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少年王(抚琴的人) > 章节目录 少年王 25 树林之战
    因为,豺狼和熊子这一场架是全校公开的,尤其这是“天”之间的决斗,更加引人注目,很多学生都不回家吃饭了,一下课就朝着小树林而去,所以路上有很多很多前去看热闹的学生,我领的这些人在人群中也并不扎眼。

    到了小树林,这边已经人山人海,不过大家都很规矩,没有一个人踏入小树林中,都在小树林的外面观看这场战斗。

    正是夏天,小树林里葱葱郁郁,好在树和树之间的距离都挺宽的,也不遮挡我们视线。我并没有急着带人进去,而是让大家隐藏在了人群之中,和他们说一会儿先看热闹。

    树林里面,两帮人马已经开始对峙。熊子那边普遍人高马大,站在里面气势相当的足,有种威震天下的感觉。而豺狼这边都是普通学生,高的高,胖的胖,瘦的瘦,感觉挺杂乱的,什么人都有,而且现在是杆子带队,豺狼还没有到。

    因此人群之中,不免也起了一点纷杂的声音。

    “豺狼怎么还没有来,不会是不敢来了吧?”

    “怎么可能,豺狼在咱们学校都四年了,我还没见过他不敢干的事。”

    “可熊子也很强啊,豺狼那么小的个子,在熊子面前都不够打的。”

    “不会的,这个你一定要相信豺狼,他是咱们学校的天,还不至于在这种事上丢了份子。”

    现场的声音虽然杂七杂八,可大部分人都还是挺豺狼的,足以说明豺狼在我们学校的人气很高,有一小部分就算担心豺狼可能打不过熊子,但也不会怀疑他临阵脱逃。

    但奇怪的是,豺狼就是迟迟不来,眼看着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现场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豺狼却连个影子都没有。熊子终于率先开口:“豺狼呢?那小子不会是躲起来了吧,让他过来,你们几个不是我的对手。”

    杆子则说:“狼哥一会儿就来,你再等等吧。”

    熊子也纳闷了,说他干什么去了?

    杆子无奈地说:“刚在来的路上,狼哥看见个女生长得漂亮,就去跟人家搭讪,说要请人家吃饭,结果那女生还真答应了……”

    熊子瞪大眼睛:“所以他去吃饭了?”

    杆子:“是啊,再等等吧。”

    熊子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都你妈什么时候了,他还去泡妞,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现场众人也都惊了,谁也没想到都这时候了,豺狼竟然还去泡妞。我也傻了,在我印象里,豺狼对这场战斗挺重视的,说是已经期待了很长时间,要给他初中生涯划下完美的句点,结果半路上去泡妞了,真是无语!

    面对熊子愤怒的咆哮,杆子也挺无奈,说狼哥平时泡妞从来没成功过,不知今天怎么回事,桃花竟然开了,也挺不容易的,大家再等等吧。

    熊子才不管这些,直接骂骂咧咧起来,让杆子少在这扯淡,是不是豺狼那王八蛋不敢来了?还说让杆子给他磕三个头,他就大发慈悲放过豺狼。

    杆子看看手表,说再等十分钟,十分钟以后狼哥要是不来,他们就陪熊子打这一场架。

    熊子答应了,说:“好,我就再给你们十分钟活命的机会。”

    杆子虽然说十分钟,但是现场众人都不相信豺狼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来,吃顿饭根本就不够啊。而杆子他们却是信心满满的样子,一边吊儿郎当地抽着烟、聊着天,一边朝学校的方向看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转眼间十分钟就快到了,已经等了半天的熊子已经焦躁不堪,不断催促着杆子快点,不要再故意拖延时间了。

    杆子叹了口气,把烟头吐在地上踩灭,嘴里还嘟囔着:“怪了,难道今天还真成功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兴奋地叫了起来:“来了,来了!”

    众人齐刷刷地看过去,小路的尽头果然出现一个单薄的人影,正是豺狼。其实豺狼的块头还行,但是因为个子不高,远远看上去有点弱小,而且手里也没拿着家伙。

    期待已久的豺狼终于出现,现场众人再次兴奋起来,毕竟能够看到豺狼和熊子的终极对决,才是他们今天最期待的事情,现在另外一个主角终于来了,怎么能不激动?

    如同闪耀的明星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豺狼身上,豺狼慢条斯理地走了过来,看着脸色好像不太好看,他一直走到小树林里,和杆子他们站在了一起。

    杆子问他怎么样了?

    豺狼摇了摇头,说不行啊,放着六块钱的拉面不吃,非要吃七块钱的麻辣烫,这女生是图我的钱啊。

    杆子也叹了口气,说:“这天底下不追求物质的女孩太少了,狼哥再努努力吧。”其他人也都安慰豺狼,自然又是那老一套的说辞,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之类的。

    从豺狼出现到和众人说话,又是五分钟过去了,熊子终于彻底暴怒,用超级震撼的声音吼道:“X你妈的豺狼,到底几个意思?不敢和我打架的话,就乖乖磕三个头,然后滚出这个学校!”

    直到这时,豺狼才抬头看向熊子,同时朝他走了过去,嘴里还嘟囔着:“快。”。

    熊子愣了一下,说快什么?

    豺狼又说:“快。”

    “???”熊子还是一脸迷茫。

    “快使用双截棍!”走到熊子身前的豺狼突然一声大吼,从衣服里摸出一支双截棍来,狠狠砸在了熊子头上。

    当豺狼出现的时候,众人都以为两边会对骂一会儿再开战,毕竟这都是老套路了,电视里也都是这么演的,没有谁会真的上来就打,结果大出人们所料,豺狼都没说任何废话,直接用双截棍暴击了熊子的头!

    这一棍子打下去可真够呛,熊子的头直接爆出血来,在阳光下显得十分耀眼,同时身子也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在高大的熊子面前,个子和我差不了多少的豺狼竟然一动手就让熊子见了血,这场面实在让人震撼不已。然而,熊子也没有被这一棍击倒,反而激起了他更加巨大的怒火,整个人就像发了疯一样地暴走了,接着疯狂地扑向豺狼。

    “我要你的命!”熊子发出滔天一样的怒吼。

    与此同时,熊子那边的人冲了上来,豺狼这边的人也冲了过去,两边的人顿时交战在了一起,巨大的嘶吼声和谩骂声响彻在小树林中,看的围观众人都热血沸腾的。

    两边一打起来,我们这边的人也都急了,纷纷问我用不用上场,我说不着急,再看看!

    小树林里,两边正打得如火如荼,虽然豺狼一击得手,最先命中熊子,但到真正打起来的时候,也没占了多少便宜,还是打的不相上下。

    不过这也相当可以了,因为熊子那边的人普遍高大、伟岸,平均身高体重都比豺狼这边超出不少,豺狼这边的人完全是凭丰富的打架经验才和他们打成持平。

    之前杆子就跟我说,两边实力、势力都差不多,打起来也是不相上下,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大概十多分钟以后,两边就各有损伤了,一个又一个地倒了下去。豺狼和熊子也打在一起,出乎我意料的是,看着个子不高的豺狼,竟然也能和体壮如山的熊子打个平手,这战斗力简直恐怖到爆表了。【愛↑去△小↓說△網W wW.Ai Qu Xs.coM】

    豺狼用一支双截棍,熊子用一支钢管,两人下手都不留情,砰砰砰的几下过后,两人就都受了伤,动作也越来越慢,每一下都拼尽全力的模样。

    林中的其他人也是一样,虽然都各自受伤不轻,力气也都没多少了,但还是拼尽全力地打着,嘶吼声和谩骂声毫不减弱。

    这是我们学校最高级别的战斗,以前从来没人见过打架能打这么猛的,现场众人都是十分感叹,这场战斗无论最终谁胜谁负,确实谁都没有丢脸,各自都拼尽了全力。

    眼看着双方陷入胶着,虽然各自受伤不少,但是依旧没有分出胜负。豺狼和熊子也依旧在猛K着对方,虽然两人的动作越来越慢,血也越来越多,但是似乎谁也不想放弃。

    砰的一声,豺狼把双截棍砸在熊子的胸口,而熊子也咣的一声把钢管砸在豺狼腰间,两人同时倒了下去,却还死死地盯着对方。

    “豺狼,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只要有我,你就别想安安心心地当天!”熊子的眼睛几乎燃起火来。

    “是吗,可是你已经输了。”

    豺狼说完,突然把手放在嘴巴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尖锐的哨声响彻整间树林。与此同时,我浑身的热血也沸腾起来,终于轮到我上场了!

    “兄弟们,冲啊!”

    在我的一声大吼之下,在树林外一大片诧异的目光里,我领着我的杂鱼军团,疯狂地冲进了树林里面……

    这个计划,是我们昨天就商量好的。杆子说我这个杂鱼军团,如果一开始就上场的话,可能会被熊子那边恐怖的战斗力给吓到,就算人多也会被一击而溃,不如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对方没战斗力了,现场也没危险了,我们这些杂鱼再上就不害怕了,这样就能稳赢。

    可是这样一来,代价就是豺狼他们会受很严重的伤。

    我问豺狼真的可以吗,豺狼说没有问题,这都不是事儿。后来我才知道,豺狼的学习其实还行,考个不错点的高中没有问题,但他之所以还复读一年,就是想做一回我们学校真正的天,而不是现在的虚有其表。

    和我一样啊,是个虚有其表的初三老大……

    但是从今天开始,我要让这个老大变成货真价实的!

    因为豺狼和熊子两边都只是十来个人而已,所以当我带着五十多个人出现在小树林时,顿时惊艳了全场。在熊子惊愕的目光之下,豺狼大笑起来:“没想到吧,你看不起的王巍,也能成为彻底将你终结的角色!”

    我身后的这些杂鱼军团,战斗力很弱很弱,如果平时站出来,根本没人看得上他们,熊子的一声大吼,可能都会把他们的胆给吓破。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豺狼和熊子两边都身受重伤,连站都站不起来,完好无损的我们瞬间成了战斗力MAX的无敌角色,一下子就成了全校学生所瞩目的焦点!

    “给我干死他们!”在我的大吼之下,我的杂鱼军团一脸兴奋地各自提着家伙冲向熊子那一干人。

    怎么说呢,他们的战斗力虽然很弱,以前也没怎么打过架,但他们既然能够报名参战,既然敢来,除了想看热闹以外,其实也有一颗不甘寂寞和平庸的心。

    他们,也很想在这一场战斗之中扬名立万,这样哪怕是毕业以后上了其他高中,也有向其他学生吹牛逼的资本啊!

    在我的带领之下,我的杂鱼军团都很兴奋地冲了上去,准备在这一场注定永留学校史册的战斗之中留下自己的印记,然而就在这时,已经伤痕累累的熊子竟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龇牙咧嘴、目光凶狠,甚至嘴边还勾起一抹冷笑,像座大山一样挡在我们身前:“我他妈的……看看你们哪一个敢过来?!”

    而我身后的这些人,竟然就跟被施了定身法似的,一瞬间全部都站住了,个个都犹豫不决地朝我看来……

    看到这一幕的我也惊了,我以为当熊子和他的人受了重伤,我的杂鱼军团就能鼓起勇气揍他们了,然而我猜错了,熊子都伤成这样了,还是能仅凭一句话,就把他们所有人都吓住!

    当然其实也不怪他们,熊子的凶狠在我们学校本就声名远扬,现在虽然伤痕累累、力气耗尽,可是他又站起来了,满脸血污的他依旧高大如山,整个人看上去尤为恐怖,像是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魔。尤其是他冷笑的时候,就好像真的还有能力将我们全部捏碎。

    就连我,看到他这副模样都忍不住有点心悸,更何况杨帆他们了,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就是这样。

    一头猛虎纵然伤痕累累,也不代表就可以被野狗随便欺辱。

    看到我们都站住了,豺狼都有点着急了,也跟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距离他不远的我赶紧过去将他扶住。

    豺狼抓着我的手,说王巍,你还等什么,赶紧去干掉他啊!

    还不等我说话,熊子就大笑起来,说:“豺狼,你把能够决定胜负的重任交到他的手上实在是个败笔,你看他窝囊的那个样子,我一根小拇指头就放倒他了,在我面前他就是一只蚂蚁,你觉得一只蚂蚁能翻出什么浪来?”

    现在的熊子真的张狂至极,他都已经伤成这副模样了,竟然还能放出大话。然而,他的策略很成功,因为我的那些杂鱼军团,竟然一个个都露出了怯意,有人甚至开始悄悄往后退,想打退堂鼓了。或者这也不是他的策略,我们在他眼里本来就是一群蝼蚁。

    眼看着即将到来的胜利就要飞走,豺狼彻底急了,身子微晃,又握紧钢管,要去亲自收拾熊子。而我伸手拦住了他,说狼哥,你歇歇吧,我来!

    豺狼看着我:“行么?”

    “行!”

    我狠狠说了一声,接着回头看向熊子。

    不得不说,即便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熊子,看上去也很让人害怕,我想起第一次在天台上见他的时候,他强大的威压笼罩我的全身,我甚至连他的眼睛都不敢直视。仅仅一拳,他就把我打的翻身倒地;仅仅一脚,就痛得我死去活来。

    我不是他的对手,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在他面前只有被碾压的份儿,所以他看不起我是正常的。就包括豺狼这一帮人,能入他眼的也只有豺狼一个而已。

    我转过头,看着对我不屑一顾的熊子,说:“你的背还疼么?”

    熊子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的背还疼么?”我拎着一截木棍,一边说一边朝他走过去,“就是今天上午,我拿凳子砸你后背的那块位置,还疼么?”

    熊子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那个啊,你手劲儿那么小,就跟挠痒痒似的,一点都不疼!所以我早就忘了!”

    我摇摇头,说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问你背疼不疼,不是关心你的伤势,而是想提醒你一下,你是吓不住我的,我敢对你下一次手,那就敢下两次手。

    熊子的笑容一下僵住,脸颊微微颤抖:“王巍,你考虑清楚了,我身上的伤迟早还会恢复,而豺狼不会永远保护你!”

    “那就以后再说吧。”

    走到熊子身前的我,狠狠一棍朝着熊子劈了下去。咔嚓一声,棍子断为两截,也在熊子的头上再添一道重伤。

    和豺狼经过生死决斗的熊子早就是强弩之末,能站起来已经是个奇迹,所以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余力,在被我劈过一棍之后,终于彻底倒了下去,轰隆一声,宛若地动山摇。

    全场寂静无声,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我,而我拎着木棍回过头去,看着我的那些杂鱼军团说道:“看到了吧,所谓熊子,其实也没那么恐怖。如果你们今天选择退缩,我不会责怪你们,可是我向你们保证,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后,你们再回想起来今天的事,一定会万分的后悔。因为,你们在应该挥洒热血的年纪,却偏偏做了一只缩头乌龟!好了,现在的我要继续向前,你们愿意跟随的就来,不愿意的就退走吧!”

    说完这一番话,我也不再理会他们,而是继续朝着熊子那干同样处于强弩之末的兄弟冲了过去。转瞬之间,身后就响起一片疯狂的呼喊,无数的脚步声轰然而起,我知道,是我的杂鱼军团,跟了过来……

    五十多个人,痛殴本就毫无还手之力的十多个人,当然毫无悬念地赢了。这期间里,我没有再动手,而是像之前痛殴程虎时的豺狼一样,站在原地悠然地抽起了烟,看着我的杂鱼军团爆发出超强的战斗力。

    就在前几天,我还幻想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大哥,能够拥有一票兄弟,现在竟然成了真的……

    “巍爷小心!”

    一声大吼突然传来,我回头一看,惊恐地发现熊子的一个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扑到了我的身后,手里还举着一根钢管朝我砸来。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小个子突然窜了过来,不知有什么东西在那家伙眼睛上一抹,那家伙就“嗷”的一声捂住了眼睛,而我也赶紧趁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回头再看,原来是杨帆救了我,他手机拿的正是那块黑板擦,当时我就乐了,说小子,可以!

    这场战斗一共持续了十多分钟,熊子那干人终于彻底被击垮了,小树林里也响起一片欢腾的呼喊,虽然这场架赢的轻轻松松,可是他们迈过了人生那道最艰难的关口。

    我也一样,握着半截木棍的我,感觉自己再次强大了不少。

    伤痕累累的豺狼在众人的搀扶下走到我的身前,亲自对我说了一句:“王巍,干得不错!”

    之后的事就简单了,输的送医院,赢的开庆功宴,一帮人簇拥着我和豺狼开开心心地往外走,然而人群之中,我却猛然撇到了一个女生,孙静怡。

    那位以冰冷出名的学生会会长兼校花,竟然也来这了,而且在我看向她后,竟然冲我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像是鼓励,又像是欣赏。这简简单单的一笑,竟然差点把我的魂儿都勾去了,让我的意识都忍不住有些迷乱起来……

    “再看,人家也不是你的,你这个癞蛤蟆就不要妄想吃天鹅肉了!”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一回头,原来是李娇娇,当时就没好气地说,你怎么来了?

    “看看你有没有被人打死!”

    “那很遗憾,我不仅没有被人打死,还成功干掉了熊子。”

    “啊呸……”

    “啊,美女,竟然是你,你是不是来看我打架的?我就知道我们很有缘分!”刚才还因为重伤而要死要活的豺狼也发现了李娇娇的存在,两眼放光地冲了过来,拉着李娇娇说起话来。

    而我再一转头,发现孙静怡已经渐渐走远。鬼使神差的,我竟然跟了上去,因为我对她实在太好奇了……