票兄弟,幻想过那些人见到我点头哈腰的模样,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样的命运不可能降临到我的头上。

    杆子却轻描淡写地说:“其实也没那么难,所谓威望,一半靠自己本事,一半要靠别人捧。你现在名气是有,虽然不怎么好,但有我们捧你的话,想起来还是很快的。至于赵松和程虎,我们帮你干掉他俩,整个初三也就没有你的拦路石了,到时候你想办法拢起一帮人来,咱们合在一起,打掉熊子还是很容易的。”

    听着杆子轻描淡写的口吻,好像这事真有那么容易,我的情绪迅速被带动起来,好男儿志在四方,如果真有机会扬名立万,那我干嘛要错过去?不管能不能成,我都想试一试,所以当即答应下来:“好!”

    听到我的回答,豺狼笑了起来,又递给我一只手机,让我先给我妈打个电话,别让我妈太着急了。又说:“准备一下,明天咱们去打赵松和程虎。”

    我往家里打了个电话,还好我妈已经回家了。之前我妈确实是去找我了,还到学校去了一趟,听说我和别人打架了,正着急的不行。

    我跟她说没事,天天打架都习惯了,这会儿正和几个朋友在一起。

    我妈也能听到豺狼他们乱糟糟的声音,放下心来,让我自己注意安全,又说:“再忍几天,咱到外地去上高中。”她只以为我和赵松还不对付,不知道我已经惹下更大的麻烦。

    挂了电话以后,我就和豺狼他们一起喝起酒来,第一次加入这种小集体里的感觉很奇妙,身边有人在嬉戏、聊天、打闹,我感觉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孤单了。

    只是我还不能确定,豺狼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兄弟,还是只是互相利用而已?算了,或许我不该奢求那么多,能报了自己的仇已经足够。

    当天晚上,我们闹到很晚才各自回家。

    第二天早上,虽然我的身上依旧伤痕累累,可我整个人的精神已经不一样了,一扫昨日离开学校时的萎靡不振,精神十足地出了门,昂首阔步地走向学校。

    我知道,属于我的时代要到来了。

    当我来到学校的时候,可想而知,所有人都像看着怪物一样地看着我,毕竟我昨天可是那么落魄、可怜的离开学校,看样子就好像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可是一转眼竟然又返了回来,简直就像个打不死的小强!

    “快看,王巍又回来了!”

    “天啊,真的是他,他到底怎么想的,还嫌自己挨得打不够多吗?”

    “服气,真是服气,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人,脸皮真是厚的可以啊,还以为自己是豺狼的兄弟吗?”

    照旧,我还是不理会众人的窃窃私语,直接进了我们教室,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李娇娇也在,不过并没有搭理我,那我还懒得理她呢,就坐下来看自己的书。

    早课安安稳稳地度过,我和李娇娇没有说一句话。下课以后,我立刻起身就往外走,李娇娇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你干嘛去?”

    我说不用你管。

    李娇娇急了:“你就不能安安稳稳地在教室里坐会儿,还想出去被程虎打吗,你这人怎么不长记性,现在可是全校都知道你根本就不是豺狼的兄弟了,所有人都在看你的笑话,你自己就不觉得丢人吗?!”

    我没理她,直接走了出去。

    刚到教室门口,一阵清香突然袭来,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孩竟然拦住了我的去路,竟然是学生会会长兼校花的孙静怡。孙静怡一见我,就问:“王巍,昨天熊子他们找你麻烦了?走,我带你去找他们!”

    孙静怡果然很关心我,竟然主动来找我了,虽然不知到底为什么,但我心里还是非常感动,直接说了一句:“学姐,谢谢你了,不过请你放心,这件事我自己可以处理好!”

    说完,我便故作潇洒地在孙静怡诧异的目光下转身离去,给孙静怡留下一个看似霸气的背影。等我出了教室,一大片同样下了课的学生再次齐刷刷看过来,夹带着嘲讽和奚落的窃窃私语也再次响起,然而我就像是没有听到这些声音,默默地摸出一支烟来给自己点上。

    在青烟袅袅之中,闲庭漫步般朝着厕所走了过去。

    那里,是程虎的地盘。

    “我的天呐,他还想去找程虎,这次又想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不会是还想用刀子捅人家吧?”

    “有可能,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看来又有好戏看了!”

    “你看他抽的那烟,还有走路那姿势,是不是真把自己当大哥啦?”

    “走走走,看看他一会儿能被打成什么样?”

    都不用我号召,一大片人就跟了过来,看来我确实挺有名气的。等我走到厕所门口,身后简直人山人海,至少有上百名同学了,还有互相传话叫过来看热闹的。

    我看得到,孙静怡也同样跟了过来。或许是有心表现自己,我叼着烟,直接利落地一脚把门踹开,里面依旧烟雾缭绕,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妈的,谁?!”程虎的声音响起。

    “你爸爸!”我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