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少年王 23 唯一的大哥 为收藏过13000加更

少年王 23 唯一的大哥 为收藏过13000加更

        我的声音气宇轩昂、石破天惊。

        这一声,吼出了我所有的气势、不甘和怨怒,吼出来后,整个人都舒服多了。

        本来喧嚣的厕所猛地安静下来,本来喧闹的走廊也猛地安静下来,毕竟在整个初三,敢当程虎爸爸的还真没有一个。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我,人群之中,孙静怡露出诧异的神色,竟然连李娇娇也来了,同样一脸惊恐地看着我。

        时间仿佛静止,空气仿佛凝固,只有我嘴巴上的烟卷还在慢慢腾起青烟。我眯起眼睛,努力透过烟雾去观察里面程虎的动静。

        “找死!”一声暴怒终于响起,壮硕的程虎夹带着无与伦比的怒气,穿过层层烟雾疯狂地朝我冲了过来,地板都被他踩得啪啪直响,那是他愤怒的声音。

        与此同时,走廊上也爆发出一阵哄闹之声,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不想活了,才如此极端地挑衅程虎。而我,看着疯狂冲过来的程虎,却巍然不动,势如王者。

        很快,程虎就来到我的身前,举起他那只砂锅大的拳头,狠狠砸向我的鼻子。然而就在这时,我的身后突然闪出一个人影,狠狠一脚踹在程虎的肚子上。

        这一脚的力道足够大,直接就把程虎给踹飞了出去,程虎的身子重重跌在厕所里面,发出砰的一声犹如地动山摇一般的闷响。

        但程虎毕竟是程虎,不会因为挨了一脚就爬不起来,直接又爬起来,怒吼:“谁?!”

        “你爸爸。”一个声音轻描淡写地响起。

        然后,一个人影慢慢从我身后走出,正是同样叼着烟的豺狼。接着,一个又一个的人影出现在我的身后,正是豺狼那干复习班的兄弟,有皮肤嘿嘿的维子,有斜着眼的周亮,还有收入主干的杆子,所有人都似笑非笑地看着程虎。

        刚才还张狂至极的程虎直接傻眼了,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接着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狼,狼哥……”

        “不要叫我狼哥。”豺狼摇着头:“从今天起,我们都是你爸爸,你见了我们要叫爸爸,知道了吗?”

        厕所里再次安静下来,走廊里也再次安静下来。

        犹如神兵天降,当豺狼这一干人出现在我身后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眼,毕竟昨天还在流传一个消息,说我根本不是豺狼的兄弟,以前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现在豺狼一干人再次为我出头,到底怎么回事?

        谁也想不通这个问题,只能面面相觑。我注意到人群之中,已经不见了孙静怡的身影,估计是看我已经安全,所以离开了吧。不过李娇娇还在,在人群中睁着她那双大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像一只好奇的小兔子。

        别人傻,程虎更傻,一脸呆滞地看着我们这些人。豺狼则不耐烦地摆摆手,说好了,上吧,干掉他们。话音落下,豺狼的那干兄弟顿时一哄而上,疯狂地涌进厕所里面,冲着程虎那干人又踢又打。而程虎那干人连手都不敢还一下,只有默默挨打的份儿,顿时,厕所里响起一片嗷嗷的惨叫之声和求饶之声。

        看得出来,豺狼的这干兄弟很会打架,基本三拳两脚就能放倒一个。而更关键的是,豺狼根本就不动手,而是倚在门口悠哉悠哉地抽起烟来,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什么叫气势,这就叫气势!

        看着这样的豺狼,我心生仰望,也心生羡慕,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成为他这样的人?

        “看。”豺狼突然说道。

        “什么?”我一脸迷茫。

        “看。”

        “啊?”我还是没懂豺狼让我看什么。

        豺狼突然抬起头来,冲着厕所外面的某个方向说道:“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表演很精彩。”

        我:“……”

        我顺着豺狼的眼睛看过去,发现他看的原来是李娇娇。李娇娇虽然没有孙静怡那么出众,但好歹也是班花级别的,在人群里也很亮眼了,所以豺狼一眼看到也没什么奇怪。

        豺狼突然对她念叨歌词,李娇娇的脸一下就红了,立刻扭头就走,还是一瘸一拐。

        豺狼叹了口气:“大好的一个美女,可惜是个瘸子。”

        我一头黑线,也不知该怎么和他解释。豺狼又直起身,问我还站在这里干嘛,怎么还不上去打架?

        我回头看看鬼哭狼嚎的厕所,说我觉得我根本就插不上手啊。

        豺狼则说插不上也得插,我现在身手太差,应该多练习、多实战一下。我用力点点头,也跟着冲入厕所里面的战场之中。

        厕所里面,烟雾依旧缭绕,程虎的那干兄弟早就被打垮了,一个个躺在地上抱着脑袋哭爹喊娘。我在角落里面好不容易找到同样哀声求饶的程虎,然后狠狠一脚踹了过去……

        正在打程虎的是杆子,杆子见我来了,便给我让开道,去打其他人了。我狠狠踹了程虎几脚,程虎还不知道是我,还捂着脑袋叫唤:“杆爷,放过我吧……”

        我低下头,用手抓住程虎的头发,说程虎,你看我是谁?

        程虎抬起头,看清楚是我,一双眼睛几乎喷出火来,我毫不犹豫地一个大耳刮子甩出去,说看什么看,没见过你爸爸?

        这是我第一次抽程虎,心里头那叫一个爽快。然而,程虎服气豺狼,服气杆子,服气现场所有的人,唯独单单不服气我,他咬着牙说:“王巍,有你的,还会玩这一手。行,咱们再慢慢玩,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程虎都这样了,竟然还敢威胁我,我气得狠狠一拳砸过去,接着又拳脚相加地招呼到他身上。豺狼在这,程虎肯定不敢还手,只能捂着脑袋默默忍受。

        我也不管他服不服气,反正先过了瘾再说,疯狂殴打了七八分钟,直到其他人都停手了,我也还在打着。

        曾经就是在这个厕所,我和程虎他们称兄道弟,有烟一起抽、有架一起打,度过了很多欢乐的时光。真的,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让我以为自己真的有了兄弟,找到了家一样的感觉。

        可是后来,程虎亲手把我推进了深渊里面,带给我失落,带给我绝望,碾碎了我所有对兄弟和情义的梦想……

        我记不清自己到底往程虎身上砸了多少拳,踢了多少脚,我只知道这家伙曾经对我所造成的伤害,就是打他多少下都不过分!

        打到最后,程虎都一动不动了,我还是在疯狂地踢着他,连旁边杆子都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拦住我,说行了,够了。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看着倒在我脚下的程虎,多少次,我幻想着这样的场景发生,如今终于实现了,我终于把这个王八蛋踩在了自己的脚下!

        这一刻,我的胸中豪情万丈,甚至感觉自己眼前的世界都明亮了许多,原来将仇人踩在脚下是如此痛快,过去的所有阴霾也一扫而空。谁能想到就在昨天,我还像条狗一样凄惨落魄地离开了学校,老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可对我来说仅仅一夜,所有事情都发生了变化。

        不过,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后面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杆子低下头查看了一下程虎的伤势,回头冲我说挺好,够他在医院躺几天了,咱们走吧。

        我点点头,和杆子他们撇下程虎这干残兵败将,一起往外走去。走到厕所外面,走廊依旧人山人海,毕竟程虎可是大名人了,他被人打可是相当罕见,所以即便打完了,人们也不愿离去。

        我们一干人站在门口,杆子摸摸脑袋,说:“狼哥呢?”

        这时候我才发现刚才还在门口的豺狼不见了,左看右看都没有他的影子,我说他是不是回去了?杆子说不会的,狼哥从来不会干出这种事情,除非……

        杆子想起什么来:“刚才有没有什么美女在这?”

        当我领着一干人来到我们班门口,果然看到豺狼站在李娇娇的桌前,正深情款款地说:“听。”

        李娇娇一脸迷茫:“???”

        豺狼:“听。”

        李娇娇:“听什么?”

        豺狼:“听,海哭的声音,叹息着谁又被伤了心。”

        李娇娇:“……狼哥,你有事吗?”

        豺狼坐在李娇娇的桌上,深情款款地看着李娇娇:“美女,你相信缘分吗?我相信!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爱上了你。美女,和我交往好吗,我愿意做你的拐杖,陪你走遍这个世界!”

        我的天,豺狼竟然在泡李娇娇!我真是被这个场面给吓到了,关键是他说的那些话也太肉麻了,第一次见面就说这么肉麻的话实在有点夸张,而李娇娇果然满脸通红,说:“狼哥,快别开玩笑了,你赶紧走吧。”

        豺狼一脸诧异,说:“你怎么会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呢,我明明十分地认真,不信你摸摸我的心脏,它正为你跳得蓬勃有力!”

        说着,豺狼便牵起李娇娇的手,作势要往自己的胸口上放。李娇娇的脸更红了,赶紧把手抽回来,又推着豺狼的身子,说你赶紧走吧,走吧。

        豺狼像是受到了打击,一脸难过地朝门口走来,一直走到我们身前,才一脸难过地说:“兄弟们,我失恋了。”

        众人都安慰他,说没关系,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值得拥有更好的什么的,感觉他们都习以为常了。而豺狼则咬着牙,说不,这是他第一次遇到真爱,一定不能轻易放弃云云。正说着呢,豺狼突然撇向走廊的另一个方向,眼睛顿时亮了,说那个妞看着不错,让杆子去问问联系方式,结果杆子死活都不去。

        看得我那叫一个无语,心想这叫什么事啊?

        闹腾了一会儿,豺狼才问我们情况怎么样了,杆子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还说我下手挺狠,足够程虎躺几天了。

        豺狼说那好,接下来再收拾赵松吧……

        最后一个字还没落下,就见一个学生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嘴里还不停叫着狼哥、狼哥,一直奔到我们身前才停下来,笑呵呵地说:“狼哥,您找我呢?”

        正是赵松。

        豺狼上下看了看赵松,说:“你小子消息挺灵通啊?”

        赵松依旧笑呵呵的,就好像和豺狼有多熟似的,说:“那是,我一听说狼哥驾临初三,就赶紧出来迎接您老人家了,希望不算慢吧。”

        他一边说,一边又看向我,抓着我的手说:“王巍,你还好吧?昨天我又冲动了一回,你可一定要原谅我,这是我赔你的医药费,你可得要收下啊。”

        说着,我就感觉我的手里塞满东西,低头一看,一叠花花绿绿的钞票,少说也有几百块钱,对一个初中生来说真是巨款了。给我塞了钱还不够,赵松又摸出一盒中华烟来拆开,手段娴熟地给杆子他们都散上了,又摸出两盒整的中华烟来,往豺狼口袋里塞,说狼哥,难得见您一回,这是孝敬您的,您可一定要收下啊。

        不得不说,赵松实在是太会做人了,虽然只有初三,可是手段十分老练,就好像是在社会上混了很久一样。

        而且,他心思非常细腻,总是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危险的来临,然后见风使舵、因时制宜,比程虎那个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家伙实在聪明多了。

        果然,在赵松糖衣炮弹的轰炸之下,豺狼等人都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豺狼更是笑脸盈盈地说:“不错不错,你小子很会来事,我很欣赏你!”

        赵松也是笑呵呵的,说狼哥,这才哪到哪啊,以后孝敬您的日子长着呢。他一边说,一边用眼神瞄我,那感觉好像是在向我挑衅,意思是说别看我和豺狼走得近,他和豺狼的关系一样很好,想借豺狼的手来对付他,是异想天开!

        看着豺狼和赵松嬉笑的模样,就差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我的心里顿时蒙上一层阴影。是啊,对豺狼来说,我不过是个可以用来对付熊子的工具,帮我出气只是顺便的差事罢了,人家就算是不帮我,又怎样呢?

        “那狼哥,我就先走了啊,回头再请您老人家吃饭。”大获成功的赵松笑呵呵地和豺狼告别,作势就要离开。

        “站住。”豺狼的声音突然变了。

        豺狼这一声站住,不仅叫住了赵松,也把我从阴影中唤醒。

        “怎么了狼哥?”赵松奇怪地回过头来。

        这时候,走廊上的人依然很多,大家都知道昨天打我的不仅有程虎,还有赵松。现在程虎被打过了,都想看看赵松会不会挨揍,所以还都聚着没走。就听豺狼慢条斯理地说:“烟嘛,我收下了;你的好意,我也领了。不过这还不够,你得问问王巍答不答应?”

        我的心中顿时狂喜起来,原来豺狼并没有忘记我!

        赵松显然没想到豺狼还会来这一手,一张脸顿时变得有些难看,显然觉得自己有点被坑了。但狐狸就是狐狸,一瞬间里,他的脸色又恢复如常,看着我,就像老朋友那样语气温和地说:“王巍,那点钱你看够吗?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凑凑。”

        我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开心:“不够。”

        “那你说,差多少?”

        “差一顿揍!”说完以后,我把手里的钱狠狠摔到了赵松的脸上,接着狠狠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我永远都忘记不了,就是在这条走廊上,周围也是这么多人,赵松拖着我的后领,掐着我的脖子,将我像狗一样地在地上拖。

        他谩骂,他侮辱,他嘲笑,他张狂,带给我无穷无尽的黑暗和绝望。

        如今,也是在这条走廊上,周围也是这么多人,我一脚一脚地踹着赵松,每踹一脚,他就往后倒退两三步,然后说:“王巍,我错了。”

        我从东头,一直踹到他西头,就像当初他从东头拖到我西头一样,四周同样是一片嗡嗡嗡的声音,不过这一次嘲讽的对象换成了赵松。

        自始至终,豺狼他们都没动手,毕竟他们都是讲究的人,拿了赵松的烟,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怎么还好意思动手?所以,他们只能一边抽着赵松的烟,一边跟在我的身后,嘻嘻哈哈地看着赵松被打。

        这一刻,我有一种深深的扬眉吐气的感觉。之前在天台上揍赵松,那是偷偷摸摸的、弄虚作假的,可是现在,我当着全年级学生的面,光明正大地打着赵松。

        而且就在不久之前,我还刚刚暴打过一顿程虎!

        现在的我,真的是意气风发、东山再起,有种人生赢家的感觉。

        虽然,我是靠豺狼才打了他们两个,可对豺狼来说我也有用,我们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所以我依靠的理所当然、心安理得。

        一直把赵松踢到东头,接着又手足并用,狠狠将他收拾了一顿,和程虎一样需要在家休养几天,今天这一战才暂时告终,众人纷纷散去。

        不过我有一点不太明白,我们在初三走廊动静闹得很大,复习班应该也听得到,为什么熊子没有过来?就算熊子没有听到,程虎也该上去汇报了吧?

        杆子告诉了我答案,说熊子现在根本就不在学校,他父亲在医院做手术,他去陪床,至少三天以后才能回来,所以才趁着这个机会把赵松和程虎打掉了。三天之后程虎回来,听说这事以后,肯定会找我们。

        “所以。”杆子认真严肃地说:“王巍,你要在三天之内挑起初三的大梁,成为初三的老大,有没有信心?”

        三天之内,成为初三老大?!

        我的天,三天时间,我连我们班老大都当不了,还当我们年级的老大,这不是开玩笑吗?虽然现在整个学校都知道我是豺狼身边的兄弟了,地位也无形中抬高很多,并且打下了赵松和程虎这两个狂人。

        可是我敢保证,不服气我的人还有很多、很多!

        赵松和程虎能有今天的地位,那是他们一拳一脚打上来的,所以身边的同学都很服气他们呢。可我呢,就是仗着豺狼,把他俩给打了一顿,这就能当老大了?怎么可能?

        杆子却是乐呵呵的,让我放心,说经过今天一战之后,我的名气打响,就算本身没什么实力,但是主动投靠我的人肯定会有很多。

        我将信将疑,只好试试看了。

        但是,三天时间,成为初三老大,真的有可能吗?尤其是这还有小半个月就中考了,到时候各自飞走,谁会蛋疼的来投靠我啊?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竟然真如杆子所说,好多人都对我趋之若鹜。站在走廊,会有人主动和我说话、打招呼;在厕所,会有人主动向我散烟,而且态度十分客气;甚至有人挨了打,都会悄悄找到我,给我烟或是钱,求我帮忙出气。

        态度最不一样的还是我们班那些同学,以前他们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见我被赵松和程虎打也只会乐呵呵地看笑话,现在就不一样了,一个个都往我身边靠,一口一个巍哥,然而巍哥太难听,听着像某壮阳药,所以我又不让他们叫。

        “那不行,不叫哥怎么体现您的地位呢?”一个同学谄媚地和我说着话。

        我很烦他这样的人,就嘲讽道:“要不,你叫巍爷?”

        “巍爷!”对方竟然毫不犹豫地叫了出来。

        我简直要晕倒了。

        说真的,我一辈子都没受过这种待遇,我已经习惯别人看不起我,时不时地嘲讽我,突然间所有人都对我客客气气的十分尊重,真有点……有点飞上枝头的感觉,真怕自己突然醒来,发现是在做一场梦。

        我问杆子,这是为什么?

        杆子告诉我,这是动物本能,大部分动物都有趋近强者的心理,本能地就会往强者身边靠拢,希望可以得到强者的照拂,比如猴群、狮群都是这样,人其实也是一样的,这和还有几天毕业没有关系。

        原来如此。

        赵松和程虎都没来上学,我就成了初三年级唯一上得了台面的大哥,也渐渐习惯了同学们对我恭维和奉承的态度,我的身边也慢慢聚拢了一批人马,总是跟随我出前出后,倒是不多,有十来个。

        然而让我失望的是,这十来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太有本事的人,就是单纯想得到我的庇护而已,平时拍拍我的马屁还行,要是让他们打架,估计有点难度。

        其实我们年级也有会打架的,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投靠我的,虽然人有“趋近强者”的心理,而我只是个伪的强者,吸引点杂鱼还行,想引来真正的人才,显然有些难度。

        那怎么办?

        我又去找了一趟杆子,杆子告诉我没关系,他们和熊子之间的实力本就不相上下,哪怕只是得到一些杂鱼的相助,也足够了,而且杂鱼越多越好,气势反而还显得旺。

        那我就放心了。

        杆子既然说了杂鱼越多越好,那我肯定不遗余力地去找人。我以为这些以前从来没打过架的杂鱼听到熊子的名头就不敢来了,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愿意来的竟然很多,尤其是听说要帮豺狼打架,更是个个摩拳擦掌。

        我问杆子这是为什么,杆子说正常,其实他们主要是来看热闹的。

        简直一针见血。

        所以,在短短三天的时间里面,我就悄悄在私下联系了四五十个学生,虽然其中没有什么很会打架的,但是杆子非常满意,说对付熊子也足够了。

        三天之后,熊子果然回来了,听说程虎又被打了一顿,当时就暴怒不堪,直接给豺狼下了战书,说要和他在学校外面的小树林里做个了断。

        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